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瓊派的記載就是這樣。

所以李忘生就很相信,所以纔會說這是因爲天門的原因。

因爲天門,所以天地靈氣下降。

又因爲天地靈氣下降所以具有資質的人就越來越少了,所以最後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因爲自己門派典籍上面是這麼說的,所以自己也就這麼說了。

“……還是跟天門有關係。”

葉荒長久的不說話,神情之間都是這種陰鬱。

李忘生不明所以,但是對於天門瞭解這麼深入的李忘生還是第一次遇見。

之前的那些小師妹小師弟,都會一直不停的問關於天門的事情,自己也就只好在費一番脣舌跟他們解釋。

但是葉荒是唯一一個沒有聞天門是什麼的人。

李忘生似乎是高興的有點太早,剛剛這麼想着,葉荒張口就問。

“大師兄,其實我已經無數次的聽說天門,這個天門到底是什麼?裏面到底有什麼?”

葉荒都已經到了修真門派自然是不能錯過這個問題。

李忘生沒有想到自己剛纔還在說葉荒不像是其他的師弟,都沒有問什麼是天門,結果還真的是打臉。

不過這也說明了一個事情,就是沒有人不會對天門感興趣。


葉荒確實對於天門感興趣,因爲可以說自己走道今天這一步全部都是天門造成的。

從劉子寧和李靈被綁架,到自己被綁架,就是爲了天門的開啓的地方,到柳家差點被滅門,就是魔教爲了那個從天門流傳出來的金甲屍,然後又是因爲自己可能知道天門開啓的地方,所以被各種針對,甚至劫獄,這一點也和天門有點關係。

這一切都和天門有關係,但是葉荒對於天門到底是什麼還是不是很清楚。

這不得不說很是諷刺,自己身在潮流的旋渦,但是卻不知道這個旋渦到底是什麼東西造成的。

爲什麼大家都這麼瘋狂?

天門背後到底是什麼?

葉荒聽過無數的關於天門背後到底是什麼的版本,但是所有的版本都是說的天門背後到底是什麼都不盡相同。

根本讓葉荒無法分辨,但是現在好了也不用分辨了。

直接就以華瓊派的解釋爲準。 現在這個東西到底是什麼終於要揭蓋了。

至少是揭開一角。

“你知道什麼是天門?”

“我不知道,所以纔想問一下。”

葉荒說知道也不知道,說不知道也算是知道一點,但是絕對不能說是知道,不然的話自己還問個什麼勁。

江小姐,別來無恙 ,又看了一眼了外面。

現在已經是夕陽西下,這次真的是夕陽西下。

李忘生和葉荒正正在這裏一天了。

當然不是兩人一直在說話,這之間葉荒和夏琳說話佔據了很長一大部分時間。

但是也並不是說李忘生就和葉荒沒有多少話了。

外面的天氣一直很好,李忘生仔細回想一下,好像這幾十年一來,這裏只有一個天氣。

每天都是這樣。

不會有颱風,更不會有火山,也不會有沙塵暴。

任何有破壞性的自然活動在這裏都沒有。

這裏只有陽光,有萬里雲海,有峯巒疊嶂的山峯。

這裏甚至不會下雨,但是山間的霧氣就像是雨一樣,這裏從來不會幹燥。

不會下雨也就意味着不會下雪,也就意味着沒有冬天。

是的,這裏好像就是隻有一種天氣,不會有任何變化。

雖然很是舒服,但是住的久了也會厭煩。

就是不知道天門之後的人會不會厭煩?

李忘生之所以會這麼想,是因爲李忘生知道的天門的內幕遠比葉荒知道的要多的多。

“葉荒,你知道嗎,再過一年天門就會開啓。”

“這個我知道,但是這是真的嗎?”

這個消息葉荒很早之前就知道,但是一直不知道真僞,因爲之所以會說是天門會在一年之後開啓,就是因爲下一年,就是天門開啓的一千周年。

傳說天門一千年開啓一次,也就是說明年就是天門開啓的日子。

本來葉荒對於這種說法是嗤之以鼻的,但是隨着葉荒接觸的東西越來越多,知道的很多傳說都變成了現實。

比如說精怪的傳說,而事實也證明了,精怪也確實是存在的。

也就是說既然很多傳說都是真的,那麼這個傳說爲什麼一定就是假的?

所以葉荒那種完全都不相信的態度變得動搖了,開始是一種寧可信其有的態度。

現在既然是李忘生主動問起這個問題,那麼看起來就是這個事情很有可能是真的。

“這件事情是真的。”

“真的?”

“是真的,我們門派的典籍有所記載,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可以自己去看。”

葉荒一陣愣神,雖然早就知道這個事情很有可能是真的,但是在證實這個事情真的是真的時候,葉荒還是激動地。

“我相信,我相信……可以再說下這個天門有關的信息嗎?”

葉荒說完渴望的看着李忘生。

李忘生受不了這樣的眼神,這種眼神讓李忘生感覺怪怪的。

“好了,你不要用那種眼神看着我,我都跟你說說就是了。”

其實在就算是在華瓊派關於天門的事情也不是誰都可以知道的。

這些弟子知道也都是皮毛,真正知道這件事情的人只有掌門。

但是即便是知道的不多,也比葉荒知道的太多了。


而且關於天門的信息李忘生沒有資格知道的只有一些核心的東西,比如說天門的具體開啓時間,還有開啓地點等等。

這些都是機密。

這個世界上不會有多少人知道。

就連魔教的人都不一定知道,當然他們也有可能知道。

這個東西說不準。

但是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就是不是所有的人都知道,但是也是有人知道的。

葉荒和李忘生肯定是不知道了,葉荒現在也沒有興趣知道。


主要是葉荒不肯相信李忘生會知道天門開啓的具體時間和地點。

這種事情肯定不是誰都能知道的。

所以葉荒也就沒有打算問,事實上也證明了葉荒不問這個事情是明智的。

“關於天門……其實我們華瓊派對於華瓊派的瞭解程度應該還是很多的,因爲我們和天門之間也有一段淵源……”

葉荒現在已經是見怪不怪了,似乎現在什麼事情不跟天門扯上關係就不好意思跟人說話了一樣。

其實仔細想想就可以發現,之前在葉荒還很弱小的時候,是根本沒有聽說過天門之類的東西的,但是隨着自己實力的增長,見到的世界也越來越大。

而這些頂尖的人似乎都有一個目標,那就是天門,所以似乎他們在做的一切的事情都是爲了天門。

葉荒已經成爲了這個層面的人,就相當於已經跳進了水中,只能隨波逐流,就算是被旋渦吞沒,想要上岸是不容易的。

除非你的實力達到了一定的程度。

不然的話休想自己一個人從這種旋渦中爬起來。

或者說是被人從旋渦裏面就起來。

就好像是李忘生現在把葉荒帶到華瓊派,其實就相當於帶着葉荒離開了旋渦。

其實也只有這種修真門派纔可能有這中間實力,其他的就算是少林寺都不行。

葉荒就這樣也算是跳出了旋渦,之前葉荒依靠自己一個人的力量來跳出旋渦,爲此不惜跑到深山裏面,但是還是沒有用。

直到捏碎玉簡的那一刻,也次啊算是真真的從水裏面跳了出來。


然後纔有了這樣一番對話。

對於華瓊派和天門之間有淵源葉荒很是相信,沒有一點不相信的心思。

似乎現在在葉荒看來,之要是看起來厲害無比的,比如說柳家的金甲屍,比如說異能者,這些東西就一定是跟天門有關係的。

華瓊派當然那些都厲害,所以說華瓊派和天門有關係一點毛病都沒有。

但是具體是怎麼個有關係,這個還要李忘生好好的介紹一下。

“你不覺的驚訝?”

李忘生說完並沒有從葉荒的連山看到驚訝的表情。

“你要是說和天門沒有關係我才覺得驚訝。”

“哦?這是爲什麼?”

“因爲你們厲害啊!”

“因爲我們厲害?”

“對,就是因爲你們厲害。”


李忘生仔細琢磨着這一句話,不久就露出笑容。

“妙妙秒! 秒啊,小師弟這話說道着實是妙!”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