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話,黎曉曼盈淚的雙眸夾帶著一絲悲痛的看著他,「在你心裡,我嫁給你就只是為了錢?」

外人那樣說也就罷了,沒想到他竟然也是這樣認為的。

昨晚的宴會,她竟還還在努力的去維護他和霍家的名聲,結果……

真是諷刺,諷刺到了極點。

霍雲烯盯著她冷聲反問:「難道不是嗎?黎曉曼,我會讓你一無所有的滾出霍家,不僅如此,我還要你身敗名裂,背上出~軌的罪名,讓我爺爺看看,他逼我娶的好孫媳是個什麼貨色?」

話落,他才鬆開了黎曉曼的脖子,並轉身徑直往樓上走去。 黎曉曼抬手捏住發疼的喉嚨,紅腫的雙眸盯著他的背影怒道:「霍雲烯,你是個瘋子,你是個瘋子,你害我失去了清白,我死都不會原諒你。」

她那句死都不會原諒的話,莫名的讓霍雲烯覺得煩躁。

他腳步微頓,回過頭來看著黎曉曼冷冷說道:「我不需要你的原諒。黎曉曼,在讓你身敗名裂之前,我是不會跟你離婚的。」

話落,他便徑直上樓去了。

黎曉曼在他上樓后,便再次跌坐到了地上去,本以為流幹了的淚水又不斷的滑落了下來。

這次,她不是為霍雲烯哭,而是為了她自己,她替她自己不值。

她守候了一年,換來的竟然是這樣的結果。

他怎麼可以這麼無情,這麼沒人性,為了跟她離婚,為了讓她身敗名裂,為了讓她凈身出戶,他竟然給她下藥,害她失去了清白。

她恨他!她恨他!

霍雲烯不配她愛他。

他不配……他不配……

他已經不再是那個會保護她的霍雲烯了。

因為晚上幫傭都不在,林嫂又被霍雲烯特意遣回去了,所以大廳里只有黎曉曼一個人。

她趴在沙發上,傷心不已的哭了起來。

她只允許她哭這一次,以後,她不會再因為霍雲烯哭。

她因為哭泣,身子顫抖著,悲痛不已的樣子令人心疼。

她哭了一整晚,她一直在大廳里的地上坐到了天亮。

然而只過了一晚而已,她覺得像是過了一個世紀那麼長。

這時,她身旁手拎包里的手機響了,拿出一看,是她的好友林陌陌打的。

「陌陌……」接通電話,黎曉曼的聲音帶著一絲哭腔,在林陌陌的面前,她想掩飾都掩飾不了。

「曼曼,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怎麼哭了?」電話里傳來林陌陌關心的聲音。

「我……」黎曉曼拿著手機,眼眶又紅了幾分,不知道該怎麼說。 林陌陌是急性子,不等她說完,便說道:「你怎麼了?算了,電話里不好說,我們好幾天沒去卡諾咖啡館了,我打車去接你。」

林陌陌說完便掛了電話。

黎曉曼看了眼掛掉的電話,準備起身去洗漱,卻因為在地上坐了太久,雙腿太麻,她險些摔倒,還好及時扶住了牆。

半個小時后卡布咖啡館

黎曉曼穿著白色小洋裙,難得的畫了個淡妝,但是卻仍是沒有掩蓋住她的憔悴,坐在她對面的林陌陌看著一陣心疼。

林陌陌穿著深藍色的緊身裙,露出性感的鎖骨,一頭棕色大波浪捲髮隨意的披散在肩上,「曼曼,究竟發生什麼事了?怎麼幾天不見,你就憔悴成這個樣子了?心疼死我了。」

「陌陌……我……」黎曉曼抬眸睨向林陌陌,水眸微紅幾分,隨即她便將在酒店發生的事告訴了林陌陌。

聽完后的林陌陌雙眸眯起,一臉的怒氣,一拍而起,「靠,霍雲烯還是不是人?為了逼你離婚,為了讓你凈身出戶,他竟然設計你出~軌?他就這麼喜歡戴綠帽子?他把你當成什麼了?不行,我要去揍他一頓,霍雲烯簡直就是人渣。」

見林陌陌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站起身就要離開去打人,黎曉曼立即拉著她坐下。

「陌陌……」


重新坐下來的林陌陌一改剛剛怒氣騰騰的樣子,神色認真的睨著她說道:「曼曼,霍雲烯這種人渣,你把他忘了,這個婚,你必須離,但你不能就這樣便宜了霍雲烯和那個小三,不過有些事已經發生了,你也別給自己太大壓力,也不要覺得對不起霍雲烯,他換女人比換衣服還快,緋聞漫天,竟然還跟那個根本不把你當姐姐的夏琳搞上了,他早就背叛了你們的婚姻,還有酒店那件事,你是被下了葯,現在這個社會,1夜情太普遍了,你也別把這件事放心上了,這樣你會很累。」

林陌陌的安慰令黎曉曼烏雲密布的心情好了許多,她漂亮的水眸染上笑意,「陌陌,謝謝你!我心情好多了。」


林陌陌揚唇一笑,「那就好。」

隨即她想到什麼似的,目光嚴謹的睨著黎曉曼問:「曼曼,你事後吃避孕藥了嗎?」

「啊……」黎曉曼水眸頓時瞪大,清麗的小臉煞白幾分,她沒吃,她壓根就沒想到要吃避孕藥的事。

林陌陌一看她反應就知道她沒吃,她挑眉說道:「沒事,現在吃應該還來得及,我一會陪你去買。」

「嗯!」黎曉曼點了下頭,纖細的玉手緊緊的捏了起來,她說不恨霍雲烯,可是要做到,卻真的很難。

林陌陌一直在開解她,兩人在卡諾咖啡館坐了一會,便結賬離開,去了一家藥店。

她們兩人剛進去,一輛寶石黑豪華勞斯萊斯便在藥店外停下,先下車的是一個身穿藍色西服的男人,他微微躬身,「總裁,給索菲小姐買葯這事,我去就行了,何必勞你大駕?」 隨即一個身形頎長俊挺的男人從車裡下來,一襲修身的灰色西服,皓白真絲襯衫,灰色暗格領帶,將他俊挺的身子修飾的更加俊美高貴,氣質優雅,周身散發著一股子王者般的霸氣。


下來的男人正是龍司昊。

他沒有理會身旁的洛瑞,邁步走近了藥店。

他氣質高雅,俊美無比,從他下車開始,就吸引了不少人的視線。

這家藥店算的上是K市最大規模的藥店,若不是林陌陌說大藥店比較有保障,黎曉曼壓根就不想來這麼大的藥店買避孕藥。

她現在快尷尬死了,清麗的小臉緋紅不已,恨不得打個地洞鑽進去。

就在她買了避孕藥,付錢時,藥店里營業員發出了一陣驚讚聲。

「好帥!男神……」

連她身旁的林陌陌都發出了驚讚聲,「哇!好帥,曼曼,你快看,藥店里來了個好帥的男人,和霍雲烯有的一拼,好像比霍雲烯還要帥,我滴個神,這太帥了,他簡直就是男神啊!」

聽到林陌陌的話,黎曉曼抬眸睨向了引起一陣騷動的男人,正好與龍司昊四目相對。

黎曉曼的水眸頓時撐大,將他宛如神造俊美絕倫的臉與她腦海中在酒店遇到的俊美男人的臉重合。

原來是他,和她有1夜情的男人。


要不要這麼巧,是地球縮水了嗎?她怎麼來買個避孕藥就遇上他了?

他們又不是冤家,怎麼就路窄了?

黎曉曼清麗的小臉先是煞白,隨即爆紅,手中的避孕藥也不小心掉落在了地上。

林陌陌回過神來見她手裡的避孕藥掉在地上,她立即彎腰替她撿起來,心直口快的說道:「曼曼,看見男神也不用激動的把避孕藥扔了吧!」

「避孕藥」三個字令黎曉曼清麗的小臉囧紅的快要滴血,她拿過林陌陌手中的葯,拉著她,鬼追似的往藥店外跑。

在她路過龍司昊身旁時,她的手腕突然被一隻白皙的大手箍住。

她一驚,瞥了眼手腕上的白皙大手,骨節分明,很漂亮。

隨即她抬眸對上了龍司昊如墨一般深邃的狹長眸子,見他淡漠敏銳的目光落在她手中的避孕藥上,她心神一緊,抽出了被他箍住的手,背在身後,故作不認識的問:「先生,有事嗎?」

龍司昊如墨的雙眸微微眯起,敏銳的目光依舊落在她背在身後的手上,削薄優美的櫻唇微抿,聲音低沉清潤,「你來買避孕藥?」

他的聲音很淡,聽不出喜怒。

黎曉曼呼吸一滯,莫名的有種做賊心虛的感覺,她挑了挑秀眉,睜眼說瞎話,「不是!」

見她否認,龍司昊英挺的劍眉微挑,如墨的狹長眸子彷彿能吸走人的魂魄,削薄的櫻唇依舊抿著,「那這麼說你是買錯葯了。」

話落,他削薄的唇抿成堅毅的弧度,俊美絕倫的臉上線條冷硬,周身隱隱透著滲人的寒氣,聲音低沉清潤卻聽的人一陣寒慄,「誰是這裡的店長?」

「我……」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女人站到了龍司昊的身前,雙眼有些怯怕的看著眼前俊美無比不怒而威的男人。 龍司昊如墨的雙眸微斂,淡漠的目光卻似開了封的劍一般犀利,聲音清潤沉冷,「她買錯葯了,若是吃出什麼問題,你是不是應該負全責?」

店長聞言,轉身怒氣騰騰的看著藥店里的營業員和藥師,「誰給這位小姐拿錯了葯?」

一名穿著藥店工作服的女營業員站出來,看了看那位氣勢迫人的俊美男人,又看向了店長,「我沒拿錯葯,這位小姐的確是說要避孕藥。」

此刻的黎曉曼恨不得咬舌自盡,她快囧死了,買個避孕藥也能弄出一場小風波。

本來不想被太多的人知道,現在弄得整個藥店的人都知道她來買避孕藥了。

她水眸眯了眯,睨向了龍司昊,她買什麼葯關他什麼事,就算她買錯了葯,也不關他的事。

她清細的聲音夾雜著一絲怒意,「先生,我買錯葯或是買什麼葯都是我的事,與你無關,你別多管閑事。」

話落,她睨向身旁用懷疑的眼神打量著她的林陌陌,低聲說道:「陌陌,我們走。」

龍司昊深邃如墨的狹長眸子眯起,睨著黎曉曼的纖細的背影,削薄性感的櫻唇里溢出低沉的聲音,「避孕藥你已經吃過了。」

聞聲,黎曉曼的背一僵,征愣了下,便拉著林陌陌快速的出了藥店。

他的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是他在事後已經喂她吃過避孕藥了嗎?

離開藥店,兩人走了很遠,林陌陌才雙手環抱,眯起眼眸睨著她,「曼曼,你說實話,與你有1夜情的那個男人是不是就是藥店里的那個帥的人神共憤的男人?」

黎曉曼抬眸睨向林陌陌,清麗的小臉又囧紅幾分,正要否認,林陌陌便打斷了她。

「曼曼,我可是你最好的朋友,你要是連我也瞞著,以後我再也不理你了。」

黎曉曼見林陌陌生氣的綳起了臉,她只得點了點頭,「是他。」

「oh!Mygod!」林陌陌倒抽一口氣,隨即笑眯眯的睨著她,「曼曼,你撿到寶了,那個男人長得這麼帥,氣質又好,你和他有了onenightstand,你也不吃虧,所以,你別再為那件事煩惱了,反正你的第一次是給了那個男神,不如你趁早和霍雲烯離婚,嫁給那個男神,霍雲烯不是巴不得和你離婚嗎?」

聽到林陌陌的話,黎曉曼抽了抽唇角,這時,她包里的手機響了,拿出來一看是霍雲烯的爺爺打的。

對於霍雲烯的爺爺,黎曉曼一向是很尊敬的,因為他對她就像是對待親孫女一般的好。

「爺爺,找我有事嗎?」黎曉曼的語氣很平和,清麗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

「曼曼,你告訴爺爺,雲烯在你們結婚一周年紀念日是不是帶女人回去了?」電話里傳來霍業宏略帶憤怒的聲音。

雖然霍雲烯做的事令黎曉曼痛恨不已,但她一向不喜歡告狀,更不希望霍業宏因為她和霍雲烯的事生氣。

他馬上就要七十大壽了,身體也不是很好,她不想他再氣出什麼病來,也就替霍雲烯將事情隱瞞下來。 她細聲說道:「爺爺,你聽誰說雲烯帶女人回來了?他沒有。」

霍業宏沒再問黎曉曼霍雲烯的事,而是說道:「曼曼,今晚和雲烯回來一趟。」

黎曉曼聽說要回霍宅,她秀眉微蹙,「爺爺,是有什麼事嗎?」

電話里再次傳來霍業宏的聲音,「曼曼,你們大哥回國了,今晚會回來一趟,你和雲烯今晚也早點回來。」

霍業宏說完,掛了電話。

黎曉曼拿著手機征愣了幾秒,他們的大哥,爺爺說的是霍雲烯的大哥吧!

她對霍雲烯的大哥印象不是很深,她記得好像是有這麼個人,但是他不是很早就出國了嗎?好像十年前那次綁架事件過後,他就出國了。

想起十年前的綁架事件,她到現在還心有餘悸。

好像就是從那次綁架事件過後,霍雲烯就開始對她冷淡,疏離,甚至完全漠視。

直到一年前,在她心灰意冷時,他突然有一天來向她求婚,她當時並沒有立即答應他,然而是他的爺爺霍業宏找到了她,因為那件他爺爺不讓她說出去的事,她才答應嫁給他。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