而兩人的身體還不由自主的顫抖著,同時傳來異常清脆響亮的papa聲。

「這個該死的華新!」

貴氣美少婦嚴魅心裡恐慌著,咒罵著華新。

而且,華新的動作越來越是劇烈。

她的身體根本就不由自主起來。

只要是個人,都能看出她的身下究竟有什麼。

可是,嚴魅和周雯兩人怎麼會是正在氣頭上的蔡浩的對手。

蔡浩咆哮了一聲,把兩人嚇了一跳,伸手就去掀兩人的裙子。

「完了!」

「完了!」

貴氣美少婦嚴魅和周雯兩人心裡一陣絕望。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蔡浩猛然就把兩人的裙擺給掀翻了起來。

裙擺飛揚之間,擋住了兩人的視線。

兩人一顆心如墮冰窖,臉色一陣蒼白。

「……」

蔡浩掀翻了兩人的裙擺立刻向著裡面瞅了過去。

只是,他的眼神看了過去,卻頓時就愣住了。

因為,兩人的裙擺下面根本就沒有什麼人,除了兩個穿著內K的屁股外,別無他物。他的臉色頓時就變得尷尬了起來。

「你簡直太荒謬了,太無恥了!」

周雯伸手就扒拉下了自己的裙擺,沖著蔡浩怒視著。

「呃……」

蔡浩也是一陣摸不著頭腦。

但是,兩人的裙擺下面根本就沒藏什麼人。

他的臉色頓時就變得尷尬了起來。

「我要告訴你大哥去!」

周雯冷哼了一聲,沖著蔡浩威脅的道。

「大嫂!」

「我這不是故意的!」

蔡浩聞言,臉色就變得難堪起來。

「滾!」

「給我滾出去!」

「就沒見過你這麼無恥的人。」

貴氣美少婦嚴魅也不由按住了自己的裙擺,沖著蔡浩咆哮的道。

「呃……」

蔡浩臉色變得極其的尷尬。

因為,他根本就沒發現什麼偷`情的男人。

剛才還掀了周雯的裙擺,這讓蔡浩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滾!」

周雯也不由沖著蔡浩咆哮的道。

「好好!」

「我走!」

「我走!」

蔡浩自知理虧,訕訕的說道。

旋即,一臉不好意思的離開了房間。

只是,他的心裡始終不明白,剛才那是怎麼回事。

明明就是有人倉藏在兩人的裙擺下面,而且還和嚴魅在做那事,不然嚴魅的身體怎麼會有那種反應呢?

蔡浩越想越想不通,畢竟那下面根本沒人。

「槽!」

「我特么被套路了!」

「她們兩人就是故意的!」

蔡浩想了想,不由怒罵道。

「呼呼呼!」

貴氣美少婦嚴魅和周雯臉人見到蔡浩離開了房間,頓時就鬆了口氣。

兩人不由對視了一眼,都有種劫後餘生的慶幸。

「怎麼回事?」

貴氣美少婦嚴魅沖著周雯問道。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就是華新剛才告訴我不要怕。」

周雯愣愣的說道:「他怎麼就不見了!」

「是啊!」

「我也聽見他這麼和我說!」

貴氣美少婦嚴魅點了點頭道。

「奇怪了!」

周雯一頭霧水。

「是啊!」

貴氣美少婦嚴魅點了點頭。

兩人心裡都是一陣疑惑,卻也鬆了口氣。

「哈哈哈!」

嗖的一聲,華新驟然就出現在了房間裡面。

而且,居然還露著,露著……

周雯下意識的撇了一眼,旋即就挪開了自己的眼睛。

即使剛剛已經進入過了貴氣美少婦嚴魅的身體裡面。

她也沒看見華新的……具體的樣子,此刻也是下意識的撇過了頭去。

「哈哈!」

「兩位,現在可以放心了吧。」

華新如同小新一般叉著腰,光著屁股。

「哈哈。」

「我來了!」

華新旋即就撲了過去,一左一右摟著周雯和貴氣美少婦嚴魅。

兩人頓時就被華新給撲倒在了床上。

「啊……」

貴氣美少婦嚴魅和周雯兩人下意識的尖叫了一聲。

「哈哈!」

華新邪笑著,咸豬手就開始不老實了起來。

「華老大。」

「華老大。」

「你消停消停!」

貴氣美少婦嚴魅和周雯兩人掙扎著,沖著華新說道。

「蔡浩才走,不知道會不會殺個回馬槍!」

「要是被他看見了,那可就不好了!」

周雯連連說道。

「怎麼會?」

「嘿嘿!」

「要發現,剛才就已經發現了。」

「剛才那種情況都發現不了,你覺得他能發現么?」

「哈哈。」

「既然已經沒人打擾了,那我們是不是好好的辦辦事情呢!」

華新說著,就向著兩人撲了過去,咸豬手頓時就不知道伸到了什麼地方去。

「啊!」

「華老大。」

「婚禮就要開始了,我……」

周雯連連說道,想要擺脫華新的爪子。

但是呢,她卻根本就不是華新的對手,而華新的咸豬手就已經向著

周雯伸了過去。

「急什麼?」

「反正都是春宵一刻值千金,那麼,我們現在一起把這個春宵提前一下不好么?」華新呵呵邪笑著。

「啊!」

周雯正欲反駁,卻感覺一陣撕拉的聲音傳了過來。

自己的婚紗卻已經被華新給撕爛掉了,就連貴氣美少婦嚴魅的天藍色晚禮服同樣被華新給撕爛掉了,於是兩具完美的嬌軀就那麼呈現在了華新的眼帘之中。

「哈哈。」

「我來了!」

華新頓時就撲了過去! 「啊……」

周雯和嚴魅兩人同時驚叫了一聲。

「我的婚紗。」

「我的禮服。」

周雯、嚴魅兩人撇了一眼被華新瞬間撕爛掉並且扒下來的婚紗和禮服,頓時急躁的吼了起來。

「我的婚紗撕爛成這個樣子,你讓我怎麼出去行禮啊!」

「還有我的禮服,你讓我怎麼出去見人!」

周雯、嚴魅兩人掙扎著,廝打著華新。

「哈哈!」

「相信我,有我在呢!」

「現在是我們應該辦正事的時候!」

華新一臉邪笑,咸豬手就在新娘子周雯和貴氣美少婦嚴魅兩人的身體不老實著,瞬間就成了個精光。

「華新!」

周雯和嚴魅兩人怎麼會是華新的對手。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