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家的家主親自來東州了,還是連夜趕來。

這個消息簡直是讓人心碎,凌家可能就要消失了。

時間慢慢的過去,葉臨天帶着凌光明一家人來到了凌家。

凌文廣一看見凌光明就開口大罵:「你們一個個一天天的倒是悠閑,薛家二家主死在了東州,這十小時都沒有過去,薛家家主就連夜趕來,肯定是不懷好意,如果一來就針對我們凌家,我們凌家可能就會消失在東州!」

葉臨天一臉冷漠:「安靜等著。」

凌文廣一聽,瞬間就更氣了:「等?等什麼?等死嗎?你現在還在做夢是嗎?你以為薛家家主會拉下臉面來我們凌家道歉嗎?」

「家主,報!」

「薛家家主薛寶龍來了!」

一個下人急匆匆地跑了過來。

凌文廣心裏顫了一下,問道:「他們有多少人?」

「一共就三個人。」下人低着頭道。

「完了完了,這人肯定是來威脅我們的。」凌文廣着急的走來走去。

隨後凌文廣朝着外面走去,準備去迎接薛家的家主。

要是薛家真的很強勢,那就放下面子,給他跪下磕個頭吧。

凌光明也站起來,準備跟上去。

葉臨天抬手攔住了凌光明,平淡的說:「坐下,他會進來的。」

凌光明聽了這話,想了想后又坐了回去。

凌文廣看見這一幕,直接罵道:「人家薛家家主都殺到門口來了,我們還不出去,等他生氣以後,事情就真的沒有商量的地步了!」

凌文廣說完,就朝着大門口走去。

但沒想到薛寶龍一開口,卻是:「葉臨天先生是在這裏嗎?」

凌文廣愣在原地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指了指裏面:「他在裏面,他本來要跟我一起出來的,好跟您道個歉……」

「不不,我連夜趕來東州,是來道歉的。」薛寶龍抬起手,打斷了凌文廣的話。

什麼情況?

薛家家主連夜趕來,道歉?

凌文廣聽了這話,直接懵在原地。

葉臨天一句話,薛家居然真的來道歉了?

薛寶龍看見凌文廣表情獃滯,開口道:「可以帶我進去見見葉臨天嗎?我想親自對他道歉。」

凌文廣回過神,點了點頭,帶着薛寶龍就朝着大廳走去。

大廳里,葉臨天坐在位置上。

薛寶龍一進去,就跪在了葉臨天面前:「葉先生,對不起,是我薛家不識大體了,您大人不計小人過,不要跟我們薛家計較。」

「是我不理智了,一時之間誤入歧途,才出手對付凌家。」

葉臨天面無表情,道:「我親手把你兒子抓進了監獄里。」

凌文廣一聽,大驚失色。

走過去拉了拉葉臨天,讓他不要說不該說的話。

但,接下來的一幕,直接把凌文廣驚訝的張大了嘴。

薛寶龍聽了葉臨天的話,非但沒有發怒,反而點頭附和道:「是我沒有教育好兒子,犯了錯就要接受懲罰,都是他咎由自取。」

葉臨天冷笑,繼續說:「我還把你東州的地下勢力給除了。」

薛寶龍揮了揮手,讓趙讓把肖恆帶了進來。

「肖恆膽子太大了,居然敢對您動手,我今天來也把他帶來了,先生您想怎麼處理他,就怎麼處理。」

「就算您放過他,我們薛家也不可能放過他。」

薛寶龍說完,肖恆嚇得跪了下去。

這時,李北侖剛好剛來,正好聽見這些話,驚訝的走了就去。

葉臨天朝着李北侖使了個眼色,李北侖立馬開口道:「既然上滬的警署局長都這樣說了,那就把他押去東州警署吧。」

薛寶龍討好的笑了起來:「好,就這樣做。」

葉臨天慢慢的開口:「薛家二爺薛大然,也是我殺的。」

薛寶龍心裏很痛苦,但臉上還是強行扯起微笑道:「二弟做事情粗魯的很,這是教訓。」

葉臨天勾起嘴角笑了一下,道:「嗯,既然這樣,那你走吧,管好上滬,東州的事情別插手。」

薛寶龍一聽,立即磕頭道謝,帶着趙讓離開了凌家。

飛機上。

趙讓看了看薛寶龍的臉色,道:「家主,我們真的不管少爺了嗎?讓少爺一輩子被關在局子裏?」

「唉…」

薛寶龍嘆了一口氣。

無奈的開口:「葉臨天身份不簡單,如果為了救那個蠢小子,繼續和葉臨天作對,那死的就不只是薛大然了,是整個薛家。」

「就當給明輝一個教訓,讓他記住亂得罪人的代價。」

趙讓沒有說話,同意了薛寶龍的話。

薛家對於葉臨天來說,算不了什麼。

他隨便動動手指,薛家就可以消失。

。 這是一枚金色的玉簡,半個巴掌大的玉簡上面烙印著神秘的符文,尤其是這玉簡竟然還有些溫熱。

一股凜冽的劍氣不斷從裡面釋放著。

薛維緩緩的將靈力灌輸到玉簡之中,剎那間,玉簡之中的劍訣直接湧入薛維的腦海之中。

龐大的內容幾乎一下灌輸到薛維的腦海之中。

這也導致,薛維的眼睛有些迷糊。

足足三個小時之後薛維才勉強將太歌劍訣給梳理好。

尤其越是梳理,薛維心裡就越震驚,這太歌劍訣完全不是一般高級劍訣能夠比擬的!尤其是那本身攜帶的劍意那更加恐怖。

小柔給薛維的太歌劍訣一共分為三層。

每一層對境界的要求都十分苛刻,像太歌劍訣第一層,最少也需要達到一魂聚靈的層次,而且就算達到一魂聚靈也根本沒有辦法發揮太歌劍訣第一層的全部威力。

一晚上的時間悄然流逝,薛維可以說完全沉浸在太歌劍訣的世界之中。

雖然薛維做不到一晚上能夠消耗完太歌劍訣第一層,但是目前掌握的熟練程度對於薛維目前來說已經足夠了。

早上的朝陽悄然的照射到窗戶之中。

薛維緩緩的睜開眼睛,一股凜冽的劍意直接迸發。

如果不是薛維控制的及時,這股劍意恐怕直接化成實體。

……..

京城,京城機場。

「好了,我走了,你快點回去吧。」

薛維和葉萱面對面的站在一起,葉萱的大眼睛已經充滿了一絲淚花,尤其是那雪白的小手一直不斷來回揉搓著。

「有點捨不得你。」葉萱小聲說道。

薛維嘆了口氣,「害,我又不是去哪了,京城距離藍海又不遠,你想去藍海一兩個小時就到了,昨天彤姐對我說,公司出了點事,我現在需要回去處理一下。」

「好,等我爺爺出院我就去藍海。」葉萱重重的點頭。

畢竟葉萱也不是什麼涉世未深的小女孩,只是對於感情這方面,葉萱確實很單純而已。

直到看到薛維進入機場之後,葉萱才有些依依不捨的離開。

這次薛維專門挑了一個靠窗的位置,沒有葉萱,薛維自然不用考慮頭等艙,坐一個經濟艙就已經很奢侈了。

一分鐘之後,一個身穿黑色大衣的女生悄然的坐在薛維旁邊。

一股淡淡的幽香悄悄的竄進薛維的鼻子里。

薛維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對方,尤其是看清楚對方的容貌之後,薛維不禁驚為天人。

好美的女生。

那長長的頭髮肆意的披在肩上,精緻的臉蛋和葉萱比起來都隱約的牆上一籌。

身上那清淡的氣質讓人感覺就像是仙女一樣。

不只是如此,薛維能夠感覺到這個女生身上散發著一種很獨特的氣息。

那不成這個女生也是一個修鍊者?不,不像,薛維使用大道之瞳之後,並沒有察覺到這個女生身體里有任何靈力波動。

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薛維心裡自嘲了一下,自己竟然又敏感了。

女孩也是和薛維對視了一眼,對方微微一笑后,這反而把薛維弄的有點不好意思。

氣氛陷入了一種很詭異的尷尬之中。

隨著一陣劇烈的氣流抖動,轉眼間飛機已經在高空萬里。

大部分的乘客都已經昏昏欲睡,薛維同樣靜靜的眯著雙眼,他還需要在鞏固一下太歌劍訣第一層。

但殊不知的是,三個中年人正在廁所商量著一個讓人驚悚的事情!

……..

「那件東西就在這飛機之上,這是唯一的機會,如果等飛機一降落,恐怕我們就再也沒有機會了。」一個胖子沉聲說道。

「大不了就把這個飛機炸了,我已經裝了c4,想要炸掉這個飛機非常簡單。」另一個瘦子說道。

最後一個中年人冷漠一笑,「這樣也行,我們得不到神龍之心,其他人也別想得到。」

「走吧,先把外面那些人給震懾了在說。」

胖子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一把ak119。

另外兩個人也是互相點點頭。

從京城到藍海的整個事件不過是兩個多小時,現在形成已經過去了一半,如果在不動手就真的沒時間了。

廁所的門突然打開,胖子一聲怒吼。

「所有人!把身上之前的東西都給老子交出來!這輛飛機上已經被我們裝了炸彈!不配合,一個都別想活!」胖子陰險的笑道。

頓時,所有的乘客臉色直接大變。

一些熟睡的乘客也猛然被驚醒,看著三個蒙面男人,臉色直接變得無比蒼白。

但是饒是這樣,仍然有的人像是不怕死一樣站起來。

「兄弟,你們裝啥裝?拿三把玩具槍就想劫機?你們是小說看多了還是電影看多了?你們那槍一看就是假的好嗎?你們知不知道這樣是犯法的?」一個年輕男人站起來不屑的說道。

中年人隨手舉起沙漠之鷹,對著那年輕人的額頭直接就是一槍。

嘭!

頓時,整個飛機變得無比躁動,後者早已經寂靜的躺在地上,雙眼瞪大,那彷彿完全不敢置信的樣子。

「啊!!!殺人了!」

「殺人了!殺人了!快報警!」

「救命啊!殺人了!」

……

望著互相逃竄的人們,三個男人似乎很滿意眼前這種現狀。

「媽的,都給老子閉嘴!在亂吵吵!老子斃了你們!」瘦子直接大吼著。

話音剛落,整個飛機的人就變得極其寂靜。

中年人似乎非常滿意現在這種現狀。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