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一朵報了地址,看著路彥琛開車,向著她現在住的小區而去,目光有些複雜,想起這一年來的情況。

一年前,她離開路彥昭的時候,懷孕已經三個月了,他求父親楚蕭帶她離開倫敦。

父母看到她的樣子,心疼的不得了,她害怕家裡人因為孩子的事情,遷怒路彥琛,所以,在跟父親回到國內之後,她溜走了。

她給父親發了一封郵件,告訴他,自己不告而別,是想去散散心,讓他別擔心。

然後,她就一個人躲起來,將她跟路彥琛的孩子生下來。

她一直都很清楚,單親媽媽有多不容易,畢竟,當初母親葉紫涵就是這樣帶著自己。

可是,這條路是她自己選的,她不後悔。

月光如水照心扉 只不過,現在的情況,似乎跟一年前不一樣了呢,路彥昭身邊有了人,看著自己的時候,眼光也不似當年那般的憤恨了。

葉一朵笑了笑,看到懷裡安睡的寶寶,心疼的用臉去貼了貼孩子的臉。

現在,不管遇到什麼時候,只要想到,她還有孩子,她就覺得自己很堅強,或許,這就是為母則剛吧。

葉一朵帶著路彥昭和秦未央,到了自己所住的小區。

帶著他們進了門,然後,路彥琛和秦未央坐在沙發上,葉一朵抱著孩子去卧室,給孩子蓋好被子之後,她這才出來。

看著坐在沙發上的兩個人,葉一朵笑了笑,淡然道:"你們喝什麼?"

秦未央眨了眨眼睛,看了看這個小小的兩居室:"隨便就好!"

葉一朵的目光看向路彥昭,不由得想到另一張跟這個極為相似的臉。

路彥昭大概看出來,他想到堂哥了,他開口道:"白開水就好!"

葉一朵點了點頭,去給兩個人到了兩杯水過來。

路彥昭醞釀了片刻,開口問:"葉小姐,這一年時間,你就住在這裡嗎?"

葉一朵點了點頭:"恩,就住在這裡,這裡雖然小,但是很溫馨,我住的還蠻開心的! 一枝紅杏妃出牆

路彥昭忍不住皺眉:"那你……你就沒有請個阿姨嗎?"

路彥昭心裡其實是有些擔心的,想到葉一朵這一年,自己一個人生孩子,肯定很辛苦,他覺得,路彥琛要知道葉一朵受的這些苦,肯定會揍他的。

他忍不住有些擔憂,想到葉一朵吃的苦,他心裡很是自責。

葉一朵看了他一眼,笑了笑:"之前生孩子的時候,請了個阿姨,我出了月子,有事出門,發現阿姨對孩子不好,我後來就把阿姨辭退了,自己照顧孩子!"

路彥昭心裡不忍,他差點說,那你怎麼不來找我們家人。

可是,一想到葉一朵一年前離開的原因,他就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他忍不住苦笑了一聲:"我沒想到,你這一年都在南希市,如果早知道的話,我肯定早點幫我哥找到你!"

葉一朵扯了扯嘴角,笑的有些蒼白:"找到我又能如何呢,有些事情發生了,始終是橫隔在那裡的!"

葉一朵沒有說明,可是,路彥昭瞬間就明白她的意思了。

不光路彥昭明白了,秦未央也明白了,兩個人面面相覷,都有些無奈。

路彥昭斟酌的開口問:"葉一朵,你是不是因為……未央的事情,所以,害怕影響我跟我哥之間的關係,所以,這一年時間,寧願自己受苦,也不願意再去找我們家人?"

葉一朵看了一眼路彥昭:"這些問題,我現在不想說!"

葉一朵的目光,看了一眼路彥昭身邊的秦未央:"如果有時間的話,我們可以單獨聊聊嗎?"

她離開的原因,的確是因為秦未央,她見路彥昭在陌生女子面前,說秦未央的名字,如此的坦然。

她也捉摸不透,路彥昭究竟是怎麼想的。

可是,她很想問清楚,路彥昭現在的想法,他是不是已經放下秦未央了。

這些,葉一朵都想知道。

可是,她沒想到,自己剛剛說出口,就被路彥昭拒絕了:"不用,我們現在就可以聊!"

葉一朵不知道路彥昭是真沒聽明白,還是假裝不明白。

她忍不住把話說明了一點:"我想說的某些話,我覺得還是單獨聊比較好,這位小姐,可能不適合聽!"

秦未央始終沉默,聽著葉一朵和路彥昭說話。

現在聽到葉一朵這樣說,她瞪了一眼路彥昭,那眼神明顯是,你趕緊解釋啊!

路彥昭笑了一聲,看了一眼秦未央,再看向葉一朵:"你不用擔心她的,我都猜到你要問什麼了,你是不是擔心這位小姐是我的女朋友,擔心我們聊未央的時候,會讓這位小姐不開心!"

葉一朵不知道,路彥昭為什麼對這個陌生女子這麼親昵,卻能不在乎她的感受。

她有些納悶:"隨便你,我就是發表一下自己的看法而已,如果你們都不介意的話,我也沒什麼好介意的!"

聽著葉一朵的語氣有些悶,秦未央忍不住掐了一把路彥昭:"你倒是給人解釋啊!"

路彥昭忍不住輕笑了一聲,看著葉一朵開口道:"不是不介意,是因為她就是當事人啊!"

葉一朵有些錯愕:"我不大明白你的意思!"

路彥昭挑眉:"那你先說說,你想問我什麼呢?"

葉一朵有些彆扭的看了一眼秦未央:"你放下未央姐了嗎?你現在身邊這位,是你的新女朋友嗎?"

路彥昭好心為她解釋:"我沒有放下未央,我這輩子都不會放下未央了,而我身邊這位,也不是什麼新女朋友,從始至終,我都只有她一個女朋友!"

葉一朵迷惑震驚,很不明白他話里的意思。

秦未央終於忍不住了,她感覺,等路彥昭開口解釋他的身份,估計花都謝了。

她看著葉一朵,有點不好意思:"朵朵,你別聽他繼續掰扯了,我就是秦未央,只不過,有些事情,可能需要慢慢給你解釋,你也需要一個接受的過程!"

葉一朵聽到這話,頓時瞪大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面前這個,跟秦未央完全不一樣的陌生女子。

她都能聽到自己聲音里的難以置信:"你說什麼?你是秦未央?你在開玩笑吧!"

秦未央看著葉一朵這麼震驚的模樣,有些哭笑不得:"你看我像是在開玩笑嗎?"

葉一朵皺著眉頭:"可是,一年前的大火,明明……"

說到這裡,後面的話,她都說不下去了,她的嘴巴動了動,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而且,整容也不可能變成這樣啊!"

剛才她看了,這個陌生女子,比秦未央要矮,骨架也小很多,她實在是想不明白,她怎麼會說,自己是秦未央。

這時,路彥昭也補充了一句:"她的確是未央,所以,我並不介意,她聽我們倆的對話!"

秦未央笑了笑,看著震驚的葉一朵:"我跟你解釋吧,一年前,我的確是死了,可是,我迷迷糊糊中,感覺自己靈魂炙熱,好像整個人都燃燒漂浮起來了,其實,這只是當時迷迷糊糊的感覺,後來,我就不記得什麼了,我再次醒來的時候,我已經變成了現在這幅樣子,成為南希市眾城集團的千金,或許這一切,聽起來很匪夷所思,但事實就是這樣,我沒有騙你!"

葉一朵聽到秦未央這些話,還是覺得荒謬。

她看向路彥昭:"路彥昭,你也相信她這些話嗎?你驗證過她的身份嗎?"

葉一朵總覺得,秦未央說的事情,太過於荒唐,簡直讓人難以置信,她甚至覺得,路彥昭可能是為了彌補心靈上的難受,隨便找了一個替代品,安慰他自己。

路彥昭看葉一朵的樣子,就知道她不相信。

只不過,想想也是,這些事情是,實在太過於讓人震驚,當時,如果不是他追查秦未央的賬戶,然後,發現她的身份,可能秦未央未必會跟自己承認。

想到這裡,他嘆了口氣:"是我驗證了她的身份,一步步確認了之後,才敢說她是未央的! 總裁愛無上限

葉一朵對這件事,有些固執,基本是完全不信:"我還是不相信,這種事情,怎麼可能……"

葉一朵神色很是複雜:"路彥昭,你是不是為了不那麼難受,隨便找個人……"

路彥昭不聽她下面的話,都知道她的意思,他直接打斷葉一朵的話:"不是,我當時是監控了未央的賬戶,得知有人動用了她的賬戶,我才去調查的,還有,現在坐在你面前的未央,她長得跟未央不一樣,可是,她的一舉一動,甚至眼神動作,都跟未央是一樣的,你難道看到她的時候,都沒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聽到路彥昭這樣一說,葉一朵猛地一怔,她突然有點明白,剛開始看見這個陌生女子的時候,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到底是怎麼來的了。

她難以置信的瞪著這個陌生的臉:"你真的是未央姐!"

秦未央笑了笑,站起來:"如假包換,不信你可以驗證一下,也可以考考我,我聽阿昭說,你為了不讓他們兄弟決裂,離開了倫敦!"

秦未央說這些話的時候,神色有些心疼。 葉一朵幾乎是下意識的搖頭,可是,看到秦未央臉上愧疚無奈的神色,她的動作就定住了。

秦未央嘆口氣,有些自責:"其實,朵朵,這件事情,是我跟阿昭的錯,說來說去,都怪不到你頭上,當初你要救玉玲瓏,我不想讓你傷心,幫你去救人了,這是我的個人想法,就算是我最後出了事,說實話,這也跟你沒多大關係,而路彥昭遷怒於你,你為了不讓他們兄弟因你起爭執,離開了倫敦,你這一年受的苦,說起來,都是我們倆造成的,我真的很愧疚,我在知道你這一年的生活狀況的時候,我很難受,我在想,為什麼自己沒能早點醒過來呢,我如果能早點醒過來,就能早點讓路彥昭和路彥琛找你,不至於讓你受太多苦,現在說什麼,都有點晚,我只能跟你道個歉,對不起!"

葉一朵站在原地,都有點蒙住了。

她的確是一開始不相信這個陌生女子,就是秦未央。

可是,對方念熟的語氣,讓她恍惚了,好像秦未央就站在自己面前。

如果這個女人說的都是真的,那……葉一朵突然就信了,她看著秦未央,聲音有些顫抖:"你真的沒有騙我,真的是未央姐嗎?"

秦未央笑著點頭:"你覺得,這種事情,騙你我有什麼好處?"

葉一朵糾結了一秒,抬頭看向秦未央:"還真有好處,不論是對你,還是對我!"

秦未央無奈的嘆口氣:"我有些頭疼,都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解釋了,因為我說的都是實話,你要證據的話,我也只能跟你聊聊以前的事情,具體的,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說!"

葉一朵聽到秦未央這樣說,也有些不好意思:"其實,我也不是完全不相信你,我就是覺得,你們突然冒出來,然後,你告訴我,你就是未央姐,這樣一來,一年前的事情,似乎也沒有那麼嚴重了,路彥昭和路彥琛之間,也不用因為我再起爭執了,感覺一切好像突然回到了正軌上,我總覺得,有點不像是真的!"

秦未央聽到葉一朵的話,轉身看了一眼路彥昭,無奈的聳聳肩:"阿昭,還是你跟她解釋吧,我感覺,這已經不是我能說明白的事情了!"

秦未央說罷,笑了笑,坐在沙發上,想看看路彥昭怎麼解決眼下的狀況。

結果,路彥昭開口就說:"葉一朵,如果你不想相信這件事,我們也沒有辦法,當然了,我們也不會強迫你相信這些的,這都是你的個人意願,真的,只不過,我們今天來找你,主要不是為了說這個的!"

葉一朵皺眉看著路彥昭,其實,她都基本相信了眼前的陌生女子,就是秦未央的事實。

可是,路彥昭卻說,他們今天來,不是為了說秦未央的身份,那她就有點想不通了,這倆人來,究竟是為了什麼。

看著葉一朵不解的神情,路彥昭笑了笑:"我來,是為了說服你,回到我哥身邊!"

路彥昭的話剛說出來,葉一朵的表情就變得有些複雜。

路彥昭接著說道:"一年前,我跟我哥鬧矛盾,讓你為難,最終不惜離開,這些都是我的錯,我在這裡跟你道歉,但是,當時因為未央的事情,我真的特別難過,希望你能理解,最後,我當初只是一時的情緒,並沒有真的跟我哥怎麼樣,所以,我不希望你覺得,你的存在,會影響我們兄弟感情,再說了,未央現在也回到我身邊了,那些事情,對我來說,真的都沒有那麼重要了,我現在只希望,大家都好好的,我哥這一年時間,一直在找你,他知道孩子的存在,他很擔心你,今天我和未央在醫院能遇到你,這也算是緣分,我們來找你,就是想問問你,你現在介意我哥回來嗎?我本來是想直接告訴我哥,讓他來找你的,最後,我想了想,還是覺得先問問你的想法,畢竟,我不希望你覺得,我們不尊重你!"

葉一朵聽到路彥昭的話,神色變得複雜。

想見路彥琛嗎?說實話,她是想見的,這一年,一直躲著路彥琛,但卻選擇在路彥琛長大的地方,生下他們的孩子,她的內心是很矛盾的。

她想他,卻不敢見他,因為她一直覺得,是她害死了秦未央,造成了路彥琛兄弟倆之間的矛盾。

可是現在,路彥昭告訴自己,秦未央死而復生,這些事情,她都不用承擔責任了,他希望自己跟路彥琛相見,希望他們和好。

葉一朵的心裡,說不複雜是家的,她是真的沒想到,秦未央居然會以一個陌生的面孔,出現在自己面前,這一切,對她來說,真的需要點時間接受。

而且,一年前的事情,好像突然沒有那麼重要了,葉一朵自己心裡,反倒是覺得空落落的。

那她真的不知道,自己這一年離開,吃了這麼多苦,究竟是為什麼。

只不過,轉念一想,當初路彥昭也承受了失去愛人的痛苦,而且,聽他跟秦未央的意思,秦未央蘇醒也沒有多久。

說起來,大家都不容易,她好像也沒有必要糾結這些了。

想到這裡,她笑了笑,看向路彥昭:"我隨緣啊,你想告訴他,就告訴他,他想來找我,就來找,不想找就算了,我覺得,這種事情,每個人都應該遵從本心,我不覺得,我生下了我們之間的孩子,他就必須為我做點什麼,這是道德綁架,我不需要!"

路彥昭有些無奈:"你也別這麼佛系啊,你明知道,他一直很愛你,這一年的時間,一直在找你!"

葉一朵笑了笑,聲音清淺:"這我還真不知道,畢竟,這一年時間,我忙著生孩子,照顧寶寶,真的很少去關心他的事情!"

路彥昭語窒,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秦未央清了清嗓子:"好了,我們別說這個了,對了,朵朵,孩子叫什麼名字啊,我們還不知道呢!"

一提到孩子,葉一朵的小臉,立馬變得溫柔了許多:"他叫葉厲誠,我希望他以後嚴厲,誠實,做一個正直的人!能夠嚴以律己,誠以待人!"

秦未央誇她:"這個名字不錯,是你起的嗎?"

葉一朵點了點頭,結果,路彥昭突然開口道:"我覺得,這個孩子叫路厲誠也不錯!"

秦未央轉身就瞪路彥昭,就差問他,是不是故意的。

結果,葉一朵笑了笑,看著路彥昭,格外的坦然:"是啊,路厲誠的確也挺好聽的,可是,孩子是我的,我單親媽媽,難道還不能決定孩子的名字了,而且,我覺得葉厲誠更好聽!"

她頓了頓,接著說:"而且,我還沒讓他姓楚呢,你就這麼著急了!"

路彥昭剛才的話,也是沒想就直接說出來了,畢竟,這個孩子是大哥的孩子,他下意識的就覺得,應該跟著路彥琛姓。

可是,聽到葉一朵的話,他也後知後覺,覺得自己剛才說話八成是沒帶腦子。

葉一朵這一年,明顯過的很辛苦,她給孩子起名字,完全是她的自由,這個只能由她跟路彥琛去商量決定。

而且,他們說到這個問題,路彥昭也想起來,葉一朵當年就是隨母姓。

他恍惚間,才覺得自己捅馬蜂窩了。

秦未央瞪了一眼路彥昭,搗了搗他胳膊:"你出去買點吃的吧,我跟朵朵聊聊天!"

接到秦未央的目光,路彥昭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想讓自己避避風頭,順便把葉一朵的消息,告訴路彥琛。

路彥昭知道自己剛才說錯了話,他站起來,不好意思的看著葉一朵笑了笑:"我剛才就是隨口一說,完全沒有別的意思,葉一朵,你別放心上!"

葉一朵搖了搖頭,面無表情的開口:"我不會放在心上的!"

路彥昭心裡暗罵了自己一生,訕笑著離開:"我先出去買吃的!"

路彥昭一走,秦未央這才站起來,將葉一朵拉著坐在旁邊:"別不開心了,路彥昭說這些話的時候,往往不長腦子,你別介意!"

葉一朵悶悶的開口:"我有什麼好介意的,他說的話,我也能理解!"

秦未央有些心塞,葉一朵雖然嘴上說著不介意,可是,看著表情,明顯是介意了的啊!

她無奈的開口,轉移話題:"對了,朵朵,孩子小名叫什麼啊?"

葉一朵這才坐直身體,看了一眼秦未央:"你叫他小誠或者誠誠都行,我都是隨便喊名字的!"

秦未央點了點頭:"我們去看看誠誠吧,我今天也沒有怎麼好好看他,注意力一直都在你身上,說實話,看到你,我真的很震驚,當然了,也很開心!"

葉一朵點了點頭,起身帶著秦未央去房間看孩子。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