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洛飛雨分別之後,屈胖三依舊不見人影,應該是去找地方佈置,好睏住這位傳說中的頂級高手,而我依舊返回歐陽茉莉家,看住莫瀲小姐。

次日清晨,我們見到了前代海公主鳳長老。

這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婦人,眉目之間還有年輕之時的風情,顯然在年輕的時候,也是一個百裏挑一的大美女,而如今雖然美人遲暮,但依舊有一種讓人說不出來的氣質。

想起對方可是蟲蟲的師父,我對她也是十分的尊敬。

相對於我來說,屈胖三倒是將身段放得很開,將其當做了一個談判對手,與其言語交鋒,字字珠璣,寸步不讓,兩人好是一番脣槍舌劍,十分犀利。

如此討論了許久,最終敲定了合作的基礎來。

這協議與海公主那邊相差不多,鳳長老表示可以派四位長老連同巡防營的人,重點監視陷地宮,盯着對方,一旦有不屬於碧遊宮的可疑人物出現,立刻進行鍼對。

而在其它方面的細節,她告訴我們,說一應事宜,都可以找洛飛雨去協調。

能幫忙辦的,一定不會拖延。

碧遊宮的兩位重要人物,對我們都大開了綠燈,我突然感覺到屈胖三之前跟我講的“勢”,已經變了。

現如今的我們不再是孤立無援,反而是看似堅不可摧的趙公明處處受敵了。

他在明,我們在暗,一切彷彿全部都顛覆了。

與海公主不同的,是鳳長老在臨走之前,問了我們一個問題。

她問我們憑什麼自信,能夠解決趙公明?

屈胖三沒有透露太多,笑了笑,說即便是我們失敗了,你們也沒有損失什麼,對吧?

鳳長老搖頭,說我希望你們能夠贏。

屈胖三說還請鳳長老不要忘記今日的約定便是了。

她沒有再問,轉身離開。

如此又過了一日,屈胖三忙忙碌碌,到了傍晚回來,突然間對我說道:“走,去角鬥場吧。”

我一愣,說怎麼了?

屈胖三說馬援朝已經發力了,他將會在晚上十點鐘將趙公明帶到角鬥場,而這幾日我已經在角鬥場上做了種種佈置,相信能夠將此獠誅殺於此。

我心中莫名一慌,說你確定?

屈胖三拍了拍我的大腿,說準備好你的劍,能否誅殺此獠,就看你的神劍引雷術了。 這兩天子屈胖三一直偷偷摸摸地在折騰搞事,而我則大部分時間給留在了屋子裏看守莫瀲小姐,所以都不知道他將戰場設在了角鬥場中。

不知道爲什麼,我總感覺有一些心虛。

這一次的情況,其實是翻版了當初誅殺釗無姬和七魔王哈多的場景,然而雖然我與屈胖三的配合已經十分嫺熟,輕車熟路了,但我終究還是覺得不對勁。

要知道,那趙公明並不是什麼簡單人物,比起前兩位來說,他在這裏佔據了天時地利,怎麼看都不像是我們的囊中之物。

要是事情出了一些差池,那可該怎麼辦?

然而屈胖三卻顯得信心滿滿,說你放心,一切我都佈置妥當了,只要趙公明進場,我便施法將其困住,然後你引動天雷,將其劈死,一切就瞭解了。

我說這東海蓬萊島處於海洋深處,水面之下,是否能夠引來天雷,我也不曾知曉……

屈胖三盯着我,說箭在弦上,你跟我說不準備發了?

瞧見他如此的執着,我終究沒有再猶豫。

不管怎麼說,他都是對的。

無數次的事實已經證明了這一點,我所需要做的,就是相信他,努力配合好就是了。

我們將莫瀲交給歐陽茉莉,讓其代爲看管,等待着事後再做處理。

此人是我們牽制馬援朝的關鍵,只要拿住他,馬援朝就不會生出任何異動來。

緊接着,兩人開始趁着夜色,朝着角鬥場走了過去。

一路上還算順利,到達角鬥場的時候,這個東海蓬萊島最有特色的偌大建築裏鴉雀無聲,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這裏按理說應該有看管人員的,估計是海公主又或者鳳長老那邊的安排,所以一人都沒有。

兩人翻牆而入,來到了人員進場的一處石拱門隧洞之中,屈胖三指着場地周遭的符文,對我說道:“看到沒有,這是連神魔都能夠束縛的十方真解陷仙大陣,又名‘誅仙陣’,可是大人我的壓箱絕學,憑着海公主那邊提供的諸多材料,我在這裏佈置妥當了,只要那趙公明進了我的甕中來,就肯定會成爲一大王八,逃不出我的手掌。”

我跟着他往裏面走,在那比籃球場還要寬闊的石臺之上,最外面是蓬萊島先賢篆刻的古老法陣,防止內中力量衝突到外面來。

而裏面,纔是屈胖三的層層佈置。

這些圖紋看着十分古樸神祕,充滿了一種力學上面的美感,我雖然不懂這東西,但也覺得優美無比。

我能夠感受到這些符文裏面充滿的神祕力量,也感覺到了屈胖三充足的信心。

他之所以敢說這樣的大話,並不是沒有理由的。

這會兒離趙公明的到來還有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屈胖三帶着我走了一遍整個場地,然後告訴我接下來的流程。

馬援朝會將人給引入場中,到時候他會全力驅動法陣,然後將趙公明給束縛在一處陣眼之中,到時候他會給我三到五秒的時間,而我需要做的,就是利用這短暫的時間,施展出神劍引雷術。

他一本正經地說着,我耐心地聽,但總感覺事情有些蹊蹺。

真的會如此順利麼?

兩人走了大半圈,突然間我感覺到周遭的空氣有些僵冷起來,下意識地朝着四周望了過去。

屈胖三一愣,說怎麼了?

我說感覺好像有人來了,你仔細聽一下……

我伸手,往着我們來的通道那邊指了過去,屈胖三皺起了眉頭來,仔細地側耳傾聽一番。

一開始的時候很模糊,隨後那腳步聲就變得很清晰了。

屈胖三臉色一變,說怎麼可能,不是說好十點鐘的麼,爲什麼會提前這麼多?

我心中一直都有疑惑,此刻突然遭遇變故,心理上反而能夠快速反應過來,抓着屈胖三的手,就往這旁邊角落的陰影處躲了過去,而我們這邊剛剛躲好,剛纔走來的通道口處,便多出了一個身影來。

這個身影我見過,一襲青衫,儒雅而又風度翩翩。

碧遊宮財神,趙公明。

永恆聖帝 只有這麼一人,沒有馬援朝,也沒有別的什麼人。

我的心望着下面沉落下去,下意識地看向了屈胖三,只見他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來。

屈胖三沒有說話,而出現在了角鬥場前的趙公明也沒有說話。

如此沉默了十幾秒鐘,那青衫長者,擡起了衣袖來。

緊接着我們聽到了一聲“啪”的響聲。

一束光亮投射到了我們的身前來,將躲在角落裏面的我和屈胖三給照得分明。

半空中,我與趙公明的目光陡然相撞,我感覺到了一股龐大的威壓,整個心臟不停地亂跳,而下一秒,我方纔發現那傢伙的目光並沒有聚焦在我的身上,而是落在了屈胖三那裏。

到底怎麼回事?

馬援朝出賣了我們,還是別的什麼人?

當時的我直接就懵逼了,而屈胖三則板着臉,一言不發。

趙公明緩緩地向前走,一路走到了我們面前的十米之外,方纔停下,然後朝着我們拱手說道:“兩位,前些日子,我真的是小看兩位了,就這一點,我得給你們道個歉。”

說罷,他恭恭敬敬地朝着我們鞠躬行禮,顯得十分的鄭重其事。

屈胖三冷笑了一聲,說趙先生客氣了。

趙公明行過禮之後,擡起身子來,微微笑道:“兩位是否覺得有些驚訝,爲什麼我對你兩位的行蹤如此篤定,甚至沒有半分驚訝?”

屈胖三說無外乎出了內奸而已。

趙公明說兩位不想知道你們這麼周密的計劃裏,到底是哪兒出了岔子麼?

屈胖三摸着下巴,說說來聽聽,我也能夠查遺補缺。

火爆甜心,首席請簽字 趙公明卻笑了,搖頭說道:“我最不喜歡的,就是給人解釋這些事情的來龍去脈;說句實話,你們真的讓我驚掉了眼球,居然能夠做到這一步,而我若是不用些手段,只怕許多人都不會服我,所以我想要跟兩位借一樣東西,幫我穩定人心,不知道可否?”

屈胖三說這事兒好說,先把我的東西還給我。

趙公明手掌一翻,卻是有一顆珠子浮現在了手心之上,他說道:“可是這崆峒石?”

屈胖三說對。

趙公明說兩位先將爾等的項上人頭借給我,一切都好商量;不過在此之前,我得先立立威——來人,把那吃裏爬外的狗東西給我帶上來。

他話音剛落,門洞的陰影走,走出了一個人來。

馬援朝。

那傢伙的手中,拖着一個奄奄一息的人,我眯眼望去,這才發現這個已然是血肉模糊的傢伙,居然是那日過來找尋我們的小六子。

他顯然是吃了很多的苦頭,受刑無數,這會兒被馬援朝給架過來的時候,一點兒反抗能力都沒有。

馬援朝把人給一直押到了趙公明的身邊,然後將其押住,跪倒在地。

然後他抓起了小六子的頭髮,讓他擡起頭來。

瞧見右眼眼珠子給人掏空,一口牙齒全部拔光的小六子,那滿臉密密麻麻的劃痕,我的心中就是一顫,忍不住厲聲喝問道:“馬援朝,你居然敢背叛我們,就不怕我們殺了莫瀲麼?”

馬援朝衝着我們冷冷一笑,指着臺上說道:“你看那是誰?”

我擡頭一看,卻見本來被留在歐陽茉莉家的莫瀲,此刻居然出現在了臺上。

她穿着真絲睡衣,十分性感,雙手扶着看臺的柵欄,一臉恨意地朝着我們這邊望了過來。

而在她的身旁,則站着一個高大的男人。

那個男人拄着柺杖。

司馬老賊,趙公明麾下的第一大將,一個幾乎能夠與他比肩的頂尖強者。

瞧見這人的一瞬間,我的心幾乎陷入了絕望之中。

怎麼可能?

海公主不是答應讓騎鯨者攔住司馬老賊,讓他不得出宮,也不能夠攙和進這一場戰鬥中來麼?

爲什麼他還會出現在這裏?

難道是海公主背叛了我們之間的協定?

我看向了屈胖三,發現他居然面無表情,似乎對莫瀲的獲救,和司馬老賊的出現無動於衷。

他是真的不在乎,還是不想露出惶恐之色,免得失去先機呢?

我猜不透屈胖三的想法,不過瞧見他如此鎮定,心中的緊張稍微緩解了一些,像是給自己打氣一般,我還是對馬援朝厲聲說道:“那你就不怕自己腦中的禁制麼?”

馬援朝哈哈一笑,說老闆早就給我看過了,什麼一念之間、灰飛煙滅,不過是騙小孩子的玩意而已。

啊?

我看向了屈胖三,有些難以置信地問道:“他說的,都是真的?”

屈胖三無奈地笑了笑,說自然,世間最難控制的,就是人心,怎麼可能有那麼厲害的東西?都是我編的……

我的心中一抽搐,不過還是留着一份希望。

那希望就是屈胖三的“十方真解陷仙大陣”能夠在此刻發威,出其不意地將趙公明給控制住,然後我在想盡辦法,將其轟殺,再想辦法逃離此處。

花都超品仙醫 然而這個時候,屈胖三似乎明白了我的想法,朝着對方問道:“閣下既然敢出現在這裏,是不是已經破壞了我先前的佈置?”

趙公明嘿嘿而笑,說你覺得呢? 趙公明說話的時候,場邊的看臺之上,突然間站出了數十人來,團團圍住,全部都彎弓搭箭,朝着我們這邊遙遙指了過來。

只要我們這邊稍有異動,那長箭就會驟然而往,如雨落下。

我的心沉落谷底,知道這一次恐怕是逃不了了。

雖然不知道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但總之我們已經被趙公明算計了,就如同案板上面的肥肉,只能任人宰割了。

不過,就算是死,我也要戰。

人,就得不服輸。

不過……

我想了一下,低聲說道:“三兒,一會兒我過去拖住那狗東西,你人小目標小,趁機逃走吧。”

屈胖三擡起頭來,看了我一眼。

我瞧見他的眼中有笑意。

怎麼回事?

感動的?

我腦子裏滿是疑惑,而這個時候趙公明已經從馬援朝的手中,結果了一把長刀來。

這把長刀很特別,有點兒像是朴刀,就是那種木柄上安有長而寬的鋼刀,刀柄與刀刃同長,十分考驗臂力的一種戰爭利器。

趙公明抓着這把刀,然後高高地揚了起來。

那一刻,他整個人充滿了濃濃的煞氣,狂傲地喝道:“我知道,有很多人對我不滿,總覺得我趙公明掌管了蓬萊島這麼多年的經濟大權,好像是做了多少說不清道不明的壞事,但是你們卻不曉得,爲了維持蓬萊島的安定繁榮,老子到底耗費了多少心力。有人對我不滿,大可直接站出來,對我當面指責,何必在這背地裏偷偷摸摸,倒是讓我小看你爾等……”

這話兒並不是對我們說的,而是在指桑罵槐。

而下一刻,他則準備殺雞儆猴了。

刀落下的前一秒,他大聲吼道:“且讓那些三心二意的傢伙瞧一瞧,這背叛了我的下場,便如此一般……”

而就在此時,一直處於半昏迷狀態的小六子也突然清醒了過來,張開滿是污血的嘴,大聲吼道:“趙老倌,你倒行逆施,殘害忠良,肆意妄爲,終有一日,你也會慘死於此的,我小六子先行一步,但在那黃泉路上,我等你……”

唰!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