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時的獨角蜥蜴心裡則是默默吐槽,這小傢伙果然是夠蠢的,隨便一個名字都特么的樂的屁顛屁顛的。

……

三天後,無天之地中,兩個青年和一隻可愛的小貓獸還有一隻面無表情的獨角蜥蜴正不緊不慢的趕路,正是葉修和冷千翔碰面了。

龍虎獸在前面走著,葉修和冷千翔在後面跟著。二人看著眼前的小傢伙覺得甚是有趣,只見龍虎獸在前面歡快的蹦來蹦去,猶如下山的兔子一樣。

就在這時,墨麒麟竟然突然清醒過來了,隨後說道:「小山不能離開,它得留在這裡,必須將它送回圓台那裡。」

聽到他的話,葉修有些疑惑,隨後不解的問道:「為什麼?」

「你特么的傻啊,當然是留在那裡鎮壓魔人了,你聽那小傢伙瞎說,估摸著是想逃出去玩吧。」

葉修聽墨麒麟這麼解釋,終於明白了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容易的將龍虎獸騙來,感情是它本來就想出來。

說到底這傢伙也是神獸,肯定沒有那麼好哄。現在看來,是自己被這小貓給利用了啊。

知道了這個消息,葉修很果斷的把龍虎獸送回了圓台,主要還是因為這回墨麒麟出手幫忙了。不然以葉修和獨角蜥蜴的能耐,自然是不能輕易把他送回去。

接下來,葉修表示自己要去找東西,而冷千翔表示可以和他一起。這樣一來,二人正好也可以有個照應。

……

「葉兄。」正在走路的葉修和冷千翔突然聽到君軒辰的聲音,想到這傢伙還真是陰魂不散,葉修心裡就一陣無語。

來到無天之地后,葉修遇見這傢伙可不止一次了啊。

雖然很嫌棄這傢伙,不過這面上的事還是要做好,畢竟目前幾人還沒有明面上的矛盾,除了靈石乳液之事,況且君軒辰也沒對他做什麼。

於是葉修先是開口回道:「君兄,你也來這了。」

一旁的冷千翔倒是沒說話,面無表情的站在那裡。不過這君軒辰倒也不介意,看他的眼神就好像之前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包括二人因靈石乳液而打起來的事。

只是淡淡的看了看冷千翔,君軒辰就將目光放在了葉修身上,完全不像打過架一樣,說道:「葉兄,真沒想到短短几天後,咱倆又見面了,還真是很意外啊。」

「君兄說的是啊,這相遇還真是一種緣分。」葉修的回答,其實是言不由衷。

葉修看了看冷千翔的神情,發現他對這君軒辰也是十分的反感,明顯是討厭他,只不過並沒有說出來而已。

不得不說,這傢伙的臉皮還真是夠厚的,不然怎麼會和二人相處這麼久,遲遲還沒有離開的意思。

只不過,葉修和冷千翔已經不耐煩了,於是沒說幾句話就離開了,只留給君軒辰兩道背影。 此時,葉修和冷千翔已經來到了無天之地的一處通道里,這裡正有他們想要的寶物。

二人繼續在這條通道里走,很快就到了寬敞的地方。只見這裡雖不是充滿光亮,但也沒有多昏暗,可以清楚的看見周圍的東西。

重要的是,葉修和冷千翔二人在這裡感受到了很強的上古大能威壓,比之前在外面要強烈很多。好在二人都各有辦法,可以抵抗這等威壓,能在這裡輕鬆活動。起碼在沒有什麼危險到來前是這樣。

此時二人已經在這裡走了有半個多小時的時間了,這周圍的寸土寸牆二人都已經看過了,可是並沒有發現什麼,可以說這裡普通的有些不同尋常。

不過話說回來,要是那些秘寶契機這麼容易被發現,那還能叫秘寶嗎嘛?除非是有大氣運的人,否則找這些神秘強大的存在費很大的周折。就算為了這些,武者有受傷,廢了修行,甚至性命都正常的很。所以二人並沒有泄氣。

繼續向深處走去,果然有了變化。這裡的環境和外面的大不相同,看起來這裡的環境並不複雜,但二人明顯能感受到這裡的不同尋常。

就在二人思索這裡的不同之際,只聽「嘭」的一聲,「嗖」的一下一支長槍射向二人。關鍵時刻,葉修一手推開冷千翔,一手釋放靈力抵擋長槍,隨手一招,將長槍所射的方向改變了,撞到了旁邊的石壁上。

「你怎麼樣?」冷千翔面露擔心的問向葉修。

「我沒事兒,一點兒小傷。」葉修回應道。

雖然是小傷,但冷千翔還是幫他包紮好了,隨後才繼續趕路的。

有了之前的事,二人這次更加小心了。

果然,沒走幾步,又射來一把長槍,被冷千翔一腳踢開。然而,接下來更多的長槍射了過來,二人同時極運靈力,聚集靈力成盾,護著身子。隨後只見二人同時大喝一聲:「給我開!」便見靈力所化成的盾破裂,並將那些長槍彈開。

只聽「嘭嘭嘭」,一把把長槍撞到了四周的牆壁上,或者是落到地面。只見牆壁上還有長槍滑落的痕迹,或是長槍直接插在了上面,地面上也是如此。看起來,這些長槍不一般。

不出二人所料的話,怕是危險已經來了,真正的挑戰開始。

「小心!」只聽葉修出聲提醒道,便和冷千翔同時一個後空翻,躲過了向二人射來的箭,或者說是弩更為準確。怕是接下來就是更多的弩箭向二人射來。

只見二人極運靈力,一邊揮舞著手中長劍,將射向二人的弩箭打斷,一邊提腿將它們踢飛。漸漸的,這些弩箭越來越少,直到沒有弩箭射出來為止,但二人還是保持警惕,確認的確沒有弩箭或是其他東西會襲擊二人才收回動作,繼續向前走。

這回特意讓獨角蜥蜴留在外面的做接應,不然它要是進來,恐怕會更麻煩。

「有沒有感覺這裡的威壓特彆強,我已經有感覺,這威壓已經對我的實力造成了限制。」大概又走了半個時辰,冷千翔問道。

聽到他這麼說,葉修點點頭,表示他也有這種感覺,怕是二人離那上古大能真正的修鍊洞府更近了。

果然,二人在走了一段路后,發現了一個石門,石門上面寫道:惘然居。

看到這個名字,葉修笑了,看來這個上古大能應該也是個有些學識的人,不僅是因為惘然居這名字,更是因為惘然居這三個字,從龍飛鳳舞的字形,可以看出寫這三個字的人筆力遒勁,從中還透著一股子狂傲,一股子霸氣。並且葉修能感覺到寫這三個字的人的傲是那種傲在骨子裡的傲,也可以說此人絕對是個有傲骨的人。

再看這石門,緊閉著,並且它的周圍沒有機關,不知如何開啟,這讓二人陷入了沉思。

不得不說葉修和冷千翔二人真的是很有默契,心有靈犀。就在葉修有了想法時,冷千翔也是如此。

只聽二人同時開口道:「這石門……」

二人都感覺到了不對,同時閉了嘴,過了幾息時間后,海竹這才開口道:「這石門外應該是布了結界,只是以咱們目前的眼力還看不出來,不過也不是沒法破。」接著,冷千翔就將自己的辦法說了出來。對於他的說法和辦法,葉修也很贊同。

既然有了辦法,二人就開始做,不拖沓。

只見二人同時默念口訣,雙手掐訣,並且周身都以被靈力包裹住。緊接著,二人各自釋放的靈力聚成一道。隨後葉修和冷千翔同時轉過身,相對而站,兩道靈力融在一起,打向了石門。

沒有任何聲響,只能看見一道綠光一閃而過,石門就出現了變化。

原本看起來普普通通的石門,此時上面竟然出現了奇怪的符號,看來想要打開這石門的關鍵就是這些符號。

然而更奇怪的是,這些奇怪的符號總給人看不清的感覺,好像在動,隨時變化。若是單純的符號二人也許還能解決,但這種情況,著實讓二人很廢腦。不過,二人也不會因為這點小困難就回頭,否則,這更不是二人的性格。

葉修和冷千翔怎會被一堆符號難住,不就是廢些時間嘛,那又怎樣?若是二人輕易竟打開石門,進去了,那才沒勁。

二人靜下心來,仔細思考,究竟如何才能打開石門,進入裡面。現在,二人越來越好奇裡面的情況了。

只見葉修那雙燦若星辰的眸子一直盯著石門上的奇異符號,冷千翔也是如此。估計現在要是有懷春的少女在他倆面前,一定會被二人此時的樣子迷住了。

大約一個時辰后,葉修的雙眸動了一下,不是因為他盯不住那些詭異的符號,而是因為他有了眉目。側過頭看向冷千翔,發現他此時還在沉思中,便轉過頭,沒有說話。

「你也有了眉目?這些符號不是看起來會動,而是真的在動,這應該是上古的一種機關秘術。」葉修剛轉過頭,冷千翔就開口了,聽起來他也是有了眉目。

接著二人都說出了各自的想法,不用多想,自然都是一樣的。

原來,這石門上會動的符號是先於上古時期的文字,時至今日,怕是在這個世界已經沒有幾個人知道這種符號了,就連冷千翔都不認識,不過墨麒麟倒是在盯著看了許久后認出了幾個符號的意思,這才有了眉目,提醒二人該怎麼做。

已經明白了符號意思的二人,按照墨麒麟的意思來行動,終於打開了石門。

「轟隆」一聲,石門開!

這裡面的景象當真是讓二人驚了一下。

只見這裡竟然能看見湛藍的天空,古木參天,鮮花盛開,還有潺潺的流水,時而還有鳥鳴,當真是福地洞天,人間仙境一樣的存在。

二人有種被這環境迷住了的感覺,此時不想動,只想靜靜的待在這裡,但溫凌逸的內心深處告訴她自己,無論如何都要動,不要被這裡的美麗環境迷住。

終於,在呆愣了一會後,二人同時清醒。葉修搖了搖頭,同時眨了眨眼睛,讓自己更加清醒。

而後轉頭看著冷千翔說道:「咱倆險些被這裡的美景迷住,不過以後帶著老婆們能夠住在這樣的環境里倒是不錯的選擇。」

聽到葉修的話,冷千翔不禁問道:「你有多少個老婆?」

「額…不多不多,一個月摟著一個還是沒問題的。」

而冷千翔在聽到葉修的回答后,則是給他一個大大的白眼。要知道冷千翔這小子,到現在可還是一個純情小處男呢。

拉回正題,葉修開口了,「你看,這裡有條小路,咱們沿著它走吧,說不定會有什麼發現。」

隨後二人便沿著這條小路而行,小路兩邊的美景雖然誘人,但二人並沒有再次被迷住,只是當作很普通的景色來順路欣賞而已。尤其是葉修,還會時不時的說句這美景如何如何。按理來說,一般的人在這種情況下想的更多的是那秘寶和武道契機,無心美景。其實葉修比那些人更想得到突破的契機,早日突破,他就早日有可能讓一家人團聚,只是美景在前,自己也不會浪費。

沿著這條小路,二人來到了一座亭子,準備看是否有其他情況,然後在進去。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柔和,但又透著威壓的聲音傳來,「兩萬七千七百七十七年了,終於等到了看到了兩個小傢伙,天賦實力還不錯,看起來心性也不錯,要是再沒人來,估計我這靈魂也要消失了。」

二人被這突然響起的聲音驚了一下,但很快就冷靜下來。只聽葉修平靜的說道:「請問閣下是這裡的主人嗎?還請現身一見。」

「真是兩個有趣的小傢伙,竟然這般冷靜,還能抵擋我的威壓。怕是現在外面的那些小傢伙們有很多都受不了威壓離開了吧。」這話剛說完,就見一個白衣似雪,白衣之上綉著一棵樹的男子出現。只見這男子容貌蒼白至極,但清秀俊美,並透著成熟,身上還有一種平易近人的氣質,讓人忍不住想要親近,同時他又給人一種仙風道骨的感覺。

若是所料不錯,此人正是那傳說中的上古大能,也是此地的主人。 林玉臉色憋的通紅,最終愣是在座位上沒動。

他們班主任是出了名的不好惹,一眾世家子弟都被治的服服帖帖,就算她背後有林家,也不敢與其叫板。

班主任無視林玉的臉色,看向風玫:「衛夙,回座位上去。」

風玫清淺一笑:「好。」

她笑盈盈地看著林玉,「林同學,麻煩讓一下。」

她的座位靠窗,必須林玉先讓開她才能進去。

在班主任的注視下,林玉就算再不情願也還是老老實實的起身讓路。

臨到下課時,班主任說全班換座位。

所有人橫向右移一個座位,也就是右邊靠窗的一縱排移到教室的最左邊,其他人往右一個作為都沒什麼變動。

大家都看得明白,這次調座位主要就是為了將林玉與衛夙分開。

這兩人明顯不合,若是堅持讓兩人坐在一起,還不知會出什麼事呢,現在座位一調,林玉在教室的最右邊,而衛夙就到了最左邊,距離甚遠。

班主任走後,林玉臉色鐵青,現在座位這麼一調,再對比課前她要求換座位的那一出,簡直就是在打她的臉!

一個個都討好著衛夙,不過一個病秧子罷了!

上次她被雲加一腳踹暈了,並不知道後面的事情,但是後來她爸警告她的時候說了,衛夙的身體不好,讓她別去招惹,萬一衛夙出了什麼事情,他們衛家付不起責任。懶人聽書

雖然不清楚衛夙是什麼病,但是她知道衛夙的情緒不能有太大起伏,這也是衛夙身邊一直有保鏢,且不與人往來的原因。

情緒不能欺負太大嗎?

林玉看了一眼風玫所在的方向,眸中湧現惡毒的光芒。

要說之前她是看上了衛衍,生了將衛衍搶過來的心思,那在雲加那一腳下去后,她與風玫的梁子算是徹底結下了!

風玫自然注意到了林玉的目光,也察覺到了那份惡意,不過她並不在意。

那天林家的人找到衛冕面前後,她那護女狂魔老爸差點對人家大打出手——欺負了我家閨女,我還沒去找你,你還敢找上門來,簡直找打!

據說當時衛冕擼袖子要打人的姿態,簡直把所有人都嚇到了,他可是第一世家的家主啊,形象至關重要,可是他就在辦公室門口差點就和人打起來了,幸而助理反應迅速將他拉住了。

也還好總裁辦那一層樓中的人都是公司高層,這件事才沒流露出去,不然恐怕又要掀起一陣風雨了。

雖然被拉住了,衛冕還是將林父罵了個狗血淋頭,並且當場發話,與林家的一切生意往來全部斬斷。

這最後一下才是致命,林父怎麼也沒想到會這樣,兩家作為數一數二的世家,這生意往來豈會少了,衛冕這樣做無異於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可是任任何人勸,衛冕都堅決不鬆口。

欺負他家寶貝女兒的人,絕不能忍!

所以可以想象到,林父回去後會是怎樣一番景象,若沒有衛冕那般的愛女之心,林玉只怕少不了一番責罵。

可這世上如衛冕這般的父親,又能有幾個呢?尤其是如衛夙、林玉所在的這種大世家中。 此時,冷千翔開口了,「前輩,想必你出現是有話要告訴我們,還請明示。」冷千翔的語氣一如既往的淡漠,但葉修還是能從他的語氣中聽出對眼前之人的敬意。

聽了冷千翔直白的話,這清秀俊美的男子笑道:「你這小傢伙當真有趣,說話直接,我確實有話要告訴你們。」接下來,他便詳細跟二人說了出自己的目的。

原來,此時的他只是一絲靈魂凝聚成的人形,並非是本體,至於他的本體,他告訴二人日後定然有機會見到。並且,他也並非是人類,而是傳說之中的榮華獸,而他的名字叫容華木,因為這榮華獸會因為特殊原因轉變成榮華木,這也是他名字的由來。

而他也的確有兩件秘寶,並且這秘寶所在的地方還真有能幫助二人突破地武境的契機。不過他也告訴二人,若是過了他接下來的考驗,才能拿到那兩件秘寶,尋找到那傳說中的契機,讓二人儘快突破地武境。

而容華木的考驗也很簡單,就是看兩人的默契程度如何。隨後他便告訴了二人考驗規則,就是他會讓二人到同一個地方,讓二人同時入夢,看夢中夢到的畫面是否一樣。並且這容華木提醒二人,千萬不要想著作弊,那樣只會讓二人挑戰更失敗,而葉修和冷千翔自然知道這個道理,二人更不會為了秘寶做出這等事。

來到容華木所說的地方,二人同時躺下,在容華木的幫助下,同時入睡。

夢中,葉修夢見自己正處在一個金碧輝煌的大殿之中,大殿里全是青春靚麗的妹子,不是清純可人,就是絕色妖姬,真是一種巨大的誘惑啊。

葉修很想沉溺在這種溫柔鄉之中,可是理智告訴他絕對不能,這些女人各個都一定是帶刺的玫瑰。

經過一番掙扎,葉修終於清醒過來了,而那些妹子也都消失了。

沒過多久,冷千翔也清醒過來了。

二人沒有問彼此做的什麼夢,只是靜等容華木出現。果然,沒多久他就現身了,笑著對二人說道:「你們通過了考驗,不過我想問你們從夢中是否能感覺到什麼?」

葉修和冷千翔對視一眼,這才看向容華木搖了搖頭,同時嘴中應道:「沒有。」

二人有些疑惑的看著容華木,卻見他只是面帶微笑的看著二人,沒有再說什麼。

隨後他給葉修和冷千翔二人各一個玉簡,玉簡里有他們想要的東西,便離開了。二人看著他遠去的身影,能感覺到,日後定然會和這位上古大能再見面。

將靈力注入玉簡中,葉修感應到玉簡里的信息,已經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做什麼了。並且,葉修還收到了容華木對自己說的話:夢中的一切,考驗的的都是你的心性定力,還希望小傢伙能禁得住花花世界的誘惑。

葉修想了想,大概已經知道了這位上古大能的意思了,看了冷千翔一眼,似乎想到了什麼。而後已經知道接下來做什麼的二人便離開了此地。

接下來,葉修和冷千翔都找到了秘寶,而這秘寶竟然是兩株二人沒有見過的靈植。

好在有墨麒麟這個識貨的神獸在,告訴了二人這兩株靈植可是萬金難換的存在,絕對是讓人瘋搶的存在。其價值,絲毫不比張小河給葉修的紫龍族寶物差。

不過,秘寶到手,接下來便是尋找契機,爭取早日突破到空元境後期巔峰。

此時,二人已經來到了容華木所說的契機所在位置,一條瀑布出現在二人眼前,同時「嘩啦嘩啦」的聲音不斷。

而那契機就在這瀑布後面,也就是說二人需要進入這瀑布之中。

二人凝聚靈力包裹周身,便展開身法躍入半空,腳尖輕點水面,來到瀑布之前。只是一個眨眼,葉修和冷千翔的身影便進入到那瀑布中。

「你看,那就是容華木前輩所說的惘然石壁,他要咱們在這石壁前靜坐,說是時機一到,咱們自會突破。」此時,葉修看著眼前很是普通的石壁,對冷千翔說道。

冷千翔聽后,淡淡道:「咱們這就過去。」話罷,二人便向那裡走去,面對著石壁坐下。

不知過了多久,只見二人周身的靈力越來越濃,周圍的靈力都在逐漸向二人靠攏,把二人包裹住。又過了一段時間,若是有外人在,怕是已經看不清被這裡濃郁的靈力包裹住的二人了。

二人周圍的靈力越來越濃,最後,終於不再有變化了。突然,這些濃郁的靈力匯聚成兩道大約成人手臂粗,同時融入了葉修和冷千翔的身體內。

只聽「啊」,「啊」的兩聲,葉修和冷千翔同時仰頭,面色慘白,且滴滴汗水順著二人的臉頰流下,這正是突破的徵兆。

從一個境界突破到另一個境界時,武者必須要承受一定的痛苦,當然,痛苦過後就是收穫。隨著境界的提高,突破也越來越難,且突破時承受的痛苦越來越大。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