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學法學這麼多年。

若是連這點不公,都處置不了。

那她,深造的法學,還有何用?

那她,在畢業時,對著法官錘立下的誓言,還有何用?

薇婭俏臉凝重,在心中暗暗立下誓言。

而。

正當藍色計程車,緩緩行駛過前方的紅綠燈路口時。

突然…!

左側道路,一輛黑色大眾越野車,猛地加速,急速轟鳴,朝著計程車……狠狠衝撞而來…!

剎那間,一切發生的太快!

計程車司機,根本來不及反應……更來不及躲避…!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左側街道,那輛越野車瘋狂的衝撞而來…!

「轟……%!!」一陣撞擊巨響,回蕩在整片雪落的街道中!

大眾越野車的車頭,狠狠撞擊在計程車的車門上!

整輛計程車,當場直接被撞翻,掀飛出去!

計程車被撞飛出了數十米遠,整個車頂已被掀翻朝天。

計程車的車門側,直接被撞出了一個巨大的凹陷。

車窗盡數崩碎。

薇婭整個人,被狠狠卡死在計程車車廂內,她的長發凌亂,俏臉煞白,驚恐……

雪白精緻的脖頸上,一滴鮮血,緩緩滑落。

而後,血流如注。

染紅了她那件制服裝。

也染紅了她的羽絨服外套。

她受傷了。

而且,傷得很重。

她被卡死在車內,試圖用力掙扎,想推開車門。

可一切,卻於事無補。

不遠處,那輛大眾越野車,緩緩剎車停下。

一名身穿皮夾克,帶著墨鏡的刀疤男子,緩緩下車。

他臉上閃過一抹冷戾的笑。

『錚!』男子右手一甩,一柄砍刀,猛地從衣袖中浮現。

他就這麼,一步一步,朝著計程車方向走來。

見到這一幕,被卡在車內的薇婭,俏臉變色。

她眼睜睜的看著那名刀疤男子走到近前。

而後,抬起砍刀,對著計程車的司機,狠狠一刀,砍了下去。

「噗……!」鋒利的砍刀,瞬間貫穿了計程車司機的喉頸。

鮮血貫穿,飛濺,染紅了整個扭曲的車內空間。

親眼見到這一幕,車廂內的薇婭,徹底被嚇傻了!

她俏臉煞白,嬌軀被卡死在車廂內,驚恐……顫抖。

她沒想到,在這片江南……大庭廣眾之下……竟,有人……敢當場……行兇,殺人?!!

「救……救命……救命……!」

本能之下,薇婭聲音顫抖,大聲斯喊,求救。

可,整條街道上,大雪茫茫,廖無人煙。

縱使,有幾輛零散的轎車駛過……也是急匆匆踩下油門,飛馳逃離而去。

沒有一人,敢停下來多管閑事。

這一刻,薇婭有些絕望了。

那名刀疤男子,嘴角掛著一抹滲人的冷笑。

他緩緩揚起手中沾血的砍刀,對準了車內的薇婭。

「臭娘們,長得倒是挺標誌……只可惜,你招惹了不該惹的人。他們要你死,那你……只能去死了。」刀疤男的聲音,帶著滲人的殺戮。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踏踏踏!

沉悶的腳步聲不斷響起。

在沈林的注視下,不遠處的那片黑色鬼域之中出現了一道人影,那是一個長相英俊的青年男子。

男子的年齡大概在二十來歲左右,身上穿着一件黑色長袍,在衣服胸口處的地方印有一個血紅色的「壽」字,鮮艷無比,彷彿能夠滴出血來一般。

除此之外。

男子的手臂上還纏繞着一根看上去十分詭異的鎖鏈,鎖鏈上面刻有一個個像是古字,又像是某種特殊符號的古怪印記。

青年男子最引人矚目的就是他的長相了,他的五官精緻端正,面部輪廓十分立體,簡直就像是一件完美的藝術品一樣!

在沈林看來。

以青年男子的這個長相要是進入娛樂圈的話,簡直就是男女老少通吃,啥都不需要有,光靠這一張臉就已經夠了,而且是不會出現審美疲勞的那種帥,完美的無可挑剔!

這讓認為自己顏值一直在線的沈林心裏都不免有些自慚形穢了起來。

不過那個從商場走出來的青年男子也有一個缺點,就是他的皮膚太白了,白的有些不正常,就像是死人身上的那種慘白膚色。

「厲鬼還是馭鬼者?」沈林的目光一動,仔細打量起了那個正在朝自己這邊走來的青年男子。

而隨着對方的行動,那片宛如棺材形狀的黑色鬼域也朝着街道這邊蔓延了過來。

沈林之所以不確定那個青年男子是不是厲鬼,主要是對方跟他之前所遇到的厲鬼完全不同。

首先,青年男子的面部表情十分豐富,與厲鬼的獃滯完全不同,從青年男子的眼睛裏,沈林看出了對方此時似乎正在思索。

厲鬼會思索嗎?

理論上是不會的。

最起碼沈林到現在為止還沒遇到過跟人一樣擁有智慧的厲鬼。

一般來說。

厲鬼只有行動的本能,以一段特定的規律行動,當有人觸發了它的殺人規律之後,那麼厲鬼才會開始行動,殺死那個觸發了規律的人。

就像是一段設定好的電腦程序一般,只有當人按下了開機鍵,那麼電腦才會啟動。

但要說不是厲鬼,沈林自己的心裏都有些不信。

畢竟這個地方這麼詭異,怎麼看都不像是還有其他馭鬼者存在的樣子。

就連北陽市的負責人都死了,死在了鬼城事件源頭所在的那片靈異空間,他的屍體沈林親眼看過,身體當中的厲鬼也已經消失了。

「但不論他是人,還是鬼,可以確定的是,這是一個極其危險的存在!」沈林的眼中滿是忌憚之色。

那個青年男子給了他一種極其危險的感覺,這是屬於沈林的直覺,也是他所駕馭的厲鬼帶給他的感知能力。

這個青年,或許能夠殺死他!

儘管心裏十分忌憚,但沈林並沒有第一時間就選擇退走,因為他對於自己的能力還是十分自信的,認為自己就算不是那個青年男子的對手,也能夠做到全身而退。

畢竟,對方看起來雖然詭異,可他也不是人,真要拼起來,到底鹿死誰手還難說的很。

不止是自己,據沈林所知,總部那些內定的隊長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幾乎都是異類中的異類,有着不弱於真正厲鬼的能力。

甚至有些都已經有實力直面s級的靈異事件了,比如他,沈林!

別的不說,沈林覺得自己要是死了,以他所駕馭的厲鬼的特性,可能一個s級都無法完全定義,甚至還要更加恐怖。

而作為異類的他已經能夠最大程度使用厲鬼的能力了,即便是面對其他s級的靈異,他也有面對的信心。

這也是為什麼沈林之前敢自己一個人去尋找鬼城事件源頭的原因,因為他壓根就不怕,有獨自面對的信心以及足夠的能力和底氣!

就在沈林暗自戒備,甚至已經做好動手準備的時候,那個長相英俊的青年男子停在了距離他五六米左右的地方。

「你是外界的馭鬼者?來這裏是為了處理這座城市所爆發的靈異事件?這麼看來的話,你應該是隸屬於馭鬼者總部的人吧?」

在沈林詫異的目光中,那個青年男子開口說話了,他的聲音非常有磁性,算是比較好聽的一種。

「不是厲鬼么?」

沈林的心裏一動,但表面卻一副十分平靜的樣子,開口詢問道:「你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裏?」

「在問我問題之前,你不應該先回答一下我之前的提問嗎!而且想要知道別人的姓名,也應該先自我介紹一下才顯得比較禮貌吧。」青年男子邊說邊打量站在街道中央的沈林。

見沈林好像並沒有打算回答自己問題的意思,青年男子想了想,隨後繼續說道:

「我以前的名字叫黃泉,不過我不太喜歡這個名字,後來改掉了,現在我的名字叫殷間!」

「跟你一樣,我也是一位馭鬼者,如果你不喜歡叫我名字的話,也可以叫我在靈異圈的代號:鬼差!」

說完,青年男子看向了沈林,那眼神似乎在說我已經自我介紹完了,現在該輪到你了。

「黃泉?陰間?鬼差?這取的名字跟代號………有點意思,又是一個像葉真一樣得了中二病的青年么?」

沈林在嘴裏小聲嘀咕著,同時在腦海中快速回憶了起來,想要知道自己腦海中有沒有與之對應的信息檔案。

要知道沈林有着入侵別人記憶的能力,因此對於一些不重要的信息內容都會選擇性的「遺忘」。

思考了一會之後,沈林確定自己沒有聽過這麼一個人,如果對方沒有謊報信息的話,那麼這確實是一個神秘至極的任務,隱藏的很深。

因為沈林查看過許多在總部有記錄的馭鬼者檔案,並且也入侵過不少其他馭鬼者的記憶,現在思索起來,卻發現自己腦海中沒有絲毫關於自己眼前這名馭鬼者的記憶信息。

一番思索無果后,沈林隨即開口說道:

「我叫沈林,代號鬼相,隸屬於馭鬼者總部,讓我好奇的是,北陽市發生了靈異事件,所有人都消失了,就連我總部的負責人也一樣,為什麼你卻沒有受到影響?且一直隱藏到現在,你有什麼企圖?」

在說話的同時,沈林的身體變得有些虛幻了起來,一股靈異力量湧現,街道中的溫度驟然下降了許多。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