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胖子的聲音時,我的心裏是又急又喜,急的是胖子說雪狼快不行了,那就真的快不行了,而喜的是,我以爲雪狼早已經死了,可是沒有想到,它竟然憑着自己的毅力,硬是撐到了現在,那麼這個時候,說不定還有救了。

“胖哥,這雪狼還有救麼?你看看流了這麼多的血,而且都過去這麼長的時間了,這怎麼可能救得活啊?”黃鑫的聲音也傳了過來……

胖子沒有立刻說話,而是等了幾秒鐘,才說道:“黃鑫,你是不是質疑江曉啊?你難道忘記了江曉怎麼給你們治療蛇毒的了麼?”

“不不不……”黃鑫再次說道:“我不是質疑曉哥,而是雪狼傷得太重了,這要是治好了它,那還不成了神仙了?”

“哈哈哈……”胖子哈哈大笑,道:“你放心吧!江曉可以算得上神仙了。”

“噔噔噔……”

我沒有理會他們倆,而是三步並作兩步的下了樓梯,只見下面是一大片的空地,胖子和黃鑫他們正圍着高翔和雪狼。

“高翔怎麼樣了?”我連忙走過去,隨口問了句高翔,畢竟他被那些怪物吸了一口氣,現在也不知道生死。

“高翔也很嚴重,但是還能感覺到呼吸。”胖子看着我說道。

我二話沒說,直接蹲在了雪狼的身邊,然後伸出手先是摸了摸它身上的傷口,這把長劍貫穿身體,真的是兇險萬分,再不醫治,肯定就沒有救了。

只不過,這長劍應該怎麼拿掉呢?現在只要動一下長劍的話,雪狼就會當場死去的,可是不動長劍的話,雪狼也會流盡鮮血而死的。

此時,雪狼微微地睜開了眼睛,然後動了動眼珠看着我,我心裏真不是滋味,看着它的眼角已經流出了淚水,有那麼一刻,我真的害怕它死去……

“江曉,怎麼樣?還有救沒有?”胖子看着雪狼問道。

我轉頭看着他,然後在腦海中快速地尋找着有用的信息,突然一行文字出現在了我的腦海之中。

原來,想要取下長劍,而不讓患者有生命危險,必須用真氣把長劍震碎,然後再用真氣貫穿患者的整個穴道,接着把碎片推出來,再用化魂銀針,扎它的勞宮,陽陵泉,合谷等穴,方能讓患者起死回生。

話說這真氣,不知道和我體內的這氣流有沒有關係,是不是一回事?如果是一回事的話,這第一步就能解決了,但是後面還要化魂銀針……可我並沒有這種銀針,要是有的話,琳姐我就能把她救活了……

化魂銀針,化魂銀針,這要我到哪兒去找呢?這種神奇的東西,只能可遇不可求,不是說想找就能找到的。

“江曉,到底怎麼樣啊?我看着雪狼和高翔都撐不了多長的時間啊!”胖子着急的說道。


我又看了他一眼,並沒有說話,只是想到,先不管什麼化魂銀針了,先用我體內的氣流看看吧,萬一和真氣是一樣的,那麼雪狼就離生,又更近一步了。

想到此,我立刻盤腿而坐,然後仔細的體會着體內的氣流。

一秒,五秒,大概有三五分鐘過去了,我卻一點都沒有感覺到自己體內的氣流,這真是越着急越是體會不到,可是那邊的雪狼和高翔,都已經是命在旦夕了……

“呼……”

這樣着急的找下去也不是個辦法,於是我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然後再次的仔細的找着……

“有了……”又過去了一分鐘左右的時間,我終於在丹田處找到了體內的氣流,嗯?這次我突然感覺,我體內的氣流,好像比以前多了,而且好像也精純了不少。

其實,我最近一段時間,因爲種種的事情,一直都沒有打坐練氣,沒有想到它竟然自己也在修煉。

我一找到體內的氣流,立刻把手就放在了雪狼的身上,然後慢慢地運氣,一點一點的輸入到雪狼的體內……

“你們看,這把長劍好像要斷了?”此時,黃鑫的聲音傳了過來。

聽到了黃鑫的聲音,我才微微地睜開眼睛,看着雪狼身體內的那把長劍,只見那長劍的兩頭都已經要斷了,只有一絲的金屬還黏在上面。

我巍巍地點了點頭,我這體內的氣流,確確實實就是真氣,看樣雪狼和高翔有救了,想到此,我又用了把勁,再次的多輸入了一些真氣給了雪狼。

“當……”

經過我體內真氣的逼迫,那把長劍突然掉落在地,而此時,胖子和黃鑫他們全都轉頭,瞪大了眼睛看向我,而且露出了非常驚訝的表情,他們已經猜到長劍的斷裂和我有關係了。

我沒有去顯擺什麼,畢竟救雪狼要緊,接着我依然毫不吝嗇的真氣輸入給了雪狼,而雪狼體內的短劍,正一點點的被逼出來……

時間在慢慢地流失,只要再過大概一兩分鐘,這把斷劍就會被我完完全全的逼出來了,但是這一步做完之後,還必須要用化魂銀針,才能救活雪狼,可是我到哪去弄化魂銀針呢?

“呲,呲……啪……”

雪狼體內最後一截斷劍,已經被我逼出來了,但是我卻用力過猛,等到那截斷劍一離開雪狼的身體時,竟然被我給生生的震碎了……

“噹噹噹……”

我還害怕我用的真氣用猛了,會對雪狼有什麼不好的時候,卻發現那被我震碎的斷劍裏面,竟然掉下了兩枚小小的銀光四射的東西。

“江曉,你看看這是什麼?”胖子眼尖,一看到那東西就拽了拽我。

我連忙蹲在地上一看,這不看不知道,一看,我心中的喜悅,就已經喜上了眉梢,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原來,斷劍碎裂了之後,竟然從裏面掉出了兩枚銀針,而在這兩枚銀針上面,還被人刻上了八個極其小的字:化魂一出,起死回生。

我可是一直在想着化魂針,但是卻不知道去哪裏可以找到,可是沒有想到的是,它們竟然藏身在那把長劍之內,這該不會是上天安排好的吧?

“江曉,這是什麼玩意啊?”胖子看着那兩枚銀針說道。

我朝着他笑了笑,然後把兩枚銀針拿在手裏,說道:“胖子,這就是傳說中的化魂銀針,現在雪狼和高翔有救了。”

“化魂銀針?”胖子也不知道這化魂銀針有什麼神奇之處,反正見我表情輕鬆,他算是知道,高翔和雪狼不會死了。

“曉哥,你不會是說,就用這兩枚銀針,就能把雪狼治好了吧?畢竟雪狼受傷太嚴重了,怎麼可能扎幾針就好了呢?”黃鑫雖然知道我的本事不賴,但是在他的想法裏,他也認爲,我是救不活雪狼的。

“放心吧!”我對着黃鑫說了一句,然後拿着銀針,以極快的手法,就紮在了它的勞宮穴,陽陵泉穴,合谷穴…… “曉哥,你不會是說,就用這兩枚銀針,就能把雪狼治好了吧?畢竟雪狼受傷太嚴重了,怎麼可能扎幾針就好了呢?”黃鑫雖然知道我的本事不賴,但是在他的想法裏,他也認爲,我是救不活雪狼的。

“放心吧!”我對着黃鑫說了一句,然後拿着銀針,以極快的手法,就紮在了它的勞宮穴,陽陵泉穴,合谷穴……

這個時候,沒有人說話了,所有的人都聚精會神的看着我,雖然他們其中有人質疑我,但是他們心裏想的等多的是,我到底是怎麼用兩枚銀針就能救活,應該放棄救治的雪狼。

此時,我已經感覺渾身都非常的疲勞了,而且兩隻手已經被一股白氣所籠罩了,其實,我體內的真氣已經不多,本來應該是休息半天,才能施展化魂針救治雪狼的,可是我等不了那麼久了,只得強行用真氣給雪狼試針,這一次,希望能救回它的性命。

只是,就在我用真氣給它救治的時候,卻突然發現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雪狼體內竟然也有一股氣流,這可是我意想不到的事情。

它就算是再神奇,可是這體內也不應該有氣流啊?難道一條狼都可以修煉了?

對了,剛纔那紅色石碑爲什麼會移動開來,而露出一條密道呢?當時,好像就是這雪狼摔在了石碑的上面,然後身上的鮮血也灑在了石碑的上面,這才讓石碑閃出了一條密道,看樣子,這雪狼的來歷,絕對也是不同尋常啊!

想着想着,我感覺這太不可思議了,連一條狼的體內都有真氣,這還是個孤島麼?這要是傳出去的話,在整個華夏不就成了天大的新聞了?不,不止整個華夏,在全世界都會是最大的新聞的。

只是現在,還不是我想那些東西的時候,因爲雪狼體內的這股真氣,竟然微微地和我做着抵抗,要知道,它體內的真氣,正好在穴位那兒,不偏不倚的擋住了我的真氣的去路,這就有些奇怪了啊!

我現在正在幫它治療傷勢,這怎麼還這麼牴觸我呢?不會是雪狼對我不信任吧?

我想了想,感覺這不一定是雪狼的意思,畢竟它爲了我,可是豁出去了自己的生命,這個時候,它怎麼可能會不信任我呢……不對,或許它體內的真氣,根本就由不得它自己也說不定呢!

想到此,我感覺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用我體內僅有的真氣,全部都注入它的體內,強行的衝散它體內的真氣,然後再達到它的穴位。

說做就做,於是我鉚足了勁,把體內所有的真氣全部都輸入到了它的穴位之前,然後衝向了它的勞宮穴……

雪狼體內的真氣雖然不錯,但是卻有一個缺陷,那就是不太精純,所以被我這麼一衝,竟然節節敗退,接連被我衝破了兩穴,現在只剩下合谷穴了,只要再衝下這一個穴位,那麼雪狼就真的可以起死回生了。

我知道此時當了關鍵的時刻,便心無雜念,慢慢地控制着自己的真氣,畢竟到了最後的關頭,我的真氣也越來越少了,現在幾乎和雪狼體內的真氣持平,所以不聚精會神的對待的話,我真的害怕會功虧一簣。

“呼……”

我又長長的呼了一口氣,然後控制着自己體內的真氣,朝着雪狼的合谷穴衝了過去……

兩股真氣像是兩羣人一樣,只要衝到了一起,就緊緊地糾纏在了一起,一會兒對方的真氣佔了上風,一會兒我體內的真氣佔了上風……

可是好景不長,兩方真氣一開始還打得難解勝負,可是過了一會兒,對方的真氣竟然大漲,像是有了援軍似的,直接把我體內的真氣包裹在了一起,而且不一會兒的功夫,我體內的真氣,好像就已經招架不住,然後越靠越近,越靠越小,再這樣下去的話,我體內的真氣,就會被消耗一空的。

怎麼辦?怎麼辦?衝不破這最後的穴道,就真的功虧一簣了,可是雪狼的真氣確確實實厲害,我真的已經招架不住了。

就在我心裏已經記得沒有任何辦法的時候,突然想到了救過我幾次的銅鏡,這銅鏡雖然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寶貝,但是它金光四射過好幾次,說不定它能幫上我這個忙呢!

想到此,我連忙騰出一隻手,從懷裏把銅鏡拿了出來,然後拿着它,就往自己的另一隻手上照去……可是,可是一點效果都沒有用,這不是屢試不爽的麼?怎麼這一次竟然一點效果都沒有了呢?

“江曉,你拿個銅鏡照什麼照啊?這銅鏡可是我們的救命寶貝啊,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我感覺你不應該拿出來啊……”胖子見我把銅鏡拿了出來,當時就有些着急的說道。

聽了胖子的話,我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雖然說銅鏡暫時失效,但是我感覺,我只要用這個方法試一試,說不定就有效果呢!


這個時候,我猛然的睜開了眼睛,先是看了胖子一眼,然後一把就把地上那半截的劍,拿在了手裏。

“江曉,你幹什麼?”胖子不知道我要幹什麼,立刻喊道。

“曉哥,你拿劍幹嘛?”黃鑫也有些緊張的說道。

我朝着他們看了看,並沒有說話,而是朝着他倆搖了搖頭,接着我握着那把劍的手,就已經流下了鮮血,然後我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用那把劍直接插向了自己的心臟。

“江曉……”胖子和黃鑫都嚇傻了,只能朝着我大喊了一聲。

而我則是笑了笑,因爲這銅鏡在救我的時候,都是因爲我有什麼危險的時候,它纔會金光四射,剛纔它沒有反應,我估計就是因爲我沒有任何的危險,它纔不會救我,可是現在我拿着那劍刺向了自己的心臟,我就不相信,它還會無動於衷。

劍離我心臟的距離不遠,所以很快的就刺中了我的胸脯,當時我直感覺身上一疼,本來真的想就此助手,但是當我看見昏迷中的雪狼,我不得不狠心地刺了下去……

嗯?竟然刺不動了!就在我刺中胸脯,再強行往裏面刺的時候,突然發現刺不動了,而且這個時候,銅鏡終於再次大顯神威,頓時就金光四射了起來。

銅鏡的金光一照耀起來,我就感覺我體內的真氣,也隨之越來越精純了,而且連顏色都變成了金色,只見我體內的那些真氣得到了金光的援助,頓時就朝着雪狼的真氣反撲了過去,也只是一秒鐘而已,就已經把那些真氣給包裹,然後竟然直接據爲己有了。

這樣一來,雪狼的體內再也沒有和我抗衡的真氣,而我也順利的衝破了它的合谷穴,讓化魂銀針也直接的紮了上去…… 銅鏡的金光一照耀起來,我就感覺我體內的真氣,也隨之越來越精純了,而且連顏色都變成了金色,只見我體內的那些真氣得到了金光的援助,頓時就朝着雪狼的真氣反撲了過去,也只是一秒鐘而已,就已經把那些真氣給包裹,然後竟然直接據爲己有了。

這樣一來,雪狼的體內再也沒有和我抗衡的真氣,而我也順利的衝破了它的合谷穴,讓化魂銀針也直接的紮了上去……

“嗷……”


時間不長,我把兩枚紮在雪狼身上的化魂銀針拿下來的時候,就看見雪狼緩緩地睜開了眼睛,然後仰着頭嘶吼了一聲。

“活了,活了……”胖子是第一個歡呼起來的,而黃鑫的那些手下們,更興高采烈,此時,他們已經把我驚爲天人了。

只不過,只有黃鑫一個人呆呆的站在那裏,還沒有反應過來。

雪狼被我救活之後,它便站了起來,然後圍着我繞了三圈,竟然學着人類的樣子就給我跪下了……

我搖了搖頭,然後摸着它身上的毛,說道:“雪狼,我救你是應該的。你也不用太客氣了。”

雪狼聽了我的話之後,直接趴在了地上,然後用頭不停的蹭着我的手。

“江曉,你可真是厲害啊!”胖子朝我豎起了大拇指,然後指着高翔,說道:“救活了雪狼,你也該看看高翔了吧?”

胖子這麼一說,我纔想起來,雖然救了雪狼,但是高翔還在昏迷之中,於是我連忙跑到了高翔的面前,然後伸手搭在他的脈搏之上。

“江曉,高翔怎麼樣?還有沒有救了?”胖子一邊看着我,一邊問道。

我給他試了一會的脈搏,然後對着胖子,說道:“有救……”

胖子臉上的表情,這纔有些輕鬆,不過,我卻又說道:“但是,我救不了。”

“爲什麼?”胖子很驚訝的看着我,現在我在他的心裏,已經快要比得上神醫了,所以當我說救不了的時候,他自然非常的驚訝。

其實,以表面上來看的話,也就是驚嚇過度而已,不需要救治,只要休息休息就可以了,可是,我剛纔給他試脈搏的時候,發現他的體內有一團黑氣,而這黑氣,我如果沒有猜錯的話,只有死人才會有這種的黑氣,而這一團黑氣,很可能就是那些怪物體內的……

從這方面來看的話,剛纔我們遇到的那些怪物,其實他們全都是死人。

今天真是見了鬼了,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鬼的存在,而且這和我之前的想法不謀而合啊!

“胖子,高翔中了煞氣,這玩意必須等我體內的真氣恢復了,我纔有可能替他祛除煞氣,可是現在,我體內的真氣已經所剩無幾,根本就沒有能力救他了。”我搖了搖頭說道,雖然我是這麼說,但是等我真氣恢復的時候,就算把他體內的煞氣逼出來,也不見得他就能正常了,或許就變成了一個瘋瘋癲癲的人了。

“那等你體內的真氣恢復了,要多久啊?高翔能等到那個時候麼?”胖子自然不知道高翔的兇險。

“嗯,能等到,你就放心吧!”我看着胖子安慰道。

我也只能這麼說了,其實事情卻不是這樣的,高翔畢竟是個活人,而他體內的煞氣卻是死人的,這樣下去的話,它遲早被那口黑氣吸取身體內的精華,從而變成一個真真正正的死人。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