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伊敏抓著梁慧珍的褲腿艱難地站了起來,再次央求道,「嫂子,你先想辦法救我出去,我就告訴你那個女人是誰,我可以發誓只告訴你一個人。」

梁慧珍聞聲后,臉色明顯地變了,不過繼而誘哄道,「蕭伊敏,隨便你愛說不說,反正也不關我什麼事。你知不知道那個女人是誰還是一回事,現在又想利用我?想得美!」

眼看著梁慧珍要走,蕭伊敏幾乎是想都沒想就喊道,「我當然知道,倘若我不知道的話,又怎麼可能在當初調換了我們倆抽血的試管呢?」

蕭伊敏脫口而出的一句話,證明她真的和當年掉包的事情有關。

梁慧珍難掩驚詫之色,覺得蕭伊敏就是罪魁禍首……那個時候,蕭伊敏也就才十歲多,居然就有那樣歹毒的心機,簡直是太可怕了!

「你……算了,當年你還小,一時衝動也是人之常情。」

蕭伊敏輕笑出聲,略帶著幾分自嘲,「孤兒院的日子簡直是度日如年,我當然要不惜一切抓住離開的機會。」

「那你告訴我,我小姑的下落,只有一次機會。你若不說,我也有辦法找到她。」

蕭伊敏才沒有那麼好忽悠,依舊想以此來要挾梁慧珍,「你先救我出去,然後我再告訴你真相。」

梁慧珍的神色冷了幾分,垂在身側的手也下意識地攥緊。

這個蕭伊敏簡直就是喪心病狂,執迷不悟!

一時間,兩人僵持不下。

秦菲當晚就做了個噩夢,是被東方玉卿搖晃著身體才叫醒的。

「老婆,是不是做夢了?」

秦菲點了點頭,然後娓娓道來。

「我好怕,夢到自己被人推到了大海里,我在水裡拚命地掙扎著……最後,最後好像是個男人救了我,他還……」秦菲斷斷續續地說著,前後情緒上的變化,讓她看上去更加惹人憐惜。

歸途的路 「他對你做了什麼?」東方玉卿試探性地問著,一邊打開床頭柜上的壁燈,這才發現秦菲滿臉的淚痕。

「他……他好像給我做了人工呼吸。除此之外,他沒有碰過我……」秦菲低垂眼臉,臉頰上悄無聲息地爬上一抹紅暈。

東方玉卿掩飾好眸底的笑意,抬起秦菲的下巴,迫使她看向自己的眼睛:「那個,如果我說,我曾經給你做過人工呼吸,你還會害羞呢?」

他失憶的小妻子擔心他會吃錯,所以才著急著解釋,說明心裡是在乎他的。

秦菲躲開東方玉卿的觸碰,否認道:「你才害羞……等等,你說什麼?你是說你也給我做過人工呼吸?」

「嗯,你以前確實被人推下海,幸好是我救了你。」

秦菲突然情緒激動地撲到東方玉卿懷裡,嚎啕大哭。

東方玉卿嚇壞了,不知道秦菲是因為什麼而性情大變。

不過東方玉卿還是由著秦菲窩在他懷裡哭了一會,心想著等她哭完,再好好給她疏導一下負面情緒。

其實,秦菲前不久被楚銀南那混蛋劫持走,後來她又親眼看到自己的丈夫跟人打架的血腥畫面……那個時候,東方玉卿就擔心秦菲會受到刺*激,而引發病症。

等等,秦菲之前不讓他看蕭伊敏的自殺視頻,那麼她自己有沒有看過?

「菲兒,你還好吧?你別胡思亂想……」

「別哭了,再哭就成小花貓了。」

「老婆,你再哭,我可就要吻你了。」

東方玉卿自言自語了半天,最後才發現懷裡的小妮子沒了動靜,皺眉望去,才發現秦菲睡著了。

接下來的三天,東方玉卿似乎變得忙碌起來。

秦菲同樣如此,拿到了秦海千挑萬選后的劇本后,又開始了演戲生涯。 勁氣四擴,但到了擺台的邊緣就被無形的力量擋住,很明顯擂台有陣法守護,免得戰鬥波及觀戰之人。

如果擂台上比武的人沒死,反正觀戰的人死一大片的話,黃家絕對會成為世人的大笑話。

拳頭對撞后,並沒有出現眾人以為的結果,而是朝反方向出現。

茅亮整個人倒飛,不等他落地方昊天就已經出現在他的頭頂,一拳打了下去,就好像一把巨錘砸下去。

超級異能眼 「砰!」

茅亮重重砸在擂台上,身體反彈起老高又摔下去。

方昊天站在了茅亮的面前,沒有再動手,只是居高臨下看著。

「我認輸。」茅亮完全被打懵了,趴在地上好一會才稍微緩過神來,直接認輸。

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戰鬥,如果方昊天想,剛才完全能一舉將茅亮擊殺。

方昊天退後。

茅亮起身站好看著方昊天,似乎想說什麼,但最後僅是搖了搖頭便飛身下台。

「中看不中用的廢物!」黃振等茅亮回到身邊時罵了一聲。

茅亮低著頭,敗軍之將哪裡還有資格說什麼,如果想證明自己真的有用,只能在餘下的戰鬥中表現。

今天的擂台戰並非是淘汰戰,二十人誰都有機會對上,戰勝者都會獲得一塊勝利牌。

等所有人戰完后就開始清點戰勝牌,五人獲得戰勝牌總和最多者便是最終的贏家。比如說,黃武派出的五人獲得的戰勝牌最多,就由黃武帶著今天出戰的五個客卿進入夏鼎殿。

方昊天回來,黃武等人都精神大振,都朝方昊天豎大拇指。

很快就到魯平,他戰勝也是不容置疑的。

方昊天輕易打敗茅亮后,黃武對方昊天也是徹底有了信心,所以他已經不擔心方昊天和魯平。

張晉這裡,黃武也不需要太擔心,以張晉的實力就算不能全勝,勝多敗少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所以黃武最擔心的就是司寇升和高旻。

黃武忍不住再度暗中傳話跟方昊天交流:「方客卿,你真能保證司寇升和高旻也能獲勝嗎?」

方昊天回道:「如果我想,他們全贏都行,但我會看著辦,不會引起任何的人的懷疑。」

方昊天和魯平是必須要進夏鼎殿的,所以方昊天不介意幫司寇升和高旻作弊了。

戰鬥繼續著,輪到司寇升了。

「沒法打啊。」司寇升一看對手是黃嘉手底下最強大的杜千榮,他的臉一下子就苦了,未戰先怯。

黃武出聲鼓勵:「不計勝敗,你只需盡全力就好。如果真的戰敗,活下來便是勝利。」

雖然有方昊天暗中保證,但黃武畢竟還沒看到方昊天的手段,再加上也不想讓人起疑,他只能正常表現。

「雖然我自知不是他的對手,但我肯定會盡全力,不然的話我就是辜負少爺的信任了。」

司寇升再度點燃鬥志,飛身上台。

杜千榮隨則落到台上,不客氣而喝:「你不是我的對手,自己滾下去可以不用吃苦頭。」

「我戰敗的話自然會下台去。」司寇升主動出手,雙刀劈斬。

「不自量力。」杜千榮冷哼。他用的是單刀,直接劈斬。

就一刀,杜千榮就將司寇升劈得倒飛。

「你現在連滾下去的機會都沒有了。」杜千榮乘勝追擊,一揮刀便是霸道無比的刀招,一下子將司寇升逼入絕境。

觀戰者有人驚呼,以杜千榮的刀招,司寇升根本不可能還有抗衡之力,必死無疑。

黃武也是內心劇震,忍不住看向方昊天。

方昊天卻是臉色如常,一點動靜都沒有。

黃武臉色微變,難道他被方昊天騙了?

此念剛起,擂台之上卻是發生異變,只見司寇升在絕不可能的情況下竟然成功從杜千榮的刀下脫身。

「咦?」杜千榮很意外,刀招連綿而出。

杜千榮的實力確實遠在司寇升之上,每一次揮刀幾乎都可以將司寇升斬殺。

然而全場的人都很震愕看到司寇升明明岌岌可危,隨時都有可能喪命,但他總能在最關鍵的時候有神奇的發揮,刀招變化總有神來之筆之妙,竟然在台上跟杜千榮苦戰不休。

當杜千榮成功將司寇升打飛下台時,司寇升竟然能在杜千榮的身上留下了一道刀傷。

「我敗了。」司寇升回來開口的第一句話。

黃武正要安慰說他已經打得很好時,司寇升卻是突然坐下閉上眼睛,似乎在戰鬥中有所獲而急急參悟。

司寇升雖然實力遠不如杜千榮,但也是虛空神中的高手,到了這個層次想進一步是極難的,現在司寇升似乎有所悟,那真就是好事了。

黃武便不打擾司寇升,而是看升方昊天,他雖然看不出方昊天是怎麼辦的,但他知道方昊天已經出手了,不然的話以司寇升的實力不可能跟杜千榮打到這個地步。

方昊天道:「司寇升跟杜千榮的實力相差太大了,我只能這樣幫他。但有了這一戰,他後面戰勝一些實力本在他之上的人也就正常了。當然,他若是能在剛才的戰鬥中悟出一些東西,實力肯定有所提升,後面的戰鬥沒有我幫他,他也有可能會贏下一些我們事先不看好的對手。」

黃武暗暗點頭,內心中對方昊天是更加信服了,他是真看不出方昊天剛才是怎麼幫司寇升的。

再過六場戰鬥后,輪到高旻出戰了。

這是一個跟高旻實力相當的對手,如果方昊天不暗幫的話,結果九成是高旻和對方兩敗俱傷打成平手,但在方昊天的暗幫之下,高旻看上去很僥倖就贏了,而對手則是輸得有點莫名其妙。

身為虛空神強者,怎麼會踩空落台?

但規矩如此,落台者算輸,所以高旻很僥倖就成了贏家。

這樣一來,黃武派出的五人都戰鬥過了一場,戰績竟然是四勝一負,竟然跟黃振和黃嘉的人戰績持平。

輸得最慘的是黃興的人,全敗。

黃興倒是不見發脾氣,不管是誰,戰敗了回來他都只是出聲安慰,人品上比黃振好多了,至少對手下很好。

方昊天道:「四少爺,你二哥的為人好像不錯啊!」

「單論人口,我二哥的為人確實不錯的,」黃武道,「只是我們爭的是家主之位以及要為手下爭奪資源,所以我們兄弟這間明爭暗鬥,彼此為敵。」

說完,黃武輕輕嘆了口氣,彼是有點無奈。

他們每一個手下都跟著一幫人,他們做的事有時已經不僅僅是為了自己,可以說他們很多時候都是身不由己了。

又開始輪到方昊天他們上場了,這一輪下來,五人全勝。

十戰九勝,這下子全場轟動了。

而讓黃武最開心的卻是司寇升,他與杜千榮一戰後所獲很大,簡直整個人都脫胎換骨了一般。他再一次戰勝對手后黃武特意問方昊天有沒有幫,方昊天說沒有,說這一次是司寇升憑實力戰勝的,黃武大喜。

方昊天暗幫獲勝,對黃武來說是能拿下進入夏鼎殿的名額,這個當然是好事。可是長久來說,手下自身實力強大才是最最重要的,畢竟方昊天不可能時時暗中幫到他們。

不管怎麼樣,黃武是肯定感激方昊天的,也不想方昊天受半點委屈,於是暗中告訴司寇升,說他跟杜千榮一戰中是方昊天在暗幫。

司寇升頓時看向方昊天。

方昊天笑了笑,知道黃武告訴司寇升了,於是暗中傳話道:「你也不發感激我,因為我們都想進入夏鼎殿。」

司寇升道:「話雖是這樣說,可是傳功之恩我是一定要記下了,可惜我的悟性不足,暫時還悟不出你教的那一式刀招的真正精華。」

方昊天笑道:「以後慢慢再參悟就是。」

又輪到魯平出戰了。

黃武突然傳音給魯平道:「殺了他。」

神祕總裁,滾遠點! 魯平有點意外,擂台戰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出現死人的情況。

黃武突然改變同時傳音給魯平、方昊天、司寇升、張晉和高旻,道:「李侯這個人是我三哥手底下最該死的一個,他喜歡用普通少年頭骨當酒杯,我以前有個官家無意中發現他的酒窯下有一百多個人頭酒杯,那還是三千年前的事了,現在怕是更多。只是此人實力很強大,我一直沒有更好的辦法除掉此人替我們黃極城除害。」

如果真的全是少年人頭酒杯,數量越多,自然就代表被李侯殺死的無辜普通少年更多。

「那還真是該死了。」魯平飛身上台,心裡動了殺機。

李侯這樣的人,可說是邪惡魔頭了,有能力又有良知的人,都應該將李侯這樣的魔頭斬殺。

在魯平上台時,張晉似乎輕嘆,細不可聞。

方昊天一直暗中留意著張晉,雖說張晉為人不錯,但方昊天不想有任何變化壞了他進夏鼎殿的事,所以一直密切關注著張晉,以防有變。

他能捕捉到張晉眼中剛才閃掠過的掙扎。

方昊天想了想,突然傳音給張晉道:「良禽擇木而棲,四少爺與三少爺之間,誰才是明主我想張客卿心裡早有定論。」

張晉渾身劇震,駭然看向方昊天。

「其實四少爺一直都知道,但他相信你。」方昊天淡笑道,「他相信你的為人,就算你最終不為他所用,但他堅信你不會害他。」

張晉閉上了眼睛,隱有淚花。 儘管秦菲刻意不去關注蕭伊敏的事情,但還是有人給她打了電話,希望她能幫忙做蕭伊敏的思想工作。

秦瓊陪著秦菲出現在蕭伊敏的病房,看到她多處受傷且臉色蒼白,整個人彷彿在一夜之間蒼老了十歲時,總有一種恍如隔世般的感覺。

有那麼一瞬間,秦菲慶幸蕭伊敏是個冒牌貨,真心為東方玉卿感到膈應。

「你們怎麼來了,如果是來確認我有多慘的話,那麼恭喜你們如願以償了!」

「比起嘲笑,我更加有興趣聽聽你是怎麼做到狸貓換太子的?」

聽到秦菲這麼說,蕭伊敏眼眶裡滿是陰騭之色,裹著紗布的手也下意識地攥成了拳頭。看來秦菲已經知道了,是來落井下石的吧?

秦菲自然沒有錯過蕭伊敏那陰騭的表情,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是不是梁慧珍那個賤人讓你們來的……我是不會告訴她蕭家千金的真實身份,除非她先把我弄出監獄再說。」

蕭伊敏下意識想到了梁慧珍。

見蕭伊敏的情緒突然變得這麼激動,秦菲斂住眸底的笑意,看向了秦瓊:「梁慧珍,是誰?」

秦瓊如實相告,「是蕭家的兒媳婦。」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