臘子看了一眼地上插著的木牌,他挪動了一下位置,坐到了雷星峰身邊,指著木牌小聲道:「你有蝕星金核?」他可不知道雷星峰找到了蝕星獸的老巢,得到了大量的蝕星金核。

雷星峰點頭道:「是啊,怎麼了?」他裝傻道,對於這位老人家的德行,他知道的太清楚了。

果然,臘子擺出一副笑臉,小聲道:「給點嘛!」

雷星峰也笑著說道:「沒問題啊,你看……雷系材料換。」

臘子道:「我哪來的雷系材料啊。」

雷星峰當然知道這傢伙想要佔便宜,笑眯眯道:「哦,沒有啊,那就算了。」

臘子一把抓住雷星峰的胳膊,討好道:「阿峰,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雷星峰的寒毛唰的豎起,他忙不迭的甩手,說道:「少來這一套……最少等價交換,不然就……沒門!」他很是堅決的說道,他心裡明白,臘子這人並不壞,但是習慣太壞,不能慣著他,雖然他明白,最後還是會給他幾塊蝕星金核,但是絕對不能輕易給,給的太輕易了,他就不會當成一回事。

臘子湊得很近,他繼續道:「阿峰,阿峰,我們什麼關係啊,呵呵,我們……」還沒等他說完,就被邊上的午陽一把提溜過去。

午陽笑眯眯道:「你在幹嘛?」他可是看緊這位小徒孫,臘子過來就湊到雷星峰身邊,他還有什麼不明白的,注意力立即就集中過去,果然,這傢伙老毛病又犯了,竟然開始白要東西,蝕星金核可不是大白菜,那是極其珍貴的材料,不勞而獲?還是去做夢比較好。

臘子有點尷尬的笑著,他說道:「師伯,這不是和阿峰聊天嘛,我能幹什麼呀?」

午陽敲敲臘子的腦袋,說道:「別欺負阿峰!」他的眼神逐漸凌厲起來。

臘子陪著笑臉,說道:「呵呵,哪能啊,哪能啊……」

午陽一巴掌就拍下去,啪的一聲,打在他的後腦勺上,笑罵道:「你這個混蛋的脾氣我不知道嗎?」

臘子捂著腦袋,欲哭無淚,他一個真君大人被抽了,當然這抽的力度根本就傷不到他,可這很尷尬很難堪的,他苦巴巴道:「知道,呵呵,師伯,知道……」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雷星峰低著腦袋,肩膀抖動,他差點沒有笑出聲來,臘子師叔,這時候的模樣一定非常好玩。

有午陽護著,臘子當然占不到便宜,雷星峰才不會真的得罪臘子,他可沒有那麼傻,別看臘子喜歡佔便宜,就像宇寇也有這個毛病,但是他對雷星峰還是相當不錯的,悄悄遞給他兩塊蝕星金核,頓時讓臘子眉開眼笑。

………………………………

求票哦。 午陽看到雷星峰的小動作,他微微一笑,並沒有阻止,而且心裡暗暗誇獎雷星峰聰明,讓一個真君記恨可不是好事,雷星峰能夠悄悄弭平可能產生的禍,讓午陽很是放心。

臘子突然變了臉,外面走進來兩人,午陽臉色也嚴肅起來。

雷星峰認識這兩人,在他們從域外星空出來,就看到過兩個人,也就是臘子的債主,沒想到追到這裡來了。

兩人很禮貌的向著午陽點頭,然後就一屁股坐在臘子左右,其中一個人摟住臘子的脖子,低聲說了兩句,臘子滿臉都是苦澀,他掏出幾個袋子,那人笑著收起。

雷星峰可是知道,這兩人實力相當厲害,一個天君一個真君,壓制的臘子一點脾氣也沒有,午陽也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

陀耶師目光有點冷,不過他也沒有說話。

那兩人起身,為首的天君道:「不好意思,打擾了。」兩人笑嘻嘻的出去。

臘子一臉晦氣。


陀耶師道:「你這麼惹上他們?」

臘子嘆口氣,說道:「唉,別提了,好歹這次沒事,欠得債都還完了。」

雷星峰知道,這就是修鍊界的高利貸了,估計也就是借給真君以上的修鍊者,這個組織估計實力駭人,看午陽的態度就知道,他一直沒有插手,也沒有插話,就可以知道,這個組織勢力有多強大。

陀耶師搖頭道:「臘子,你有多蠢才會惹上他們啊!借錢不會找老朋友啊?」

臘子被罵的說不出話來。

陀耶師說道:「算了,也懶得說你了,既然已經還了債,也就罷了,以後千萬別找這些人借債,你玩不起的。」

臘子恭敬道:「是,前輩,以前是我不夠謹慎。」

午陽道:「這次去域外星空,他得到的,足夠還債了。」他可是知道這傢伙收穫很大。

臘子道:「這次是運氣好,呵呵。」其實除了還債,他還得到了一大筆材料,這才是讓他滿意的地方。

突然,一聲爆喝響起。

「我沒印環!現在還不了帳!」

雷星峰轉頭望去,只見不遠處的木棚中,一個大漢怒喝,邊上站著的兩人,就是剛才和臘子說話的傢伙。

午陽淡淡道:「並不是所有借債的人,都有臘子的運氣。」

雷星峰心裡明白,這種交易會,只要聽到消息的真君天君,幾乎都會過來,這種機會是不多的,所以放貸的傢伙跟著來,也就很平常了。

「潘大頭,不還債的後果,你很清楚!」

「好啊,你有本事來收啊……大不了一拍兩散好了,有本事,你殺了我!」

「我是來要賬的,不是來殺人的!」

「要錢沒有,要命有一條!」

雷星峰小聲問道:「那兩個人叫什麼名字?」

臘子道:「天君艾蛇威,真君的那個叫歐爺,兩個混蛋打手,實力很強的。」

「潘大頭,別以為你的秘門強大,就可以賴賬。」

艾蛇威淡淡的說道,這兩人說話一直很冷靜,倒是那個潘大頭顯得異常激動。

雷星峰小聲道:「會不會打起來?」

午陽笑道:「這不可能的,在這裡動手,絕對會惹起眾怒,那會被人群毆的。」

這裡都是真君以上的高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門,匯聚起來的實力,艾蛇威的秘門就算再厲害,也不敢放肆,大概就是因為這點,潘大頭反應才如此強烈。

潘大頭道:「我沒有賴賬,我只不過是推遲一些時日而已,是你們欺人太甚!」

轟!

誰想不到艾蛇威會動手,只是一掌就將潘大頭打飛,狂暴的氣流掀起,剎那間,幾乎周圍的真君全部出手,抵禦衝擊波的蔓延。

有人大喝道:「要打滾出去打!」

「他媽的混蛋,滾到外面去打!」

頓時有幾個天君衝過去,一起爆喝道:「滾!」

艾蛇威也知道惹眾怒了,他一聲不吭,帶著歐爺衝出去,向著潘大頭逼去,潘大頭也不傻,這一擊讓他受了點傷,他根本就不敢回頭戰鬥,向著木棚中亂竄。

撲倒小嬌妻:老公,輕點! :「都他媽的不省事!」他起身沖了出去,陀耶師也跟著出去,他還說了一句:「你們就在這裡等著!」

雷星峰這才發現,這木棚中的天君還真是不少,足有七八個天君圍攏過去,迅速逼住了艾蛇威,其中也包括午陽和陀耶師。

艾蛇威道:「你們要插手嗎?」

陀耶師罵道:「插你大爺的手啊,你他媽的要債……我們管不了,但是別在這裡動手,要打滾出去打!」

艾蛇威道:「我這不是抓他出去嘛!」

一個天君道:「你他媽的不會等到交易會結束再去要債啊,有這麼一次機會不容易,你非要攪合散了才罷休嗎?」

艾蛇威知道不能繼續下去了,真的惹怒了眾人,就算被打死也是白死,自家絕對不敢出頭,這裡暗藏的勢力實在太可怕了,他說道:「行,我們走!」

艾蛇威也很乾脆,他大聲道:「潘大頭,就算你躲到域外星空去,我們也能找到你,你等著吧!再來找你的人,可沒有我好說話!」說完直接打開秘門離開。

天君們散開回去。

陀耶師罵罵咧咧的回來,他說道:「我最恨這幫人,看到就煩!」

午陽也回來,他說道:「你們以後可不許和這些人有來往,知道嗎?」

古奇笑道:「我們也不可能和他們有來往。」

午陽道:「臘子,尤其是你,如果再去借債,小心我揍你!」

臘子苦笑一聲,他說道:「不會了,這次算是僥倖脫身。」

雷星峰道:「如果還不上債,會如何?」


陀耶師道:「還能怎麼樣?只能賣身當打手了……」

雷星峰說道:「呃,這樣也行啊?」

午陽道:「要不然他們的勢力會這麼大,就是因為債的問題。」

雷星峰苦笑一聲,說道:「這個厲害了,高利貸,收回就是大賺,收不回還是大賺,能夠有真君效力,嘖嘖,太可怕了,祖師爺,可如果有人……又還不起債,又不願意被人控制,那會怎麼樣?」

陀耶師道:「那會被殺掉的,就算殺雞儆猴,也會被宰掉的。」

雷星峰搖頭道:「殺一個真君,恐怕會引起大亂吧。」

陀耶師道:「只要不是今天這種狀況,他們是不會怕的,比實力的話,他們的確非常強大,手裡有大把的高手,對付一兩個秘門,根本就不是問題,哪怕對方有道君級高手,他們也不會怕。」

風琛宗道:「這種組織還是少惹為妙。」

午陽道:「所以我才警告大家,以後不得和這個組織打交道!」

臘子嘆口氣,說道:「唉,他們一開始借印環的時候,可不會告訴你,他們是什麼組織,等你借了印環,才會明白上當。」

整個木棚區的修鍊者們都在議論紛紛,潘大頭已經無法繼續留下交易,他也打開秘門離開,也不知道他會如何躲避討債的人。

很多人都看著潘大頭離開,臘子說道:「這個潘大頭以後的日子可就難過了,也許躲到域外星空,才能擺脫他們吧。」

午陽道:「那是自尋死路!」


臘子道:「總好過被人殺掉。」

午陽道:「哪有什麼區別,都是死!」

雷星峰說道:「域外星空雖然兇險,但好歹還有一線生機。」

午陽道:「生機個屁,你又不是沒有去過,那地方看上去和平和,卻是步步危機,稍不小心,就會陷入其中,死都不知道怎麼死掉的,真君在那裡,還是弱啊!」

雷星峰心裡承認午陽說的不錯,但是他心裡也知道,如果能夠挺住,在域外星空這種資源極其豐富的地方修鍊生活,其實力增長,絕對不是別的地方可以替代的,當然危險無處不在,就算不在域外星空生活,別的地方危險就沒有嗎?不過他是不會和祖師爺爭論這些的。

陀耶師說道:「我倒是認識一個傢伙,真的很厲害,晉級真君后,就一直留在域外星空沒有出來,後來一直竟然修鍊到天君,而且達到了天君的巔峰,差一步就晉級到道君了,了不起的傢伙,呵呵。」

午陽說道:「這種偶然性,不代表其他人可以活下去。」

雷星峰倒是很有興趣,他說道:「祖師伯,那個人現在還在域外星空嗎?」


陀耶師笑道:「那是當然,這傢伙可厲害,曾經在真君的時候,就幹掉過一隻星獸,呵呵,在初入天君的時候,就敢進入大禁地,他可不是那種找個地方就隱居的人,而是不停的探險,經歷過無數生死,若是比拼戰鬥能力,他在初入天君的時候,就可以和我戰成平手,實力非凡啊!」

午陽都露出驚訝的神情,他說道:「你那時候是……天君的巔峰期?」

陀耶師道:「是啊,這人的戰鬥和我們不同,當真是神出鬼沒,一不小心就會落入他的戰鬥節奏當中,非常的被動,我和他試著打鬥了一次,呵呵,真是獲益匪淺啊。」

午陽道:「了不起,不知道能不能結識這樣的人?」 陀耶師道:「有機會的,他已經離開域外星空,去了瀚海夢魔,等你晉級到道君,也許就能見到他了,哈哈。」

丈夫的祕密情人 ,他說道:「這人膽子太大了吧,竟然敢直接進入瀚海夢魔?」

陀耶師道:「有什麼了不起的,他真君的時候,就敢住在域外星空,現在他都天君了,去瀚海夢魔又有什麼好奇怪的,這傢伙就是一個妖孽天才,膽大心細,思慮周詳,而且勇悍絕倫,是非常厲害的人物。」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