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麗娜得意道:「這裡布置下的陷阱和禁製法則,都是有規律可循的,真正安全的路只有一條,我可以根據現場情況判斷出正確的方向。」 「哦?」木白心頭一動,嘿嘿一笑道:「我倒是第一次聽說盜賊這種職業,你看你的來歷也不簡單嘛。」

艾麗娜道:「哼,我告訴你,你現在放了我,我可以不跟你計較,否則你最好別讓我活著出去,就算你逃到世界盡頭,我也會讓你死得很慘。」

「威脅?我聽得多了。」木白不屑一笑,道:「你不告訴我寶物在哪兒的話,那我就自己去找了,反正要死也是死在一起的。」

說著,他繼續朝前方那祭壇的方向走去。

「喂……」艾麗娜頓被木白的舉動嚇了一跳,慌忙叫道:「不要亂走!很危險。」

木白腳步沒停,毫不在意的笑道:「那你告訴我寶物在哪兒?」

艾麗娜算是徹底拿木白沒轍,說道:「就在祭壇里,那裡有一個禁制之門,只要打開以後,就能找到大巫師的所有遺物了。」

隨後,木白在艾麗娜的引導下,帶著分身和傀儡一起小心的朝祭壇的方向走去。

「站住!」一聲怒喝從石門外傳來。

旋即,一道磅礴的劍氣,宛如劈破天地,帶起那驚鴻劍勢就朝木白斬下。

木白臉色一沉,鬆開左臂,將艾麗娜的身子放在地上,腳尖一點地面,身子跳躍向半空,提起斬龍刀便對上那迎面斬來的劍氣。

「轟隆!」

木白和追殺來的馬其頓,身子同時從半空彈開,各自跌落在地面上。

木白的身子在地面砸出一個大坑,但他擁有土分身幻化的守護,倒是沒受到什麼嚴重的傷害。


對面的馬其頓,他的情況就要比木白慘多了,勉強從大坑裡爬起身後,頓時張口噴出了一道鮮血,木白這一刀的滋味,可不是那麼好抗的,而且他在先前和地龍的拚鬥中,本身就受了不輕的傷。

「你想怎麼樣?」木白冷聲問道。

「殺你。」馬其頓很簡單的從嘴裡吐出兩個字。

「找死!」

木白臉色一寒,刀身一翻,他身子就如陀螺一樣從原地飛旋而起,帶著一股恐怖的絞殺之力就朝馬其頓衝去,所過之處,空中那些吞噬蟻的屍體頓如暴雨半落下。 馬其頓低喝一聲,將魂力全部灌注入手中的大劍內,凝聚出一道巨大劍芒,正要朝木白斬來,可駭然發現,身下忽然伸出無數蔓藤將他纏繞住了,緊接著風系束縛也施加到了他身上。

這兩系束縛法術,讓馬其頓的身子在原地停頓了半息時間,就被馬其頓掙脫開了。

然而,木白正是憑藉這半息時間,搶佔到了先機,身子便以飛旋到馬其頓身前。

馬其頓慌忙抬起大劍擋住。

木白刀隨身轉,那旋轉刀鋒一連在馬其頓的大劍上劈砍上百次,震得馬其頓腳步連連後退,口中鮮血狂噴,手中的大劍都險些快被震掉。

突兀地,木白停止飛旋的身形,落在馬其頓身前,撩起大刀就朝他砍去。


「鏗!」

馬其頓雙手運劍,慌忙擋住木白這氣勢驚人的一刀。

木白嘴角露出一抹詭異笑容,左手雙指上倏然閃現出一道金光,猛地朝馬其頓胸口刺去。

「什麼!」馬其頓臉色剎那一白,雙手顯然無法抽回大劍抵擋,不然自己就會被木白的斬龍刀砍中,只能將魂力逼出體外,凝聚出一道薄薄地護罩擋在胸前。

「噗!」地一聲。

木白左手山那一點金光看似輕飄飄的刺在馬其頓的魂力魂力護罩上。

側妃不承歡 ,讓馬其頓臉色一怔,可是突然,他的臉色就僵硬在了那裡。

只見他后心剎那衝出一點金光,並且伴隨著一團血霧飄灑而出。


木白手中那枚九脈神針看似沒有突破馬其頓的防禦,實則他已經利用九脈神針的穿透力,將勁力打入了馬其頓的心臟,直接將他心臟射穿。

「呼……」

木白微出口氣,將九脈神針收入空間戒指內以後,便將紫金葫蘆拿了出來。

眼觀馬其頓躺在地面上的屍體,雖然已經沒有了呼吸,可就在這時,一道七彩光芒從他額頭上冒了出來,這正是他的神格。

「嘿嘿,看你往哪跑。」

木白將斬龍刀插入地面,右手雙指結出一個法印,便將馬其頓的神格收入了紫金葫蘆內。

「這是什麼東西,居然可以吸收神格。」遠處的艾麗娜見了,一陣心驚。

——————————————————————————————————————————

推書:老黑出品的《魔法合體王》,69書吧風格最純潔的作者,玄幻大作不可錯過。


曾經,我一無所有……但是現在……

我要擁有一切,更要成為這個世界里,最強的男人!

所有阻擋我夢想之路的傢伙,我絕對會把他們徹底碾平!一個不剩!

沒有魔力?哥能複製任何魔法,化為己用!

沒有鬥氣?哥能與魔獸合體,擁有魔獸的力量!

傳送門:http://bookapp.book.qq.com/origin/workintro/493/work_2260461.shtml 「要是能消化這傢伙的神格,我的本體實力因該可以進入皇級了,不過想要消化掉這枚武魂力神格,我的力量無法辦到,藉助這紫金葫蘆恐怕也需要個三、五十年的時間。」木白心裡暗自嘀咕。

好不容易收集到一枚神格,要是拿來煉製傀儡的話,那就太浪費了。

回頭瞥了眼石門外的打鬥動靜,雖然很激烈,但波及不到這裡面。

木白心裡默想道:「以地龍的實力,拖住那偽神級惡魔半天時間不是問題,但梅琳那伙人要是再追了過來,以自己剩下的實力,恐怕不好對付。」

走到艾麗娜身前,將她的嬌軀重新抱了起來。

「混蛋!」艾麗娜一聲怒罵,身子頓時劇烈顫動了一下,把冰冷臉頰飛速紅了起來。

木白這才發現,原來自己無意間, 影后進化論 ,連忙移開了位置,抱著她的細腰。

「你這天殺的傢伙,我恨死你了。」艾麗娜氣得只咬銀牙。

「儘管恨吧,就怕你以後想恨都沒機會。」木白不以為然的笑了笑。

隨後,木白轉頭望著風系分身肩上抗著的朱迪斯,眉頭凝起,對艾麗娜問道:「你對我朋友做了什麼?」

艾麗娜面無表情道:「沒什麼,只是用迷魂煙,讓他暫時昏迷過去而已。」

木白問道:「要怎樣才能弄醒他?」

艾麗娜道:「可以用水來化解迷魂煙的效果,再不然就只能等一天時間,他自己會慢慢醒來。」

「哦?」

木白一點頭。旋即,只見水系分生走上前,抬起左掌,凝聚起一小團水元素,那元素如漩渦般在掌心旋轉,很快就形成了一顆水球。

輕輕拋出那水球。

「啪!」地一聲。

水球打在朱迪斯臉上。過了一會兒,朱迪斯渾身一個激靈,悠悠醒了過來。

猛地一甩腦袋,朱迪斯清醒了了很多,看清周圍情況后,他立即從木白的風系分身肩上跳下身子,站穩在地面,大驚道:「這是怎麼回事?」 木白微微一笑道:「你被人偷襲了。」

「偷襲?誰幹的?」朱迪斯臉色大怒。

木白偷偷瞥了眼艾麗娜,笑道:「是惡魔,快走吧,現在沒事了。」

「惡魔?」朱迪斯聞言一怔,接著問道:「我們這是要去哪兒?」

木白指了指祭壇,道:「你跟緊我就是了,千萬不要胡亂走動,這裡有禁製法陣和陷阱,觸動它們就麻煩了。」

朱迪斯疑惑道:「去那裡幹什麼?」

木白道:「你就別問那麼多了,到時候自然會知道。」

說著,他已經邁動腳步,慢慢地朝祭壇走去。

一路小心的在每一塊地磚上落腳,分身和傀儡在忙著對付吞噬蟻,雖然只有五百米左右的距離,可木白一行人足足用了半個多小時的時間,這才走到了祭壇前。

來到祭壇附近以後,那群盤旋的吞噬蟻頓時不敢靠近了。

「停下來。」艾麗娜忽然低聲說道。

木白聞言,立即停下腳步,問道:「怎麼了?」

艾麗娜道:「把我身上封印解開,不然我無法帶你上去。」

「你最好別跟我耍花樣。」木白說著,右手雙指閃電般,連續在艾麗娜身前點了三下。

「呼……」

艾麗娜渾身一松,頓時大出口氣。

定了定神,她從空間戒指內將那石盤拿了出來,凝神望了好一會兒,開始動手轉動那石盤上的輪盤。

朱迪斯一臉驚奇道:「她是在做什麼?」

木白搖了搖頭道:「我哪兒知道。」

等了不就,艾麗娜臉色微沉,將魂力灌注入那石盤內,那石盤頓時閃耀出一道璀璨的星塵光芒,朝那祭壇頂端,射出一道筆直的光束。

在祭壇中央位置,有一顆懸浮的棱形水晶球,被光束射中以後,整個祭壇微微一陣顫動,便恢復了平靜。

艾麗娜緊皺的眉頭頓時展開,出了口氣道:「法陣已經解除,我們可以登上祭壇了。」說完,邁著輕盈的腳步就朝身前的石階上走去。 木白心裡很驚訝,從剛才那祭壇震動時無意所散發出來的氣息來看,十分恐怖,連真神的氣息都遠遠不能與之相比。

想到這裡,木白臉色悄然一變。這難道是主神布置下來的禁咒法陣?

「你手裡那個石盤到底是怎麼東西?」木白忍不住問道。能夠解開主神布置下的法陣,這東西可不簡單。

艾麗娜得意道:「這是星盤,是我家的祖傳神器,它可以演義世界一切玄奧變化,通天曉地,而且可以專門破解禁製法陣,用處很多,但一般人是無法學會使用的。」

「聽起來好神奇。」朱迪斯讚歎道。

「笨蛋,不然怎麼叫神器?」艾麗娜沒好氣道。

木白總覺得這女子的來歷和這大巫師有些關聯,不然怎麼可能如此熟悉這裡的禁咒法陣和陷阱?就算她是盜賊,也不可能做到這種輕車路熟的程度。

……

走到祭壇以後。

木白凝目望著身前那漂浮的水晶,這和薩滿祭壇上那水晶是一模一樣的,難道這個祭壇也是連接一個其它位面的傳送門?

艾麗娜目光流轉,烏黑的眸子里隱隱閃過一絲狡詐之色,伏下身子,玉手輕輕在腳下地面敲了幾下。

「轟~~轟~~轟~~」

地面裂開一條細縫,緩緩打開,露出了一個地下通道。

木白見了心裡一陣吃驚。

朱迪斯驚奇道:「你怎麼知道這裡還隱藏有通道?你以前來過這裡?」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