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衣青年的氣勢明顯比周圍那些死亡鐵騎強大,但與藍楓相比,卻還差了不少。

不過藍楓的注意力,並未完全放在藍衣青年身上,而是暗暗琢磨著藍衣青年話中隱約透露的一些信息,顯然,沙城並不是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相反,沙城在外界定然擁有一個強大的情報系統,否則藍衣青年不可能聽說過他,更不可能一眼就認出他。

「你說的不錯,到底有多少本事,試試就知道了。」藍衣青年認同地點點頭,臉上充滿了自信。

瞧著藍衣青年這般自負的態度,藍山明顯有些不滿,不屑地道:「想挑戰我哥,先過了我這關再說!否則,若是連我都打不過,豈不成了天大的笑話?」

「你?」藍衣青年揚了揚眉,旋即淡淡一笑,「傳說中僅次於藍楓的天才,藍山!不錯,你的確有資格與我一戰!」

頓了頓,藍衣青年揚起高傲的嘴角:「不過,我很好奇,在沙城內,沒有了元力的支撐,你們還能發揮出多少實力?五成?三成?抑或……一成?」

這才是藍衣青年心底最大的依仗!

在沙城之內,他可以發揮出巔峰的實力,施展秘法的話,甚至可以越級戰鬥,而藍楓、藍山的實力,卻是被大幅度削弱,別說單打獨鬥,就是以一敵二,他也絲毫無懼。

藍楓靜靜地注視著藍衣青年,就像看一個無知的小丑一般。

在這沙城之中,就算是他,在不動用特殊手段的情況下,也沒有絲毫把握戰勝藍山。

彷彿沒有察覺到藍山的表情一般,藍衣青年不屑地搖了搖頭,淡淡注視著藍楓與藍山,挑釁地勾了勾手指,露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你們兩個,一起上吧!」

以一敵二,戰勝號稱青州大陸有史以來第一天才與第二天才,這無疑很有成就感。

然而劇本顯然沒有順著藍衣青年的心意走下去,其極具挑釁的動作與話語,頓時間便將脾氣火暴的藍山徹底惹怒了。

「找死!」

藍山眼中閃過一抹冷意,一股巨力自腳掌釋放,堅硬的地板,頓時間四分五裂,形成數十條深深的裂縫,猶如蜘蛛網般,蔓延開來。

緊接著,藍山的身體,如發射的炮彈一般,拉出數十道殘影,幾乎瞬息間,便到達藍衣青年身前方。

這還是藍山進入沙城以來,第一次全力出手!

望著瞬息而至的藍山,藍衣青年眼瞳微縮了一下,眼神頓時凝重起來:「好快的速度!」

他心底甚至有些難以置信:「哪怕被削弱了實力,他的速度,居然也這般恐怖……」

「哼,速度雖快,力量卻未必有這麼強!」藍衣青年可不認為藍山在被隔絕了元力的情況下,還能夠發揮出超強的實力,畢竟,對於大部分修鍊者而言,元力才是他們主要的力量來源,而肉身修鍊者中,天下間至今還找不出一個能夠與他們媲美的人類種族。

心思急轉,腦子裡瞬間閃過無數的念頭,藍衣青年毫不遲疑,一拳迎上!

他相信自己的判斷!

在沙城裡,除了族中那些長輩,以及極個別更妖孽的天才,絕對沒有人會是他的對手。

基於這樣的判斷,他對藍山那看似氣勢洶洶的攻擊,沒有絲毫的畏懼,反而認為那是虛張聲勢。

「轟隆隆!」

下一刻,一黑、一黃,兩隻拳頭對撞在一起。

強大的力量,瞬間在附近激蕩開來,堅固的空間,猶如被冰凍的鋼板一般,被生生震碎,震耳欲聾的聲響,在城牆外響徹而起。

在無數人目光注視下,藍衣青年的表情,由自信、不屑,變成震驚、痛苦,那堅硬似鐵的手臂,幾乎只堅持了半個呼吸,便生生崩斷,並且藍山的拳頭餘威不減,重重地砸在前者的肩膀之上。

「咔嚓!」

「轟!」

藍衣青年的肩膀,骨頭被砸得粉碎,身子也是被一股不可阻擋的恐怖力量,生生砸飛,最終一頭撞在旁邊的城牆上,將整個城牆都撞得狠狠震動了幾下,落下大量的堅硬巨石。

藍山驚愕地看了看自己的拳頭,忍不住懷疑起來:「莫非我的實力又增強了嗎?」

一拳,僅僅一拳,那個看上去無比自信、囂張的傢伙,便被他打得生死不知,無怪乎藍山如此驚愕。

「不是你實力增強了,而是那傢伙的實力太弱了。」目睹了整個戰鬥過程的藍楓,忍不住搖搖頭,「他的實力本就比你弱得多,又如此輕視你,就算你一拳將他秒殺,我也不覺得意外。」

藍衣青年與周圍那些死亡鐵騎一樣,是專修肉身的修鍊者,其肉身強度,應該達到了天級後期,甚至人榜強者的地步,若是施展秘法,說不定擁有天榜強者,乃至勉強可以與神級初期強者比肩的實力,但藍衣青年太自大了,面對藍山的全力一擊,居然連秘法也沒有施展。

「就算施展了秘法,他都不是你的對手,何況普通狀態下的他?」藍楓搖了搖頭,目光移向城牆的方向,只見藍衣青年身子卡在牆縫中,一動不動,自右臂到右肩,幾乎被砸得粉碎。

這傢伙,還沒來得及拿出全部的實力,就已經被藍山打殘,怪得了誰?

藍山砸了砸嘴:「這麼弱的實力,真不知你哪來的自信,居然敢挑戰我哥……」

就在藍山話音剛落之時,周圍的死亡鐵騎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迅速朝著奄奄一息的藍衣青年圍了過去,其中一部分正對著藍楓等人,小心防備,另一部分則小心翼翼地將昏迷不醒的藍衣青年救下來。

瞧著一群死亡鐵騎警惕的模樣,藍楓不由得搖搖頭,他的目的只是進城,對於這來歷未知的藍衣青年,顯然沒有絲毫興趣。

「走!」

見所有死亡鐵騎都圍在藍衣青年身邊,城門處反而無人把守,藍楓眼睛一亮,嘴裡喊了一聲「走」,然後以驚人的速度沖向城門,在死亡鐵騎們完全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進入了這一座千百年來無人踏足的神秘城池。

藍山與蜥蜴族人們則是毫不猶豫地跟在藍楓後面,浩浩蕩蕩地衝進了城池。

「站住……」

一群死亡鐵騎一驚,臉色大變。

這時,那位疑似首領的死亡鐵騎揮了揮手:「別管他們了,保護竇少爺要緊。至於他們,以他們的實力,不進城或許還有一線生機,進了城,根本就是自尋死路!」

冷笑一聲,那死亡鐵騎首領,將胸前掛著的一枚哨子般的物件拿起,旋即深吸一口氣,對著那哨子的一頭猛地一吹。

「嗶……」

剎那間,一道極富穿透力的尖銳聲響,越過高聳的城牆,以及城內林立的建築,傳播至遙遠之地。

這一道尖銳聲響,如同一根*般,剛一響起,便是引起了連鎖反應,讓得無數的地方,都是同一時間響起同樣的聲音:「嗶……」

一時間,整座城池,都充斥著尖銳、刺耳的聲響,像是某種預警,又像是某種信號。 周圍突然響起的尖銳哨聲,令剛穿過城門的藍楓一行人臉色微變了一下。

還沒等他們搞清楚這哨聲意味著什麼的時候,視線所及之處,大量的死亡鐵騎,從各個方向,源源不斷地匯聚而來,將藍楓一行人團團圍住。

「古德那傢伙在搞什麼,居然讓人闖進城裡來了。」鐵騎群中,另一個疑似首領的中年,一邊撫摸著受驚的黑馬,一邊不滿地說道。

頓了頓,那中年目光移向藍楓一行人,沉聲道:「你們是什麼人?竟敢在沙城放肆!」

顯然,以中年的級別或地位,暫時還沒有資格知道藍楓與藍山的信息。

環視四周一圈,藍楓的目光,最終落在中年身上,淡淡道:「我們無意冒犯沙城,但據我所知,我一位長輩,不久前誤闖沙城,至今未歸,此番前來,是為了尋回我那位長輩的。」

如果可以平靜地坐下來商量,藍楓當然也不會強行動手。

只是很可惜,他註定是一廂情願了,那位中年男子,可不會跟他講什麼道理。

「我不知道你長輩是誰,也對你的長輩沒任何興趣。」中年男子眼皮一掀,冷漠地注視著藍楓,「可你硬闖沙城,卻需付出代價! 瑾寧夫人 現在,你有兩個選擇,要麼乖乖束手就擒,引頸受戮,要麼被我們抓起來,受盡折磨而死!告訴我,你選擇哪個?」

藍楓臉色一沉:「大地古族之人,都是如此霸道么?」

聞言,那中年男子眼睛微眯了一下,目光更冷了:「既然猜到了我們的身份,那就更不能放你們走了!」

聽得此言,藍山不由上前一步,冷冷地說道:「哥,跟他們說這麼多廢話幹什麼,直接殺了便是。」

「殺了他們!」中年男子比藍山更直接,手掌一揮,便下達了攻擊的命令。

藍楓嘆了一口氣,對藍山點了點頭,道:「你們先堅持片刻,我去將此人擒來!」

「沒問題,這裡交給我們!」

藍山哈哈一笑,對藍楓交給他的任務,沒有絲毫的壓力。

豪門驚夢:神祕男上司的邀請 一群土雞瓦狗罷了,就算他體力耗盡,這些傢伙也很難對他造成什麼威脅,畢竟,他可是擁有神級的肉身強度,就算站在原地不動,那些大地古族之人,也無法破開他的防禦。

相比之下,蜥蜴族人的壓力可就不小了,畢竟,這麼多大地古族之人,全都是肉身極其強橫的存在,哪怕個體實力比他們差些,一擁而上,依舊能夠對他們造成不小的威脅。

不過,眼下這種局勢,不管他們抗不抗得住,都得硬抗。

轉瞬間,雙方人馬,便在城門附近的狹小空間展開了激烈的交鋒,混亂的聲音,不斷地響起。

一拳將衝到身前的大地古族強者連人帶馬生生砸飛,藍楓腳掌在地上一踏,身體陡然劃過半空,猶如瞬移一般,出現在中年男子身前。

「你!」中年男子雙眼圓睜,不可思議地看著藍楓。

然而他來不及躲避,藍楓便化掌為爪,扼住其咽喉,旋即輕輕一提,將其從黑馬被上提起,重新回到剛才的位置。

無視了四周慘烈的廝殺,藍楓冷靜地盯著中年男子:「告訴我,你見過此人嗎?」

說話間,一縷星辰之力自藍楓體內釋放而出,在半空凝聚一道畫像圖案,那畫像上的老者,赫然正是萬器閣長老風驚雷。

看了畫像一眼,中年男子臉色微變,旋即迅速恢復過來,掩飾般色厲內荏道:「放了我,否則,你們今日必死無疑!」

「你果然見過風前輩!」

留意到中年男子的反應,藍楓不由一喜,連呼吸都略微加重了幾分。

他愈發用力地扣緊中年男子的脖頸,沉聲道:「告訴我,他在哪裡,是否還活著!」

「他,咳,他已經死了。」中年男子好不容易說完一句話,艱難地呼吸著,最後還不忘威脅藍楓,「雖然你的實力的確很強,甚至還可以在城中飛行,但大地古族的強大,絕非你所能想象的,識相的趕緊放了我!」

藍楓臉色巨變,眼睛死死地盯著中年男子:「你說什麼?風前輩已經死了!」

然而沒等中年男子開口,藍山的聲音便遠遠地傳了過來:「哥,他在撒謊!」

大地古族的攻擊,根本無法對藍山造成什麼威脅,以至於藍山在戰鬥的時候,還有閑工夫關注藍楓這邊的情況。

聞言,中年男子急忙地搖頭,矢口否認:「不,我沒撒謊,那人真的死了!」

可藍楓卻冷眼注視著他,表情頗為不善:「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告訴我,風前輩到底在哪裡!」

「我真的沒騙你,那老頭真的死了!」中年男子到此刻依舊企圖騙過藍楓。

「冥頑不靈。」

藍楓搖了搖頭,手掌陡然發力,一股蘊含著炙熱高溫的力量,從掌心爆發,剎那間將中年男子脖頸扭斷,並烤成焦炭。

鬧婚之寵妻如命 中年男子眼瞳猛縮了一下,然後慢慢失去了焦距。

或許他到死也想不到,自己如此精湛的表演,為何卻被輕易識破?

隨手將中年男子的屍體扔在地上,藍楓喃喃道:「雖然沒問出風前輩的下落,但可以確定,風前輩現在還活著!」

這是他進入沙城迄今為止所聽到的最好的消息!

甩了甩頭,藍楓看了一眼已經岌岌可危的蜥蜴族人們,以及四周還在源源不斷增援的大地古族強者,眉頭微微皺起:「不能在這耗下去了!」

他雖然不在乎蜥蜴族人的性命,但這些傢伙畢竟幫過他一些忙,卸磨殺驢的事情,他還做不出來。

腳掌一抬,藍楓迅速掠至一群蜥蜴族人身邊,一巴掌將剛衝到身前的鐵騎拍飛,旋即冷靜道:「所有人聽著,準備突圍!」

他的聲音不小,別說蜥蜴族人,就是對面的大地古族之人,也是能夠清楚地聽到。

可藍楓不在乎別人會不會聽到,有本事,先攔住再說!

聽得藍楓的命令,蜥蜴族人們略微有些驚愕,旋即露出一抹狂喜之色,看向藍楓的目光中,也是夾著一抹感激。

他們本以為藍楓兩人會拋下他們不管,可現在,藍楓卻並沒有這麼做,自然令他們喜出望外。

畢竟,能活著,誰又願意死呢?

藍山雖然對藍楓的決定感到不解,但也沒有反對,或者說,他從來都不會反對藍楓的決定。

「焰勁崩!」

深吸一口氣,藍楓陡然握拳,一股炙熱、滾燙的力量,自拳尖迸發而出。

「轟隆隆!」

只見一道刺目的火光衝天而起,擋在藍楓前方的一群大地古族之人,在短短數息之間,被生生灼燒成灰燼,幾十個大地古族強者,頃刻間被屠戮一空,使得藍楓的前方,形成一片空白地帶。

「走!」

藍楓丟下一個字,便迅速地沖向前方。

蜥蜴族人們緊緊跟隨著藍楓的腳步,將那一片空白地帶佔領。

在全力以赴的藍楓面前,再多的大地古族強者都禁不住殺,幾拳下去,便將大地古族的包圍圈生生打穿,也將附近的大地古族強者威懾住,一時間竟然失去了繼續進攻的勇氣。

「哥,你們先走,我來斷後。」

藍山大喊了一聲,將周圍大地古族之人的目光全都吸引了過來。

藍楓沒有猶豫,帶著一群蜥蜴族人,徑直地朝著街道的前方橫衝而去,或許是因為附近的大地古族之人全都匯聚到了城門口,以至於街道上一個人也沒有,讓得藍楓一行人毫無阻礙地穿過了街道,像一頭利箭,狠狠扎向了城池的更深處。

「破山!」

城門的街道口子上,藍山以一人之力,生生阻擋數千大地古族之人的進攻,將他們攔在街道的另一端,一步也跨不過去。

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大丈夫當如是。

直到藍楓一行人的身影快要從視線中消失的時候,藍山方才哈哈大笑一聲:「小爺不跟你們玩兒了!」

話音落下,藍山一拳轟飛了一個大地古族強者,旋即腳掌一踏,沿著藍楓一行人離開的道路,迅速退去,數息之間,便已經走遠。

城門口,所有的大地古族強者,皆是用著恐懼的目光看著藍山的背影,心頭反而鬆了一口氣。

這個怪物,總算走了。

「隊長,我們還要繼續追趕嗎?隊長……」一位大地古族強者本能地問道,目光也是在人群中搜索,但下一刻,他的聲音一滯,目光落在地面上一具脖頸被烤焦的屍體上,「隊,隊長……死了!」

「是那個年長的青年,他殺了隊長。」

「對,就是他,我親眼看到,他飛到隊長身邊……」

中年男子的隕落,以及幾個大地古族族人說出的消息,令得周圍的大地古族族人陷入一陣騷亂。

很快,所有大地古族強者都看向藍楓一行人離去的方向,眼中充滿了恨意,旋即咬了咬牙,嘴裡幾乎齊齊蹦出一個字:「追!」

智擒惡郎:天才少女重生記 下一刻,原本混亂的隊伍,重新平靜下來,並朝著藍楓一行人追趕而去。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