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遙忍不住嚥了一口口水,說話的語氣頓時軟化了不少,男人嘛,難免憐香惜玉,哪怕她是一女鬼。

“好吧,我姑且信你。那你再跟我說說,你是怎麼死的?爲何怨氣會這麼重?”

“我本是一名模特,叫碧柔,一年前,一位老闆看中了我,把我騙到一處別墅,想強姦我,我寧死不從,那位老闆一怒之下,將我活活掐死。”

“等等!你說的那位老闆,該不會就是翟博光吧?”

“不,小柔之死,與他無關。”

“那你幹嘛一直在翟家折騰呢?”

“都是墨子軒讓我這麼幹的。”

“他爲啥讓你這麼做?”肖遙追問。

孽緣:市長有個小情人 “小柔只是奉命行事,究竟爲何,並不知情。”

聽碧柔說到這,肖遙陷入了深思。

這事整得還挺複雜啊!

幕後黑手居然是一位玄學大師,而且還牽涉到一樁一年前的命案,這其中,該不會有什麼陰謀吧? 肖遙正思索着,碧柔從桌底鑽了出來。

他急忙往後跳了一步,將手裏的棒槌朝碧柔一指:“你……你想幹什麼?”

碧柔二話沒說,忽然跪在他的面前,懇求道:“小柔不想繼續被墨子軒控制,求大師救救我!”

“你把話說清楚,墨子軒是怎麼控制你的?”

肖遙有點兒納悶,這世上居然還有人能夠控制得住鬼邪!?

碧柔答道:“他用鎖魄針封住了我屍體的魄穴,使我不得不聽令於他。”

瑪了個蛋!

魄穴又是個什麼鬼?

肖遙完全沒聽說過,但他沒問,既然要裝逼,那就得裝徹底一點。

他定了定神,說:“那個……,你要是願意聽從於我,我倒是可以幫你。”

碧柔一聽,很是驚喜,立刻衝肖遙連連磕頭:“多謝大師,大師若真能救我,小柔願爲鬼奴,從此侍奉在大師左右。”

臥槽!鬼奴!?

肖遙心頭砰然一跳。這麼一位貌美性.感的女鬼做鬼奴,感覺好刺激啊。

他立刻拍着胸脯表示:“行!從今往後,我就是你的主人,你的事,我一定幫你解決!”

“小柔在此多謝主人。”

碧柔話音剛落,肖遙耳畔立刻傳來了系統提醒:

“Duang,收服三級怨靈,

獲得經驗值600點,

獲得陽氣值60點,法力值+1,

首次收服鬼靈,獲得非主流法器:九黎煉鬼壺。”

臥槽!一下子居然增加了60點陽氣值!

肖遙心裏一陣激動,而且,還獲得了一件法器吶,他現在最需要的就是法器。

九黎煉鬼壺,這名字聽起來簡直狂拽酷炫吊炸天好嗎,該不會是一件……

等等!這尼瑪不是夜壺麼!?

看着物品欄裏一個形狀像夜壺一樣的瓷器,肖遙脫口而出:“Shit!”

瑪了個蛋!

九陽伏魔棒是一棒槌也就算了,九黎煉鬼壺居然是一夜壺!

這……這到底還讓不讓人好好捉鬼了!

系統提醒再次傳來:“九黎煉鬼壺,能收天下鬼怪,宿主的法力值越強,能夠收服鬼怪的等級越高。”

聽這功能,好像還真是一件上等法器,可問題是,拿一夜壺出來捉鬼,要是被人瞧見,豈不得笑掉大牙?

哎!算了,誰叫老子走的是非主流路線呢!

肖遙正在心裏暗歎,碧柔忽然捂住腦袋,痛苦地喊道:“主人,我……我好難受……啊……”

這什麼情況?

肖遙一怔,忙問:“我也沒把你怎麼樣啊,你怎麼會難受?”

“是……是墨子軒,他正在施法,我必須得回去了,否則將會魂飛魄散。”

“臥槽!這傢伙還能遠程操控吶!?”

“主人,我走了,你一定要救我,一定要救我,一定要……”

碧柔的聲音漸漸遠去,身體化作一道虛影,就這麼憑空消失在了肖遙眼前,不過,地板上多了一塊帶血的真絲手帕。

肖遙意識到,這是碧柔留給自己的信物,立刻上前將手帕撿起來,又連喊了幾聲:

“小柔!小柔!”

並沒有迴應。

真走了。

肖遙頓感一陣失落,碧柔明明是自己的鬼奴,卻還得受制於他人,這尼瑪感覺就像是自己的女人還得服伺別的男人一樣,簡直是窩火!

不行!我必須得把她救出來。

肖遙走出屋外。

尤禿子與翟老爺子還沒甦醒,屋外圍着一大幫人。

見肖遙從屋裏出來,翟博光立刻上前問道:“小師父,屋……屋裏的鬼解決了麼?”

肖遙故作嚴肅道:“那隻鬼倒是已經解決了,不過翟總,你家這事兒有點複雜啊!要想徹底解決,並非易事。”

翟博光頓時急了:“小師父,你可一定要幫我。”

肖遙二話沒說,將翟博光拉到一旁,小聲問道:“翟總,你認得玄學會的墨子軒麼?”

“當然認得,墨大師可是響噹噹的玄學大師,怎麼能不認得呢,實不相瞞,這次我本來是想請他來幫我捉鬼的,但他推說要閉關,沒來。”

“你跟他莫非有什麼過節?”

“我怎麼會跟他有過節呢。小師父你爲啥這麼問?”

肖遙扭頭看了看,確定沒人能聽見他倆的對話,這才壓低聲音說:

“翟總,你家鬧鬼這事,其實是有人在搗鬼,而幕後黑手,很可能就是這位墨大師。”

翟博光臉色一變,“什麼!?是……是墨子軒在搗鬼!?”

肖遙忙將食指放在嘴前,示意翟博光說話小聲點兒,免得被其他人聽見。

“翟老闆稍安勿躁,這事目前還只是我的推斷,你最好不要聲張,以免打草驚蛇。”

翟博光連連點頭:“全聽小師父的。只要小師父你能幫我擺平這件事,我給你這個數。”

他說着,比出一個“5”的手勢。

臥槽!五百塊!?

肖遙心頭怦然一跳。

這可是一個多月的房租費好麼!

看來成爲捉鬼師沒什麼不好,能賺錢,而且好像蠻輕鬆的,哈哈。

等等!我得淡定點,我現在可是捉鬼大師,得拿出點大師風範才行。 肖遙儘量壓制住激動的情緒,乾咳道:

“那個……,錢的事,另說……”

話音未落,翟博光急了:“小師父,不能另說啊,你一定得答應,要是不滿意,我再給你多加一萬。”

“等等!你……你說加多少?”

肖遙瞪大眼睛,以爲自己聽錯了。

“加一萬啊!只要你幫我解決這事,我給你六萬,怎麼樣?”

臥槽!六萬!

肖遙激動地差點沒喊出聲來。

這還有什麼好猶豫的,他立刻拍着胸脯表示:“請翟總放心,這事我一定幫你辦得妥妥的。”

……

晚上,尤禿子雜貨店,

肖遙、侯三、尤禿子,三人圍桌而坐。

尤禿子剛醒過來沒一會兒,現在額頭上還敷着一條溼毛巾,他和侯三,正瞪大眼睛打量着肖遙,就像是在看怪物似的。

“咳咳!你倆能不能別這麼盯着我,怪不好意思的。”

“我說肖遙,你隱藏得夠深啊,跟你同牀三年,我頭一回知道,你小子居然還會捉鬼。”

總裁的神祕少奶奶 “喂喂!你把話說清楚,什麼叫同牀三年。”

“怎麼不是同牀三年,上下鋪,難道不是一張牀?”

“行了,你倆先別岔開話題。”

尤禿子迫不及待地衝肖遙問道:“那個……,翟總答應給你多少錢?”

“對!對!快說,他到底答應給你多少?”

“呃……,翟總說,事成之後,給我三萬。”

肖遙故意少說了一半,誰知話音剛落,尤禿子驚呼道:“三……三萬!?”

侯三更是激動不已:“我說兄弟,他真答應給這麼多?”

瑪了個蛋!

好像說多了,早知道只說一萬。

不過話已經說出口,不能再收回去,肖遙只得點了點頭:“翟總說了,只要幫他把這事兒解決了,就給我三萬。”

太古神獄 侯三一把握住肖遙的手,說:“哥們,你賺錢了可不能忘了我啊。這趟活兒還是我介紹的呢,喝水不忘挖井人,你懂的。”

我的時空旅舍 “懂,當然懂!不過,現在八字還沒一撇呢,要想賺錢,你倆就得出力。”

尤禿子與侯三面面相覷。

侯三怔怔地問道:“你……你想讓我倆怎麼出力?捉鬼這種事,我……我可能幫不上什麼忙啊。”

“誰說讓你幫我捉鬼了,只要你們幫我查一個人。”

侯三一聽,鬆了口氣,

“查人啊,這個好辦,你說,查誰?”

“玄學會的墨子軒。”

“玄學會?”尤禿子微微一怔。

肖遙立刻問道:“尤老闆,難道你知道玄學會?”

“作爲龍虎山第四十三代傳人,我當然……”

尤禿子話剛說到一半,侯三冷嘲熱諷打斷了他:

“我說尤老闆,你不吹牛會死啊!還TM龍虎山第四十三代傳人呢,今天要不是肖遙,你能不能活着回來都沒準。”

尤禿子臉色憋得通紅,

“騙你們做什麼,我……我真是龍虎山第四十三代傳人。”

侯三輕蔑一笑:“龍虎山傳人就你這三腳貓功夫?”

尤禿子咧嘴笑道:“嘿嘿,主要是我沒那天賦,沒學到真本事,但我可是正兒八經去龍虎山拜過師的。”

肖遙懶得聽他瞎扯,衝他問道:

“行了尤老闆,你還是說說玄學會吧,到底是一什麼組織?”

“這玄學會啊,是一幫玄學愛好者創建的民間組織,本來嘛,作爲龍虎山第四十三代傳人,我尤仙芝是有資格加入的,可是我閒雲野鶴慣了,不喜歡拋頭露面……”

這傢伙簡直吹牛有癮,一張嘴立馬開吹。

肖遙趕緊打斷他:“尤老闆,你能不能先別顧着吹牛,說正事。”

“對!對!說正事。”尤禿子乾咳道:“那個……,玄學會啊,就是……哎!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

侯三瞪他一眼:“不清楚你嘚瑟個毛啊!”

“你先聽我把話說完嘛,雖然我對玄學會不太瞭解,但我聽說,市裏很多有錢人,都是玄學會的股東。”

肖遙微微一怔:“有這種事?”

“那當然,玄學會與S市幾大家族關係密切,這都已經是公開的祕密了,就說你剛纔提到的那位墨子軒,據說啊,是豐達集團的御用風水師。”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