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自己似乎也可以在這找到,終結所有詛咒的答案,乃至天妒,這個無數次被人忌憚恐懼,古蹟中都作爲常客出現的關鍵詞,究竟如何打破,始終是一個不小的謎團。

亦或是從一開始,秦濤執着打破的那刻,哪怕自己心中如何清淨,到底還是落入了逆向的暗能量壓制之中,被血族盯上,反倒是給與了他一層額外的化解希望。

“阿彌陀佛,幾位既然來了,何必爲難這裏的其他衆生,他們也一心向善,只是受困此身,幾位施主,都身負異氣,不知道是否聽過,六道輪迴之典故。”

就在約翰和附近的大型土撥鼠玩鬧時,一道底氣十足的聲音也無端竄出。

秦濤幾人順着聲音看去,卻發現空無一人,許久才意識到,附近的一塊山石,竟然剛好就坐着一名面孔頗爲東方,卻明顯是混血兒的僧人,身上的衣服較爲殘破,卻絲毫沒有顯得頹廢落魄,氣質精神上都驚爲天人。

“六道……你的意思是,他們兩人的來頭,同樣不小,而且和華夏的命運有莫大的關係?” “非也,他們身上肩負的六道之氣,應該是其他機緣所致,只不過如今天下崇尚修爲,也極少有人願意聽貧僧嘮叨了,此事由來許久,只是這一次,本寺的確愛莫能助。”

大和尚看上去比較年輕,卻並非完全不諳世事,反倒對如今的局勢發展瞭如指掌,直到上一次世界比較大規模的貿易戰爭,其中的要點和核心,都堪稱剖析完全,字字珠璣。

“明白了,看來大師還真是有自己的難言之隱,如此我們就不多做打擾了,原本還想要參觀一番,不過我看這附近的異獸,看上去雖然沒有完全被馴化,卻幾乎都沒有什麼煞氣,這又是爲何?”

能和自己有這種緣分,少年只要不傻,也猜到約翰和亞爾曼多半身份來歷不簡單,至於修士,輪迴一事,同樣也是玄奇無比,基本上不算做討論範圍之內,只是如今這和尚一句話,倒是點醒他不少事來。

“這,這件事倒也不難理解,施主只需要自己用心,便能探明一二,貧僧便是過多解釋也無益,反倒是扼殺了你們的機緣,只需記住,上天有好生之德,切記,切記。”

重新開始打坐,大和尚倒是沒有和如今的修煉者,乃至古武者一樣,如癡如醉的追尋力量境界,甚至只是接近人仙的程度,修爲更是隻有武宗初期,算是平均能力之下了,在華夏範圍內,基本上屬於排不上名號的人物。

只是其悟性,卻讓人無比欽佩,正讓秦濤豁然開朗,原來自己一直都困在了誤區之中,並非修爲無用,也並非心境無用。

自己刻意去平衡,殊不知要順其自然,沒有絕對的對錯,如果只是一時在修爲和心態上得到了益處,便得意洋洋,終究忘了自己天地芻狗的身份。

“不錯,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並非天地果真不仁,只是我們這些芻狗,早就忘了自己的身份,纔會越過雷池,如今天地浩劫,果然還是需要始作俑者自己來償還。”

秦濤以佛禮拜謝了眼前的大和尚,而對方也隨着身邊溪水聲,彷彿翩翩起舞,約翰有些忍俊不禁,卻讓亞爾曼看出,這算是一套古老的拳法。

實際上武和舞之間,未必沒有相似之處,傳聞之中修煉的古武如同起舞一般華麗,彎刀緞帶卻可以取人首級的門派,江湖上也大有人在。

“雖然不太懂你們交談的內容,但現在應該沒辦法去參觀寺廟了吧,也好,待在教堂裏面的感覺就夠我受了,現在好不容易自由了一點,我可不想要再被限制自由!”

約翰不由自主的歡呼起來,而秦濤也果然意識到,大和尚如今算是話中有話,隨處可見的信息之中,也頓時分析出了對方的言下之意。

“白癡,哪有那麼簡單,既然來了,我們還是要上去走走,大師的意思是,這裏纔算是他修煉的場所,至於那個寺廟,你們既然看清楚了,也該知道年久失修不是重點。”

恍惚之間,一陣金光從天外而來,三人擦亮自己的眼睛,才發現如今經歷的一切都如此驚悚,剛纔那隻土撥鼠已經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懸崖,可見附近的一切,除了大和尚很多都是幻覺,竟然也在類似懸崖的地方活動了許久。

“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但我的確感受到了,強烈的生命氣息,有些類似我遇見的狼人,雖然吸血鬼未必會出現在這個世界,可他們的勁敵,的確擁有很強的戰鬥天賦。”

亞爾曼開始四處觀察,所幸這一次大和尚還真是及時出現,算是避免了三人領取便當,否則摔下去就算是炁體護身,不至於出事,終歸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

而且這下面隱約散發出來的氣息,也給人一種極大的排斥感,彷彿寧願去那座看上去有些古怪的廟,也不願到深淵中走一趟了。

“狼人是嗎,還真是有趣,我之前還以爲,成爲宿敵應該又很多條件纔對,現在我明白了,也許他們本身,就是身負黑魔法源泉的之一,讓人暴躁甚至是陷入無止境的殺戮和狂暴之中,然後自我毀滅,這種過程施法濃縮之後應該可以很快完成。”

海妖,狼人,血族,秦濤拋開這些存在的勢力之外,人間肯定也存在力量賦予者,也既是吸血鬼,據說意大利纔是其力量發展的源頭,靠近大本營,這羣嗜血的傢伙就極端強大,這種設定,的確不算是破天荒了,但卻給秦濤莫名的不安感。

“應該不會錯了,這位大師,應該已經到達了我們華夏的某種境界,也許你們會知道元嬰或是其他術語,但辟穀還是一種很高深的能力,也許不只是一種能力了,拋開我們的食慾不說,想要做到這一點,身體機能本身也是排斥的。”

想要不損壞自己的身體健康,同時完成辟穀,實際上古武者的兩大流派,道佛之間永遠都有自己的祕訣去做到,只是其他勢力,終究只能另闢蹊徑了,這也算是華夏永遠不缺乏強者的緣故,他們並非是完全的巔峯,但總是可以維持極強的平衡力量。


“所以,這個場所是被這裏的僧人完全拋棄了,或許還可以找到他們的同伴也說不定,現在這樣,反倒是讓我更加不安了,這裏的殘破程度,並沒有最初看起來那麼嚴重。”

既然落入幻覺,警覺的本能重新出現在體內,本該是一件好事,而秦濤觀察中發現遠處的寺廟,竟然比最初看到時,更接近翻新的狀態,這本身是不科學的,哪怕自己的猜想沒有完全證實,無數細節還是表明,那個大和尚真的很少在廟中修煉了。

“我還找到了一點,熟悉的味道,還真是越來越有趣了,走吧,我想很快就會見分曉了,如果我們可以活下去,應該會變得更強的,起碼可以找到自己渴望的答案,在前往紐市的地下世界之前。”

自我,少年腦海中最強烈的預感便是如此,尋找到自我,便等於擁有一種無堅不摧的超感,只是這種感官,並非所有人都可以輕鬆駕馭,既然站在這個立場之上思考問題,很多事無形之中就進入了另外一種維度。

“你的意思是……這真是一個大膽的猜想,或許人工智能,都未必完全會被實現,很久之前的戰爭就證明了這種發展,並非是一個完全正確的方向,所以我曾經見證過,一些古怪而瘋狂的東方人,他們進行過的試驗。”

亞爾曼見多識廣,尤其是長期類似於流浪巫師的身份,賦予了極強的智慧屬性,基本上只要見識過一次的事件,和秦濤一樣分析出其背後的玄機,總歸不算是什麼難事了。

“當然了,這種瘋狂,我也很早之前就見識過,算是家醜不可外揚吧,不過你要相信,這羣被稱呼爲天妖盟的傢伙,其實是很規矩的,就像是巫師一樣,在你們的國家甚至還沒有極強的排斥性,但很多傢伙,的確不算規矩。”

非正統的巫師,也既是海外修煉者,如果只是你能力不夠熟練,充其量只是拉低了整個圈子的想象罷了,或是一些潛力和深遠影響,只是人們往往忽略掉的,都是最爲關鍵的一環,足夠讓人窒息絕望。

“果然,你什麼都可以猜到,雖然你身上也有類似的氣息,但我可以分辨出來,你可以很理智的控制這種力量,但那些人比較極端,雖然最終還是被協會暗中處理掉,也難保不會有漏網之魚,只是我不太明白,和他們戰鬥的意義何在。”

即便深惡痛絕,亞爾曼骨子裏,似乎還是維持一種中立態度的正義感,也既是希望這種極端邪惡的人,相對於正常的邪派修煉者,可以進行自我毀滅,也既是依舊維持在一種維度的平衡之上,只是這種想法也的確幼稚過頭了一點。


“當然是有的,亞爾曼,如果你可以發現這種發展的可怕之處,就會明白,爲什麼我漂洋過海來到這裏,不惜和一羣語言不通的人溝通交流,忍受文化之間的差異了,沒人喜歡帶着翻譯器的感覺,相信我。”

瞳孔之中放射出的光芒,正是一種極端的證明,而秦濤見證的,永遠都不是一種單方面的毀滅計劃,接近寺廟之後,崎嶇的道路竟然也出現了光芒爲指引,這證明廟中果然還是有人存在的,包括那些不明的氣息,愈發讓人產生難以抑制的猜想。

“看來你果然猜得沒錯,亞爾曼,我已經可以感受到這種氣味了,很久之前,我曾經在華夏的某個地方,見識過這種名爲狼人的生物,那時候我還收集了一些他們的血液和唾沫,難以想象,這種附加在生物能之上的能量狀態。”

科技研究,永遠都是各大家族發展的根基所在,這一點秦濤在秦家的時候就完全瞭解到,進入陸家高層之後,感受更是如此。



尤其是如今全民修煉的時代,所謂的大財主和董事會,並非沒有一點價值,只是修煉者的價值本身,的確被無限放大了。

“歡迎,歡迎來到我們的地盤,朋友,看來你們已經和那羣可惡的光頭交談過了,現在一切都看上去很糟糕,不是麼?” “我們被困在這個該死的地方,所以不得不進行贖罪,只是有些人的確不**分。”

看到眼前提着菸斗的人影,秦濤反倒是出現了一些莫名的熟悉感,當然這個老頭肯定是狼人血脈無疑了,只是竟然也有一點點妖族的血脈,這就更加有趣了,其身邊那羣凶神惡煞的年輕人,竟然也有不少身負各種異種血脈的存在。

“所以,你的意思是,大芒寺如今反倒是成爲了你們的囚牢,看來我有些明白了,這下面應該就是澤魯大峽谷了,把寺廟修建在這種地方,還真是夠有魄力的。”

秦濤頓時也忍不住偷笑,原來自己猜到了開頭,過程卻完全超出自己的預想,這裏的一批人雖然算是兇悍無比,但絕對是一羣倒黴蛋,而且是苦逼到極致那種,絕對沒有一點扮豬吃老虎的可能。

“這種氣息……竟然比教會的光明氣息還要強烈,難怪祖父總是告訴我,如果遇見了那些光頭,一定不要發生衝突,我還以爲華夏現在是古武者和修煉者的天下。”

約翰的認知能力,甚至還凌駕秦濤之上,亞爾曼擁有的,更多還是對過去經歷的一種反饋,自我思考和提取,少年倒是很喜歡這種完美的陣容搭配,而教會都會忌憚的,自然只有佛派強者的強大能量了,佛光之中,同樣充滿了正面屬性,並不會比聖光的呼喚弱上多少。

“我的名字,你們不需要知道也沒關係,該死的,這種機器真是讓我的腦袋更加頭疼了,看在上帝的份上,我最厭惡的就是華夏人的語言了,但我現在不得不忍受這種文字的折磨。”

老狼人的代號是老菸斗,雖然名字簡單粗暴,秦濤還是感受的到,對方並不算完全的友好,而剛纔相遇的那名大師,竟然也是大芒寺這一脈中,少有的天才,只是比較有意的減緩提升修爲的速度,或是在其他層面的鍛鍊,短時間內也可以爆發出堪比僞丹高手的能量了。

“這可瞞不住我,老約瑟夫,其實讀取你的信息並不算什麼難事,很遺憾,現在我們也沒有過多的時間,瞭解你們之間的恩怨,所以現在可以說的詳細一些,然後派出你們這邊最滿意的戰士吧,我們需要一點幫手。”

來來回回行走的,三人大概看出了好幾種派系的獸人,姑且這麼稱呼,只是都是具備獸人或是妖族血脈的後裔,老菸斗這邊算是狼人和豺狼人體系的領頭人,勉強還能看到幾個身負犬種血脈的妖族戰士,只是被西方的基因稀釋了一些,這裏大部分都算是混血兒,而並非天妖盟中比較純粹的天賦了。

“我們,不認可你們的到來,除非可以進行一場公平的比試,我們需要絕對的智者,武者,還有統帥者來結束這裏的罪惡,如果無法做到,你們只有離開一種選擇。”

而寺廟之中,老菸斗佔據的只是一種一個類似大廳的位置,另外一個堂中,角落裏一直沒有開口的老猿人,臉上毛髮佔據的位置並不算多,尤其是鬍鬚和眉毛,都給人一種最接近人類的即視感,的確也唯有他,算是這批人之中的智慧者了。

“你們可以叫他李,這傢伙可是一個怪胎,總之我們可以在在這裏生存下來,和他也不無關係,我們需要各種人才和人手,但你們也看到了,每年都有很多和你們一樣,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妄想改變局面。”

指着地面上的無數白骨,老菸斗的神情也有些疲倦,顯然這裏一定是被官方觀察範圍之外,或是刻意成爲漏網之魚的,沒有能量的指引,一般人也幾乎尋找不到這裏,即便來了,也會被各種幻覺或是龐大的野生動物逼走了。

哪怕國外的偷獵者如何喪心病狂,終究還是珍惜生命的,而其中也不乏一些極端的進化個體,老菸斗表示,自己和李看到過無數次,可以突破防線來到這裏的人,這種獵殺者,很大程度還是爲了提升自己的修爲,並非單純謀圖金錢或是任何一種資源。

“既然如此,我們也需要坦誠一點,短時間內,變強的辦法就是做到不可能的舉動吧,我們需要在紐市的地下世界一戰成名,當然如果你可以分辨出弱者強者的話,就快點提出你們的難題好了,我會盡快帶領你們脫離這裏的痛苦的。”

漫長的交談,卻給與了秦濤不小的啓發,身邊的兩人同樣收穫巨大,寺廟原本的僧人,很多都修煉到了可以不吃不喝,單純只是依靠陽光和辟穀就做到生存的地步,其實老猿也算是模仿這裏的方丈,造型上就可以看出端倪,然而彼此的實力根本不在一個維度之中了。

總之這羣僧人,算是替官方進行一種看護,無形之中放棄自己的山門,然後限制這羣十惡不赦的血脈能力者,讓他們不至於繼續作惡,想要生存,就必須通過種植或是其他方式維持下去,無形之中也開始了維護寺廟外觀的舉動。

“可我還是不明白,既然如此,爲什麼還有叛徒要前往這裏的深淵之中,投靠那些洞穴中的怪物,起碼你們還是擁有一定人性吧,哦,我明白了,這些人應該就是其中的後裔之一,畢竟總有覺醒出良知的例外。”

少年終於意識到,其實這脈的僧人,要扮演的就是一個維護平衡的角色,所以纔會和自己提到六道輪迴,其實是現世之中,生生不息之間,善惡就開始輪迴,而更高層面的認知,是維持在這裏的邪惡源泉之上的。

“諾,那邊就是了,只要你們可以解決他,這件事倒未必不能商量,可我還是要提醒你,那些血族的寵物一向不好惹,雖然只是其中最弱小的一隻,還是吞食了不少我們的人,逃出去的一部分,也是威懾的結果。”

無形之中,僧人和這裏的獸人戰士,其實也都犧牲不斷,最強大的反而是躲在峽谷深處的血族勢力,他們幾乎支配了這裏的很多生命個體,其力量巔峯更是堪稱隻手遮天,普通修煉者別說是反抗,抗衡這種無形之中散發出的邪氣,幾乎就用盡自己的勇氣了。

“意大利血族,果然不同凡響,只是其中一部分分支,來到這裏的郊區躲着作威作福,都可以弄成這種地步,可我實在是不明白,既然這樣,那些老和尚不至於什麼都沒留下吧,否則只靠你們自己的能力,幾乎不是對手。”

僧人,獸人,血族,三股勢力之間,幾乎是其中兩方聯合,但還是存在制約關係,相當於是訓練出強大的狼人或是妖族血脈能力者,用來清除這裏的血族之患。

考慮到吸血鬼們的擴散能力,乃至異化毒性,甚至寺廟上方,山璧上的土黃色巨蟒,應該都是被腐化之後的血獸了。

“這種生命體還真是夠詭異的……總之,我還是堅持自己的觀點,秦濤,現在的麻煩超出了我們的能力之外,要是可以找來其他人,算了,如果真的可以這麼做,我想祖父肯定早就派人過來處理了。”

神選者和血族之間的戰鬥,同樣歷史淵源極長,約翰身爲教皇的孫子,必定了解到不少深刻的內幕,之所以沒有直接干預,這背後的隱情的確也讓人不寒而慄。

“不錯,那些和尚,留下過一些我們看不懂的文字,甚至是不屬於任何一種人類的語言,如果你可以看懂,希望你不要將他傳授給我們的族人,除非有人擁有這種條件和潛質,年輕人,現在的你應該足夠看懂了。”

那種眼神,李站立的同時,散發出的情緒,更是讓少年感受到了久違的感動,然而那並不是一種完全的認可態度,彷彿是死馬當作活馬醫,只是現場無數人完全失去了自己的華夏魂,想要領悟又談何容易。

“原來如此,傳說佛派武者,也降服過一些靈獸和神獸,才擊敗了一些古老的邪惡個體,人類終究肉身承載的極限有限,靈魂之上的感悟,血脈的融合,缺一不可。”

秦濤和李並排行走,這讓老菸斗也差生了一絲不快,在場還有很多,曾經天妖盟中似曾相似的身影和氣息,最終秦濤還是壓抑下自己的情緒,他鄉遇故知,這感覺卻有些物是人非,他們想要喚醒靈魂深處的榮耀和記憶,並非如此簡單了。

“這裏,就是歷代大芒寺方丈留下的感悟麼,果然妙不可言,又彷彿無處入門,尤其是其中的關鍵,剛好被這個畜生擋住了。”

秦濤並不算歧視野獸,之所以爲畜生,正是做了天地不容之事,這遠比殺戮還要可惡的多。


此時土黃色的巨蟒,身軀上流淌的確是無數血氣,正是不斷吞噬這裏的地脈之氣,擴充自己的強大,才導致這片峽谷看上去一片死寂,暮氣沉沉。

“原來如此,斬蛇便是此行劫難的根本所在,邪煞匯聚,其相之一爲蛇,卻並非人間千百蛇蚺衆生本願也。” “說多少次了,能不能不要總是念叨我們聽不懂的怪詞,真是的……”

摘下自己的耳機,約翰也果斷被眼前過於震撼的畫面,被迫脫離遊戲世界之外,此前都還在一邊欣賞自己的遊戲視頻,作爲世界級的大神,反其道而行之,尋找自己的弱點,纔是提升能力的方式所在,這種套路也給與了秦濤不小啓發。

“那就用可以理解的方式溝通好了,約翰,現在我想要知道你們的弱點,這很重要,或者你們自己清楚就好,這隻巨蟒,給我一種很特別的感覺,我想他應該擁有一種很強的能力。”

血色的視覺,霧一般的姿態,充斥着邪氣,和一種看不透的磁場領域,此時最可怕的一幕果然出現了,遠處不慎靠近的一名混種血脈後裔,即便身負一部分血族的氣息,終究被吞噬的一乾二淨,級別上,的確也連男爵都算不上。

“個體淘汰,這並不能證明什麼,很多領主級別的生物都會如此,但更重要的,還是發現這團霧氣的真相,秦濤,我有預感現在魔法應該效果並不會太顯著,但我還是想要進行嘗試,現在你的能力,應該也被卡住了。”

亞爾曼張開了自己烏鴉一般的雙臂,果然和那個女孩之間,之所以擁有共同語言,也是因爲學習了烏鴉教會這一脈的部分能力,但絕不是幻術。

能量和巫術凝聚出的雙翼,更是代表一種魔力昇華的階段,只是這種階段下凝聚出的魔法衝擊,竟然也衝破不了眼前巨蟒的身軀防護。

嘶!這種叫聲,更是讓人從意識深處誕生出了恐懼念頭,秦濤頓時反應過來,亞爾曼應該是察覺到了什麼,所以纔會用這種超強負荷的能力去試探,但終究只是螳臂當車,竟然還不能得到多少有用的信息……

“沒錯,難怪現在這幫人困在這裏這麼久,都沒辦法減少自己人的損失,只因爲這條巨蟒,根本就不存在於這個世界……還真是低劣的手段,居然用黑魔法注入地表形成古老的儀式,通過這種方式來奴役戰力。”

能力的演變和起源,這算是一個比較經久不衰的話題,爲什麼總是無數強大的力量甘願被囚牢束縛,的確引人深思,亦或是表面本非如此,少年發覺到這一點,還是通過自己身後麒麟牙的啓發,這一點約翰也有所注意。

“嘿,兄弟說真的,這種東西要是直接過海關的話,肯定會被攔下來的,我記得蒂娜阿姨說過,很多北美國家還是願意出高價收下它的,我也不會忘記,光雷獸的爪子,據說鋒利程度完全不輸給最新種的混合金屬。”

尖端科技造就的,幾乎是可以傷害靈體的一種材料,金髮小哥樂此不疲的觀察麒麟牙的原因也在這裏,畢竟是很稀有的特殊材料。

常人只要體會過其中強大的元素之力就算是巫師都無法抗拒這種誘惑的,而秦濤始終只當做是一種身外之物,亦或是另一件牙器纔是根本。

“你關注到的,始終只是外在罷了,不過就和眼前的強敵一樣,這傢伙雖然龐大,但只是我們看到的靈體幻影,糟糕的是現在只要是擁有能量的存在,就別想輕易被忽略,只要是存在一點靈覺,都可以被發覺。”

海外的天妖盟後裔,果然處境還真是糟糕,秦濤淡淡看了一眼他們的狀態,其實修煉方面還算是天賦異稟,畢竟妖族永遠不缺乏力量,或是提升自己力量境界和維度的手段,悟性也不算差,只是破壞平衡本身,就是一個巨大問題。

華夏提到的妖精,妖魔,還是所謂的邪物也好,都是某種程度上蛻變的邪惡精靈,正是因爲對力量的索求,到達一種變態的地步,最終變異爲了一種雛形,力量和心境,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難題,哪怕是正統的修煉者,都不斷面臨巨大考驗。

“的確如此,所以我們每次鍛鍊自己的的時候,都不會忘記在這片土地還處於苦難之中的人們,我不會忘記上帝最初的使命,只是我們始終是人類,祖父的那一套方式,終究雨有些落後了。”

約翰搶先做出了衝鋒,如今渾身被一層淡淡霧氣包裹之後,亦或是能量團如雨水般覆蓋,此時一馬當前,自然成爲了吸收火力的重要人選,這也讓秦濤想到了天妖盟內的第一坦克家族,蟒家,的確有異曲同工之妙。

“法相通天,炁來!”靈劍通天,雖在凡間,終究還是天地乾坤之下,如今秦濤已經從借法的地步,蛻變爲凝元,也既是從蟒家的神通法相之間,通過炁的流動摸索到了自己的一套戰鬥方式,算是無師自通了。

“好強大的能量,完全和魔法不同,就算是召喚出自己守護天使的雛形,也無法做到這種地步,東方人的強大,的確值得我們關注了。”

亞爾曼的表情也十分複雜,同時因爲自己手臂上的圖紋,充滿了複雜的光暈,他不只是天使的代言人,畢竟白魔法和光魔法之外,甚至也精通一些基礎魔法和黑魔法,只是白魔法和黑魔法之間的結合,還可以誕生一種原始的混沌魔法,完全拋開了邪惡和正義的概念,尋常人很難體會其中的奧祕。

“迷失,這是迷失的力量,很多巫師都在其中迷失了自我,但現在,我需要這種力量帶給我們希望,保佑這是一次完美的召喚,否則我將會質疑,我流浪途中的意義所在了!”

流浪迷茫的人看到了希望,既是烏鴉睜開了自己的第三隻眼,無論是天眼還是西方修煉體系之中出現的各種有關於眼睛的能力,神系之中也是如此,通常只能用在輔助層面的智慧之力,竟然也可以通過第三隻眼,表達自己如潮水般的恐怖風暴。

“真理之眼,難道他是真濟會的成員……果然我應該想到,烏鴉黨和其他協會,還是黑山羊也好,都沒辦法誕生這種完美的個體,只是沒時間考慮了,老菸斗!如果你還珍惜自己的同伴,就趕緊做好防禦的準備吧!”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