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如是將結界壓縮在劍身極大地提升了陷仙劍的力量,盔甲即能守又可攻,強大的防禦力自然也可以轉變成攻擊力,蔣如是躍起身來朝著江離砍去,卻不料他手掌探去輕輕一抓,就用手指握住力量狂猛的劍身,能量如何飛濺,暴風如何怒號都寸步未移,無論蔣如是如何使勁都一動不動。

誅仙四劍當為劍中之尊,竟然還是動不了江離一分一毫嗎?

「小白!出手啊!!!」蔣如是沖著旁邊一直沒有動作的白夢亞叫到,未曾想她卻表現得極為懦弱,「我……我不能對江離出手!」

陷仙劍迸發的劍力依然在四處潑灑,而蔣如是看她如此動搖,大喝道:「現在是說這種事的時候嗎?!」

冷月也揮舞著誅仙劍上前,打出千萬把飛劍從側邊發起突擊,劍雨飛斬,江離單手呈托掌,一道能量護罩隨之生出,萬劍難觸分毫,而冷月見狀也向江離刺去,卻也被他一掌抓住,冷月手中寶劍紋絲不動,對白夢亞道:「江離不可能會輸,我們能做的只有儘力去壓制他,如果表現出一點同情輸的一定是我們!組長!別遲疑了!」

白夢亞罕見地動搖,她的內心什麼時候變得這樣弱小了?石靈大笑道:「哈哈哈……強大如雷神的女人居然也會這麼軟弱,江離是你的誰?不會只是朋友吧?看來我還真是壓對寶了。」

江離將手一松,然後赤手空拳便與二人開啟對打,他的皮膚剛硬似鐵,與雙劍對擊依舊不傷皮肉分毫,兩人揮劍劈砍已經快如閃電,江離躲閃之餘出指撥開劍鋒,行雲流水,密不透風,清脆的擊打之音響徹不絕。

蔣如是手中灰劍光彩潺潺流過,隨後向劍尖出延伸變長,劍身變輕變柔軟了下來,竟是變成了一條光鞭的模樣,蔣如是找准機會橫掃而過,光鞭巧如靈蛇甩動而去,打中江離將他緊緊束縛住。

而冷月明悉誅仙劍意,一劍刺在地上,江離的腳邊居然刺出無數劍鋒組成一座劍的牢獄,劍尖直指他的咽喉,只要動一下就會死於非命。

江離被困於當中依然滿臉無情,只是雙手在使勁掙扎著,蔣如是道:「我也不是白受了陷仙劍的苦頭,這條光鞭可不是捆仙繩比得了的,現在你體內的一切都受到限制!哪怕再厲害一時半會兒也掙脫不開!」

不過他們完全低估了江離的本領,只見他輕輕一喝,周身力量往外噴發,光鞭與劍鋒頓時散落,蔣如是和冷月還沒來得及反應,江離正準備一拳解決他們,卻在這個時候,江離察覺到自己的腳似乎被什麼東西給拉住了,低頭看去,卻見到腳邊一個奄奄一息的男孩只是半睜著眼睛口中吐著熱氣故意困難地抬頭看著他。

江離一臉冷漠,而冷月著急心切大喊到:「老孟!別干傻事!!!」

而孟不凡滿臉是血,卻依然憋出一個笑容道:「江離……不要再……咳咳……動手了,和我們回去吧。」

三人的心弦被緊緊扣住,忘記了要上前搭救他,只盼著江離能看在自己兄弟的份上而收手,能被喚起那些視若珍寶的回憶,在他腳邊的不是別人,是他的兄弟啊!

江離似乎被觸動心房一樣,拳頭的勁鬆了下來,臉上的肌肉也沒那麼緊繃了,臉頰向上頂了頂,露出了一個雖然淡然卻清楚的笑容。

「你……你認出我了對吧。」孟不凡笑得跟開懷,白夢亞三人聽到他欣喜的呼聲也不由鬆了一口氣,還好還好,他這個榆木腦袋還不算笨,還能知道自己身邊最親的朋友,可是方才還下了那麼重的手。

就當他們正準備為江離的「蘇醒」而歡呼時,卻見江離的笑容依舊,氣質卻如冰山一樣寒意不減,剛剛松下的拳頭又一次擰緊,緩緩地抬了起來。

「喂……喂!小子你要幹嘛?!瘋了嗎?!!」蔣如是見情況不對,再次揮起陷仙劍在孟不凡身上構築起一層防護罩,又用光鞭瞬間拉住他抬起的拳頭,對兩人喝到:「快阻止他!」

冷月打了一個激靈,立刻衝散了腦中方才伴隨驚愕而來的恐懼感,向著江離衝去,而白夢亞也不能再顧及其他,祭出一擊必殺的戮仙劍一齊沖向江離。

江離的拳抬到盡頭后終於準備落下,而兩人提劍刺來他還是氣定神閑,冷漠地轉頭看向他們,冷月和白夢亞的劍對了一份奮不顧身和決意,他們也明白,江離不會被這兩把敗在他手下的神兵所傷,如今的當務之急是救下孟不凡。

於是,他們兩人瞬間化神而動,誅仙劍和戮仙劍大放光芒,劍意暴漲,兩道奇異的炫光交相輝映如雙龍取水一般飛刺而去,映照在江離雙瞳之內的兩把仙劍愈發接近,他無聲無息地,抬起了自己的另一隻手。

而他們兩個自知如今進退兩難,便狠下心來刺了過去,但是很奇怪的,他們沒有預想中的受到了強烈的反擊,也沒有被江離的拳頭打地渾身筋斷骨折,恰恰相反,他們的手中竟有了刺中某物的手感,那種穿透的感覺清晰又伴著寒冷從手上傳到了心裡。

睜開了自己方才破釜沉舟而閉上的雙眼,冷月和白夢亞看到了這樣一副畫面……

誅仙戮仙二劍沒入了江離的胸膛,鮮艷奪目的血液順著劍鋒劃下,濃厚的血腥味撲面而來,手中的劍似乎和他的心跳相連,可以感覺到那陣已經變得微弱的脈動在活在自己的掌心,但是已經漸如燭火的最後一縷殘光無法挽回。(未完待續。) 三人當場被這振聾發聵的一幕給直穿心田,剛剛一時情急之下刺出的劍居然……居然真的刺穿了江離的胸口,這怎麼可能?!他明明……

白夢亞直覺到胸口被壓下大石一樣劇痛苦悶,大腦麻痹地忘了自己身在何處,模糊的視線只看到自己的手被染紅,溫熱的感覺滲進皮膚像是要把她燙傷一樣。

呼吸變得很痛,白夢亞抬起下巴看向江離的臉,那個男孩的臉被劇痛和瀕臨死亡的無力所折磨,臉色蒼白一片,眼眸中的光輝漸漸消失,從眼角竟是流出了一滴眼淚來。

他很少流淚,的確很少,這是除了小帥離開之後他們第二次看到他哭,江離的嘴唇十分乾裂,微微抖動彷彿在說著什麼,白夢亞的心跳得很快,她有些害怕聽到這句話了。

手心裡他的心跳即將停止,而那句從口中說出的話卻變得十分強烈……

「你們……這群叛徒……」

心跳……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了,陽光變得很礙眼,三人無比懼怕看到這一幕,而陽光卻無比清晰地把這副情形展現在他們面前。

白夢亞的臉上還沾著點血紅,她鬆開了握劍的手,向後不知所措慢慢退去,耳邊還有孟不凡的嘶吼:「你們殺了他!!!!!」

白夢亞突然向後一倒,獃獃地跪坐在了地上,看著江離的屍體倒在自己的面前,還沒有接受這樣荒謬的現實。

冷月瞪著發紅的眼睛同樣是不敢相信這一點,呆若木雞,愕然地站在那裡瞪著眼睛卻根本看不到任何東西,只是沉溺在自己無限的悔意當中。

蔣如是鬆開了陷仙劍,極力地否認道:「不……不會的,那,那不可能啊……小子怎麼會這麼……」

而石靈久久沉默的聲音又再度響起,「不,有可能啊,如果是我讓他死他就得死。」

獨傢俬寵:高冷BOSS迷糊妻 「是……是你!」

「我真得鼓掌,手足相殘的好戲百聞不如一見啊,沒想到你們真的能下得去手,也對,你們人類社會屠戮自己親人的案子也不在少數,區區朋友,殺一個也不算什麼難事。」

三人啞口無言,石靈又道:「你們是來救他的,現在竟然殺了他,呵呵呵……讓你們敗興而歸真是不好意思啊。」

他的詞鋒何其犀利,讓他們的心完全收到了摧殘,親手葬送摯友的事實實在太過可怕,以至於三人都如同江離那時魂飛魄散,六神無主了。

但是他石靈自認為是坐在一旁看戲之人,此刻正是時機成熟的大好機會,就在此刻,躺在地上的小童,江離,孟不凡三人突然變成一股土煙翻滾起來,還沒等他們有所察覺就立刻將其捲入,飛塵散去之時,三人被當初吸收江離一般的手法給困在一層空間之中。

原來,這江離小童和孟不凡都是假的,石靈造就這個新世界,自然也學會了捏土成人的本事,能夠做出與真人無異的假人,並賦予他們力量,聽從自己的指揮。

他利用了他們團隊失散的弱點,逐個擊破,讓個假江離帶著另外兩個人以這種情況出現,目的就是要演這麼一出好戲,讓這三人的心理動搖,他才可以再次施展催眠術操縱於他,把他們三個也作為新世界的養分來貢獻出所有的神力。

沒成想他們三個竟然栽了這麼大的一個跟頭,這石靈計謀著實可怕,專攻人心,以愚弄和折磨人類為樂,莫不是身為石靈,天生就是一副鐵石心腸不成。

白夢亞只覺得石靈在耳邊的話十分輕和,他們三個緩緩地閉上了眼睛,靠在一起暈了過去,而那層光罩也是開始收縮,要將這三人也據為己有。

……

遠在他方的石靈忍不住笑出聲來:「他江離蠢,沒想到他的朋友也都是這種泛泛無能之輩,一出可笑的戲碼竟然就能讓他們動搖,傳聞中令妖王覆滅的閻王殿也不過如此,看來我也多心了。」

「與之相比,那個人類和夢魔反而厲害的很,居然能識破我的法術,還利用夢魔的能力隱藏起來了,有點腦子,看來得先對付他們了。」

其實之前孟不凡和小童碰上假江離之後就發現情況不對頭了,江離二話不說就一拳轟來,小童趕緊把他推開,他毫無疑問摔了一個大馬趴,幸好躲開假江離朝著面門打過去的殺拳,然後孟不凡一臉鄙夷地看著假江離道:「你不是梨子對吧。」

暗處的石靈可是略感意外,他是怎麼認出來的?

假江離又要一拳蓋過來,孟不凡叫到:「小童!削他!!」

「可是這是江離哥哥啊……」

「哥什麼哥啊!這是個假貨!!!!」

小童抬頭怎麼看也沒覺得哪裡像假的,不過既然孟不凡都這麼說了那一準沒錯,所以小童釋放分解魔力向江離打去,江離回頭一拳便打散了,豈料孟不凡嘴裡亂呀呀,手裡舉著一塊金磚罵道:「哪吒法器!奪命金磚!!!」

石靈原本就想用之前玩白夢亞他們的把戲來整孟不凡,所以也沒怎麼準備反抗,卻沒想到他孟不凡直接一招金板磚就給他蓋下去了,他這個闊少爺本來就有拿錢扇人的習慣,比起那些刀啊劍啊,他果然還是使這個使得最順手,剛剛砸的那一下讓他手裡心裡一陣暗爽,就是嘛,用錢砸下去才能看見真理。

金磚暗藏的神力有退邪除魔的力量,這一下打過去直接讓假江離變成一堆土粉飛掉,孟不凡手裡拖著金板磚,**氣十足地浪道:「來呀!有本事再來呀!老子拿錢砸死你!!」

隨後他又對小童說:「你說哪吒的法寶真是不錯啊,有三頭六臂穿金戴銀也能帶得多一點。」

這時石靈道:「你是怎麼看出來這是假的?」

孟不凡無情地嘲笑說:「你有本事出來舔老子的腳我才告訴你啊,笨蛋!」

看來不僅是江離,這個人類小鬼的嘴巴也毒得可以,說話一點面子都不留,石靈如此想到,而到後來,他又變出了數百隻妖獸,出來想要剷除孟不凡和小童,卻沒想到孟不凡兜裡面的法寶似乎是取之不盡一樣,時不時拿出點什麼沒見過的玩意兒到處亂跑。(未完待續。) 妖獸狂吼著剛要打去,他就從褲襠里扯出幾根毛來,疼得是跪下來捂著褲襠流淚不止,慘叫道:「我幹嘛把這寶貝當褲襠里,人家說搞毛還真是……哦吼,好疼……不管了!孫大聖毫毛七十二變我變!!!」

只見他把那幾根毛這麼一吹,突然變成一大波孟不凡撲上妖獸,個個如狼似虎,羅里吧嗦,從身上掏出金磚,美金,拖鞋就往上一同暴打,這幾根毛竟是使出了分身術。

「好!小童也來!!!」

小童不像他隨便扯毛,而是從嘴裡吐出一陣白煙,瞬間變成了無數的小童也跟著往上沖,從數量上來看,他們兩人合起來起碼有三四百號人,這黑壓壓的一片人頭和妖獸斗在一起是直要把整做飛島給鬧翻了天了。

「孟子一號,頂他的肺!孟子二號,拆他的胃!」

大吵大鬧的鼎沸人聲響作一片,滿滿都是孟不凡和小童的身影,石靈自認為自己掌控這個世界,能夠看見任何東西,卻被這一大波的人給迷得焦頭爛額,分不清哪個是假的,哪個是真身。

而那些分身被妖獸一陣撕扯之後都憑空消失或是變成一陣白煙散掉,而等所有的妖獸殺到最後,石靈卻發現孟不凡和小童早就趁亂逃之夭夭了,而他身為這個世界的統治者,居然發現不了他們去哪兒了,真是出色的逃遁本事。

小童有夢魔之力,可以如同之前隔絕探尋神劍一樣隔絕氣息,而孟不凡也有隱身道具,兩邊相結合根本不會被他給發現,這兩個調皮鬼,把石靈給玩弄於鼓掌之上。

……

黑球內

白夢亞三人落入石靈的陷阱當中,空間在逐漸收縮,三人性命只怕就快變成石靈的囊中之物了,石靈的催眠術還在繼續作用著,還在引導三人的心理活動。

「沉睡吧,想象自己所在環境的舒適,你們很快就能見到江離的。」

不過接下來,石靈突然感覺到心跳得很快,有種莫名的違和感出現在自己的周圍,這個世界明顯混入了什麼不安躁動的東西在擾亂他的心神。

就在這一秒鐘,石靈又有一種反被某物窺視的不安,不可能,在這裡根本沒有人能發現他,他的氣息已經完美地融入其中,不應該有人會發現他。

是誰?是誰?

石靈環視四周,空無一人,但是這種被人看穿的感覺十分清晰,難道……

這個時候他才忽然意識到一個可怕的問題,隨後對著身處與空間內的三人怒喝道:「你們!你們在利用我的空間進行反追蹤!!!」

他正想將空間撤掉,然而沉睡中的白夢亞的那張睡臉突然勾起了笑顏,說:「太晚了!」冷月和蔣如是亦是如此,方才的他們根本沒有被催眠,更沒有被剛才那一出莫名其妙的猴子戲給騙到,石靈大呼不好,白夢亞明顯用了某種手段查探他的來源。

冷月此刻猛地睜開眼睛,他站了起來笑道:「我們正愁這世界太大找不到你呢,感謝指路!」

「你們這群混賬竟然敢!!!」

蔣如是同時爽朗地笑著站起來道:「我們還怕你不出手呢,那樣一來我們就找不到你了。」

其實白夢亞在經過化神模式的提升之後,能夠使用心電能力進行追蹤,不過需要和對方的能量直接接觸才能感應到,所以她必須引石靈率先出手,她故意擺出那副弱不禁風的樣子,目的就是讓他以為幾人是軟柿子,受到點心裡動搖就會失手被擒,白夢亞通過這力量去感應其位置,感應到江離的憤怒,她要把江離拖回現實!!

「唉……沒想到戰鬥也很考驗演技啊,看來回去可以考慮接戲了。」蔣如是鬆了松筋骨道。

「你們怎麼看出來的!」

白夢亞閉著眼睛靜坐在那裡,嘴裡卻說:「同樣的把戲我看過一次,怎麼可能會被騙第二次!」

冷月笑道:「你以為我們和江離打過幾回了,如果那是他的話動作就太差勁了,有好幾次差點被我砍傷,而且有一點,就是剛剛貢獻死屍演技的那個假孟不凡,可能你不會注意到吧,他對江離直呼其名,到底你不熟悉我們,老孟從來叫他只叫梨子,可不會用這麼生份的說法。」

「也就是你們一早就知道?!」

「對於面前的這個人是假貨,我們從未懷疑,可是要找到你,我們必須露出破綻來,幸運的是,你已經被我鎖定了!!!」白夢亞振奮道,「我找到你了!!你別想跑!!!」

通過這層空間壁,白夢亞猶如一雙眼睛死死地抓住了石靈的身影,她能夠看見石靈的真身,就藏在不遠處的一座隱匿的破廟中,是一顆月牙玉石模樣,晶瑩剔透如琉璃狀精美,當中一顆小小的光球在跳動,那便是江離的所在!她的心電感應跨越了群島和天際,沖向了石靈心中的那個男孩!

「掩護我!!我要去找江離了。」白夢亞迫切地對他們道,兩人點點頭,站在她的身邊全心戒備,謹防石靈的攻擊!

而那邊反被擺了一道的石靈氣急敗壞,原以為自己操縱一切,沒想到竟然出現這樣的反轉,不得不說他著實小看了這幾個人。

「混賬,居然敢在這裡放肆!!!」

石靈感覺到一縷意識潛入了,白夢亞所言非虛,她果真利用了心電手段探查到自己的位置並開始試圖侵入江離的心裡,石靈必須阻止她對江離的掌控,無法分神親自處理他們。

不行,一旦江離被她的把戲給影響的話必將連累到他的計劃,石靈立刻反擊,廟堂中被他的青光所映照,還有他的暴怒呼聲:「山海運轉生因果!洪荒混沌造百靈!無極中生異獸起!唯我獨尊千秋意!從此世初開而應運而生的洪荒猛獸!聽我號令!立刻剷除外敵!!!將他們通通殺死一個不留!!!」

原本無風無浪的海面突然掀動起不自然的滔天大浪,浪花狂暴的模樣似乎是要拍碎一切,從大海當中,一條醜陋異常的黑紫色大蛇突然翻江倒海,仰天咆哮著探出頭來,個頭比擬高樓,鱗片似甲覆蓋,尾部一經甩出便引發浩大的海浪,其尾部分叉兩條又尖銳如鉤,這便是傳說中的異獸鉤蛇,其生性兇猛好鬥且力量霸道非常。(未完待續。) 仙林當中,一隻白頭紅腳的異獸同樣聲威震天,出現在林中,模樣與猿猴相仿,卻塊頭巨大,尖牙利齒,尤其雙臂雄武有力,遠比雙腳更加強壯碩大,力量可見一斑,這種異獸名叫朱厭,傳聞他的出現,勢必要給天下引起一場空前的大戰爭,導致生靈塗炭,民不聊生。

天空中,不知何時一隻有翼之蛇展翅飛翔,通體呈深黃,身負四翼,聲如鐘磬般響亮,名為鳴蛇,賜予天下大旱的災蛇,有它的存在必將一片乾涸。

這三隻異獸受石靈召喚開始向白夢亞三人前進,而此刻白夢亞正聚精會神全力感應江離,正是最薄弱的時刻,這群搗亂的怪物還從海陸空三邊殺了過來,人數已經不佔上風,這三隻還是上古的異獸,單憑他們是否能戰勝呢。

白夢亞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心神早已置換到另一個世界,那個江離的世界當中。

光球內部,江離的意識就像是一股泥石流一樣在不斷掙扎,讓白夢亞都覺得心裡煩躁了起來,她的心眼看到的只有兩個字,仇恨。

在這陣意識的亂流之中,無論何處都呈現出血紅色,崩潰和痴狂在不停高呼著殺意,觸及一點就感覺到被撕扯一樣痛苦。

「江離……你在哪裡?」白夢亞不停尋找他殘存的那一點意識,企圖讓其佔據主導,重新清醒過來,不過耳邊所能聽到的只有他的低吼和恨意,那陣被喚醒的憤怒被石靈保持住,進入了無休無止地自我摧殘里,如果再不把他拉出來,恐怕會給他留下難以磨滅的心理傷痕。

「怎麼樣,找到沒有?」蔣如是警戒中,忍不住問道,白夢亞額頭上汗珠不斷,皺著眉頭說:「不行,他的心裡亂到極點,在這樣的環境里我容易分心,很難找到那點意識,你們幫我爭取時間,我準備把意識脫離專心尋找他,看好我的肉身。」

白夢亞說話間就這個人昏了過去,冷月感覺到腳下的地在瘋狂亂顫,自己的腳都不由得一跳一跳地站不住腳,明知她不會回答還是緊張地道:「我覺得你最好還是快一點,因為冤家,上門了。」

朱厭一拳掃開面前的大樹,雙拳震地,咆哮如雷,三人迎面就能感覺到他口中吼出來的熱風,身寬體庄,三人在他面前就好似三隻螞蟻,根本無可比之處。

朱厭二話不說一拳錘地,地面被擊出一條裂縫奔向三人,蔣如是連忙給白夢亞來了個公主抱,往上跳起躲開,而在這時,鳴蛇張開雙翼俯衝而下,冷月揮劍斬出一道劍氣奔上,卻是被鳴蛇一口咬碎。

「不是吧!!!!」冷月差點把眼珠子掉出來,鳴蛇大吼著要把三人給吞進肚子里,蔣如是立刻調起巨靈幻象,幽藍的威武巨靈神伸手抓住了鳴蛇的血盆大口。

「給我滾開!!!!」蔣如是混勁一甩,巨靈神的藍影把如龍般巨大的鳴蛇拋離,蔣如是叫到:「快!我們得躲起來了!!!」

「別想得逞!!」石靈喝到,如今在這裡四境已封,他們是斷斷逃不出去的,而他也絕對不會給他們這個機會。

蔣如是和冷月帶著白夢亞不顧一切地在仙林里飛馳,而地面是不是向上破出土牆利劍想致他們於死地,好在冷月眼力驚人,提前洞悉了先機,得他指引,每每在生死關頭總能化險為夷。

石靈的攻擊極為霸道,樹木花草和土地都似乎變成武器,土浪翻卷打來,樹藤又如章魚的觸鬚般遊走如蛇,方才還滿地的鮮花,剎那間變成一望無際的食人花,為了剝奪冷月的視力,他還讓剛剛還晴朗的天空瞬間變成一片黑暗,就好像被人關上燈一般,伸手不見五指。

「我的天啊!!!」冷月和蔣如是只能顧著逃跑了,現在天時地利全在石靈那裡,天上地下山川海洋還都是他的玩具,這樣的狠角色可是從未遇到過,只能選擇退避其鋒芒再圖突襲了。

如今的仙林簡直就是一副吃人的模樣,他們兩個光是閃避就是腦細胞火力全開了,而且異獸還在追趕他們,根本連一點反擊的機會都沒有,只能跑,只可以跑。

冷月在狂奔的瞬間轉身打出一發槍彈逼退衝來的朱厭獸,一邊還兼顧腳下的土地,叫喊道:「姐啊!!怎麼辦啊!咱們一會兒就跑到頭了!!!」

「你都不知道我怎麼知道!!」蔣如是一腳踢飛了向她咬來的食人花還有土塊,「總之能跑一會兒是一會兒啦!!!」

這片森林裡從剛才開始就猛起巨響,煙柱不斷,獸吼不止,鳴蛇和朱厭從空陸兩方追殺,他們縱然再有本領,也難以在這樣的環境中保得事事周全。

蔣如是兼顧著白夢亞,最後不小心被食人花給咬中手臂,從作戰服中溢出鮮血來,疼得她直咬牙,冷月看著心焦,於是把心一橫說:「姐!我喊一二三,咱們立刻衝到島邊跳下去!」

「能行嗎!」蔣如是已經隱隱撐不住了,冷月叫到:「在海上總比這裡安全一點!!!」

「好吧!準備!!」

冷月在飛奔中青色光流浸潤身體,在下一秒立刻化身為神,而他將手一甩,誅仙劍出現在手中,隨後他凝聚劍氣充盈劍鋒,將其破防的能力開到極限,青光流走其上,冷月只覺得他處於化神模式的百分之百加上誅仙劍后居然繼續向上暴漲。

他從未想過自己的力量竟是能達到這樣的地步,全身的氣血都在高歌,力量開始澎湃起來,於是冷月也毫不理會什麼前路險阻,只聽從誅仙劍帶給他的力量和一句歌訣,喝到:「誅仙利能震天罡!」

在他威喝砍下之後,風音大響,樹木紛紛退避三舍向左右兩旁倒去,不安分的地動山搖也嗄然而止,一道青色斬浪勢如破竹無可阻擋,將面前之所有通通斬裂,如同要把飛島一分為二一樣凝聚這一往無前的氣魄向著島邊衝去。

石靈心中一慌,「沒想到這群人竟能將通天教主的誅仙四劍用到這種地步,這該死的陸嘯天,竟然把所有權交給他們了!!!」(未完待續。) 蔣如是大笑道:「厲害!!!」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