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顏正開口問,閔雅已經迎了出來,臉色不太好看,懷裏的孩子在“哇哇”哭着。

她這幅樣子,和今天下午見到的時候截然不同。

甚至,有些狼狽。

舒顏連忙從閔雅手裏將小糖罐兒給接了過來,問道:“怎麼回事?”

閔雅把孩子遞給舒顏之後,舒了一口氣:“還能怎麼回事?你看看這地上,都是她摔的!你再看看她那氣鼓鼓的樣子,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勸。”

舒顏朝着閔雅指的方向望去,只見黃秀盈坐在沙發上,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眼睛直直地盯着電視背景牆的位置,像是在出神,完全沒有看到有人來了。

舒顏低聲問道:“歡歡呢?”

歡歡名叫盧歡,是閔雅和初戀男友生的女兒,已經上小學二年級了。

閔雅回答道:“我讓她去同學家避一避,這種情況,如果讓她看到,對她成長不利。”

舒顏想想也對,這個年紀的孩子對這些事情仍然是一知半解,而且正處於min感和叛逆期,瞞着她會比較好。

舒顏抱着糖罐兒哄了哄,糖罐兒好不容易纔止住了哭。

糖罐兒睡了之後,閔雅一直坐在牀頭陪着她。

舒顏走出臥室,來到客廳在黃秀盈身邊坐下,非常禮貌地和她打了招呼:“黃阿姨,您剛從國外回來,累不累啊?”

黃秀盈這才轉過頭來,苦笑了一下:“累有什麼辦法?自己生了這麼一個傻女兒,她的事情我總不能眼看着不管啊!”

“阿姨,雅雅的事情你都知道了?”舒顏問道。

“知道了!周文彬不是個東西,騙了我們雅雅,我就算今天不找他算賬,明天也要找他算賬!這種人,就應該天打雷劈不得好死!”黃秀盈這番話說得咬牙切齒,“現在雅雅稀裏糊塗的生了他的孩子,他必須負責到底!”

周文彬必須對小糖罐兒負責,這一點舒顏認可。

只是,閔雅的脾氣倔強,她之前說過絕對不會要周文彬一毛錢。

她向來都是說到做到的。

即便是現在周文彬想要負責,閔雅也未必會將自己當初的那句話收回。

舒顏想到這裏,好生勸道:“阿姨,雅雅的脾氣您是知道的,在她沒有同意之前,我們還是別找周文彬去鬧,否則到時候我們兩頭爲難。”

“我知道。”黃秀盈嘆了一口氣,“舒顏啊,你是雅雅的朋友,也是單親媽媽,你應該知道作爲一個單親媽媽多不容易。就好比我,當初也是爲了爭一口氣非要和雅雅他爸離婚,離婚之後我真的後悔了。但是,那個時候我年輕氣盛,怎麼也不肯拉下臉面回去找她複合,一個人撐到現在。我現在算是撐到頭兒了,也五十多了。但是雅雅不一樣,她已經有了歡歡,現在又有了糖罐兒,你說她撐到何時是個頭兒啊?”

你是我苦澀的等待 ,也明事理,就是脾氣暴躁了點兒。

母女二人性子都衝,遇到問題各自維護自己的利益,矛盾一再被激化,最終變得無法調和。

否則,也不會氣得黃秀盈連花瓶都砸了。

所以,遇到黃秀盈這種人,首先就得服軟,順着她的話去說。

想到這裏,舒顏問道:“黃阿姨,您現在打算怎麼處理這件事?”

黃秀盈語氣堅決:“就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小糖罐兒從小到大的費用起碼得兩百萬。因爲周文彬是在欺瞞的情況下讓雅雅生下了孩子,害得閔雅成了單親媽媽,這兩百萬他一個月之內必須全部付清。否則的話,我不會擅自罷休!”

舒顏正準備繼續問點兒什麼,黃秀盈繼續說道:“這兩百萬我不是信口開河說出來的,我做了一張清單,從出生到大學畢業該要的費用,我都在上面寫得清清楚楚。如果周文彬耍賴皮,我自有辦法對付他。”


在舒顏看來,黃秀盈的這些想法很難行得通。

畢竟,現在這件事不單單是周文彬和閔雅兩個人的事情,而是兩個家庭之間的事情。

讓周文彬出兩百萬,即便是周文彬同意,盧珊珊也未必會輕易答應。

可是,現在跟黃秀盈講這些道理,她是肯定聽不進去的。

考慮到這些,舒顏打算儘可能地去附和黃秀盈:“我理解您的,阿姨。這次您看您這麼大老遠的從美國趕回來,時差還沒倒過來就忙着幫雅雅想辦法。我都覺得您真是一位非常偉大的母親。”

黃秀盈聽罷,突然嘆了口氣:“哎!我再怎麼偉大,自己女兒不理解也白搭。如果雅雅能像你這麼考慮問題,我就不用操這麼大的心了!”

舒顏道:“阿姨,其實雅雅的想法和我的想法很接近。雅雅多次跟我說過您爲了她付出很多,但是由於性格過於直率,總是跟您起衝突。每次你們爭吵過後,她都很自責,爲此找我傾訴過很多次……”

舒顏話還沒說完,黃秀盈就緩緩轉過頭,有些難以置信地望着舒顏,好半天才開口問道:“舒顏,你剛纔說的都是真的?雅雅每次和我吵架過真的自責過?”

舒顏點了點頭:“對。因爲自責,所以每次和您超過之後她會找我傾訴,因爲礙於面子不肯主動跟您認錯,她會在我面前不斷自責。”

黃秀盈聽罷,一直沒有說話。

但是,從她的表情中可以判斷出:她對舒顏所說的一切感到很意外。

舒顏繼續說道:“阿姨,舒顏這次和周文彬的事情之所以沒告訴你,並不是因爲她不信任您,而是她怕您擔心。而且,她現在已經二十五歲了,早已是個成年人了,搞懂的道理也早就懂了。只是,您越是去責備她,她的逆反心理就越強,這對您和她都是不利的。阿姨,我知道您是個女強人,這麼多年來,您經過自己的打拼,有了一番自己的事業,也給雅雅提供了很好的物質條件。雅雅是懂得感恩的人,您也是非常關心和寵愛雅雅的,彼此都適當地調整一下心態,多聽聽彼此的心聲,多一些溝通。這樣一來,你們母女二人的關係一定會越來越好的。”

黃秀盈聽罷 ,又沉默了一陣。

過了一會兒,她才應道:“我知道。”

語氣,明顯比之前柔和了許多。

舒顏見狀,連忙說道:“所以黃阿姨,周文彬那邊您就先不要過去了。雅雅自己會有解決辦法的,好不好?”

黃秀盈沒有馬上回答,而是伸出手從茶几上端了一杯茶,抿了一口,然後嘆了一口氣,道:“我現在年紀大了,管她管得多了,她確實是煩了,適當放放手,或許對我們母女倆都好。不過,就算我這次不去找周文彬,他也不能對糖罐兒不管不問。不管如何,他是孩子的爹。把一個呱呱落地的孩子從小打到拉扯大不容易,這樣的虧雅雅之前已經吃過一次了,我不希望她再吃第二次。”

“我明白我明白。阿姨,我一定會想辦法好好勸勸雅雅的,好不好?”

黃秀盈點了點頭,道:“謝謝你了舒顏,雖然你和雅雅是好朋友,但是我知道這件事和你無關。你也是有家有孩子的人,總爲雅雅的事情操心,我都過意不去了。”

“沒事的,都是應該的,朋友之間互相幫助嘛。”

黃秀盈轉身從桌子上拿了一個金色的禮品袋遞到了舒顏面前,說道:“我這次回來也沒帶別的東西,這個手袋就送給你了,算是我一片心意,你一定要收下。”

舒顏看了看,是古馳的新款包包,於是笑着說道:“謝謝阿姨,您的心意我領了。只是,我家裏的手袋已經夠用了,再說,這麼貴重的東西,我怎麼好意思就這麼收下?所以,這個手袋您還是留給雅雅吧?”

黃秀盈見舒顏不收,硬是朝着她懷裏塞:“舒顏,你幫了我這麼大忙,我也就給你點兒小東西,你還客氣啥?”

舒顏只得從黃秀盈手裏將包包接了過來,禮貌地說道:“阿姨,我幫您勸勸雅雅,也只是舉手之勞,您真的不必太客氣。”

舒顏說着就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時候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阿姨,您也早點兒休息吧?”

烽火盛唐 好好好,今天耽誤你這麼多時間,真的不好意思。”黃秀盈也站了起來。

這麼多年,黃秀盈事業有成,錢也賺了不少,但是和女兒閔雅的關係卻越來越糟糕。

更令她鬱悶的是:閔雅兩次懷孕,兩次產女,爸爸的身份都很尷尬,也沒有負起做父親的責任。

爲此,她和閔雅吵過無數次,鬧過無數次,最後事情沒解決,關係卻越來越僵。

能和自己的女兒解開誤會,緩和關係,這是黃秀盈目前最大的希望。

舒顏臨走之前去了閔雅的房間,將黃秀盈送她的那個包包放在了牀頭櫃上:“雅雅,這個包包是阿姨送給你的,讓我幫她拿進來。”

閔雅有些意外,問道:“她送我的,幹嘛要你拿進來?我今天看到她提着這個包包,還以爲她是給自己買的呢。”

舒顏笑了笑,道:“你們一見面就吵起來了,她就算是想親自拿給你,也拉不下面子。你母上大人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

閔雅一邊打開那個金色的袋子一邊說着:“說得也是,把自己的面子看得比什麼都重要。



袋子打開的那一刻,閔雅的眼睛突然亮了:“天啊,這個手袋國內都斷貨,我找了好幾件**店都找不到。沒想到她還真給找回來了!”

舒顏見狀,連忙說道:“看吧,知女莫過母。以後你還是少和你母上大人鬧彆扭了,她可真是比誰都愛你呢。”

閔雅將袋子重新放在了牀頭櫃上,問道:“怎麼樣?她現在還是一心要去找周文彬鬧嗎?”

“她答應了,不過我也不敢肯定她一定不會去找他鬧。”舒顏道,“我建議你這段時間好好和你母上大人聊聊,態度好一些。你們之間缺乏溝通,而且性子都太率直,總得有一個人先服軟,你覺得對不?”

閔雅點了點頭:“我知道。總之我絕對不能讓她去找周文彬鬧。我現在真的和周文彬一刀兩斷了,不想再和他有任何干系。”

“我知道,所以你得平心靜氣地多做好她的思想工作才行。還有,千萬不要跟她說你一分錢都不要這種話,就說一切商量着決定。要不然,她肯定接受不了。”

“嗯。”閔雅擡眸看着舒顏,眼神兒中滿是感激,“總之今天謝謝你。” 舒顏打趣道:“以後少惹麻煩,就算是真的謝我了。”

閔雅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兒:“切!你這個人啊,給你點兒陽光就燦爛,給你個杆兒你還真往上爬了!”

舒顏看了看錶:“好了,不和你貧嘴了,我得先走了,小籠包兒不見我就不睡覺。”

“好,外面黑,你開車慢點兒。”

“知道了,早點兒休息。晚安。”



自從和許英傑表明態度之後,米可一直在思考解決問題的辦法。

說是解決問題,其實只不過是爲了將自己的“罪行”轉嫁到別人身上。

但是想來想去,都沒有找到合適的人。

正常情況下,誰會替她來頂這麼一個黑鍋?

就在米可左右爲難的時候,突然看到尚麗麗垂頭喪氣地走到了座位上,坐下之後還嘆了一口氣。

米可帶着幾分好奇走了過去,問道:“麗麗,你怎麼了?”

尚麗麗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麗麗,有什麼事你說出來,我或許能幫你想辦法。”米可每次都是用這種方式博取尚麗麗的信任。

不過,也卻是爲她解決了不少問題。

只是,她之所以幫助尚麗麗,只不過是希望自己在《時尚今典》能多一個幫手。

畢竟,在她的身邊,還沒有發現比尚麗麗更好駕馭的人。

米可心想着她會不會是知道“惡意栽贓事件”被暴露,於是連忙問道:“麗麗,那件事你是不是聽說了?”

尚麗麗這才轉過頭來,一臉懵圈的表情:“什麼事?”

米可愣了一下,原來尚麗麗並不是因爲那件事在發愁。

於是將前兩天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訴了尚麗麗。

尚麗麗一聽,頓時慌了神兒。

一方面,是因爲在《時尚今典》米可一直是她的保護傘;另一方面,當初栽贓舒顏的那件事她也參與了。

米可見尚麗麗如此驚慌,於是嘆了口氣,說道:“現在都這樣了,我們倆是綁在一條繩子上的螞蚱了!”

“那怎麼辦?你快想想辦法啊!”尚麗麗有些着急了。

尚麗麗越是着急,米可心裏就越是踏實,她乾脆拋開問題關心起尚麗麗來:“麗麗,你今天到底是因爲什麼事不開心啊?”

尚麗麗停頓了片刻,回答道:“還能因爲什麼!我弟弟又闖禍了!”

尚麗麗的弟弟名叫尚宇軒,是尚家唯一的男丁,而且是尚麗麗的父母老來得子,自從生下來之後就當個寶貝似的寵着。

也正是因爲家庭原因,尚宇軒吃不得苦,學習成績也很一般,更要命的是懶惰蠻橫。

尚麗麗的父母都是臨時工,收入低且不穩定。所以,一家人的生活來源主要靠尚麗麗支撐。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