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顏點了點頭:“還是許總聰明,我話還沒出口,您就能猜個正着。”

許英傑抿了一口茶,看着舒顏說道:“如果說升職加薪,也不能忘了你自己啊!半年前就打算把你升到主編的位置上來的,但是那個時候鬧出了一個莫須有的抄襲。現在一切都過去了,該懲罰的得到了應有的懲罰,那麼該獎勵的,也應該得到應有的獎勵。”

“謝謝許總信任,我會繼續努力的。”

…….

舒顏剛從許英傑的辦公室走出來,突然看到不遠處站着一堆人。

仔細一看,李冰、樊瑞也在其中。

而且,樊瑞的聲音特大特誇張:“天啊!這麼漂亮!這也太美了吧!怎麼會有這麼好的創意?送天價婚紗來求婚!?”

穿越︰傲嬌王爺獨寵嬌妃 ,是陳煒的聲音:“這件婚紗是Cheney的作品。Cheney一直對中-國傳統文化感興趣。所以,在設計婚紗的過程中融入了許多中-國風元素,真的太美了!”

“咦?那不是舒主編嗎?她來了……”李冰說話間,已經跑到了舒顏的身邊,拉着她的手說道,“舒主編,你快看看,這是誰送給您的婚紗?真的是酷斃了!”

就在舒顏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陳煒和樊瑞已經拖着婚紗走到了舒顏的面前:“舒主編,穿上吧!穿給我們看看……”

“這個……合適嗎?”此時此刻,舒顏的心思根本不在婚紗上。

她一直在想:這件婚紗到底是誰送來的?會不會是故意在搞惡作劇!

“穿上吧!求求你了……”一向憂鬱沉默的陳煒突然衝着她撒起嬌來。


緊接着,所有人都開始衝着她撒嬌:“舒主編,穿上吧!我們好想看哦,你就行行好吧!”

舒顏拗不過他們,只得進了更衣室。

當她換好婚紗走出來的時候,所有人都驚呆了!


剛纔還喧鬧的現場,瞬間變得落針可聞。 大概過了半分鐘之後,陳煒才緩緩開口道:“出塵脫俗如夢如幻!在兼顧高貴大氣的同時,也將東方的溫柔婉約詮釋到了極致!果然不愧是Cheney,他沉寂了這麼久,這算是他出山之後的第一件婚紗作品,怎一個美字了得?”

“舒主編,你穿上這件婚紗真的太美了!”樊瑞突然跑到了舒顏的跟前,張開雙臂想要給她一個擁抱,但是手剛打開,又突然放了下來,“哎,我現在終於明白,什麼叫作美得讓人望而卻步了!”

“美!確實很美!”許英傑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了舒顏的身後,“我在時尚圈這麼久,舒顏的這件婚紗,算是我見過的將中-國風詮釋得最美的一件婚紗了!對了,舒顏,這件婚紗是誰送來的?我們還真想見一見,到底是誰這麼有眼光!”

許英傑話音未落,只見肖珃從電梯口走了過來。

許英傑見狀,連忙迎了上去,恭恭敬敬地問道:“肖先生,您這是……”

肖珃淡淡笑了笑:“不好意思許總,請容我先處理點兒私事。”


肖珃說罷,單膝在舒顏面前跪下,擡起頭看着舒顏,一字一頓地說道:“舒顏,之前我們都錯過了彼此。今天,請你給我一次機會。嫁給我吧?!”

肖珃話音未落,樊瑞就先忍不住叫了起來:“天啊,真的太太太浪漫了!”

“舒主編,你就答應吧!”

“答應他吧!”

“答應他吧!”

舒顏看着肖珃,眼淚早已佈滿臉龐。

肖珃見狀,將已經成了淚人兒的舒顏從地上抱了起來。

舒顏的臉紅透了,她第一次在大庭廣衆之下這樣被一個男人就這樣抱在懷來,說不害臊,那是假的。

但是,更多的是幸福感。

她在肖珃的耳邊壓低聲音說道:“肖珃,快放我下來,這是我的工作場合。”

肖珃微微轉過頭:“我知道。你的工作場地我就借來用用,而且我又不是不給報酬!”

“什麼報酬?”舒顏問道。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肖珃說罷,就抱着舒顏在衆人豔羨的眼神中離開了。

過了好幾天,舒顏才知道:肖珃所說的報酬,就是和許英傑的合作計劃。

“千色錦”作爲A市最大的服裝公司,和《時尚今典》合作,對《時尚今典》而已,算是一大喜事。

肖珃笑稱:《時尚今典》培養了她,成就了她。所以,《時尚今典》就是她的孃家。這次合作機會,則是他送給孃家人從彩禮。



江楠經過一番“偵查”得知,餘錚並不是郭碧華和餘德洋的親生兒子。

餘德洋在年輕的時候在一場車禍中下-體受傷,雖然經過手術後仍能行夫妻之事,但是卻失去了生育能力。

當郭碧華得知這個情況之後,一時間無法接受。

畢竟,在他們的觀念裏,如果家裏沒有孩子,就意味着百年之後沒人幫着操辦後事。

所以,他們去雲南一個偏遠的山村裏領養了一個孩子,這個孩子就是餘錚。

餘德洋一直很想將餘錚的身世告訴他的,但是每次到了關鍵點兒都被郭碧華給攔住了。

也就是說,餘錚到死的那一刻,都不知道他的父母姓甚名誰。

……

就在肖珃和舒顏的婚禮舉行之前,白玫特地到了“千色錦”找到了肖珃。

她哭着求肖珃原諒。

並且,她告訴肖珃,自己一直沒有安全感。她之所以會腳踏兩條船,也並不是因爲貪心,而是缺乏安全感。她從小便被父母拋棄,雖然後來被好心人收養,但是那對夫婦有了孩子之後她再次被拋棄。她又進入了另一個家庭……

雖然接下來日子,表面上風平浪靜。但是,她每時每刻都在擔心自己會不會被拋棄!

這些不愉快的經歷,對她的影響很大,甚至直接影響了她的戀愛觀。

在戀愛的過程中,她仍然會擔心自己被拋棄,爲了減輕這種憂慮,她寧願腳踏多隻船,周旋在多個男人中間…….

當肖珃聽了白玫這些話之後,雖然心中有些同情,但是也只是輕描淡寫地告訴她:“我們之間的緣分早就盡了。如果說當初你對我有恩情,那麼這份恩情我也早就償還了。你的過錯,我可以原諒。但是接下來,我更應該對我所愛的人負責!”



…….

一個月之後,肖珃和舒顏的婚禮在“一葉一世界”舉行。

和他們一起舉行婚禮的,還有江楠和娜娜。

在婚禮上,舒顏見到了許久爲露面的Cheney,以及她的中-國太太。

Cheney見到舒顏之後,說的第一句話就是:“舒小姐,謝謝您曾經放我一馬。也謝謝你還能不計前嫌,穿上我爲您設計的婚紗。”

一契終生:俏妻鬧離婚 :“Cheney,我早就聽說您是中-國通,果不其然。和上一次見面相比,您的中文說得比之前更流利了。還有,這套婚紗我真的真的很喜歡。所以,如果要說感謝,也是應該我感謝您。還有,就目前對中-國文化如此精通的歐洲設計師,非您莫屬。所以,今後我也期待看到Cheney更多更好的作品。”

Cheney笑了笑,說道:“舒小姐,曾經,我做過對不起你的事情。爲您設計婚紗,是我向您道歉的方式。您接受嗎?”

“當然接受。”舒顏笑着伸出手來,和Cheney握在了一起,“還期待今後您能設計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謝謝!謝謝!”Cheney激動地說道。

……

待到《時尚今典》的同事們都入座之後,舒顏突然想起米可來。

米可自從離開《時尚今典》之後,他們就再也沒見過。

雖然之前發生過諸多的不愉快,但是現在突然想起她,仍然不免有些感慨。

畢竟,她們是一起並肩作戰過的同事。

舒顏正想着,只見米可拉着一個瘦高的男人笑臉盈盈地朝着她這邊走了過來。

當舒顏看到那個男人的臉的時候,不由地怔了怔:這個男人,怎麼這麼熟悉?好像在哪兒見過……

舒顏正在努力地回想着的時候,米可已經走到了她的面前,笑盈盈地說道:“恭喜你,舒顏。恭喜你終於和肖先生走到了一起!祝你們白頭偕老,早生貴子!”

米可話音未落,小籠包兒就從肖珃和舒顏中間鑽了出來:“我就是他們的貴子!”

小籠包兒這句話把在場所有人都逗笑了。

肖珃連忙將小籠包兒抱了起來:“沒錯,這就是我的兒子,親生的!”

米可似乎明白了什麼,打趣道:“那也可以二胎的嘛!”

隨即,就朝着舒顏身邊靠近了一步,用手指了指那位瘦高斯文的男子,低聲說道:“我男朋友,怎麼樣?”

舒顏看了那高個子的男人,雖然清瘦了些,但是劍眉星眸,很是俊朗,於是說道:“很不錯,和你很般配。”

米可笑了,一副幸福小女人的模樣:“他是‘茗門閨秀’的老闆,有空過去喝茶!”

舒顏這才終於想起來:這個男人她之前在“茗門閨秀”見過的。但是,卻怎麼也沒想到他竟然能和米可走到一起!

緣分,果然是個奇妙的東西。

不過轉念一想:這樣也好,米可嫁給茶莊老闆,沏茶飲茶,修心養性。對她而言,會是很不錯的選擇。

……

晚上七點,婚禮正式開始。

當一切都就緒的時候,新浪和新娘卻都不見了。

就在大家四處尋找的時候,小籠包兒突然驚慌失措地跑到了舞臺中央。

拿着話筒大聲說道:“不好了……不好了…….我看到肖珃叔叔在欺負我媽媽,大家快去救我媽媽啊!”

主持人見狀,連忙跑到了小籠包兒身旁,蹲了下來問道:“寶貝兒,請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彆着急,慢慢說,慢慢說……”

小籠包兒一邊喘着氣一邊說道:“我看到肖珃壓在我媽媽身上,好像在打架,我媽媽打不過他……”

看着小籠包兒一臉焦急的樣子,臺下頓時鬨笑一片!

就在大家一邊捂着嘴偷笑一邊竊竊私語的時候,身穿一襲大紅色旗袍的沈茵突然從人羣中站了出來,對小籠包兒嗔怪道:“寶貝兒,到時候改口了!怎麼還一口一個肖珃叔叔的? 我只想好好做個魔頭 !”

沈茵話音未落,鄭瑜華就從旁邊站了起來,對小籠包兒說道:“還有我,快叫一聲太奶奶!”

“太奶奶——”小籠包兒雖然一輛懵圈的表情,但是聲音卻極爲響亮。

“哎——”鄭瑜華馬上笑着應道。

燈光之下,她眼角的皺紋的變得柔-軟起來,像一朵綻放的花兒。 男朋友結婚了,新娘不是我。

這是真真切切發生在我身上的一個笑話。

知道陳浩結婚的時候,我正在三亞的沙灘上光着腳丫子追逐海浪,比着剪刀手自拍,快活得像是中了五百萬。

朋友圈被一場盛大婚禮刷屏,照片中的新郎高大帥氣,笑容幸福甜蜜。

我呆呆地看着照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陳浩,我相戀六年的男友。

閨蜜常樂樂衝我揮手大叫:“苒苒!苒苒!你發什麼呆呢?快幫我拍照啊!”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