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菲看着自己鞋面上沾染著的酒液,伸手就推了余卿卿一把:「你是不是瞎啊?怎麼當的服務生?走路不知道看人的嗎?」

「對不起對不起……」

余卿卿幾乎本能的給人道歉,及至看到那張明艷動人的面孔,不由愣了一下:竟然是她……

。 「我……」克萊恩吐了口氣,轉而搖了搖頭,道:「說實話,我有些猶豫……」

「猶豫是正常的,畢竟這是關乎到一輩子的大事。」林若笑了笑,繼而道:「走吧,我們總不能一直在教堂談話,雖然我不介意,但你大概率會被當做神經病。去個你想去的地方,慢慢考慮吧!」

克萊恩頓時點點頭,他其實也感覺到其他信徒因為他「自言自語」而投注過來的憐憫目光了。

兩人隨後一起出了教堂,在猶豫片刻后,克萊恩並沒有選擇回家,而是選擇了進入「佐特蘭射擊俱樂部」進行射擊練習——剛剛發生的事雖然平安解決,但對他來說也無疑是一個警醒。

在進行射擊練習的同時,克萊恩克萊恩也思考着鄧恩說過的一個序列的優缺點,又想到羅塞爾大帝說過的有關於後悔沒有選擇占卜家的事。

他忽然想到了什麼看向林若所處的方向,手中的射擊練習也停了下來,問道:「林若,你覺得我該選擇什麼序列?」

林若聞言笑了笑,道:「其實我手上還有一些其他途徑的起始序列的魔葯配方,不過比起那些,我還是建議你選擇占卜家。」

克萊恩聞言不由問道:「為什麼這麼說?」

他是真的好奇了!羅塞爾曾經後悔沒有選擇成為占卜家,而現在林若又建議他現在占卜家。

這個序列是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嗎?

「你還記得我說過的,序列0的存在嗎?」林若的笑容頓時有些意味深長,道:「我之所以建議你選擇占卜家,就是因為占卜家途徑還沒有序列0。」

沒有序列0……克萊恩立刻想起林若說過的,有關於序列0的定義,又想到羅塞爾說過的,後悔那樣選擇「占卜家」「學徒」以及「偷盜者」的事,有些遲疑的問道:「學徒和偷盜考途徑,是不是同樣沒有序列0?」

「當然,你是從羅塞爾大帝的日記知道的?」林若點點頭,笑容忽然變得惡趣味起來。

「你也看過?也對,你都知道羅塞爾是穿越者了,肯定看過他的日記。」克萊恩先是驚訝了下,隨後沒有等林若回答,就自己想通了答案。

「我確實看過羅塞爾大帝的日記,而且還看過不少,有一說一,不少內容挺有意思的。」林若說這話的時候,絲毫沒有掩飾自己語調里的惡趣味。

「呃,比如?」克萊恩頓時有些好奇。

「比如羅塞爾曾經在日記中寫過的,魔女的滋味真不錯啊!」

「呃,這有什麼不對嗎?」克萊恩有些不解,他的直覺告訴他,如果是純粹的情史,林若的表現應該不會這樣奇怪。

「告訴你一個神秘學的小知識,這個世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魔女,曾經都是男人。這條途徑的序列7叫做女巫,序列9叫做刺客。」終於把羅塞爾的老底掀開的林若,嘴角瘋狂上揚。

同時他也想到了自己曾經看過的,詭秘夢境番外「在現代」,頓時不懷好意的道:「老實說,這個序列9的名稱很有欺騙性,對吧!如果不是我當初沒得選,在僅僅知道名稱的情況下,我說不定都會選擇它呢!」

克萊恩頓時不說話了。

一方面是為羅塞爾的口味震驚,另一方面則是因為他忽然意識到,如果只看名稱,且不考慮回家等因素,他可能也會選擇「刺客」。

而「刺客」以後會變成「女巫」……這也太坑爹了吧!

克萊恩忍不住捂臉。

「好了,不聊這個了!」林若將滿心的惡趣味稍微壓下去一點,正色:「既然你要選擇序列,我姑且對你可以挑選的這三個序列還算是有些了解,就給你簡單的講講這三條序列後續的情況吧!」

反正閑着也是閑着,林若便打算趁著這個時間給克萊恩科普一波非凡知識,順便再給他安利下占卜家途徑。

克萊恩頓時同樣正色起來,道:「請講。」

……

這一次林若並沒有在克萊恩那邊待多久。

更準確來說,在他給克萊恩科普了窺秘人,收屍人和占卜家這三條途徑後續的大致情況后,不過一會兒的功夫,他就又回到了貝克蘭德。

不過好在林若對此已經習慣,淡定的從椅子上爬起來,就打算該幹嘛幹嘛。

所以林若直接就從原主定的那一堆報紙里里翻出了【貝克蘭德晨報】,隨後在其第五版尋找——他尋找的是恩斯特商行收購貨物的廣告。

看過原著的林若知道,如果【貝克蘭德晨報】第五版出現了恩斯特商行收購貨物的廣告,就說明第二天晚上八點智慧之眼老爺子會舉辦非凡者聚會。

這是原著里克萊恩位於夏洛克時期一直有參加的聚會的,組織者其真實身份為大偵探艾辛格·斯坦頓,是一個出生知識與智慧教會,序列7的「偵探」。

雖然只有序列七,但艾辛格·斯坦頓手中的非凡物品不少,在原著中甚至能短暫的與惡魔途徑的序列5對抗。而且因為出生知識與智慧教會的緣故,艾辛格·斯坦頓各種神秘知識的儲備糧顯然超過了一般的序列7,而且掌握的渠道不少。

林若自然是打算參加這一聚會的,一方面是多一條途徑多條路,另一方面則是因為根據原著透露出的信息,艾辛格·斯坦頓顯然知道獵人途徑,甚至知道獵人途徑序列9的魔葯配方,不然他不會買下克萊恩手中獵人的非凡特性。

再結合艾辛格·斯坦頓出身知識與智慧教會,而同樣出生於知識與智慧教會的安德森走的是獵人途徑,還序列5了這一點,林若有理由猜測智慧之眼老爺子手頭有獵人途徑後續的魔葯配方。

當然,就是真的沒有,林若也不會太失望,畢竟多一個人多一條路,多加個渠道沒準以後就用上了呢!

而林若的尋找也不是沒有收穫,因為他確實在【貝克蘭德晨報】找到了恩斯特商行收購貨物的廣告,這意味着明晚在勇敢者酒吧,會有一場非凡者聚會。

林若知道參加這個聚會需要的暗號,但他卻也不可能直接大大咧咧的不通過任何渠道就去參與。畢竟他知道聚會的組織者艾辛格·斯坦頓對聚會裏有什麼人心裏基本有數,在這種情況下,擅自參加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變故,不如找人引薦。

而能夠引薦人參加勇敢者酒吧聚會的人林若也清楚,目前是一個叫做卡斯帕斯的男人。 街上行人來來往往,時不時有人會回頭看看,這個在街上睡著的古怪男人,可是卻沒有人敢於靠近,因為這個男人的身上散發著一股讓所有人心悸的氣息,即使林立的普通人也能明白,面前的這個男人並不是好惹的。

突然,一群人來到了這個男人身邊,他們和她們看著這個男人,有的如釋重負,有的面色激動,被眾人簇擁著的兩位佳人,幾乎同時低聲抽泣起來,他們看著面前的這個男人,縱使眼中滿含淚水,也無法掩蓋其中藏著的溫柔。

唯有被其中一位佳人抱著的小女孩,看著面前的這個男人,一臉茫然。

男人緩緩睜開眼睛,和小女孩的目光相對,只是一眼,便連忙低下頭去。

栗子走過來,對眾人說道:

「要不咱們先回去?大庭廣眾的,怪難為情的。」。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簇擁著羅空,回到了栗子傭兵團的臨時駐地。

眾人回到駐地后,羅空問道:

「這些年,你們是怎麼過來的?」。

眾人對視了一眼,同時選擇了沉默。

羅空看眾人的表現,便已經明白,這些年來,這群人過得並不如意。

劍言等人心裡也不是滋味,他們本以為自己過得就夠苦的了,可是和羅空比起來,卻顯得那麼幸福。

劍言說道:

「羅空,你不看看自己的孩子嗎?「。

羅空怔了一下,從懷中掏出了那枚憫生獸晶,交到了劍言手中。

劍言雙手顫抖著接過了憫生獸晶,他強忍淚水,告辭離去。

羅空看著劍言,心中也不太好受,他走向思箜,伸出手想要去觸摸思箜,思箜卻本能地後退了兩步。

羅空心中一痛,將手收了回來,他蹲下身子,溫柔地問道:

「你叫思箜?」。

思箜抬起頭來,看向柳玉,柳玉沖她點了點頭,拉著李清漪離開。

思箜看著離去的二人,心中有些忐忑,她看著面前這個男人,幼小的心裡第一次有了複雜的情緒。

面前這個男人是她受了無數次委屈之後仇恨的對象,也是她每次委屈過後最渴望見到的人。而現在,就這麼一個人,就這麼活生生的站在了這裡,讓她有些不知所措。

羅空問她:

「你恨我嗎?「。

思箜沒有說話。

羅空笑笑,說道:「也是,如果我有一個這麼不稱職的父親,我大概也會恨透了他,我想你這些年受盡了委屈,這些委屈都是因為我造成的,我是個不稱職的父親,但我向你保證,以後我再也不會離開你了,怎麼樣?「。

思箜猛地抬起頭來,問道:

「真得嗎?「。

羅空笑道:「為父不會再騙你了。」。

思箜「哇」地一下哭了出來,羅空看著哭泣的思箜,心裡不住地責備自己。

「日後還是要好好地補償一下她了。」。

過了好久,羅空抱著睡熟的思箜,來到了柳玉的房間。

「小心點,別把她吵醒了。「柳玉小聲問道:」我們到外面去說。「。

羅空跟著柳玉來到了外面,現在,他才有機會端詳這個美麗的女子。

「這些年,你過得還好嗎?「。

柳玉並沒有往日的通情達理,而是冷漠地說道:

「你覺得呢?兩個守活寡的女人帶著一個孩子和一個冰冷的姐妹,你覺得呢?」。

羅空心裡更加內疚,他說道:

「我不會再離開了。」。

柳玉說道:

「你打住吧,我是不相信,你壓根就不是一個安分的人,我問問你,你的承諾有幾次是實現了的?還是說,我們三個你沒辜負過誰?「。

羅空低下頭去,不敢和柳玉對視,此刻的柳玉就像是一隻發怒的雌獅,將羅空的氣勢壓下。

羅空剛想說些安撫的話,就聽到柳玉說:

「我還好,可是清漪呢?你知不知道,她懷著思箜的那幾年,她敏感成了什麼樣子?每次又強大的氣息接近,她都會以為你來了,可是呢?出現的永遠都不是你!」。

此刻,柳玉已經淚流滿面。

羅空將柳玉擁入懷中,緊緊地抱住了她,不讓她掙脫。

柳玉躲在羅空的懷裡大哭起來,她藏在月光下羅空的陰影里,抽泣許久。

良久之後,她從羅空的懷中探出頭來,對他說道:

「你快去看看清漪吧,現在最需要安慰的人是她。」。

羅空點了點頭,看向柳玉,在她的額頭輕點一下,便飄然遠去。

柳玉雙手合十,臉上的淚水在月光下閃爍著,臉上已經開始有了笑容。

羅空來到了李清漪的房門前,輕輕地敲了敲她的房門。

沒有人回應。

羅空沒有用精神力探測房間內的情況,可是她依舊能感受到房間里那顆劇烈跳動的心。

羅空嘆了口氣,對李清漪說道:

「清漪,對不起,我辜負了你,也辜負了玉兒和阿玉,我不是人,你想打我罵我都可以,至少你應該先把門開開,好讓我把臉湊到你面前,讓你抽上兩耳光……「。

羅空話還沒說完,門便吱呀一下~開了。

李清漪看著面色尷尬的羅空,揶揄道:

「你不是想讓我抽你嗎?來吧,把你的臉湊過來吧,我好抽你。「。

羅空笑道:

「我倒是真得想讓你抽我,可是我又怕弄髒了你的手,要不這樣,我自己抽自己的臉,你就在一邊看著,怎麼樣?」。

李清漪連忙制止了他,對他說道:

「你別鬧了,趕快進來。」。

羅空靜靜地看著面前的李清漪,身體就如同被凍僵了一樣,什麼都做不了了。

李清漪拉起羅空的手,將他帶進了門。

她摸著羅空的面龐,問道:

「這些年,你一定很辛苦吧?」。

羅空笑了笑,說道:

「什麼才叫辛苦,看著你們,我又如何敢稱辛苦?「。

李清漪愣了一下,說道:

「你看看你,你都瘦了。」。

羅空卻搖了搖頭,說道:

「我知道,可是和你們的辛苦相比,我所遭受的卻也只是家常便飯。」。

李清漪搖了搖頭,對他說道:

「你的心意我全都明白,不需要你多說什麼,你今晚留在這裡吧……「。

一夜無話。

一連半個月都無話,柳玉和李清漪就像是商量好了一樣,今天她明天她,把羅空安排得明明白白,羅空偏偏說不出任何話來,只能任由兩人指揮。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