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珽不明所以的看了看兩個人,這時候,傻子也知道,這個人是葉錦認識的了。

可認識的人也沒有辦法不經邀請直接進入這種私人空間啊?

除非這兩人的許可權經過了共享。

可是,能夠許可權共享的,不是監護人就是伴侶,華珽想了想葉錦的年紀,再看看葉錦這麼一副貪玩被抓包的樣子,活脫脫自己出去浪被大哥逮住的翻版,很自然的將那個男人歸類為了前者。

「親愛的~」

葉錦討好的朝伽藍笑了笑,動作非常自然的小步迎了上去,一把抓住了男人的大手。

「親愛的?!」

華珽瞪大了眼睛,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等到發現不是自己聽錯了之後,凌亂了。

「你才多大?就這麼將自己嫁了?」

原來這兩人是伴侶?

話說,葉錦到可以領證的年紀了嗎?

法定結婚年齡是多少來著?

憑著實力單身,從未想過脫單的華珽對這方面一點都不熟悉。

真可惜,本來還想給自己那個蠢弟弟撮合一下呢!

算了,他那個弟弟腦子不行,實力不行,要真的和葉錦在一起了,估計得天天家暴。

還是看看和那個桃子小姑娘合不合適。

好歹她表哥和自己是朋友,安桃看起來也不像是能和人打起來的樣子。

想的有點遠的華珽走了一下神,所以他一時沒聽清葉錦回了句什麼。

等到他反應過來之後,就看到了葉錦鄙視的眼神。

「監……監護人?」

現在都流行稱監護人「親愛的」了嗎?還是他對監護人這個職位有什麼誤解?

看到那邊葉錦企圖萌混過關,滿屏粉紅泡泡,被硬塞了一嘴狗糧的華珽有些懷疑人生。 葉錦看到華珽那傻樣,沒好氣的拉著伽藍的手,十指緊扣,在他的面前晃了晃。

「曾經主職監護人,現在主職男朋友。」

噢!男朋友啊!

華珽表示理解的點點頭,現在的女孩子一個個的早熟的很,有男朋友不奇怪。

誘惑勾你一百趴 就是,很少見到男朋友和監護人身份合二為一的。

他看了看面貌普通的男人,莫名的覺得,這個肯定不是他本來的樣子。

一方面是和他的氣質不太符合,另一方面,他曾經聽小弟提到過,葉錦是個忠實的顏狗,長得不好看的,她可能都不怎麼關注,直接忽略掉了。

當初華萊那個臭小子說到這裡的時候,還挺得意,一副她被勞資盛世美顏迷住的樣子,看的華珽恨不得抽他。

全身上下只有臉是個很得意的事情嗎?

華珽原本還準備好好交流一下心得,但看到那兩人湊在一起,自己完全成了多餘的姿態,默默的咽下了即將要說的話,非常自覺的打了聲招呼,下線了。

還是回去洗洗睡吧!

這世界對單身狗真不友好。

伽藍狀似無意的瞥了一眼,很自然的拉著葉錦的手離開了這個遊戲區。

葉錦正理虧著,乖乖的被他拉走了。

幹什麼去?

當然是修機甲了!

然後,難得的休息天就在伽藍給葉錦講解機甲配件要點的過程中,不知不覺的過去了。

下線后的葉錦生無可戀,滿眼的蚊香圈。

頭大的栽倒在了床上,直接躺屍了。

…………

伽藍自覺今天陪小姑娘玩的很開心,很有意義,這是個非常完美的約會。

是的,他覺得這是個約會!

所以,自以為約會了一整天,耽誤了軍務的伽藍難得的有些心虛。

面對蘇文被繁重的工作壓榨到獃滯的眼神,伽藍清咳一聲:「怎麼樣,人到了?」

「到了!」

儘管怨念不已,但蘇文還是盡責的將林和他們到達的消息彙報了上來。

「安排見面了嗎?」

「安排了,一切都做好了準備,保證他們沒機會傳遞任何消息。」

「甚至,我們還有意外收穫!」

在發現了如今聯邦形式的嚴峻后,伽藍當機立斷的封鎖了所有有關自己這裡對於高文明研究的事情,既然研究進展一時半會兒的趕不上去,那就繼續示弱。

不能給那些野心勃勃的敵人任何防備的借口。

或許,最後打一個出其不意,才是唯一的勝算了。

「去看看那些意外收穫!」

「是!」

…………

星網上雖說保密設施非常好,但也不是絕對,主腦每天兢兢業業的工作,不可能顧及到整個星網的每個角落,所以,保密的範圍也只在核心身份信息上,至於其他的,那就看個人謹不謹慎了。

葉錦之前一直在正規又高大上的機甲俱樂部刷分,而俱樂部貼心的隱私設置讓她感到非常輕鬆,所以下意識的,她沒想到不是所有的場合都有這麼貼心的。

比如她剛剛進行遊戲的遊戲區。

這是個相對而言有些公共的場合,雖然沒有遊戲玩家的允許,別人進不去準備室,也無法現場觀戰,但整個遊戲的過程是會被記錄下來的。

如果有人實在有興趣,完全可以花一筆錢觀看錄製的視頻。

這是個不錯的收益,就算最後會因為產權的問題,需要分成給玩家,但還是佔了遊戲區一個比重較大的收入。

這是遊戲區的默認規則,如果有人實在不樂意被別人評頭論足的,可以事先關閉錄製功能,但大部分不會關閉,甚至不少人都在靠這個賺錢。

葉錦和華珽兩人都沒有關過錄製功能,一個是完全不清楚,另一個是清楚卻完全不在意,所以,理所當然的,他們的遊戲過程被記錄了下來。

格蘭瑟作為混跡遊戲區的大咖,他早就盯上了這個星戰遊戲新出來的地圖了。

但新地圖資料太少,他為了吹下的牛皮,能在下一次的遊戲比賽中獲勝,著實下了不少苦工。

所以,當看到有人通關的視頻出現后,他直接毫不猶豫的買了。

不管是不是噱頭,視頻內容是真是假,反正他不缺錢。

然後……意外的發現,這兩個人好像有些熟悉啊!

一拍腦門,那不是機甲聯賽的參賽人員嘛!

這兩人是提前對上了?

不管是不是,都不妨礙格蘭瑟緊盯自己心裡新進的「女神」人選。

格蘭瑟的女神多的數不勝數,典型的見一個愛一個。

忍著激動看完這一出精彩的遊戲比拼后,回到現實,在思考了0.5秒后,格蘭瑟決定,立刻登陸星網,看看是不是能勾搭一下。

睡得正香的葉錦非常「光榮」的被吵醒了。

一看是個陌生人,正準備掛斷,然後突然意識到,陌生人是怎麼知道她的通訊號的?

「我歷經千辛萬苦,卻不見你的身影,我的貓咪,你到底在哪裡?我想要認識你!」

葉錦想知道是誰,通過什麼手段拿到了自己的通訊號,這裡畢竟不是地球,通訊號可不等於地球上能夠隨意更換的手機號碼,它很重要!

然後就聽到了一大堆膩歪至極的土味表白。

格蘭瑟擺好姿勢,刻意壓低嗓音,營造出一種低沉沙啞的音域,在加上他那騷包至極的戲精表演,活脫脫一個男主人公曆盡千辛萬苦,穿越千山萬水,痴情一片,尋找戀人的故事。

格蘭瑟非常滿意,此情此景,任何一個心腸不那麼硬的女孩子都會被打動吧!

可惜葉錦正困著,起床氣不是一般的大,無暇領會其中的深情,再加上一口一個「我的貓咪」的稱呼,令她心生反感。

所以當她確認對方就是個騷包的時候,毫不猶豫地掛斷了電話。

華娛小生日常 哪來的傻子?

葉錦看著光腦,陷入沉思,要不要改個號?

算了,想到修改通訊號可能引起的不便,葉錦就一陣肉疼。

通訊器的那一端,被掛掉通話的格蘭瑟聽著嘟嘟嘟的盲音,心境非常的奇妙複雜。

從來,他沒有被人如此乾脆利索的拒絕過,當然,對方不知道他的身份,也許是一個原因。

但他一直自持驕傲的是:不是以尊貴的身份去獵艷和獲得朋友,而是隱瞞身份單憑個人魅力,也能交到忠誠的朋友,吊上漂亮的美眉。

他是如此的自負,對自己的魅力如此自信,而這一次,他卻是完敗。

他本以為自己會憤怒,沮喪,失落,可是沒有,這些情緒通通沒有,升起的反而是一種躍躍欲試的興奮感。

猶如一個驕傲的獵手終於發現了優秀的獵物般,他全身的細胞都興奮起來,他迫不及待地想去找到她,征服她,將她收入囊中……然後很不幸的被揪了耳朵。

「整天就知道打遊戲,正事不幹,遊戲有什麼好玩的?」

「媽!媽!媽!鬆手,耳朵快要掉了!」

「我這就去學習……」

於是,一次可能出現的霸道總裁愛上我的危機,就這麼猝在了萌芽的關口。 葉錦果然迎來了考試,她秉持著地球華國優良的考試傳統,認真負責的提前到了考場。

她到的時候,考場只是小貓三兩隻,葉錦作為一個考試老手,爭取考前再看看書,希望能多記一點。

這是一個學渣最後的掙扎。

然後不知不覺間,時間就過去了。

眼看著考試時間已經過了半個小時,吳媛才夾著筆記用具,姍姍來遲地挪進考場。這一舉動立刻引起了全場矚目。

在一片驚奇的目光和竊竊私語聲中,吳媛找到自己的座位,泰然若素地坐了下來。

葉錦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就不再理會了,反正不是他們班的。

本場考試是筆試,也是葉錦最大的障礙。

鈴聲落下后,每個考生的面前都升起一個光屏,上面是一道道考題,用光筆回答。

考場里響起了一片輕微的光筆觸屏的聲音,所有人都緊張地盯著屏幕,認真地思索,仔細地解答。只有吳媛,觀摩了一下第一軍校的考試內容后,輕輕掩嘴打了個哈欠,然後趴在桌子上眼睛一閉,睡著了。

周圍的考生目瞪口呆,居然在考場上睡覺,這可是至關重要的考試,關係到後面的專業選擇的!

不要以為之前的選課,選了什麼就是什麼了。

這是個雙向選擇,沒有好成績,導師都不屑於招收這樣的學生,被退回來簡直丟臉至極。

「同學?」監考老師看不過去了,撿起吳媛掉在地上的光筆,碰了碰她的肩膀,把筆遞給她。

不愧是巨資聘請的高素質有涵養的老師,她不直接了當地說「同學不要睡覺」,而是以這種委婉的方式提醒對方。

可惜吳媛正在夢遊周公,哪能體會老師的這番苦心。她抬起迷茫的睡眼,看了眼老師,接過光筆,說了聲謝謝,然後繼續趴在桌子上,閉上眼睛,發出平穩有韻律的呼吸聲。

偷眼觀看的考生驚訝的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還有比這更囂張的嗎?

然後,大部分人有意無意的看向了葉錦所在的方向,還真有!

不過人家從不踩底線,該幹嘛幹嘛,反而成了最有利的保障。

現在這位堂而皇之在考場上睡覺不說,還敢無視老師的提醒,更神奇的是,居然還真的睡著了,這要有多瞌睡,要有多強大的心理素質,才能安然入睡呀?

見吳媛這樣,老師就是涵養再深,臉也掛不住了,她敲敲桌子,提醒葉傾:「同學……」

「嗯?」吳媛再次被吵醒,很不情願地睜開睡眼,問道:「考試結束了嗎?」

周圍人竊笑不已。老師又好氣又好笑,板著臉說:「請不要在考場上睡覺。」

「哦。」葉傾不情願地應了聲,坐直身體,左手撐著腦袋,右手拿著光筆,划著光屏,一副百無聊賴的樣子。

考試結束的鈴聲終於響起,吳媛伸了個懶腰,提交了這份只輸入了姓名和班級的考卷,然後輕快地走出考場大門。

吳媛雖然名字很軟,但脾氣卻一點都不軟,自從和家裡鬧翻后,她是怎麼丟臉怎麼來!

反正自己從來都是沒皮沒臉的,不怕!

這個周末一定要把房子定下來,她暗想,下周二的機甲考試過後。她就要正式的搬進自己的新家,徹底和現在做告別了,抬頭看眼乾淨的天空,吳媛心情只覺的無比輕鬆。

她想走的路很簡單,就是擺脫吳家的控制,過自由自在的生活。至於生計問題,她已經想好了,就在星網上做個賞金獵人,靠幫人打機甲比賽賺錢。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