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龍點點頭:「啊,沒錯,我想看看能不能在博物館找到他們之前,先把記憶體拿回來。」

「只能試著檢索一下了,不確定能不能找到他們,能用的關鍵詞太少了。」菲利普猶豫地道。

肖龍笑了笑:「沒關係,拜託了。」

菲利普點點頭,站起身,就準備進入地球圖書館。

忽然,肖龍的手機響了。

肖龍一看來電,豎起食指在唇前,兩人明白地點點頭,在嘴部做了個拉拉鏈的動作。

肖龍啟動模擬裝置,變成門矢將那富含特色的低沉聲音:「喂?」

「將,人找到了,在南莫爾大廈附近,詳細地址你到了后,會有人接應你的,我到時候也會去的。」園咲冴子快速說完,等到門矢將肯定地回答后,雷厲風行的就掛掉了電話。

「肖龍,怎麼樣,要不要幫忙?」翔太郎詢問道。

「不,你們不用去,你們去了會引起懷疑的,因為你們沒有出現在那裡的理由,我一個人去就行了。」肖龍搖搖頭拒絕了。

「萬事小心,實在不行就退回來,你和菲利普姐姐的事情,也可以……」翔太郎說著,開始欲言又止,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放心吧,沒問題的,等我好消息。」肖龍露出大大的笑臉,拍了拍翔太郎的肩膀。

出了事務所,找個隱蔽的地方變成門矢將,騎著機車,肖龍一陣風馳電掣。

路上,肖龍想著自己特意放在工作台上的煙霧槍。

『如果可以,那麼,我應該已經出現在事務所了……』 夜晚,卡羅索號下眾人圍着一團篝火正在吃飯。

「卧槽!當時那叫做一個驚險萬分啊!我與羅傑一人砍了對方一刀,成功換血···」

三小隻渾身沾滿塵土的坐在一個眯眼老人身邊聽他絮絮叨叨,聽得都昏昏欲睡了。

沒治,這一講就是一個月,一個月都是同一個故事。

頭一次聽還興緻高昂,第二次聽也能找點樂子,第三次聽全當學習,這之後就跟上課似的,怎麼聽怎麼想睡。

白天得玩兒了命的訓練,晚上還得聽人叨逼叨,這日子沒法過了。

至於阿金,則在另一旁靜靜的進食,像一頭安靜的野獸,默默補充能量。

經過一個月的努力,阿金已經通過正面擊敗戈爾伯山山主這樣的戰績向卡贊證明了自己已經擁有了脫離『小鬼組』的實力了。

最終當然也如願以償,卡贊將阿金調離了『小鬼組』,單獨為他佈置了每日的訓練任務,並以『讓艾斯薩博路飛三兄弟幫你造船』的條件,換得了納格利對阿金的單獨輔導。

現在卡贊還處於『無法戰鬥』的狀態,所以沒法對阿金進行單獨培訓,而納格利的實力做阿金的陪練恰好合適。

現在的納格利實力最多也就達到偉大航路前半段『樂園』中海賊的平均水平,他原本肯定不只有這麼點的實力的,但是他的年紀實在是太大了。

據他所說,他的霸王色霸氣不僅沒有消退,反而比起年輕時更強大了幾分,原因無非就是他的『意志』更強大了。

雖然霸王色霸氣不會隨着年齡的增長而消退,可身體素質會,納格利就是明顯的例子。

之所以有這樣的判斷,是因為卡贊在前幾天見過納格利為了救無意中闖入戈爾伯山山主地盤三小隻出過手。

全力將鎚子丟出去,還是在偷襲的情況下,竟然沒能秒殺掉一隻大老虎,最後還是靠着霸王色霸氣將其嚇退的。

卡贊捫心自問,如果讓他對着戈爾伯山山主全力的斬過去,他有無限接近十成的把握將大老虎秒殺掉。

如果全盛時期的卡贊vs現在的納格利。

戰鬥結果一定是卡贊勝,但戰鬥的時間大概不會太短,因為納格利的戰鬥意識與經驗比卡贊高出太多,雙色霸氣雖然比之以往弱了不少,但是也與卡贊的雙色霸氣水平差距不大。

不過,這樣的水平教阿金綽綽有餘了,怪物海賊團上除了卡贊,應該也就只有馮克雷能跟納格利打一打了。

比起現在圍繞在篝火旁的五人,卡贊現在正在卡羅索的卧室里給砂糖講睡前故事,哄她睡覺覺。

之前艾斯薩博路飛三小隻趴牆角偷聽到了直接就不樂意了,待遇差距竟然如此之大,誓要與卡贊決一死戰。

當然,並沒有引起什麼波瀾,卡贊用九秒的時間就征服了三小隻。

「砂糖,明天要不要去看看你羅賓姐姐和佩羅娜姐姐?距離上次回去有一周了吧,不想念她們嗎?」

「想呢…明天去找姐姐吧。」

小砂糖在夜幕下晶瑩的雙眼竟然如此可愛,讓卡贊都忍不住露出了猥瑣的笑容,簡直跟莫奈同款。

次日,風車村。

「卡贊,帶着砂糖寶貝兒回來啦?」

「是啊是啊,砂糖,叫人。」

「嬸嬸好~」

「哎呦呦,乖寶寶,嬸嬸給你顆蘋果吃吧。」

「謝謝嬸嬸!」

卡贊帶着砂糖從村頭走到村子中央,一路上遇見不少風車村的大叔大嬸都親切的跟他們打招呼。

砂糖不管到了那個島嶼,那個城鎮,都非常討那些地方的老人們的喜愛。

卡贊輕車熟路的來到了鎮子裏面的圖書館,頭兩次來還需要問問路,不過現在就不需要了。

抱着砂糖進了圖書館,卡贊卻沒有看見羅賓和佩羅娜的身影,他只好去問問一直守着圖書館的老人:「冬梅婆婆,請問羅賓和佩羅娜去哪裏了呀?她們平時這個點兒應該都在這裏讀書的吧。」

「啊…小卡贊啊,羅賓丫頭和佩羅娜丫頭去哥亞王國了噢,她們基本已經把這裏的書都看完了,今天早上說是要去哥亞王國帶一些書回來。」

「哈?去哥亞王國要穿過戈爾伯山和非確定物終點站的吧,她們兩個…冬梅婆婆,不跟你說了哈,我去找那兩個臭丫頭,一天到晚凈不讓我省心。」

「好好好,去吧去吧。」

卡贊出了圖書館后,並沒有急着向哥亞王國出發,而是先來到了瑪琪諾的酒館。

「瑪琪諾。」

「卡贊先生?回來看羅賓和佩羅娜嗎?」

「嗯..不過她們兩個自己去哥亞王國了,那個國家…有點問題,我不太放心,我先把砂糖放在這兒,大概今天晚上就過來接她。」

「好,我會照顧好砂糖的,放心吧。」

「呱呱!為什麼不帶糖糖?!」

「因為砂糖昨天晚上睡覺尿床了!所以不帶你!」

「嗚嗚嗷嗷嗷嗷噢噢噢┭┮﹏┭┮」

卡贊跟瑪琪諾打了聲招呼就直接朝着哥亞王國出發了。

雖然羅賓的戰鬥力不弱,佩羅娜也有很厲害的能力,但是卡贊依然不放心!

身為大哥,大概永遠都無法真正的對自己的弟弟妹妹安心吧,就算他們變得再強大,心裏面也會忍不住的一直擔憂這擔憂那的。

至於不帶砂糖的原因,是因為帶着她卡贊沒法全速行進,總是會顧慮到『速度會不會太快』『這樣的姿勢砂糖會不會不舒服』等各種問題。

「哥亞,某種程度上來說比之克倫特國也不遑多讓的病態國家啊。」

哥亞王國與克倫特王國各有『千秋』。

前者至少在除了高鎮和王宮之外的地方還處於人間真實的地帶,但是高鎮和王宮則完完全全已經變成了無可救藥的『不治之區』,那裏的『教育』可是從小就抓起的,五六歲的孩子就形成了病態一般的三觀。

而後者則是全城都充斥着一種不正常的現象,整個國家唯『金錢至上』,為了金錢做出點什麼讓人基本想像不到的事情也不是什麼稀奇事情,不過正因如此,那裏對孩子的教育並不那麼重視,而更可笑的就是因為不那麼重視教育,從那些孩子的身上反而能看到那麼一絲希望。

「話說,曾從世界政府那裏拿到『東海最美』名號的國家…應該蠻有錢的吧。」 溫栩栩:」……「

眼前黑了黑,她真的差點給這個爹跪了。

他在幹什麼呀?怎麼這個節骨眼上,把這麼重要的東西給她,他不知道那會給她惹來殺身之禍的嗎?

溫栩栩要急瘋了。

沒有心思再繼續工作,她離開打道回府。

沈曼在後面看到了,忙跟了上來:「總監,是出什麼事了嗎?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啊?」

溫栩栩這才想起了這個女孩:「沒事,家裡有點事情,對了,沈曼,這兩天,小張她身體不舒服,那我這邊的事,也交給你處理一下吧。」

她一時情急,也沒有心思去管公司的事,就交代了一下這個沈曼。

沈曼聽了,頓時又是一陣受寵若驚:「好的,總監,您放心,我一定會把您的事情辦好。」

溫栩栩揮了揮手,這才趕緊走了。

幾分鐘后,站在路邊的沈曼目送著她離開,馬上拿出手機打去了日本。

「夫人,溫栩栩那邊好像出什麼事了,剛才她接了她父親的電話后,就慌慌張張的回去了。」

「什麼事?」

楊瑤在日本那邊正漫不經心的喝著茶,接到這個電話,她看了一眼自己剛做的漂亮指甲后,頗有興趣的問了句。

沈曼便仔細想了想剛剛她偷聽的內容。

「好像……是什麼人不見了。」

「人?」楊瑤挑了挑眉,「什麼人?」

「沒有聽清楚,不過,她神色非常慌張,而且,我好似還聽到一個什麼勳章的字眼。」

這個女人,竟然連這兩個字都聽到了。

楊瑤目光動了動。

忽的,她就像是想到了什麼,繼而,那雙眼睛馬上變得格外明亮起來!

「簫馥莉?她失蹤了是嗎?好啊,哈哈哈哈哈……這下可真是老天都在幫我,我的大計,可馬上就能完成了。」

她居然在一秒鐘就癲狂大笑起來。

沈曼沒聽懂,但是,她聽到這個夫人笑得這麼開心,便知道,一定是好事,於是也站著那裡心底格外高興。

「夫人,那……明天少爺過來嗎?」

「當然,你明天就可以見到了他了,不過,我讓你找的那個關於當初你哥哥脅迫霍延英簽署轉讓書的視頻母帶,你找到了嗎?」

忽然間,這個女人就問起了這個問題。

「沒……沒有,聽說,母帶已經遞交給法院了……」沈曼的神色一下子變得慌張了起來,連帶說話也開始底氣不足。 喬月茹被他突然的後退給弄的一愣:「蕭師弟?」

看着已經收回目光的顏姝,蕭寂寒心頭閃過一絲懊惱。

他肯定是瘋了,才會因為那個女人的一眼,下意識的同旁的女子拉開了距離。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