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聽完心中一驚,再回想起石洞之內自己見到的情形,這才恍然大悟地點了點頭。手中卻緊緊地握著一個避水珠,而這個避水珠竟是他從那個石洞的一具白骨旁邊撿到的,也就是說那具白骨很有可能就是自己失蹤多年的祖父。茉莉頓時眼中一熱嗎,跪下來恭敬地朝那具白骨磕了幾個響頭,然後將白骨收進了自己的儲物袋,準備回去將祖父好好安葬。

「傲天,為何綠蘿服用了如意花恢復了往昔的記憶,可我卻不過是迷惘一夢。」葉飛飛終於發出了多日來的第一個聲音,幾人聽聞卻頓時一喜,知道是葉飛飛緩了過來。

「據那水無雙所言,這如意花非常有靈性,當日可是那綠蘿先吞服下去的,自然功效想必也是被她佔了去,而你能得到卻是微乎其微的。這如意花化開兩朵,卻本是一體,竟然還讓你有了那綠蘿的記憶,你現在可有好多了?」傲天緩緩地說道,但著實放心了,自從吞服了那朵如意花,葉飛飛可是大為所創。

「我感覺到差不多再過半日就要浮出海面了,大家都調息好吧,若是那黒蛟王在那海邊守株待兔,我們只會有一場惡戰!」葉飛飛朝著眾人說道,又一催動紫心鐲上行而去。

葉飛飛清清楚楚地記得元嬰中期的郭雲峰對付自己就如同捏死一隻螻蟻,對付水無雙之時,要不是綠蘿施展困神術與他同歸於盡,只怕即使是眾人合力也不會那麼快地滅掉水無雙。那黒蛟王可是元嬰後期的修為,若是被他截住,那可真是自身難保了。

想到這裡,葉飛飛又不禁一聲嘆息,一場辛苦得來的如意花,被自己親手送人了不說,還落得自己神識大受損傷的結果,這數月來的等待也只是變成了一場空。

這無故獲得的記憶,若讓她了解一個女子悲慘的故事,天下的男子都是這麼負心么?在獲得綠蘿記憶的時候,她幾乎就是綠蘿,陷在那痛苦、彷徨、黑暗、血腥的世界里無法自拔,若不是清靈目中傳來的清涼讓她瞬間清醒了過來,只怕後果不堪設想。

清醒過來之後,葉飛飛就清清楚楚地知道那只是綠蘿的記憶,只是卻無法不替綠蘿難過。又回想起了之前發生在城主府的種種,多日來埋藏在心的憂傷一下子全部涌了出來,化成無法自抑的淚水。心中越是苦,流出的淚就越是苦,自己當時的淚也會是苦澀無比的么?

大半日後,葉飛飛雙手掐訣,一聲清喝,紫心鐲就像離弦的箭一般從百靈海中飛了出去,驚起一群隱藏在海中的蝦兵蟹將,朝那不知為何物的紫光狂涌而去。 「還好那黒蛟王沒親自坐鎮,只是一些築基期左右的手下密密麻麻地把守在百靈海面上!」傲天看見外面,慶幸地說道。

「茉莉,這裡可有逃向其他的傳送陣之類的?」葉飛飛看著外面無數的蝦蟹,面色冰冷,朝茉莉問了一句。

「這裡沒有傳送陣,但是再向陸地飛行一日路程之後,就有一個叫臨水的小城市,那裡倒是有一個傳送陣。」茉莉想了一下,一拍腦門的說道。

「把方位告訴我,快!」葉飛飛並不看去,只是全力催動著紫心鐲,茉莉急忙跑到了葉飛飛的身邊,指著方向。

幾刻鐘后,葉飛飛感到了一些禁空禁制,這才落到了地面上,出了紫心鐲,面色卻十分蒼白,明顯是法力使用過度而沒得到補充的結果。

儘管身上有些乏力,葉飛飛卻絲毫不敢耽誤,使用起了流風朝臨水城奔去。雖然一直追在身後的都是些黒蛟王手下的小角色,也早早被自己拋在了身後,但那黒蛟王乃是元嬰後期,一個瞬間就會出現在自己身邊。

和平常一樣,葉飛飛很順利地就進入了臨水城,問清了方位,就急速想傳送陣走去。


「好險,那黒蛟王剛剛來到臨水城的城外!」剛在葉飛飛啟動了傳送陣,開始傳送的時候,傲天就向葉飛飛一傳音地說道。

「這臨水城再怎麼小,應該也會有元嬰修士坐鎮的吧,黒蛟王要想在臨水城鬧事的話,也不是那麼容易。等我傳送過去之後,那黒蛟王再想找我們,不下一番狠功夫自然是不行的!」葉飛飛嘴角浮現了一抹笑容,在傳送陣的光芒閃動中沒了身影。


臨水城外。

就在黒蛟王剛一出現在臨水城外的時候,就從臨水城中飛出了一藍一青兩道身影,落在了距離黒蛟王不遠的地方。

「原來是百靈海的黒蛟王黑風前輩,不知前輩突然來訪我臨水城,可是有何事情?」一個藍色道服打扮中年男子朝黒蛟王一抱拳,恭敬地說道。這藍色道服男子只有元嬰初期修為,而黒蛟王雖是妖族,但修為和能力都在自己之上,只得恭敬應對。

「哼,原來是藍城主,你可知你臨水城的附屬島嶼百靈島上的一位修士潛入我百靈海中,殺害了我的愛兒,甚至連他的元神都毀滅了。既然你來了,那一定要給我個說法!」黑風怒聲一吼,竟如同陣陣驚雷打在這藍色道服男子二人身旁,二人不禁心中一冷,多年不見這黒蛟王的修為又見長了,這明顯是在向二人施壓。

「黑風前輩,若是我沒記錯的話,百年之前貴公子已經是元嬰初級大圓滿的境界了,只怕現在已經到了元嬰中期的修為了吧!我臨水城一向資源貧瘠,連我和木兄都不過才元嬰初期,只怕我和木兄二人聯手,若是想傷害貴公子都做不到,更何況其他人呢!」藍色道服男子恭敬地向黑風一抱拳地說道。

「是呀,即使在一月前你百靈海開放的神秘境地,去的最高層次也不過結丹初期。這裡若是出現元嬰期以上的修士,我二人豈會不知,又怎麼讓他前去您的百靈海搗亂呢?若真有這樣的人,我們一定會立刻查明,給您一個交代。黑風前輩,貴公子的事情我們非常抱歉,您老還請節哀啊!」藍色道服男子身邊的青衣男子也恭敬地向黒蛟王一施禮地說道。

「若是有元嬰修士出現,我自然也是不可能沒有感覺的。可憐我那愛兒實在死得凄慘,此事你們一定要徹查清楚,否則我絕不放過你們!」黒蛟王雖然心中狂怒,但百靈海和這些陸地城市早就簽訂協約,自己不可貿貿然闖入這些陸地城市,否則那些人族的大能修士就會立刻出現,擁有滅殺自己的權力!即便是他再狂暴,他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使勁地一揮袖,化作一道黑氣而去。


未知地方未知城市。

一個人來人往的街上,走過一個一身淡紫色衣裙的少女,因為少女眼中的身上總是散發出一陣逼人的冰寒,竟無人敢接近過來,只是忍不住遠遠地看上一眼。

這個少女自然就是從臨水城傳送出來的葉飛飛,她記不清這裡是傳送的第幾個城市了,多日來的逃亡,她感到了些許疲憊,突然厭倦了這類逃亡的生活。

只想找個僻靜的地方好好修鍊,現在她已經心無雜念,只想增加自己的修為。秦慶在上次將自己和何展從郭雲峰的城主府救出來之後,留下玉簡,叮囑自己要早日修鍊大成,不要忘記尋找靈蓮妃的事情。

不知秦慶是如何將自己救出的,聽何展所言當時秦慶似乎還修為有損,令得葉飛飛內心越發愧疚了。在和郭雲峰相處的時日里,她確實幾乎忘記了尋找靈蓮妃的事情,而秦慶還不計前嫌地耗費精力相救自己與危難之中。

就這麼一直走著,葉飛飛到達了一處山前,直接祭出了碧水寒心劍,開鑿了一個隱秘的洞府。在洞府外擺上一些幻陣和防護陣后,將紫心鐲放在洞府之中,然後進了紫心鐲。

「前輩,我原本想將我祖父的靈骨埋葬,只是現在怕是已經相距百靈島萬里之外,我怕是回不去了。」茉莉早早地就等待了葉飛飛的修鍊室前,見葉飛飛果真進來了,立馬彎著腰說道,

「難得你有此孝心,你若是想回去百靈海,便是回去吧!」葉飛飛淡淡地說了一句,腳步絲毫不停留半步。

「前輩!茉莉暫時會好好保管祖父的靈骨,只是現在卻想讓前輩將我收留下來。」茉莉急忙又上前幾步,朝葉飛飛說道。

「噢?你倒說說我為何要留下你?」葉飛飛腳步一頓,停了下來,卻還是冷冷的。

「我可以做一切粗活,這裡的一切苦活累活,我都可以做!只要求前輩能提供一些丹藥和修鍊之地。」茉莉彎著腰大聲地說道,偷偷地看了葉飛飛一眼。

自從茉莉發現葉飛飛一人十多日服食的丹藥,比他七十多年服食的丹藥還要多的時候,他就下定決心,無論如何自己一定要跟著葉飛飛,哪怕只是個奴僕,他也願意。自己最多只有十年的壽命,回去百靈島,自己最多十年後就會死去,化為泥土。但是要是跟著葉飛飛,他的修為只會無盡地提高,說不定有朝一日還能窺得大道,獲得永生。

「我的丹藥可是那麼容易賺的?要是真想留下,就好好地做事。」葉飛飛淡淡地說了一句,就走進了自己的修鍊室。

茉莉卻心中狂喜,葉飛飛竟然沒有直接拒絕自己,就證明自己還是有了希望了。想了一想,就跑去找小靈了,看看能幫上什麼忙,葉飛飛可是十分地疼愛這隻金色的小猴子,和它關係處理好了,想必自己一定能在這裡留下去呢。

數月之後,某片山中的空地之地,站立著一隻神色傲然的九尾銀狐,而空中正在積聚著瘋狂的雷電之力。這九尾銀狐不是別人,正是傲天,已經恢復了結丹期的修為,就要恢復人形的傲天。


傲天的不遠處,站立著四人一猴,最中間的正是葉飛飛。柳若和何展分別站立在葉飛飛的兩旁,小靈也乖巧地趴在葉飛飛懷中。而茉莉只是遠遠地看著幾人,這空中積攢的雷電之力著實恐怖,不是他能承受的範圍,葉飛飛就吩咐他站在遠處。

幾人的情緒都略顯輕鬆,並不像茉莉一般如臨大敵。而粉兒正盤旋在傲天周圍,興奮地扑打著雙翅,似乎對於傲天的二次化形雷劫急不可待。

自從完全確定了粉兒對雷電之力有些非凡的吞噬能力的時候,對於這些雷劫,葉飛飛完全沒了一絲擔憂,而卻是期待。因為粉兒好像只有吞噬了雷電之力才能提升修為,這難得積聚大量的雷電之力的機會,葉飛飛自然不會放過的,這可是一舉兩得的事情呢!

看這情形,傲天的二次化形之劫,比當時柳若的化形之劫可是要強上不少,但是比起清靈目的誕生之劫,卻是小巫見大巫了。若不是清靈目自身就具有強大的力量,怕是自己就會在哪裡灰飛煙滅的。

「轟!轟!轟!…」無數巨大的雷柱眼看就要朝傲天擊去,只見傲天的一邊突然多出一道粉紅霞光,這些下降的雷柱頓時一緩,竟然是被降低了速度。只是這粉紅霞光越長越大,雷電的範圍有多大,而粉兒霞光總是比雷電的範圍大一點,死死地將這些雷電之力困住。

粉兒口中再一道粉紅霞光,這些雷電就被粉兒化為一絲一絲的雷絲,而粉兒就像吞著一個不斷的無限長的閃著雷光的美味麵條一樣,既輕鬆又享受。

遠處的茉莉早已看傻了眼,平日自己只當這又小又可愛的粉兒只是不知名的小獸,不想粉兒竟如此厲害,這令所有修士和妖獸都驚恐的雷劫竟然瞬間就化解了。看來自己以後還真不能以貌取人了,不對是以貌取獸了! 只是一個瞬間,第一道雷劫就被粉兒輕輕鬆鬆地就消滅了。粉兒用自己碧綠的右翅撫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歡快地落在了傲天的背上,用臉蹭了蹭傲天光滑的背上。好像是在表示很喜歡傲天送自己的禮物,以後和傲天成為了好朋友一樣。

小靈一聲冷哼,沒好氣地白了粉兒一眼,這臭狐狸老是欺負自己,以前粉兒這小桃子都是和自己一夥的,竟然今天就被這臭狐狸一道雷劫的雷電就給收買了,真是不夠義氣!

葉飛飛微微一笑,摸了摸小靈的頭,小靈的臉色才好過一點,偷偷地瞪了傲天一眼。

不消片刻,傲天的第二道化形雷劫就打了下來,雖然是比第一道雷劫強大了許多,但是粉兒依舊是不費吹灰之力就將第二道雷劫也收拾了。

待到第三次雷劫醞釀的時候,粉兒的眼神之中才有了一些鄭重,在高中之中飛撲著雙翅。葉飛飛也打起了精神,在傲天的四周擺了一些防護陣,何展和柳若也都緊盯著空中的積聚的雷電,準備好隨時出手。

「轟!轟!轟!…」震耳欲聾的雷聲響徹在天地之間,只是這雷電只是聚集在傲天周圍數丈的區域之內,如暴怒銀龍一般發出了可怖的聲音。

此時的粉兒,直接一道寬廣無比的粉紅霞光,卻是更加耀眼,朝空中直下的雷電撲了過去。而這時的雷電只是下降的速度稍有一緩,卻仍在下降,粉兒又是一道更加奪目的粉紅霞光出口,而雷電又只是一緩,還是沒有停下,而是在直接落下。

粉兒頓時大怒,狂喝一聲,又一道讓人不敢直視的粉紅霞光出口,茉莉急忙一轉身,即使是背對著,茉莉仍是覺得自己的雙眼都痛得厲害。

那些雷電終於是幾乎停止了下降,說是幾乎,因為這些雷電還是在以很慢的速度下降。粉兒的眼神之中,終於多了一絲慌亂。一邊跟隨著雷電的下降速度,一邊加速了對雷電的吞噬。

眼見雷電馬上就要接近了傲天了,卻還有幾道粗壯的雷電。傲天、葉飛飛、何展和柳若幾乎是同時出手,而葉飛飛布置的陣法也起了一些作用。雷電只是削減了大半力量,卻仍然有幾道手指粗細的雷電直直地擊在了傲天身上,頓時傲天的背部一片焦黑,頓時一股毛髮燒焦的糊味撲入了眾人的口鼻之中。

「嗷!」傲天一陣吃痛,仰天長叫一聲。

頓時一道純凈無暇的白光從虛空之中打了出來,將傲天籠罩在內,只見白光中傲天慢漸漸褪去了渾身的銀白色的皮毛,身形越長越大,漸漸地化成了葉飛飛初見的那一縷神念的模樣。

傲天銀髮披散一肩,鼻樑高挺,五官俊美,睫毛彎彎,薄薄的嘴唇掛著一絲略帶邪氣的微笑。微風一起,銀髮隨風而舞,竟有一種引人心神的美,看得眾人都一陣出神。葉飛飛不禁一陣啞然,太久沒見傲天為人的模樣,竟然有些不習慣他的這個模樣。

「飛兒,怎麼樣,現在本王該配得上你了吧!」傲天一見眾人的模樣,竟然獨自向葉飛飛傳音道,還不忘向她拋了個顯眼的媚眼。

葉飛飛白了傲天一眼,落到粉兒身邊,將熟睡的粉兒抱在懷中。傲天正要追去葉飛飛身邊,突然何展竟然一把白劍橫在了傲天面前,弄得傲天呲牙咧嘴的,自己才剛剛恢復結丹初期的修為,現在哪裡斗得過何展,只能在心裡無限地咒罵他。

「快進來吧!這邊這麼大的動靜怕是會引不少人前來!」葉飛飛看著何展幾人,淡淡地說了一句,只是一個瞬間,在原地沒了任何身影,空無一物,竟是彷彿從來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正當葉飛飛一行消失之後,就在原地出現了三位身影,都是結丹期的修士。在三人到達后才漸漸聚來了好些築基期的修士和練氣期的修士。

「蘇兄、羅兄,你們如何看待這突然而來又迅速消失的雷劫?」站在最中間的修士,臉圓目圓,只是神色卻有幾分緊張,朝著身邊的二人說道。

「三重雷劫,看這雷劫和妖獸的化形雷劫倒有幾分相似,只是一般的妖獸都至少要在八階以上才會化形,但是這雷劫比起妖獸的化形雷劫只是小巫見大巫,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圓臉修士左邊的黃衣修士開口說道,神色之中卻無擔憂。

「蘇兄說的也是,八階以上的妖獸要化神也只會選擇靈力充沛之地,怎麼會來我們這裡,我們還是莫要擔憂了,回去好好修鍊吧!」圓臉修士左邊的灰衣修士微微一笑,對著二人說了一句。

圓臉修士圓圓的眼睛轉了幾轉,這才朝二人一點頭,同時一個飛遁就要離開這裡,這裡的築基修士和練氣修士急忙紛紛讓路,生怕擋住了這幾個結丹修士,他們一怒之下,自己的小命就沒了。

「哼,本王可是在千年前就進入化神的修士,豈容你們小覷!」傲天的神念何其強大,直接就查探到了那結丹期修士的對話,不屑地說道。等他再回過頭想向眾人顯擺一番,誰知其餘人都搖搖頭一個一個地走了,只留下自己一人在原地臭美。

在未知的山頭中,轉眼就過去了四十多個年頭,某一日山間憑空出現了一位身著淡紫色衣裙的少女,正是閉關四十年有餘的葉飛飛。

這四十年來,在何展和傲天二人的指導下,葉飛飛的修為突飛猛進,穩步上升。再加上她一直持續不斷的服用清智果和洗髓丹,此時的葉飛飛的修為已是築基後期大圓滿的境界,當真是冰肌玉骨清無汗,驚為天人。

何展和傲天現在都到了結丹中期的修為,柳若也到了築基中期大圓滿的境界。連那茉莉每日都是屁顛屁顛地跟在小靈後面學煉丹,小靈被茉莉一吹捧,飄飄欲仙,很認真地教他煉丹,現在已經非常喜歡這個愛拍馬屁的老徒弟了。

小靈和茉莉二人的日子都在煉丹中度過,通過服食一些丹藥和終日苦修,茉莉也終於突破了練氣期,已經是築基初級的修為了。

停留在築基後期大圓滿的境界,葉飛飛多次突破卻都未能成功結丹,只得聽從傲天的意見,外出歷練一番,在心境和修為上都能更上一步,興許反倒有可能突破。

走在這個陌生城市陌生的大街上,葉飛飛不禁一陣輕嘆,自己來這裡已經四十多年,卻依然對這個小城十分陌生。

卻看到街上的修士個個神色慌張,急速奔走,彷彿是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葉飛飛微微一皺眉,一閃來到一個正在逃竄的外貌只有二十多歲的黃衣男子面前。

「前輩,您可有何指教?」那黃衣男子見一個絕色美女落在自己面前,頓時心中狂喜,再一看竟然是位築基期的前輩,受寵若驚,當即恭敬地問道。

「為何城中這般慌亂,可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葉飛飛淡淡地說了一句。

「回前輩,這龍陽城怕是近期都不太平了,這百年一來的獸潮提前來臨,而且來勢超前兇猛,大家都在為這次的抵禦獸潮做準備!」黃衣男子頓時一怔,即使葉飛飛這般冷淡,聲音卻是悅耳無比,如一陣清風坲過心頭,不由低下了頭,不敢再看葉飛飛。

黃衣男子見葉飛飛遲遲沒有再問自己,這次偷偷地向上看去,只見原地哪裡還有人影,不知何時葉飛飛已經離去了。

不消片刻,葉飛飛就走到了城門處,只見此時城門大關,護城大陣也開啟了。城門處憑空比原先連綿出一層厚實的青蒙蒙的城牆,密密麻麻地守衛著一些身著鎧甲的修士,一看就是訓練有素的精英隊伍。

龍陽城么,不想這個小城資源貧瘠,倒有這麼霸氣的名字,還有這麼多的暗藏不漏的修士。獸潮一般都會發生在資源充沛的城市,這龍陽城不只有獸潮,還是百年一次,這龍陽城莫非是有什麼絕世的寶物,才能吸引這些妖獸前來的吧?

早就聽聞這獸潮著實令人驚心動魄,倒是一個不錯的歷練機會,葉飛飛一打算,就決定參加這次獸潮。

「前輩,由於獸潮,龍陽城全城已經完全封閉了,只准進不準出,前輩若是要出城,還請等這一次的獸潮結束了吧!」一個只有築基初期身著青色鎧甲的修士,上前擋住了葉飛飛的去路,目中精光閃現,竟是對葉飛飛築基後期的修為沒有絲毫恐懼。

「我若是要參加這次對抗獸潮的行動呢?」葉飛飛沒有對靑甲修士對自己的發怒生氣,反倒最為敬佩這靑甲修士敢做敢言,微微一笑地問道。

「若是能得前輩相助,我龍陽城抵抗獸潮的勝算自然是大了幾分,請前輩跟隨我前去一見城主大人吧!」靑甲修士見葉飛飛不和其他人一般由於懼怕獸潮,竟是來相助抵禦獸潮的,頓時心中一喜。 葉飛飛微微點頭,默許了靑甲修士的做法,靑甲修士做了一個請的姿勢,一手飛出一道傳音符,然後帶著葉飛飛踏上了青蒙蒙的城牆,走進了一個角樓之中。

「是我那次渡化形之劫前來查探的三個修士,這三個傢伙竟然和四十年前的打扮一模一樣,真是老土!」傲天的聲音傳進了葉飛飛的耳中。

只見這角樓內部看似平平無常,卻布置著非常厲害的防禦陣法。其中坐著三位修士,一位臉圓目圓,有些略微顯胖,結丹中期的修為。另外二人一位是身著黃衣的瘦弱修士,另一位則是身形魁梧的灰衣修士,這二人都是結丹初期的修為。

三人此時神色有幾分緊張,見青甲修士帶著個只有築基後期大圓滿的女修來了,頓時有些失望。他們原先還以為來的是個戰鬥力強橫的男修呢,在他們心中,越是美的女修就越是花瓶,只是看著好看,並無多大能力。更何況這位美得讓人窒息的少女,讓三人一看都有些心動,還真無法想象她能有多大的戰鬥力。

「難道三位是覺得我不夠能力么?」葉飛飛看出了這三位結丹修士的失望,面色清冷,淡淡說道。

「仙子錯怪我等了,我龍陽城能有仙子這般的人物前來助陣,定當有如神助,抵抗過這次獸潮!我是這龍陽城的城主,龍墨,這兩位都是我龍陽城的副城主,這位是蘇蕭蘇兄,這位則是羅烈羅兄,請問仙子芳名?」還是那略微顯胖的修士急忙上前笑著向葉飛飛一抱拳,雖是位女修,但能到築基期大圓滿的境界,而且神色平淡,應該還是有一些能力的,可比起城牆上那些衛兵強多了。

「我姓葉!」葉飛飛眼神一掃,目光冷清如水,龍墨三人頓時心神一驚,只怕是之前小看這女修了,她的神念已經足以和他三人一較高低了,只在其上,不在其下。

「葉仙子,請這邊坐!」龍墨當時神色一變,恭敬地做出一個請的姿勢。蘇蕭則向那個帶葉飛飛進入角樓的靑甲修士一使眼色,靑甲修士立馬心領神會,朝幾人一施禮,退出了角樓。

「不知葉仙子以前是在哪裡修行的,像葉仙子這般的人物,若是在我龍陽城出現,怕早就轟動全城了吧!」龍墨也在一張椅子上坐下,笑著問了一句。

「龍城主謬讚了,我只是一介散修,數月前來到龍陽城,一直在閉關,今日出來才知道獸潮的事情。」葉飛飛臉色清冷,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

「哎,說道獸潮,不知為何我龍陽城自古以來,每百年就會出現一次獸潮。不過雖然每次抵禦獸潮,都會有大量傷亡,幸好龍陽城至今還是屹立不倒。不知這次獸潮為何提前來臨,來勢洶洶,我三人也甚為傷神,只能臨時尋求他城援助,不過看這陣勢,獸潮怕是今日就要來了。」龍墨一臉憂色,他雖已經派人前去臨近的修仙城求援兵了,但是這些城的城主可是那麼好打發的,龍陽城一直修仙資源匱乏,帶去的禮物也不知道能不能這些城主出手。

「既然這些妖獸多年一直不肯罷手,怕還是看上龍城主的什麼寶物了吧!」葉飛飛淺淺一笑,若有所思地看著龍墨。

「葉仙子莫要說笑了,若是我龍陽城有什麼寶物,也不會至今才這麼些修為!」龍墨搖了搖頭,但眼神中卻有一絲異色被葉飛飛察覺到了。

「不知城主對這次獸潮也有什麼計策,可有我能幫得上忙的地方?」葉飛飛再次淡淡一笑,問了一句。她現在確是更加確定這龍陽城一定存在什麼厲害的寶物,只是龍墨現在還沒找到而已,否則這麼一個貧瘠又獸潮頻繁的龍陽城怎麼能留住這三位結丹期修士,還如此奮勇守城不肯放棄。

「葉仙子可願守護我龍陽城的最後一道防線,由我們三人帶領衛兵在前方擊殺妖獸?這妖獸數量雖多,但大多都是一些一到四階的妖獸,每次也會只有兩到三個五到六階的妖獸出現。有了葉仙子守住最後一道防線,我三人也好安心在前方殺敵,不知道葉仙子意下如何?」龍墨一番沉吟,笑著問道。

「龍陽城的防禦大陣即使是七到八階的妖獸來攻打,也會抗住好久的吧!這麼牢固,何不安排幾個築基期的修士守護大陣即可,實不相瞞,這次我來抵禦獸潮,是想深入獸潮之中,龍城主無需給我安排衛兵的。」葉飛飛淡淡的說著,龍墨、蘇蕭和羅烈三人卻臉上無限驚駭,葉飛飛竟然一眼就看破了護城大陣的防護能力,還自告奮勇地深入獸潮中,這要是其他人,恨不得離獸潮越來越遠呢。

不過三人相互對視一眼,也就明白了,葉飛飛已經到了築基期大圓滿的境界,應該是想借著這次在獸潮的廝殺中獲得一些頓悟,得以突破吧!既然她要去獸潮之中廝殺,必定是有非常厲害的防護手段,能多一個有力的住手,何樂而不為呢?龍墨三人互相使了使顏色,也就一一點頭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