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後,程可歆便感動地哭了起來。

曾幾何時,顧遲也是這樣抱著自己,溫柔地說一聲傻瓜。

這是好久都沒有的,但是現在顧遲說了出來,讓程可歆有種回到當初的感覺。 就在顧遲抱著程可歆的時候,音樂由柔和轉為激烈,隨後整個天空的星星都飄落下來。

看起來如天河中的星星隕落,實在是美極了。

總裁的頭號寵妻 程可歆看著顧遲,顧遲眼裡也全都是星星閃爍的樣子,她知道他的眼睛很美,但是這樣閃爍的,她是沒有看到過的。

「可欣,今天,我就要向你求婚。」顧遲霸道地說著這句話,隨即,單膝跪地。

顧遲從小隻跪過顧爺爺,別人是沒有跪過的。

所以程可歆便是顧遲跪的第二個人。

「可欣,我們第一次結婚,我並沒有給你求婚,給你告白。這是我的不足,但是今天,我要你嫁給我,做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

「可欣,我愛你。嫁給我吧。」顧遲說完這句話,頓時燈光亮起,滿天的玫瑰花瓣紛紛飄落。

周圍圍觀的群眾都紛紛喊道:「嫁給他,嫁給他。」

這時,程可歆才發現,原來周圍已經有這麼多人了。

只是因為剛剛的黑色,自己沒有看到而已。

但是現在,程可歆看著四周,竟然能有這麼多的人。

不過理智讓程可歆知道,顧遲還跪在自己的面前。

程可歆看著顧遲,他眼裡的真情流露自己是可以看得到的。

往常顧遲都是以一種溫柔的眼神看著自己,但是此刻,不僅僅是溫柔,還有一份堅定。

這讓程可歆笑了笑,而後說:「我同意。」

聽完這句話,全場周圍都紛紛喝彩。

顧遲則是把婚戒帶到了程可歆的手上。

程可歆看著眼前熟悉的婚戒,愣住了。

她記得自己的婚戒當時已經扔掉了,但是現在,怎麼會跟她以前的那枚一模一樣?

程可歆看著顧遲,心裡表示疑問。

顧遲站起來,看著程可歆說:「這並不是當年你扔掉的那枚,這是我按照當時的樣子買的。」

「因為,這是你自己精心挑選的婚戒。」

顧遲的最後一句話,讓程可歆徹底感動了。

是啊,那是當時自己親手挑選的,並且自己當時也確實親手扔掉了。

顧遲是用了多大的本事,費了多少的時間,才找到這一模一樣的戒指呢?

當時程可歆選的戒指,雖說不是很貴,但確實世界上獨一無二的。

想了很久,程可歆覺得現在糾結這些,並沒有什麼好處,也就不再想了。

也許顧遲真的有這種本事,也未可知呢。

程可歆看著顧遲,顧遲也看著程可歆。

「爸爸媽媽,你們現在是結婚了么?」萌寶一直在旁邊看著兩個人,現在終於問出了自己心裡的問題。

聽到這個問題,程可歆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說是結婚了,但是他們沒有結婚證,並不是合法夫妻。說是沒結婚,那麼孩子又是怎麼回事?

難不成要告訴孩子,他們之前離過一次婚,現在又破鏡重圓了?

就在程可歆打算要怎麼告訴萌寶的時候,顧遲已經搶先回答了。

一個「是」字,直接敲擊著自己的心房,讓那一顆紅色的心頓時跳動不已。

顧遲拍了拍手,便有一個人推了一個蓋著布子的車,走了上來。

程可歆疑惑什麼東西還要這麼神秘,非要蓋著東西走過來?

「可欣,來吧。我們一起打開它。」顧遲拉起程可歆的手,抓住布的一角。

程可歆以為是顧遲送給自己的禮物,也就帶著一份好奇的心,打開了。

布與空氣摩擦發出的聲音在空氣中十分響亮,但是隨後眾人的唏噓聲,更為震撼。

眼前的並不是顧遲送給程可歆的什麼禮物,而是一件婚紗。

一件由國際設計師獨家設計的婚紗,世上只此一件。

程可歆看著眼前白色的婚紗,流蘇點綴著的腰帶,白色條紋裝飾的裙擺。

一針一線都可以看出當時的設計師用著怎樣的心情來設計這套婚紗的。

做工精良,一針一線都能感受到設計師當時縫紉這件婚紗時的愛。

程可歆今天收到了太多的驚喜,現在看著婚紗就在自己眼前。

但是程可歆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一向能說會道的程可歆頓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看著顧遲,一直看著。

顧遲以為程可歆要說什麼話,但是等了許久也沒聽到程可歆的話,便知道她此刻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顧遲摸了摸程可歆的頭,隨後說:「什麼都不用說,嫁給我就好。」

程可歆點頭,什麼話也不說了。

顧遲笑了一聲,想讓程可歆穿上婚紗,他們一起回家。

但是程可歆卻嘲笑顧遲,哪有穿婚紗回家的人啊。

「有啊,你就是唯一的一個。」

說完這句話,程可歆便去一個帘子裡面,換上了婚紗,隨後走了出來。

顧遲是第一次看程可歆穿婚紗,程可歆也是。

可惜現在並沒有鏡子,程可歆看不到自己穿婚紗的樣子。

只能把目光投向顧遲,看看顧遲眼裡的自己,看看顧遲看向自己的反應。

顧遲心裡只有一個字,美。

美得眾人都停止了呼吸,一臉震驚地看著程可歆。

大家剛剛都在想象著程可歆穿婚紗的樣子,但是沒想到,可以這麼美。

「怎麼樣?」程可歆穿著婚紗,很難有所動作。只能站在原地,看著顧遲詢問自己穿上婚紗的效果。

「美。」顧遲痴痴地看著程可歆,目不轉睛地望著她。

此刻的程可歆就像是一個女王一樣站在自己面前,讓顧遲平常霸道的氣質,全都轉化成了折服。

「嘿嘿。」程可歆傻傻地笑著。

看來顧遲因為昨天那個小女孩受到了感發,所以才買了婚紗給自己。

殊不知,這件婚紗,是顧遲一直就在暗暗謀划的,不過是昨天剛剛做好而已。

並不是因為那名小女孩的原因。

復仇美妻請愛我 但是程可歆這樣想,便也沒什麼錯的。

顧遲抱起程可歆,朝著車的方向走去。

顧遲要把程可歆抱上車,要把自己心愛的女人,抱著一起回家。

程可歆雙手摟著顧遲的脖子,覺得此刻的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個女人。 程可歆就這樣被顧遲抱回了家裡,家裡的傭人看著他們幸福的樣子,眼睛里也閃爍著幸福的光芒。

一個傭人最希望看到的事情就是自己的主人開心幸福,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夠有比較舒服的日子過。

因為有的主人一旦不開心,便會拿這些做下人的發脾氣。

程可歆雖然不會這樣做,但是最起碼他們一旦不開心,家裡的氣氛便開始極度冷淡,這樣他們在這裡工作,也不會多麼舒心。

「顧遲,放我下來。」

現在已經到家裡了,顧遲仍然抱著程可歆,這讓她有點不好意思了。

「怎麼了?害羞了?你是我的老婆了,我為什麼不能抱你?」

顧遲笑得邪魅地說著,好像什麼陰謀得逞了一樣開心。

「我沒這個意思,只是現在已經到家裡了,你還不放我下來,打算什麼時候放?」

程可歆知道顧遲現在誤會自己了,於是開口解釋。

「好了,我知道你怎麼想的。」顧遲笑著看了一眼程可歆,隨後依依不捨地放下了她。

「爸爸媽媽,我們老師說夫妻都是要結婚的,那麼你們什麼時候結婚呢?」萌寶在一旁一直看著兩人。

「就快了。」顧遲看著萌寶,開心地回答著。

其實顧遲早已經準備好了婚禮,現在就等著程可歆同意嫁給自己。

並且選擇好結婚的時間和地點了。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恩……這個我得澄清一下。」程可歆有點不好意思地看著顧遲。

「怎麼了?」顧遲表示疑惑。

顧遲看著程可歆,順便拉著她坐在了沙發上,三個人坐下來說。

不然程可歆現在穿著高跟鞋,一直站著,腳疼。

程可歆也對於顧遲的體貼很是受用,便跟他一起坐著慢慢說。

「其實,我的戶口本我還沒來得及寄回來,還在美國。」

程可歆尷尬地說著,當初她去美國的時候,因為需要,所以便帶著戶口本一起去了。

直到今天顧遲提起結婚的時候,自己才想起來,她的戶口本並不在身邊。

顧遲聽著現在程可歆說的這個問題,也覺得自己確實考慮欠妥。

自己只知道準備了驚喜,但是卻沒有仔細觀察一下程可歆是否具備了結婚的要求。

就比如要去民政局領證必不可少的戶口本。

知道這一點以後,顧遲很是無奈地看著程可歆。

這一點確實是自己欠考慮了,確實不怪程可歆的。

「沒事,我們等戶口本寄回來了,再去領證也不遲的。」

顧遲覺得即使他們現在不領證,先結婚也是可以的,畢竟眼前的女子已經是自己的老婆了。

什麼都已經有了,就只剩下一個具有法律認證的結婚證罷了。

到時候再補,也是可以的。

顧遲便給程可歆說了自己的想法,卻被程可歆拒絕。

兩人在這方面的觀點是不一樣的。

以前他們貿然結婚,並且並不相愛,所以怎樣來說都是無所謂的。

但是既然現在他們真心相愛,並且什麼條件都具備了,就只剩下一個戶口本。

那麼再等等又何妨?為什麼那麼心急?

顧遲看著程可歆拒絕,他也不好再多說什麼,只能答應程可歆。

等著戶口本下來了,他們再去領證結婚。

兩人商量好了這個以後,便讓楊佐送萌寶去上學了。

今天本來是不打算讓萌寶過來的,但是為了可以求婚成功,所以還是帶了萌寶。

並不是顧遲沒有多少自信,而是因為帶上萌寶效果比較好。

今天造成的反響,顧遲就挺開心的。

雖然耽誤了萌寶一早上的課程,但是憑藉著萌寶的聰明才智,是一定會把今早的課程補回來的。

楊佐領命,帶上萌寶走了出去。

現在家裡就只剩下了顧遲和程可歆以及兩名保姆了。

兩人也不知道接下來該幹些什麼,只能讓程可歆去換了衣服,而後出來看電影了。

時間總是過得非常快的,還沒等程可歆好好回味一下那天的求婚場景,一個星期已經就這樣過去了。

這天,程可歆一個人在家裡,感到索然無趣,打算出去逛街的時候,手機鈴聲便響了起來。

程可歆看著手機屏幕上的來電顯示,就知道這件事情是時候該解決了。

「喂。」程可歆按下接聽鍵,等待著那邊的回答。

「可欣,我們見一面吧。」那邊的人帶著點詢問的語氣跟程可歆說著。

「地址發我手機,我一會就到。」程可歆說完這句話,等待那邊的同意后,便掛斷了電話。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