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福眼睛一橫,白了白鸞峰,之後,也是如同無賴一般坐在了地上,道,「想殺就殺,想宰就宰,老子無所謂,」

這句話說得何其硬氣,但是,等到鸞峰將那九龍劍抄在手中,刀刃對準那蔡福與趙迪二人腦袋的時候,鸞峰卻是下不去手了,因為此二人竟然如此的不堪,居然都被嚇尿了, 看到被嚇尿褲子的二人,鸞峰也是覺得一陣好笑,慢慢地手中的九龍劍收起,望著蔡福與趙迪二人,沉聲道,「我現下不殺你們,你們走吧,」

聽了鸞峰的話,那趙迪與蔡福根本就不相信,面面相覷一陣后,還是不從地上起來,

鸞峰對此二人也是不予理會,手掌上面的黑色龍氣涌動而出,撞擊到了那冰晶之中,隨即,包裹著那陳皮的冰塊,也是轉瞬間破裂而開,

「呼,」

長呼出一口粗氣,那陳皮也是看到了坐在地上的蔡福與趙迪二人,令鸞峰感到無奈的是,陳皮同樣是哆嗦著身子,坐了下去,

「你們走吧,」

三人仍就是無動於衷,但眼目之中卻滿是祈求之色,

鸞峰再度揚聲道,「這次我放過你們,不過再有下次,你們就死定了,而且」鸞峰背過身去,不再看向三人,沉吟片刻,緩緩地開口道,「而且,這護龍石不見得你們得到了,就能夠找得到龍藏,況且,你們以為憑你們的實力,能夠拿著護龍石在龍星上面到處遊走嗎,」

「不…不能啊,」結巴陳皮又開口道,

其旁邊的蔡福與趙迪也是聽得出神,而後,三人才算是徹底放心,慢慢的站了起來,


向鸞峰鞠了一躬,趙迪率先開口道,「多謝,鸞峰兄弟的不殺之恩,這護龍石我們沒本事取得,更沒本事留存,看來今日我們就只能夠離開了,」

鸞峰不說話,三人相互看了一眼,之後,才慢慢地退去了,

但是,走到鸞峰身後不遠處的那坑子邊上的時候,趙迪卻是再度回過身來,道,「鸞峰兄弟,你在這附近還有朋友嗎,」

這話也是讓鸞峰覺得其言語之中有所古怪,忙回過身來,問道,「你什麼意思,」


趙迪並不恐慌,抱了抱拳,道,「其實,在我們發現你的時候,我們先前在一道路上就注意到了二十幾人的御龍師隊伍,那些人都是一身黑衣,正在向著附近的什麼地方趕去,我想,你要是有朋友在附近,他們會不會也存在著同樣的危險呢,,」

「什麼,二十幾人的隊伍嗎,」鸞峰一陣心急,眼目之中仿若是可以噴薄出熊熊的火焰,又質問道,「你們三個都看清楚了嗎,沒有騙我吧,」

聽到鸞峰這般問話,趙迪和蔡福也是渾身一哆嗦,不敢言語,但是結巴陳皮卻是大言不慚地開口道,「沒錯,千…千真萬確,你…要…要是不信,你可以自己去看,」

雖然,鸞峰對那叫陳皮的人很是不爽,但是,鸞峰也是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之後,不再和三人過多的交流,腳下的龍氣涌動,踏著九龍劍,就向神廟的方向飛去了,


……

「你們想怎麼樣,」

龍貓、鳳陽、張靜晨、天啟父子還有屠不滅幾人,立於神廟之前,神色肅穆地望向站在他們對面的那二十幾個御龍師,

從龍貓的感知之中,它能夠感知得到,這二十幾人之中最差的御龍師都是龍皇境界,甚至於有四個人已是達到了龍天師的境界,

那些人聽到龍貓開口問自己,並未說,而黑色斗篷下的眼睛卻是在不住地轉動,眼目之中溢滿冰冷之色,

「殺,」

為首的一位身披黑色斗篷的人厲聲說道,

從龍貓的感知之中這為首的御龍師,其實力已是達到了他們所不可預知的地步,或者說,在這裡所有的人當中,眼前的這名身披黑色斗篷的御龍師無疑是此地最為強大的存在,

聽到頭領發話,那些身著黑袍的御龍師,也是催使龍氣從自己的身上涌動而出,一時間墨綠色的龍氣,黑色的龍氣,交錯流轉,向龍貓等人所在的方向激射而出,

「不好,」

鳳陽望到眼前的畫面也是有些慌了神,他知道面對這麼多的龍皇境界與龍天師境界的御龍師,自己這邊的實力,實在是太過弱小了,

張靜晨不言語,因為她已是陷入到了深思當中,眼前那黑斗篷之人身上的那股氣息讓她覺得熟識,那種熟悉的感覺充滿了殺氣,

愣了一會神,張靜晨終於是厲聲道,「惡人榜首惡,鬼人,」

這樣的言語,讓龍貓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聽到張靜晨的話,那站在最前面的身披黑色斗篷的人,才算是抬眼看了看龍貓所在的方向,而在看到張靜晨之後,也是冷哼了一聲,肅然道,「沒想到,你竟然控制住了那煉獄腹丹,還真得是幸運啊……」

「屁話,還不是你,在我的身上種下了那萬惡的血蟲,要不然我也不會任你擺布,殺了那麼多的人,更不會神智不清,人鬼不分,」張靜晨的臉色很不好看,眼中激憤的神情溢於言表,

但是那黑色斗篷下的人,也就是鬼人,哪會顧忌這些,狠聲道,「上,給我殺了他們一個不留,」

身邊的那些身著黑色衣袍的御龍師不斷地釋放著自己腹丹之中的龍氣,向龍貓、張靜晨、鳳陽等人所在的方向衝擊了過去,

「怎麼辦,」張靜晨看向一邊的屠不滅,他是幾人當中最有可能掌控現在局面的人,

「戰吧,」

屠不滅吐出去這兩個字后,也是無奈地搖了搖頭,畢竟敵我雙方相差太過懸殊了,

「好」

幾個人隨聲應和,身上龍氣奔涌,向神廟之外涌去,

一時間,身著黑色衣袍的御龍師也是同張靜晨、龍貓等人糾纏在了一起,不斷地相互發起攻擊,

天辰的實力是龍貓這邊最弱的一個,不過是龍王境界,交手不到幾分鐘就被一名身著黑袍御龍師手上所涌動出去的龍氣所傷,

「砰,」

身形巨顫,天辰的胸口被印上了一道印記,胸中氣血翻騰,身體向後面退了好幾步,一個體力不支,天辰栽倒在了一堆石塊上面,

見到兒子受傷,天啟也是趕忙出手,但是,迎接他的卻是那黑色的龍氣,比他高上一個境界的御龍師,

兩掌相對,天啟退了好幾步,雖然救下來兒子天辰,但是其右手卻是「咔嚓」一聲徹底的崩裂了,紅血直流,

「不行啊,在這麼下去,我們恐怕都會死在這裡的,」

龍貓勉強地對抗上了一名龍天師境界的黑袍人,但是,很明顯他的手段,差強人意,而對面的那個惡人榜上的首惡鬼人,卻是未曾出手, 「鬼人你難道真的要趕盡殺絕嗎.」張靜晨看到鬼人立在一邊.不動聲色.她心中也是激憤難當.

「是我趕盡殺絕嗎.笑話.我對你們根本就沒有興趣.我只對那個身上藏有護龍石的小子感興趣.現在他不在這裡.你們知道他在哪裡.只要你們告訴我.他去了哪裡.你們今天就不用承受皮肉之苦了.但要是你們膽敢反抗.可就怪不得我了.」

說著.鬼人黑色的斗篷被龍氣撐起.身形霍然間飛騰到半空之中.

「怎麼樣.對我的意見.你們可有想明白.」飛身在半空中的鬼人俯視眾人.低聲問道.

而龍貓等人回給他的只有險惡的眼神.無人言語.

「好吧.既然如此.你們就受死吧.」

「風捲殘雲.」

風捲殘雲.風屬性功法.地級.

就見到一股股如刀子一般的勁風從那鬼人的手掌間流轉而出.伴隨著龍氣的運轉.也是變得更加的迅猛.

勁風將神廟前的眾人吹得東倒西歪.衣衫也是貼靠在身上.衣角被風吹得獵獵作響.

剛才沖至龍貓、張靜晨一行人跟前的那些黑袍之人.也是慢慢地向後退去.讓鬼人正面對著龍貓他們去發動攻擊.

勁風如潮.涌動不息.一道道紅色的龍氣從勁風之中攛掇而出.向前面激射.

「龍尊境界的御龍師嗎.」

鳳陽眼睛睜得碩大.心中也是開始惴惴不安起來.心想自己這邊最厲害的才是張靜晨、屠不滅兩個人.現下對方居然又出現了一名龍尊境界的御龍師.

而且鳳陽心裡明白. 假如沒有神仙 .但是.就是這一個境界足可以抵得上幾十個龍天師境界的御龍師.

天辰與天啟兩人也是對那身著黑色斗篷之人的實力感到心中驚懼.

要知道像天啟那般達到龍皇境界的實力.就已是手段奇多了.但現在眼前的這個人與其相差兩級.那差別就更大了.甚至可以將一個比喻作蜉蝣.而另一個比作大樹.

總裁謀婚,等你愛我 .那是痴心妄想的.

而屠不滅那邊相對要安靜很多.只是一直注目著眼前的一舉一動.可是張靜晨此時此刻可有點怒形於色了.眼中看著那鬼人也是氣不打一處來.

「來吧.今天我就讓你們在此付之一炬.到時候.我把你們的頭顱割下來.然後.掛在這神廟之上.就看你們不肯泄露行跡的那個小子.到底會不會來了.」

說到這裡.那鬼人黑色的斗篷下傳來陰惻惻的笑聲.就像是斗篷之下根本就不是一個人而是魍魎鬼魅.

勁風攪動空氣向龍貓等人襲來.風中伴著一道道紅色的流光.

那些流光撞擊在地面上就會出現一道道焦糊的地塊.看上去煞是可怖.

「大家抓緊防禦. 齊天大聖在漫威 .」張靜晨急聲喚道.之後.身上的黑色龍氣也是狂猛的從身體之中躥出.匯於手掌.向那些勁風撞去.

一時間.眾人也是見到鬼人的厲害.紛紛出手.

黑色的龍氣.墨綠色的龍氣.黃色的龍氣.紛紛湧出.在張靜晨等人的面前構建出了一道透明的屏障.

可即便是這樣.那些勁風還是一點點的向眾人在逼近.風中的紅色龍氣還在不斷地碰撞.發出「啪啪啪」的聲響.

騰飛在半空之中的鬼人.看到眼前的這幫人如此.也是嘴角上揚.露齣戲虐的微笑.道.「實話告訴你們.我北域『惡人魔』的稱號可不是浪得虛名的.今日你們栽到我的手裡.是你們的不幸.我就來好好的懲治、懲治你們.讓你們知道與我『惡人魔』鬼人對抗的下場.」

騰在空中.鬼人的手掌不斷地交錯.每一次交錯后.手掌前推.都會增加勁風之中的那紅色龍氣的強度.

「咻咻……」

此刻的勁風之中.紅色的龍氣已經變成了強猛的能量氣柱.向眾人所構建的那道能量光膜之上撞去.

剛開始還好些.但是.不過半個鐘頭的功夫兒.就發現龍貓等人的龍氣就已然開始弱了下去.眾人也是臉上出現了一層粘膩的汗水.

「怎麼辦.支撐不住了.」鳳陽急聲道.他的手掌已是開始有些顫抖.

要說還好的.也只能是張靜晨與屠不滅二人.


「沒辦法了.現在.我們即便是抗衡過眼前的這『惡人魔』鬼人.也是萬萬抵禦不過他身後的那些黑袍屬下的.

而且要是我沒有猜錯的話.那些人雖然是身著黑色衣袍.聽命於鬼人.但是.他們還有個特殊的身份.都是惡人榜上的那些窮凶極惡的大惡人.」

「一群惡人.來找我們.還有鸞峰嗎.」

「那怎麼辦.」

龍貓也是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要是此時此刻在找不到一個好的對策.恐怕頃刻間那鬼人的力量.就能夠將他們幾個人給毀滅掉.

張靜晨沒有回答.看了看身邊的那屠不滅.屠不滅思忖了一下.道.「龍貓兄.帶上神廟中的小小.你們幾個人先走.我和張靜晨在這裡抵禦一下.之後在逃.」

「不行.我們逃了.你們定然是會沒命的.況且.恐怕我們也是逃不掉的.」龍貓急聲說道.

……

對面的鬼人看到龍貓等人在那邊還不斷地私語.也是怕事情有所變故.就狠聲道.「不要想著逃了.今天的你們.都會死在這裡啊.」

「七星雷.」

七星雷.雷屬性功法.人級.

就聽到一聲低喝之後.七道光閃閃的雷球.霍然間出現在了那勁風之中.雷球之中電光不斷地交匯閃耀.滋滋作響.

「不好.他又要出手段了.我們…」但是.剛喊出聲音的龍貓.卻是第一個被那襲擊過來的雷團給撞擊到了.

「砰」

「哐」

「轟」……


一連幾聲爆響.響徹在龍貓、張靜晨、鳳陽、屠不滅、天辰、天啟的身前響起.而令他們沒想到的是那些炸開的雷團.竟然又分出了十幾個小些的雷團.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