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林耀海的話之後,夜梟的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想要雷家放棄追究他的責任,這根本就不可能。

“這麼說來,我真沒辦法從這裏出去了?”夜梟不死心的問道。

“這個我沒辦法幫你!也許唯一能夠幫到你的人只有段飛!”林耀海想了想之後說道。

“他……”夜梟有些震驚!他只知道林凡武功厲害,沒看出林凡還有其他的能力,畢竟兩人剛相識,林凡身上還有多少祕密他還來不及去發現,不過既然連林耀海都這麼說了,那麼就一定是真的了。

……

“你們是什麼人?”看着兩個堂而皇之走進來的外國女人,雷向東一臉警惕之色,不怪他這麼緊張,要知道他的別墅門外可是有着十幾個保鏢,各個都是以一敵十的退伍軍人。

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進的來,但是這兩個女人卻是如此簡單的就進來了,說明了什麼問題,再好猜不過!

“雷小姐,我勸你還是放下手機不要輕舉妄動的好,否則我的影子可是會很兇的!”愛麗絲擡頭看了一眼一旁正拿出手機的雷曼麗,輕聲警告了一句。

雖然聽似俏皮又沒有殺傷力的話,但不知爲何,落入雷曼麗的耳中,卻是下意識讓她打了一個寒顫。於是,只能是無奈放下手機,愛麗絲這才滿意的將目光重新看向臉色陰沉的雷向東。

“我們是誰,你不需要知道,重要的是我可以幫你渡過難關!”愛麗絲一臉自信的說道。

這兩個進來的外國女人正是光明會的愛麗絲和凱麗,原本,愛麗絲沒有打算這麼做,雷軍是不是成了太監對他一點影響也沒有,只要他的人還爲自己所用就行了。

可是她沒想到雷軍會經受不住打擊而直接崩潰,這樣她還怎麼利用雷軍去對付夏氏集團,於是她便只能將注意打到雷向東和雷曼麗二人身上。

“幫我度過難關?你什麼意思?”雷向東眼神警惕的盯着愛麗絲,一時之間也沒明白對方話中的意思。

“難道你還不知道,陳楚風已經將王天德的U盤交到了紀委的手上了嗎?馬上紀委的人就會把王天德給帶走,王天德一被帶走,雷先生,你覺得你還能置身事外嗎?”愛麗絲一臉笑意的說道,而凱麗只是冷冷的看着兩人,就像是一個雕塑。

雷向東一驚,U盤居然落到陳楚風的手上了?

自從在電話裏王天德跟他說了U盤的事之後,雷向東也是十分的擔憂,雖然那裏面已經沒了他的犯罪信息,但是隻要王天德一落馬,必然會吐出他的犯罪證據。

“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雷向東臉色陰沉問道,不知道這兩人來有何目的,他可不相信兩人只是來好心提醒他的。

“我是怎麼知道的,這些並不重要!”愛麗絲笑着看着雷向東。

“你說你能幫我度過難關,怎麼度過?”雷向東問道。


“自然直接把王天德干掉!只要他死了,就沒有人知道你做的那些了。”愛麗絲隨意的說道。

雷向東臉色一變道:“你有這麼大的能耐?”

“不是我,是我背後的光明會,區區一個王天德,以我們組織的力量自然是想幹掉就能幹掉!你不用懷疑我們組織的能力,因爲當王天德死訊傳來的時候,你自然就能深刻的感受到了。”

“光明會?那是什麼?”雷向東從來沒有聽過這麼一個組織,聞言很是疑惑。

“光明會是這個世間最偉大的存在,他無所不能!”愛麗絲就像是一個神棍,鼓吹着這個什麼所謂的光明會。

雷向東根本就不相信有這樣一個神通廣大的組織,否則這個什麼狗屁光明會不是早就一統全球了。不過這個時候,就算是一根救命稻草他也會伸出去抓的。

愛麗絲自然是看出了雷向東不信她說的話,不過這並不要緊,她相信這都是時間的問題,而且他來找雷向東也不是爲了讓他相信光明會的,而是想要利用他繼續去對付夏氏傳媒。

“世界上沒有免費的午餐,你做這一切恐怕有目的吧!說吧,想要我做什麼?”雷向東縱橫商場幾十年,什麼事情看不明白。

“雷先生果然聰明,那我就直說了,我希望你們幫我對付夏氏集團,並將夏氏集團拿到手。”愛麗絲說道。

“就這樣?”雷向東十分詫異的問道。

“當然!”

“既然你們的組織那麼神通廣大,爲什麼這事你們不自己去做?我想對於你們來說應該很容易吧!”雷向東問出了自己心裏的疑惑。

“那是當然,只不過這樣做會引起華夏當局的注意,爲了以防萬一,最好還是找一個華夏的本地企業通過商業競爭的手段爲好。”

雷向東聞言皺眉,覺得並沒有愛麗絲說的這麼簡單,但是他並不是很在意,光明會有什麼其他目的他不管,只要自己沒事,對付夏氏集團只是隨手而爲的事情。

於是,雷向東答應了,並把着手對付夏氏集團的任務交給了女兒雷曼麗,反正現在集團的事都是女兒在負責。

“對了,雷先生,關於U盤中被刪除的信息,如今已經拷貝到了我的手中,所以我希望,兩位不要給我兩面三刀。”臨走之後,愛麗絲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

雷向東聞言,臉色爲之一變。 林耀海待了大概半個小時,很快就走了,王天德這纔算是喘了一口氣,走進林凡所在的審訊室,有了陳書記這層關係,他覺得還是早點把這尊大佛給弄走的好,不然他心裏不踏實。

“王局長!”看到王天德進來,林凡的眼中透露出意味難明的笑意,就在剛剛他收到了姜振生的短信,這下子他便可以完全放心了,不過遺憾的是並沒有找到雷向東的犯罪證據,想要將夜梟弄出去,怕是要想其他方法了。

原來,當黑虎打電話告訴林凡是雷向東給東城分局的局長施壓帶走的夜梟,林凡便知道了這個王天德很可能有問題,雷向東找誰不找,專找這個王天德來抓他和夜梟,便可看出一二,再詢問了東城分局的局長名字之後,林凡便提前給姜振生髮了一個信息,讓他去查一下這個王天德,看能不能找到他與雷向東的不法證據。

於是便有了接下來一連串的事情,盜走王天德的U盤以及“綁架”王天德的兒子,目的都是爲了得到雷向東的不法證據,卻是沒想到雷向東的證據沒找到,倒是挖出了王天德這個鉅貪。


王天德看着林凡的那張笑臉,不知道爲什麼總有一種不得勁的感覺,不過也沒有心思多想,立刻掛着笑臉道:“段……先生,不知道您什麼時候離開這裏啊?”

“不急!”林凡淡淡的吐出兩個字。

你不急我急啊!

王天德鬱悶,有點罵孃的衝動,但是臉上卻是一副笑臉,“這個……段先生,不知道您一直留在這裏不出去是?”

“因爲我想看一出好戲!”林凡看着王天德笑意越發的明顯。

“好戲?什麼好戲?”王天德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林凡話中究竟是什麼意思。

“王局長,你很快就會知道了,我估摸着,人應該馬上就要來了。”林凡意有所指的說道。

王天德一頭霧水,完全不知道林凡在說啥,什麼人馬上就要來了?

就在這時,一個警察神色匆匆的跑了進來,神情很是慌張。

“怎麼回事?急急燥燥的!”王天德有些不滿的看着進來的警察喝道。

“不……不……不好了,局長……”進來的這名警察看着王天德,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顯然是看到了什麼讓他感到非常緊張的人或者事。

“你搞什麼飛機,有話就說清楚!”王天德越發的不滿的說道。

“不是的,局長,是紀委的人和陳書記一起來了。”這名警察終於是一大口氣將話說了出來。

“陳書記和紀委的人?”王天德聞言臉色刷的一下就白了,只要是官員,沒有一個想要聽到“紀委”這兩個字的,更何況連陳書記都一起過來了,顯然有些不同尋常,在加上他心裏有鬼,一直擔憂U盤裏的資料被曝光的事,這個時候聽到紀委的來了,下意識就認準是U盤的祕密被曝光了。

王天德只感覺自己的身子一軟,身子一個踉蹌,差點就癱軟下去。

“局長!”那名警察緊張的叫了一句。

一陣笑聲卻是不合時宜的響起,讓王天德下意識的看了過去,他不明白林凡笑什麼。

“王局長,現在你知道害怕了!”林凡突然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是你!”王天德靈光一閃,似乎是想明白了什麼,用手指着對方,心裏憤怒的同時又升起深深的懼意。

難怪林凡一直跟他說那些莫名其妙的話,原來弄了半天,林凡早知道紀委的人要來,卻偏偏一直把自己當猴耍似得看戲。

“是我什麼?我不是一直被你關在這裏嗎?”林凡笑着說道,臉上一副人畜無害的表情。

林凡越是表現的一副毫不知情的樣子,王天德心裏就越是驚悚,他料定了林凡是知道一切的,而且很有可能這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自己只不過是被對方玩弄於股掌罷了。

這個人實在是太可怕了,王天德只感覺全身的力氣都被抽乾了。

很快,陳楚風便和兩個穿着黑衣服的人走了進來,身後還跟着兩個黑西服,他們就是紀委的專員,看起來普普通通,卻是所有官員頭上懸着的一把劍,讓所有貪官污吏畏懼如虎,談之色變。


“陳……書記,您怎麼……來了?”王天德雖然知道自己要完了,但是還是抱了最後一絲僥倖,說不定,紀委的人不是來查他的!只是來讓他協助調查的。

“王天德,沒想到啊,你這個分局局長居然還是一個鉅貪,這兩位就是紀委的同事,是來專程帶你走的。”陳楚風看着王天德冷笑說道。

王天德聞言只覺得腦袋一陣炸響,身子一軟,猶如一灘爛泥便坐在了地上,這最後的一絲僥倖終於是瞬間破滅。

當紀委的人拿出一張蓋了特殊印章的文件放在王天德面前的時候,身後的兩個黑西服便將他給架走了。

“好了,現在戲已經看完了,是不是該出去了?”等紀委的人走了之後,陳楚風有點無奈的看着林凡道。

林凡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也不在意被陳楚風看穿心思,直接就站了起來……

到了警局門口,看着紀委的黑色轎車帶着王天德離去,陳楚風好奇的看着林凡問道:“小飛,你是怎麼一早知道這個王天德有問題的?莫非你有未必先知的本事?”

不是陳楚風要這樣想,實在是林凡這精密的算計就像是一早擬定好的,只等着王天德往裏面鑽,一個人怎麼可能會事先知道自己會被抓?這顯然不太可能!

“您當我是神仙啊,還未卜先知,我只是抱着一絲可能讓姜大哥隨便查一下而已。”林凡沒好氣的說道。

陳楚風聞言也是有些不好意思,自己這想法卻是有點那個啥了,只能怪王天德運氣實在是不太好,這樣也能躺槍。

雖然王天德已經伏法,但是沒有找到雷向東的把柄,這樣一來,就沒辦法把夜梟給弄出來了,自己該怎麼辦呢?

正傷腦筋之時,咯吱一聲,警局門口突然停下了一輛瑪莎拉蒂,從車上立刻下來了兩個女人,他們是夏青青和夏曉茹。 夏夢的車,林凡一眼就認了出來,更何況車上這下來的兩個女人,心跳莫名有些快起來。

當夏夢也從車上下來的時候,林凡的一雙眼睛便再也挪不開了。

不知道爲什麼,只是有一天沒有看到夏夢,他對夏夢的想念就達到了一種非常深的地步,有種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感覺。

“姐夫,你沒事吧!”夏夢沒有第一個過來,夏青青這個小姨子倒是像個歸巢的鳥兒,一看到林凡,立刻就小跑了過來,要不是有姐姐和外人在,她怕是要直接撲到林凡懷裏。

林凡朝她微微一笑,輕聲說道:“我沒事,青青!”

轉頭看到夏曉茹,眉頭不禁皺了起來,夏青青來,他不感到奇怪,畢竟是自己的小姨子,兩人關係也不錯,但是這夏曉茹就不同了,雖然同樣也有層大姨子的關係在,但是感情卻是差遠了,關係一點不好,甚至惡劣!

她不是一直不待見自己的嗎?怎麼也跟過來了?林凡有些想不明白!

“你們怎麼來了?”看到夏夢終於是走過來了,林凡有些好奇的問道。

主要是太湊巧了,他剛一出來,夏夢的車就停在了警局門口。

“是我通知小夏來接你的。”夏夢還沒有回答,身旁的陳楚風就說道。

“啊!不是……你們是怎麼認識的?”林凡張着嘴,看着兩人好奇的問道,這八竿子打不倒一起的人,是怎麼弄在一起的。

陳楚風卻是爽朗的一笑,“你小子有個好老婆,你還不知道吧,當你被警察帶走之後,是小夏來找的我,不然,你以爲我是怎麼知道你被抓的事情的?”

“額……”

是夏夢主動去找的?他怎麼知道要去找陳書記的?

林凡驚訝的看了一眼夏夢,不過更驚訝的是,他沒想到夏夢居然爲了他去求陳書記,心裏有點暖暖的,不過,她不是不想把他們的關係告訴外人的嗎?

夏夢被林凡的目光看的有些不自然,趕緊把目光放在了別處。

隨即,夏夢和夏青青都朝陳楚風打了一個招呼,唯有夏曉茹一直站在車邊既沒有想過來,也沒有想走。

林凡知道她的背景,一點也沒有覺得奇怪,畢竟陳楚風的官再大,也只是在東海這裏,到了京城比他官大的人多的是,身爲夏家的大小姐,不知道見過多少權貴,以她的身份和背景確實沒有必要主動過來和陳楚風問好。

陳楚風也是那種不拘小節的人,並不把此時放在心上,也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對。當然,他也不知道夏曉茹的具體背景,所以一時之間,氛圍倒是蠻和諧的。

城市的馬路上,一輛黑色的轎車快速行駛。

突然“砰”地一聲,車後的玻璃飛濺,坐在後面的王天德身子陡然一僵軟軟的朝旁邊倒了下去。


坐在旁邊的兩個黑色西裝嚇了一跳,趕緊是檢查了一下,發現王天德的後腦勺正泊泊的流着鮮血已經斃命,顯然是被阻擊槍的子彈給一槍爆頭。

頓時整個臉都黑了下來,臉上無比沉重,要知道他們這可是防彈玻璃,一般普通子彈根本就打不穿,國內不可能有這樣的重型武器,此次事件的嚴重性必須立刻稟告到上面才行。

王天德的背後可能還牽扯了更大的陰謀。

視線再次切換回警局門口。


“好,我知道了!”陳楚風掛了電話之後,臉色一陣難看。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