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林達的分析,眾人恍然大悟,唐龍更是不住點頭說道:「好極了!林達說得沒錯!用我們中國話說,這就叫做得民心者得天下!那些修真者不懂得民心的重要,真是愚蠢之極!既然這樣那還等什麼?我們馬上出兵去救人吧!」

眾人當即同聲贊同,連原本反對的施羅德也要求要親自帶領一支兵團打前鋒。但林達還是做出了一個更穩妥的決定,為了保護到小禹縣的安全,他先讓施羅德和摩登船長帶領三四千人馬全力趕回小禹縣,做好支援的準備。自己則和凡軍大部留下,先救下不遠處的凡人,再一路收攏沿途的災民遷往小禹縣!

很快,整個凡人兵團便開動起來,一分為二地朝兩個不同方向離去。林達在行動前,讓人轉告山谷中的三名災民代表,建議他們立即遷往桂國東部的小禹縣,並明確的告訴他們整個桂國恐怕只有小禹縣才是真正安全的地方。接到林達的傳話,這三名災民代表只是微微猶豫了一下,便馬上決定帶領整個災民隊伍往小禹縣前進。很快,山谷中便空無一人,又恢復了平靜。

距離山谷數十裡外一片茂密的森林中,一隻千餘人的越軍兵團分散成數十個營地駐紮在其中。四散分佈的越軍兵營包圍著一個由柵欄包圍起來的臨時營地,裡面樹立著數十個帳篷,柵欄四周有不少士兵把守,營地里隱隱傳來接連不斷的哀嚎、哭泣聲和慘叫聲。

此時,在不遠處一個越軍兵營大帳內,十多個越軍軍官正聚在一起討論著什麼。

「彭將軍,趙統領前去抓捕那群凡人已經有一天多時間了,為什麼現在還沒有什麼回應呢?會不會有什麼意外啊?」

一名軍官小心翼翼地向主座一個黑臉越將問道。這名軍官說得小心翼翼,好像生怕惹惱這個越軍主將。這也難怪,這群人中,黑臉越將的修為已達到地境巔峰的境界,而和他說話的那位統領不過地境初期,軍銜也低很多,自然表現得低聲下氣。

「這怎麼可能呢?!那隻不過是一群凡人而已,趙統領要抓他們,不就像老鷹抓小雞般容易嗎?更何況附近的桂軍早就被我們打得落荒而逃了。我想趙統領之所以耽擱了這麼久,恐怕另有原因吧?」另一個統領慢悠悠地說道,語氣中竟暗指那個趙統領不是的意思。

「王統領,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是說趙統領沒有按彭將軍的命令行事?」另一個青袍統領明顯和這個王統領不對付,馬上站出來為趙統領辯解。

「嘿嘿,是否違反彭將軍的命令我就不知道了,不過上次趙統領戴軍殺入一個城池時,可是縱兵大掠了一番,不知搜颳了多少金銀財寶,還縱容士兵把城中所有女子玩了數日,這才慢騰騰地驅趕剩下的凡人趕到集合地,差點耽誤了約定的時間。現在我們各隊都已經把俘獲的凡人帶了回來,就差他那隊人還遲遲未歸,你說他能去幹什麼?」王統領慢悠悠地說道,好像已經抓了那個遲到的趙統領的把柄一樣。

「王統領,你這話就不對了!你自參加此戰以來,不也是同樣縱兵大掠過數次,有一次還差點因此放跑了一隻桂國軍隊,若說趙統領有錯,恐怕你的過錯也不小吧!」青袍統領再次為趙統領辯護,竟把王統領的一些舊事也搬了出來。

其他統領聽著二人的爭辯,不禁暗暗生笑。他們這些越將自殺入桂國以來,不知干過多少殺戮劫掠的壞事,對此一點也不感到不妥,反而隱隱有相互比拼之意,比誰掠得的財富更多,比誰殺的人多,相互之間因為搶奪造成的矛盾自然也不少,不少將領因此產生了一些積怨,這王統領和那個還沒有回來的趙統領便是其中一對冤家。

王統領剛想再反駁,主座的彭將軍終於發話了:「好了!都別說了!」聽到這話中喊著的一絲不耐,眾人馬上停下了議論,略帶忌憚地看著這位頭領。

彭將軍眼中露出一絲凶光,這才說道:「趙稽是否因為私事錯過了任務時間,現在還不能確定。不過他若是在三個時辰內還沒有帶人回到此地,自然是冒犯軍令,本將自會按軍法處置!本將可不管你們做些什麼,現在最關鍵的,是要在規定時間內完成那些冥使大人的任務!若是此事有誤,誰也沒有好果子吃!」

一聽主將提到冥使大人,這群越軍統領立即臉色一變,好像想到什麼可怕的事情,神情頓時凝重起來。

片刻后,彭將軍終於下令道:「好了!既然趙稽這混蛋遲遲未歸,趙博,你帶一隊士兵去趙稽負責的那片區域看看,是不是遇到了桂軍的騷擾,這才延誤了時間。如果發現什麼問題,馬上來報!」

彭將軍指定的趙博,就是剛才出言為趙統領辯護的那位青袍統領,這麼久沒收到消息,這個越將自然懷疑自己的部下恐怕是遇到桂軍的緣故。

青袍統領當即答應下來,正要領命而去,忽然,一個不帶一絲感情的聲音從空中傳入眾人耳中,猶如催命音符一般,頓時讓眾人臉色大變起來。

「不用麻煩了!那趙統領的頭顱已經被我帶到了,你們的頭顱,讓本將也一起收了吧!」

眾越將聽到這個聲音,頓時大驚失色,為首的彭將軍更是臉色大變,也不管這聲音來自何處,馬上命令道:「不好!是高階修士!馬上集結防禦護陣!」

能其悄然無聲地來到眾越軍身前,而眾人竟毫無察覺,剛才那說話之人必定是高階修士無疑了。雖然在場的越將有十餘人之多,但單打獨鬥絕不是丹境修士的對手,若是集中在一起,倒也有一戰之力。所以彭將軍這話一出,在場的十多個越軍統領馬上往彭將軍靠去,一邊快速移動,一邊放出防護罩進行防禦。

但就在眾越將的防禦護陣就要結成時,一道驚人的劍光忽然從大帳上方劈來,尚未劈到眾人頭上,其可怕的氣息已讓人膽戰心驚!

「不好!快閃!」彭將軍見此頓時一驚,連忙放棄了差一點就結成的護陣,朝一邊快速閃去,其他眾越軍統領也慌忙四散而逃,誰也不想抵擋這可怕的攻擊。

「哄!」只聽一聲巨響!整個大帳如同被漲破的氣球,被擊成了粉碎,爆炸的氣團過後,大帳所在的地面上竟出現了一道長約十餘米、深達三四米的裂縫,這劍光的威力竟如此恐怖!

彭將軍回頭看見這可怕一幕,神色大驚,正想呼來其他統領一同抵擋,忽然又是一道劍光從一側飛來,這名越軍竟一點反應都來不及,就被劈成兩半。這還沒有結束,隨著劍光掠過,一道黑色火焰也隨之出現,瞬間就把這彭將軍的身體燒成粉末,連元神也沒有逃出!

其他終統領見此頓時驚慌失措,彭將軍已是他們中修為最高之人,竟在這高階修士面前沒有撐過一回,可見這個敵人的強大遠遠超過他們的想象。眾人二話不說,當即四散而逃,誰也不敢抵擋這強大的敵人。

在越將剛才化為灰燼的地方,一個隱隱約約的金甲戰士詭異地出現,此人正是林達。他剛才利用天罰戰甲的隱身神通,神不知鬼不覺地潛入越軍大營,很快就發現了正聚在一起的越軍統領,便仗著戰甲和自身的神通,他大膽發起了突襲,一擊便把這群越軍殺得措手不及,落荒而逃。

望著四散的越軍統領,林達眼神閃過一絲濃濃的殺氣,將斬仙劍往上一舉,在空中劃出一道驚人的圓弧,放出數十道劍氣向四面八方射去!這激射的劍氣以極快的速度擊中四周正慌忙逃竄的越軍統領,頓時就有七八個越軍統領被擊中。林達一踩戰靴,化作數道虛影向剩下的三四個正在逃竄的越軍統領殺去,數道劍光閃過,這些越軍統領竟全都倒在他劍下!

眨眼間,數道虛影又聚在一起化為林達。他剛才施展的隱身術、分劍術和分身術,都是從傳承珠中學會的一些超級戰技,若不是限於境界所限,僅能發揮斬仙劍和戰甲的些許威能,恐怕威力還會增加不少。

他滅殺這群越軍統領的行為,馬上引起了四周越軍的注意。很快就有一隊隊的越軍戰士組成戰鬥隊形向他逼近。但林達根本不想和這些越軍糾纏,再次用靈識一掃整個越軍營地,瞬間便摸清了每一個營地和越軍士兵的具體位置,接著身後雙翼一展,化作一道金虹騰空而去!

「唐龍!射擊區域分別是11點鐘方向5.6公里、12點鐘方向6.3公里…馬上開始發射!」

林達一邊飛離越軍營地,一邊用靈識向遠處已經潛到附近的凡軍兵團發回了情報。很快,在越軍營地外某處隱蔽的地方,忽然響起轟隆隆的炮聲,一發又一發炮彈準確地落到林達指示的地點上。越軍還沒有意識到什麼,便淹沒在凡人兵團發射的炮火中!

數分鐘的炮擊后,林達再次帶軍殺入了越軍大營。密林中的越軍在炮擊中死傷慘重,根本不能抵擋凡軍的迅猛攻擊,一番廝殺,頓時被斬殺大半,其餘則匆忙逃散,凡軍就這樣擊敗了這支越軍。

戰鬥結束后,林達讓士兵在越軍營地中進行搜索,馬上解救了被越軍關押的十萬凡人。這些可憐的凡人百姓好像待宰的牲畜一樣被密集地關押在一起,見到把他們救出魔抓的林達和凡人士兵,頓時激動萬分,痛哭流涕,感謝凡軍的救命之恩。

林達見到許多百姓身體不適,馬上讓凡軍給予了必要的救助,讓軍隊中負責治療的醫護兵施展治療術和身體修復類的法術救治受傷的百姓,更撥出大量的食物救助飢腸轆轆的百姓。經過大半日的休整后,林達整頓好了秩序,便率領凡軍兵團,帶著這十萬百姓離開了此地,朝著數十裡外的山谷走去。雖然普通百姓的移動速度很慢,但林達讓大家坐上繳獲的數百輛越軍法器運輸車后,整個隊伍的行進速度明顯提高了數倍,這隊由凡軍和普通百姓組成的浩浩蕩蕩的隊伍,很快就消失在原地。(未完待續。) ?在林達率領凡人軍團護送十萬百姓離開越軍營地一日後,幾十個黑影踩著一片黑雲,悄然出現在營地上空。

為首一個身材特別高大的黑袍人,一臉陰沉地望著下方一片狼藉的地面。只見下方原來越軍軍營所在的地方,到處是越軍士兵橫七豎八的屍體,和東倒西歪、破損倒塌的營房,空氣中殘留了一絲火炮硝煙的味道,而原本關押著十萬凡人百姓的的營地內卻空空如也。

「這是怎麼回事?!彭玖和他的第八兵團在哪裡?!那些凡人怎麼一個都不見了?!」一旁另一個身材高瘦的黑袍人首先驚叫道。

「哼!這不是很明顯嗎?有人幹掉了彭玖他們,又放跑了所有凡人。」為首黑袍人冷冷地說道。

「可是…這附近明明已經沒有任何桂軍了啊?能幹掉彭玖的第八兵團,又會是哪只桂軍部隊?」高瘦黑袍人頗為不解地問道。

「哼!雖然我們沒有發現附近存在桂軍的蹤跡,但並不是說桂軍就完全放棄抵抗,龜縮起來不敢應戰。要知道他們現在只是因為桂王的隕落,並且分出大半精力來鎮壓貴族,這才不得不對越軍採取守勢,這並不是說他們沒有力量發動對越軍的偷襲。何況襲擊這隻越軍的部隊,也不一定是桂軍呢…」為首黑袍人望著下方的戰場,若有所思地說道。

「不是桂軍?!那還有誰?難道除了我們,還有第三方勢力插手桂國的事?!」高瘦黑袍人驚問道。

「你可知道天倫峰一戰後,留守的萬餘越軍進攻另一支留守桂軍部隊遭到大敗一事?」為首黑袍人不答反問道。

「當然知道!那支越軍實在是無能,竟然敗在人數比他們少的一支桂軍徵調軍團手上!白白丟掉了天倫峰陣地!不過據說那支徵調軍團後來也放棄了天倫峰陣地,朝東部撤離了。難道你說攻擊下面越軍的就是那支徵調兵團?這麼說來倒是有可能哦?!」高瘦黑袍人頓時恍然大悟道。

為首黑袍人點點頭,說道:「嗯,是很有可能,畢竟附近的桂軍已經撤離得差不多了,他們也不敢派出那麼多部隊出來戰鬥,最有可能出現此地的,便是那支一路向東撤退的徵調軍團了。你可不要小看那支徵調軍團,根據我們的情報,他們以區區萬人兵力,竟然能在天倫峰兩次擊敗裝備和修為比他們強得多的越軍部隊,就連率領領那兩支越軍的丹境將軍也被他們擊敗了!這可真是不可思議。不過我們手上的情報有限,也不知這支徵調兵團具體是如何擊敗越軍部隊的,真實實力到底如何,為什麼要離開天倫峰朝桂國東部前進,到底是不是去象城支援桂軍主力呢?」

高瘦黑袍人也想不出如何該回答這些問題,不過他看了下方一眼,轉而說道:「鷺大人,不管下面的好事是哪支部隊乾的,我們都不能輕視此事,必須儘快查清,把走散的那些凡人再抓回來,不然鳩大人那裡也不好交代。從下方戰場的痕迹現場的情況,那支部隊離開的時間應該還不是很久,如果順著一些蛛絲馬跡尋去,應該可以追上他們。」

「追上他們?然後呢?」出乎意料的是,為首黑袍人對這個建議不以為然。

「追上他們自然是要好好教訓他們了!然後我們再發信號給附近其他的越軍兵團,令他們以最快的速度趕到,這就有很大的把握滅掉這隻部隊!」高瘦黑袍人雖然有點奇怪,但還是說出了自己的計劃。

「鶴統領,你說的話的確有些道理,但本使卻並不贊同。你想想,那支部隊既然能擊敗這支千人的越軍兵團,並且好像損失不大的樣子,說明他們人數絕不對少,實力也絕對不弱。即使我們能追得上去,也不一定能拿下他們。何況這附近的其他越軍兵團也各有任務,若是我們因為調動了他們而影響了其他地區的血祭,恐怕其他幾個地使對我們就有微詞了,這要是傳到鳩大人那裡,恐怕不太好交代的。說我們調動其他兵力到是沒什麼,要是藉此說我們能力不足,那就得不償失了。」

聽到這話,高瘦黑袍人不覺臉色一變,但還是有點覺得不妥,又問道:「可是如果我們就這樣離去,恐怕也不太好交代吧?要是讓上面認為我們辦事不力,故意推脫責任怎麼辦?」

「那簡單!」為首黑袍人擺擺手,說道:「我們只要催促附近幾個越軍兵團出力搜索便是了。若是搜不到那就罷了,可以把責任怪在越軍上,若是發現了那支部隊,自然還是讓越軍先上。反正不管怎樣,我們把問題推到越軍身上就是了。」

聽到為首黑袍人的想法,這讓高瘦男子不覺一愣,頓時恍然大悟,拱手說道:「嗯,多謝鷺大人指點,在下明白了!」

「好了!既然這事已經這麼定了,我們就不再多事了。距離此處一百多裡外還有一處血祭場,那裡的越軍兵團抓捕凡人的速度有點不夠,我們這就去催促一下,順便讓他們派人尋找那支敢壞我們好事的部隊,這樣不就一舉兩得了。」

為首黑袍人對自己的想法頗為得意,忽然尖嘯一聲,轉身化作一道黑氣一卷而去,幾個閃動就飛到百餘米外。一旁的高瘦黑袍人大笑一聲,同樣跟隨而去。而在他們身後的三十多個黑袍人從一開始就沒有參與過二人的談話,好像個個都是木頭一般,見到兩個頭領離去后,同樣動作絲毫不慢地緊跟而去。

很快,原地便再也沒有一絲動靜。

距離此地一百多公裡外的地方,一隻近十萬人的龐大隊伍正在向東部緩緩移動著,正是林達率領的凡軍軍團以及救下的十餘萬百姓。在救下被越軍囚禁的十萬多百姓后,林達帶領他們來到數十裡外的小山谷中,和原來在此地的一萬多百姓匯合,經過一番簡單的安置,便帶上所有百姓一同朝小禹縣的方向前進。

此刻林達等人所在的位置,已經離開了西部大草原,來到了桂國中東部區域,距離小禹縣還有三四百公里的距離。如果按照凡軍兵團全速行軍的速度,只需要數日便可以回到小禹縣。但若是按照凡人的速度,即使坐上凡軍兵團提供的靈力運輸車,至少也需要十多天的時間,畢竟不是每一個凡人都能坐上靈力運輸車,大部分人還得靠步行緩慢前進。

林達為了照顧移動緩慢的凡人,將凡軍軍團里幾乎所有能用的靈獸車都安排給老弱病殘的凡人使用,但即使如此,行軍的速度還是沒有加快多少,每天前進的距離,也不過五六十公里而已。

林達治軍極為嚴厲,凡軍軍紀嚴明,一路上絕不騷擾沿途的百姓,反而在林達的要求下對遇到的逃難民眾提供了大量的幫助。這些難民怎麼見過這般親民愛民的修真軍隊?許多民眾一開始見到林達率領的凡軍,還以為是桂軍正在護送百姓動遷,頓時興高采烈的地加入其中,這才知道這並非桂軍,頓時對凡軍產生了發自內心的敬佩和感激。

隨著隊伍的前進,越來越多的逃難民眾加入了林達率領的隊伍。沿途一些城市的居民雖然暫時沒有受到越軍的攻擊,但出於種種考慮,竟然不惜捨去舒適的家園也要加入林達的隊伍,隨他們一同向東部逃難。就連一些地方凡人大戶家族也選擇了加入其中,甚至包括不少擁有修真者的大家族。而其中不少修真者在對凡軍進行一定了解后,甚至自願加入了凡軍。

桂國的民眾之所以會這樣自願跟隨林達,除了因為越軍的入侵和神秘的屠殺凡人事件外,凡軍的口碑和軍紀更是民眾跟隨的重要原因。這些生活在修真者統治下的普通凡人,從來沒有見過凡軍這樣軍紀嚴明、親民愛民的修真士兵,加上對桂國王室拋棄普通民眾的失望,便毫不猶豫地加入了林達的隊伍。

一路上,隨著零零散散的難民隊伍加入,林達的大部隊從一開始的十餘萬人,慢慢增加到十幾萬,二十幾萬…最後竟達到了百萬人之巨!

這麼龐大的隊伍,自然不會瞞過正在交戰的桂國王族貴族的耳目。不知為何,這支龐大的遷移隊伍經過各郡縣時,附近的桂國軍隊竟不敢對此他們有任何的阻攔,好像根本沒有看到這支隊伍一樣。這讓林達感到奇怪的同時,也讓許多難民感到極為激憤,畢竟他們可都是桂國的子民啊!桂國的軍隊對自己逃難的國民竟是這副冷漠的態度,也讓越來越多的凡人對桂國王族感到極為的失望。

不過,雖然桂軍方面沒有人任何行動,但卻有好幾支越軍兵團盯上了這支龐大凡人隊伍,但經過幾次戰鬥后,這幾支越軍兵團先後被凡軍打得落荒而逃,再也不敢打這支隊伍的注意。

但就在林達等人認為越軍再也不敢威脅他們時,在回到距離小禹縣不到兩百公里的地方,一隻人數近萬人的越軍軍團卻擋住了他們的去路。(未完待續。) ?「炎冥使,前面十裡外就是那支龐大的凡人難民隊伍了,若是能順利地拿下這百萬凡人,想必足夠你們施展十次以上的血祭吧?」

越軍兵團上方,三個人影漂浮在半空,冷冷地望著遠處若隱若現的的凡人難民隊伍,這三人竟是兩個越將和一個黑袍人。半響之後,其中一個白袍越將轉身對黑袍人緩緩問道,語氣竟頗為恭敬。

「那是當然。百萬凡人可不容易一次性收集得到。不過李大人好像有點底氣不足的樣子,難道你帶著貴軍第四軍團前來,還沒有十足的把握拿下這支隊伍嗎?」黑袍人冷笑一聲,頗為有點不屑地問道。

白袍越將苦笑一聲,和一旁的灰袍越將對視了一眼,對黑袍人的冷嘲熱諷竟沒有一絲意見,頗有點無奈地說道:「炎冥使說笑了,本將此次和吳將軍受黃元帥之令帶領第四軍團前來,目的就是要徹底消滅那群桂軍徵調兵團,再助貴使把這群龐大的凡人隊伍一網打盡。但據此前的種種情報反饋,那支徵調兵團的確不好對付,據說那個叫做林達的統帥更是修為高深,實力強悍,我軍兩名丹境將軍都命喪此人之手,可見要對付此人頗為不容易。所以等下交手時,還是得麻煩炎冥使出手相助的!」

「嘿嘿!我說李大人為何這般謙虛,原來是怕那個徵調兵團的首領啊?你放心,本冥使和你一樣,同樣受鳩大人的指令,要把這群凡人全都擒住的。而那支桂軍徵調兵團,更是我們要對付的目標。那個叫做林達的首領雖然有點實力,但我不信他一人能擊敗我們三個丹境修士!何況我還帶來了百餘名黑冥衛,對付那支徵調兵團完全足夠了!」黑袍人極為自信地說道。

聽到這話,兩名越將不由得臉色一松,白袍越軍這才高興地說道:「好!既然炎冥肯出手相助,那此戰必定是穩操勝券了!我這就馬上下令大軍開始攻擊,把徵調兵團和凡人隊伍一網打擊!」

說完,白袍越將一拍腰間法袋,從中飛出一個巨大獸角做成的號角,他一把抓住獸角,深吸一口氣,猛地用力一吹,一陣粗獷的獸哄聲頓時響徹大地。聽到這聲轟鳴,下方這萬餘越軍頓時沸騰起來,一隊隊各式裝備的士兵從軍陣中列隊走去,朝著各個方向疾馳而去,一個個飛行士兵騰空而起,如猛禽般撲向遠處的目標。

林達遙望著遠處已經展開行動的越軍,眼中閃過一絲寒意。他仗著天罰戰甲加持的強大了靈識,早在三十餘裡外便發現了這股越軍。但他跟隨他的這支難民隊伍實在是過於龐大,要移動方向躲開這支追兵是絕不可能的。更何況這支越軍明擺著就是來追殺他們的,不將其擊敗,根本不可能擺脫掉。

於是,林達與同伴稍稍商議了片刻,大家都認為此戰絕不可避免,只有擊敗這支越軍才能順利地回到小禹縣,於是凡軍上上下下同仇敵愾,都下定了拚死一戰的決心。

「唐龍!伊萬諾夫!敵人開始攻擊了,按照預定計劃行動吧。」林達臉色平靜地說道,對眼前的敵情一點都不感到驚慌。

「好!」唐龍二人領命后,馬上帶領各自的親兵離去,整個凡軍兵團同樣快速動員起來,大部分士兵迅速移動到難民隊伍最前方,組成一個半圓形的防禦大陣,同時展開了槍炮等武器,對準前方不斷接近的敵人。

十餘里的距離,對快速衝鋒的修真士兵來說,不過五六分鐘的時間。越軍士兵好像吸取了之前和凡軍戰鬥的經驗,知道凡軍槍炮的厲害,所以在衝鋒時全都三三兩兩地分散開來,在整個凡軍兵團面前展開一條數公里寬的進攻鋒線。

越軍不知道的是,凡軍兵團的火炮丹藥等武器,經過天盧峰以來的數次大戰,早就消耗得差不多了,現在凡軍能用來戰鬥的武器,也只有原來裝備的普通戰器和繳獲的一些越軍武器,只能依靠修真本領來和越軍戰鬥了,但這並不是凡軍所擅長的。

林達深知這一點,所以一開始便決定防守為主,頂住敵人先前的幾波攻擊,然後再由他抓住機會擊殺越軍主帥,趁越軍大亂之際再發起反擊。

密密麻麻的越軍如潮水般湧來,由遠及近,未接近凡軍兵團,一股濃濃的殺意便撲面而來。面對強大的敵人,凡軍士兵沒有一人感到驚慌失措,更沒有一人臨陣退縮,反倒個個熱血沸騰,摩拳擦掌,紛紛祭起手中戰器,加固身前的防護結陣,準備和越軍來一場面對面的大戰!

第一波越軍終於殺到凡軍面前,在付出數百人傷亡的代價、突破了凡軍兵團發射的少數槍炮和法術弓弩后,數十名越軍重甲步兵首先衝到凡結陣前,對凡軍防護罩一陣猛擊。接著又是一批接一批的重甲步兵沖了上來,瘋狂地放出戰器攻擊防護罩。躲在防禦罩內的凡軍並沒有獃獃地看著越軍攻擊,除了前面三排負責防禦的士兵外,後面的士兵不斷放出戰器從空中攻擊越軍。一時間,兩隻軍隊的士兵以凡軍防禦罩為界,在近距離內瘋狂地互攻起來。

雖然越軍的進攻極為猛烈,但凡軍全力抵抗之下,也勉強護住了防禦罩。眼看著凡軍近在咫尺,但越軍卻不能突破凡軍士兵共同組成的大型防禦罩,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這種由成百上千個修真士兵聯合構成的防禦罩,除非防守一方的法力耗盡,不能支持防護罩的能耗,否則就算是大神通修士也不能輕易擊破。

就在這時,忽然凡軍兵團身後的百萬難民隊伍一陣騷動,人群不知何故突然躁動起來,各種呼叫聲、慘叫聲接連不止。原來竟是一部分越軍悄悄繞過凡軍兵團正面,轉到他們後方,殺向難民隊伍。可憐這些手無寸鐵的凡人,面對強大的修真戰士,竟然一點反抗能力也沒有,只能任由這些越軍屠殺。

「林將軍,怎麼辦?」一個軍官看著遠處越軍屠殺凡人的悲慘景象,焦慮地問道。

「混蛋!這些傢伙好狠毒!」林達不由得勃然大怒。他非常清楚,越軍此時一邊圍攻凡軍,一邊屠殺凡人,自然是想分化凡軍兵團的兵力。如果此時凡人兵團分出一部分兵力營救那些難民,凡軍的防禦罩威力就會大大減弱,便會給越軍可乘之機。但凡軍若是不救難民,必然會造成凡人的大量的傷亡,這也是林達所不願看到的。

「先別管!你們給我守好陣地,不要分散兵力!我去去就會!待會等我的命令!」林達當機立斷地下達了按兵不動的命令,自己則隨即騰空而起,向越軍兵團上空飛去。

飛到越軍軍團上方一千多米處,林達緊盯著百米外某個雲團,嘴角微翹,忽然祭出斬仙劍,對準那片雲團狠狠地一斬而下。

只見一道凌厲的劍光呼嘯而出,眼看就要把這雲團一劈為二,忽然從雲團中飛出三道閃光,同時擋住了飛馳而來的劍光,化解了林達這一記猛烈的攻擊。

「越賊!還不快速速現身!」

林達一聲冷哼后,雲團中飛出三個人影,正是越軍白袍和灰袍將軍,以及那名神秘的黑袍人。他們剛才躲藏在雲朵中,想要偷偷摸摸地接近凡軍,卻被林達強大的靈識所發現,出手破去了他們的偽裝。

「哈哈哈!你竟然能看穿我們的隱蔽之術,果然有幾分本事!」三人中那名黑袍人發出難聽至今的聲音,盯著林達的目光好像一頭餓狼看著羔羊。

看著眼前三名大敵,林達眼中寒芒閃動,眼下下方的凡軍戰團正處下風,但只要他能擊殺或擊敗這三人,越軍必然軍心大亂,自然就會立即解去下方凡軍之困,扭轉戰局。見這三人出現后,林達卻忽然感到心中一緊。他飛快地掃過一眼,看到黑袍人時,除了感受到對方身上濃濃的血腥和魔力之外,竟還有一點似曾相識的感覺,好像在哪裡見過一般。

「你是…鬼靈?!」林達突然想起來,眼前這個神秘的黑袍人,竟然是在地球時,在亞丁灣軍事基地中被地球軍隊囚禁住的那種神秘生物!

當時林達剛剛加入了地球「鎖星」計劃,在格蘭特的引見下,第一次見識了從此界入侵地球的各種危險生物,其中被他們稱之為鬼靈的異界生物,便是其中最可怕的一種。當時,那支被人類囚禁的鬼靈還意外地掙脫了囚禁,差點逃出了基地。後來在林達等人的協助下,基地守軍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殺死了那個怪物。

不過眼前這個黑袍「鬼靈」的氣勢,不知要比地球上那隻強大得多,竟然有丹境中期的修為,身上血腥之氣和魔氣濃郁無比,讓林達不禁感到一絲極為危險的感覺。(未完待續。) ?四人在空中對峙,相互打量著,一股殺氣若隱若現,就連四周的雲朵也漸漸散開,彷彿被這殺氣徐徐逼退。

「嘿嘿,怪不得這人能擊敗尤將軍他們,原來是仗著寶物厲害啊。」白袍越軍看到林達手中斬仙劍所散發出的可怕靈壓,臉上露出一絲貪婪之色。

修真界中,如有有低階修士能擊殺比自己高階的修士,往往是依靠一些大威力的戰器,而這些戰器無一例外不是價值連城的寶物,有些甚至是傳聞中的頂階神奇。所以這名白袍越軍看到林達不過只有地境巔峰,但手中的寶劍卻散發出強大的靈壓,自然認為林達是靠此劍才能和他們這些丹境修士相抗衡的。能讓地境修士擊殺丹境修士的法寶自然絕非凡品,見到林達竟擁有這種寶物,白袍越將心中頓生搶奪之意。

「閣下便是下面這支桂軍徵調兵團的首領吧?現在我軍已經把你們團團包圍了,若是識趣的話,趕緊放下所有武器投降,我們或許還可以考慮放你們一條生路,不然的話…嘿嘿!此處便是你們的葬身之處!」白袍越軍胸有成足地說道,仗著己方人數佔優,抱著吃定了林達和凡人軍團的打算。

「笑話!你們越軍敗在我們手下不知多少回了,竟然還敢口出狂言?要想讓我們投降,還得掂量掂量我手中的寶劍,現在就看看你們有多大本事!」林達也不和對方啰嗦,當即大喝一聲,催動斬仙劍化作金色霞光向對方劈去。他此時一人面對三個丹境修士,雖然有斬仙劍和天罰戰甲等超級武器做依仗,但也絕不敢大意,更不想把時間拖延太久,眼見對方有輕視之意,抱定了速戰速決的心態,一個面照便毫不猶豫地全力出手。

見到來勢兇猛的劍光,白袍越軍當即催動自己的青色寶劍法寶沖了上去。一道渾厚的青色劍光如霞光般照出,與迎面而來的無數金色劍芒碰撞在一起,如同針尖對鋒芒的對撞,瞬間發出巨大的能量爆裂聲。白袍越將頓時感到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從自己的寶劍上徐徐傳來,竟把他壓得連連後退,斬仙劍蘊含的法力霸道非凡,讓他大為駭然。

見到主將一出手就落在下風,一旁的灰袍越將連忙上前支援。但他沒有直接頂住斬仙劍的攻勢,而是對林達一指,兩道黃色霞光從他手上激射而出,一邊盤旋纏繞飛行,一邊不斷變大,片刻就化作兩個一米寬大的鐵鎚,帶著巨大的能量狠狠地朝林達砸去。他打算抓做林達被白袍越將纏住的時機,一舉擊殺對方。

早有防備的林達自然不會讓鐵鎚砸中自己,他一手控制斬仙劍,一手對迎面而來的鐵鎚發出一掌,立即從掌上衝出一層厚厚的能量光壁,擋在鐵鎚和自己中間。

光壁剛剛形成,鐵鎚便飛到眼前。強大的撞擊能量一接觸到光壁,原本來勢兇猛的鐵鎚頓時一緩,同時把光壁不斷向里擠壓,形成兩個巨大的凹陷,但鐵鎚只是勉強頂進了片刻,最終還是不能再前進分毫。

兩名越軍見林達竟能以一人之力就扛住了他二人的法寶攻擊,頓時詫異萬分,這才發現林達的實力竟遠遠高於原來的想象,不覺收起了輕視之心。二人將手中法寶微微一收,雙手不住掐訣,青色寶劍和黃色鐵鎚再次光芒大盛,又形成新的攻勢,竟合力撲向林達。

見二人合力攻來,林達臉色不變,對斬仙劍一指,寶劍頓時光芒四射,從劍身上發出數道巨大的金色劍芒,向寶劍和鐵鎚激射而去。劍芒斬中越軍的法寶,發出一聲劈里啪啦的巨響,讓其前進的速度不由一緩,越將法寶上發出的光芒也微微一淡。

一道又一道的劍芒從斬仙劍上不斷揮出,接連不斷地擊打在越軍法寶上,不但將其擋下了來,更是被死死地纏在空中,硬生生地接下劍芒連續不斷的劈砍。

很明顯,再這樣斬下去,很快這兩件法寶就會被生生批碎!越將頓感大驚,沒想到斬仙劍能有這種可怕神通。

丹境修士祭戀的寶物,大多都善於近身劈砍,遠戰能力不強,但林達發出的劍芒在遠處就將越將的法寶攔下,還沒發揮多少威力就要生生被擊碎,這讓兩個越將心中焦慮萬分。更讓他們感到憋悶的是,此刻這兩件法寶竟根本不能召回,斬仙劍芒劈出的能量,對法寶竟還有束縛的作用。

「炎冥使!怎麼還不出手?!」白袍越將此時也顧不得對黑袍人的客氣,心急氣壞地催促道。

黑袍人冷笑一聲,盯著林達的雙眼忽然發出幽靈般的綠光,身形也突然從原地消失不見。

一直對黑袍人保持警惕的林達見此一驚,當即放出靈識在四周一陣掃射。不過片刻,他忽然臉色大變,背上的戰甲雙翼突幻化出虛影,緊接著向身後猛地一扇,一股龐大的力量頓時從翅膀上發出,化作一顧不小的颶風向他身後一卷,頓時將他身後數米外一個突然出現的黑影籠罩在其中。

但這黑影絲毫不受颶風的巨力所影響,從黑影上忽然伸出兩隻崢嶸巨爪,一把穿透了林達的防禦靈盾,向林達的頭部狠狠抓去!

林達察覺到身後的異變,當即催動意念,一層金色戰甲的虛影從身後呈現,恰好就在巨爪就要抓住他頭部的瞬間,及時地擋上去。

「砰!」

戰甲終於還是擋下了巨爪的這一擊,但林達也被巨爪的強大衝力震出數米遠。他頓感頭暈眼花,體內的法力也為之一滯,連遠處的斬仙劍也受到了影響,放出劍芒的速度頓時一緩。

遠處拚死掙扎的兩個越將見到斬仙劍的攻勢一松,當即催動法寶衝出了劍芒的攻擊束縛,重新回到自己身邊。不過此時這兩件法寶的顏色暗淡了不少,在斬仙劍的攻擊下,這兩件法寶也受創不小。

「竟能擋下我這黑冥爪全力一擊?看來你身上的寶物也不簡單嘛!」黑影張開說話道,自然是剛才詭異消失的黑袍人。

林達雖然沒有受到重傷,當剛才那一擊衝力也不小,臉色略有慘白,不過他更擔憂的是,三個敵人合擊之勢已成,他以一敵三,完全處在了下風。

「竟敢傷我法寶!給我去死吧!」法寶受損的兩個越將惱羞成怒地對林達吼道,再次發起對林達的攻擊。不過,這次他們可不敢再用法寶攻擊,而是一人取出一件大刀戰器,化作兩道能量弧光劈向林達,雖然威力比不上法寶,但氣勢也絲毫不弱。

在越軍發起攻擊的同時,遠處的黑袍人也身形一動,雙手一掐訣,又詭異地消失在原地。

林達見此大驚,這黑袍人的隱身能力他竟然一點也看不透。眼見越軍的攻擊就要撲到眼前,林達心中一動,連忙催動天罰戰甲,背上雙翼一展,同時施展了某鍾高階瞬移法術。

他剛剛離開,越將大刀戰器揮出的刀芒也恰好一劈而過,緊接著黑袍人的巨爪也不知從何處出現,跟著刀芒一劃而過,三道攻擊的相隔時間,不過片刻功夫!

數十米外的地方,林達突然劃破虛空出現,不過他此時臉色蒼白了幾分,看來施展這種瞬移術是一件大費體力的事。三人見到林達躲過一擊后又突然出現,雖然頗感意外,又再次發起了攻擊。

林達眼見三者攻擊又至,自己不可能這樣一直躲下去,當即再次掐訣,身影再次消失在原地。下一刻,緊握斬仙劍的林達突然出現在數十米外的灰袍越將上空,一出現便當頭劈下!

「啊!」

灰袍越將大吃一驚,沒想到林達竟然冒險潛到他身後,來不及收回大刀戰器防禦,慌忙催動體內法寶,兩隻巨錘再次從體內衝出應向斬仙劍,同時全身法力拚命地注入巨錘,拼盡全力地想要擋下這一擊。

若是尋常法寶,灰袍越將自然可以擋下這一擊。但斬仙劍豈是凡品,更何況林達此刻已抱著一擊必殺的決心,把全身法力都聚集在這一擊上。斬仙劍以本體之軀劈到巨錘之上,如同撕開紙片一樣破開巨錘,劃出一道巨大的劍芒,當場把下方的灰袍越將劈成兩半。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