蘆村亮一在福岡的東公園見到了野上顯一郎,然而他只提到了公園,並沒有說下去。同樣,添田也只說了自己今天去了趟伊豆。繞來繞去,總也談不到點子上。他們都給話題罩上一層簾子,不把關鍵示人。

“哦,你去伊豆了啊?”亮一裝出對添田的話很感興趣的樣子。

“是的,去辦點事。今天早上去的,剛回來。啊,對了,您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正好到報社。”

“哎呀,你這麼忙啊。”亮一同情地說道,“好不容易去一趟伊豆,怎麼不去溫泉泡一泡,住一個晚上呢?”

“唉,沒那個時間啊。”

“是伊豆的哪個溫泉?”

“船原溫泉。”

“啊,那裏的狩場燒很有名呢。我有個朋友曾經去過。”

究竟在說什麼啊。添田也只提到了伊豆的溫泉,閉口不提關鍵。

添田彰一越來越摸不透蘆村亮一把自己叫出來的動機了。飯吃完了,他還是沒有道出自己的目的。服務員端來了咖啡。

添田等候着對方切入正題。然而,喝完咖啡之後,留給他們的時間就不多了。

“不好意思,突然把你叫出來。”亮一尷尬地說道,“其實我也沒什麼要緊事,只是想見見你而已。”

“啊?”添田看着副教授的臉。

“哦,因爲你一直對久美子百般呵護,我想當面謝謝你。”

“哪裏哪裏……”

添田雖然這麼說,可心裏在想,他真的是爲了這事把我叫出來的嗎?他覺得自己好像撲了個空。

“那我們走吧。”

“好……”

蘆村亮一拿着包,走到了收銀臺前。那緩慢的腳步,正顯示着他心中的猶豫。

然而,他終究還是錯失了良機。兩人肩並肩地下了樓,樓下的咖啡廳裏坐滿了學生。有幾個學生看見蘆村副教授,向他打起了招呼。

兩人來到電車沿線,朝車站走去。路旁的舊書店亮起了燈。寂寥的燈光下襬放着幾本舊書。

“添田君,你住在哪兒啊?”亮一問道。

“啊,我住在芝區愛宕町,我們報社的單身宿舍就在那裏。”

“啊,雖然和我並不同路,我還是可以打車送你一程。”

這時正好一輛空車路過,亮一伸手攔了下來。

兩人在出租車裏都默不作聲。五分鐘過後,到了添田該下車的地方,他們也實在沒什麼可聊的了。 我與你狼狽爲賤 在尷尬的氣氛中,添田下了車。

“那我就告辭了。”

“再見。”

載着蘆村亮一的出租車消失在了添田的視野中。

添田是在寂靜的湯島下的車。黑暗中也能依稀分辨出兩旁行道樹的顏色。添田朝教堂的方向走去。他非常喜歡這條路。

蘆村亮一把自己叫出來的目的究竟是什麼?不可能只是爲了感謝他對久美子的照顧。蘆村副教授肯定有其他話要說。

可他終究還是沒有說出口。添田認爲自己的想象絕沒有錯。分別的時候氣氛會那麼尷尬,肯定也是因爲這個原因。

那麼,蘆村亮一究竟想跟他說什麼呢?爲什麼見到自己之後,他竟說不出口了呢?

於是,添田進行了換位思考,把自己設想成蘆村亮一。

“蘆村亮一也相信野上顯一郎還活着!”

亮一會把自己叫出來,就只有可能是這個原因。他知道事關重大,不能把這件事告訴自己的妻子和妻子的表妹。然而,他無法把這件事繼續悶在心裏,所以才把自己叫了出來!

這時,添田突然意識到蘆村亮一的立場和自己的極爲相似。

後悔之情涌上心頭。早知如此,自己就該鼓起勇氣先開口才是。這樣一來,蘆村亮一也許會坦誠相待。蘆村亮一是否堅信野上顯一郎尚在人世?他手上究竟有多少線索?添田頓時產生了好奇。

添田看見了御茶水車站的燈光。黑暗中的站臺彷彿漂浮在半空中。

就在這時,添田意識到了村尾芳生那句話的含義。

原來他的意思是,讓自己帶着久美子去橫濱的紐格蘭德酒店!

(本章完) 第4127章

等到沒有人走上來的時候,墨九狸大概看了眼周圍的陣法師,竟然有五六百多人,數量比煉器師還多……

讓墨九狸心中十分的驚訝,但是看看周圍那些大家族,還有明老等人,一點都不驚訝的模樣,墨九狸忽然間想起池斐的話,看起來池斐說的沒錯,神界這些人都清楚,陣法師中有很多混子的!

只有自己沒問過,也不清楚而已啊!

「好了,現在入口已經開啟,請大家抓緊時間開始破陣吧,我宣布,陣法比試開始!」明老看著墨九狸等人大聲的說道。

大部分陣法師,呼啦一下子都往亮起的陣法入口急忙的走過去,弄的好像是先進去就能夠先出來似的,墨九狸直接被身後的幾個人擠到了最後面!

墨九狸有些嫌棄的往後退了幾步,讓身後的人都到前面,免得碰觸到自己!

池斐和池雲看到墨九狸一點不著急的模樣,兩個人心裡都急的不行,他們不清楚墨九狸的陣法水平,但是卻希望墨九狸能夠走出陣法,這樣就能和他們一起進入神殿了啊!

也不是他們和墨九狸關係多好,只是覺得來到這裡,遇上了算是認識,自然不希望墨九狸落選的啊!

墨九狸自然不清楚池斐兄弟想什麼,她知道單純的討厭被人碰觸和擁擠罷了!

再說這個陣法就算墨九狸閉上眼睛都能夠走出去的,完全沒有著急的必要!

墨九狸發現,也不是所有人都急著進去,除了自己外,還有幾個人站在兩側,等待其餘人進去后,再入陣的模樣,看起來應該是有些陣法造詣的人!

其中左側是站著三個老者兩個中年大叔,右側則是站著四個老者,兩個中年大叔,一個少年還有一個女子!

那名女子看到墨九狸被擠到人群後面時,還嫌棄的瞪了墨九狸一眼,讓墨九狸莫名不已!

當然了除了這些人,還是有一少部分的陣法師,也沒往前擁擠的,都是把中間的路讓出來,讓那些著急的陣法師門先進去!

墨九狸看到雲端的西延護法淡淡的說道:「看起來,這次差不多的陣法師沒幾個啊!」

「西延,你知足吧!神界的陣法師,差不多的都在我們神殿了,平時就算不招人的是,副殿主也是命令下去,遇到厲害的陣法師,直接招攬到神殿,現在還能夠有幾個來參加考核的,已經不易了!」南落聞言笑著說道。

「神殿的陣法師雖然多,可是天賦好的一個都沒有,我師父和師叔他們離開神殿,前往聖地之巔后,神殿再也沒有我能夠看上的陣法師了,讓我有些愧對師父交代的囑託啊!」西延情緒有些低落的說道。

「西延,你就是想太多了,你的師父和師叔們,是我們神殿最強的八位陣法師,他們不是回來的時候也都說了嗎?別說是神界了,就算是聖地之巔,也沒有出色的陣法師啊!」

「所以你別太自責了,你師父他們都清楚神界的情況的,」 第4128章

「再說我記得你師父他們上次來時也說了,讓你不要隨便收徒,除非對方真的有不錯的陣法天賦,別擔心,說不定這次就有人能在一個時辰出來呢!」南落安慰著西延道。

「哼……做夢!」東風護法故意冷哼道。

南落有些無語,卻沒有說什麼,反正東風和西延不和,也不是一年兩年了!

「我明白,我只是有感而發吧!對了,這次北冥讓我們幫忙選個弟子,可有人選?」西延想到什麼的說道。

「哎……他都說了,選個陣法師,再說北冥你們也不是不清楚,雖然他說的是選個陣法師,可是等到我們把選好的弟子帶回去,還不是要他先從四個人裡面選一個啊,你們誰敢跟他叫板啊!」南落聞言語氣不爽的說道。

南落的話落下,西延和東風難得的沒有說什麼!

墨九狸微微挑眉,看起來神殿的北護法北冥,哪個傳聞中十分神秘的北護法,似乎不簡單啊!

連神殿的這三位護法都要忌憚,看起來自己要對這位北護法小心應付了!

「喂,寒兄弟,別愣著,快點進去啊!」這時,池斐著急的聲音,傳入墨九狸的耳中道。

池斐是傳音的,別人自然聽不到了!

墨九狸聞言這才回過神來,發現就剩自己了,不少人都在疑惑的看著自己!

墨九狸微微一頓,回頭對著池斐和池雲笑了笑,然後直接走進陣法入口中!

墨九狸沒有急著走出去,而是觀察了下陣法內,發現裡面的情況,外面是無法看到的!

這時墨九狸看到前面的幾個人,正是剛才站在右側的一個老者和其中那名女子,兩人看起來像是師徒,卻沒有想到墨九狸走近的時候,聽到女名女子喊身邊的老者相公!

雖然神界的年齡不能用外貌來斷定,但是大部分夫妻還是會在外表上保持一致的,基本上夫君是白髮鬚眉的老者,夫人那怕容顏秀美,也會給自己弄出一頭白髮來!

婚婚欲睡:總裁請自重 比如男子年紀很大,但是妻子很年輕,男子也會用易容丹,把容貌變得和妻子差不多的,但是像前面這對一樣,完全是祖孫容貌差別的夫妻,墨九狸還真的是不常見!

墨九狸沒心思理會別人的事情,直接從兩人身邊走過,那名女子看到墨九狸就是剛才在外面發獃的男人,竟然走到了他們前面,瞬間就不滿起來!

「站住,你沒看到這裡是我們走的嗎?難道你想佔便宜不成?」女子身影一閃,直接攔住墨九狸的去路道。

「文慧,回來!」墨九狸還沒說什麼,身後的老者就沉聲說道。

「我就不,這裡的陣法變換萬千,這個人分明是順著我們破開的陣法,才這麼快走到這裡的,竟然想占我們便宜,簡直找死!」女子瞪著墨九狸故意的說道。

「腦殘是病,得治!」墨九狸等了一會兒,發現身後的老者沒過來,也沒再說話,諷刺的看了眼面前的女子道。 品川旅館“筒井屋”的店主從賬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賬房就在大門旁邊,而店主的房間則在走廊的盡頭。那個房間和客房不在一處,必須走過廚房和服務生的房間才能看見。

今晚早些時候來了些客人。這家旅館就在品川站旁邊,地段很好,平時生意也很紅火。

店主拉開紙門,走進屋裏。他在六疊大的房間中央站住了。

牆邊擺着一張陳舊的寫字桌。 福運相公養不起 他沒有娶妻,平日裏的飲食起居都靠店裏的女服務生照應。不過這個房間永遠都由店主筒井源三郎親自打掃。房間裏整潔乾淨。如此一絲不苟,並非因爲他天生有潔癖,而是由於他過去受過嚴格的訓練而養成的習慣。

筒井源三郎站在原地,濃眉下的雙眼注視着寫字桌。吊在天花板上的電燈泡發出亮光。他突出的顴骨在臉頰上形成黑色的陰影。

他環視四周,表情十分嚴肅。這裏是他的房間,平時他再三囑咐服務生不要進屋。

然而,筒井源三郎卻發現這間房裏的感覺和自己離開的時候不太一樣。照理說他不在房間的時候,屋裏的空氣應該會沉滯不動纔對,可現在並不是這樣,就好像有人進過屋,攪動了它。

店主仔細端詳着桌上的東西。桌邊擺放着賬簿、墨水瓶、鋼筆、和平牌香菸、鉛筆、信紙——這些東西看似平常,其實店主都在上面留下了印記。比如,他會記住賬本的厚度和形狀、墨水瓶和鋼筆的角度、信紙的傾斜度等,這些都有他自己的講究。如果有人趁他不在房裏的時候動過這些東西,他一眼就能看出來。

疊在一起的賬本並沒有變亂,墨水和鋼筆的位置也沒有變。信紙的位置雖然沒有變,但感覺不太一樣。也就是說,有人曾翻開信紙,查看其中的內容。封面和下方的紙有些錯開,不是很整齊。

店主拉開紙門,對着走廊喊道:“阿米!阿米!”

二樓傳來住客的吵鬧聲。店主一邊拍着手,一邊再次喊着女服務生的名字。

遠處的女服務生答應了一聲。長着圓臉的女服務生紅着臉,一路小跑地趕來了。

“老闆,您叫我啊?”

“進來吧。”

店主讓女服務生進了屋。

“我不在屋裏的時候,有沒有人進過屋?”

他的眼神自然而然地銳利起來。

“沒有啊。”

女服務生察覺到了店主嚴肅的神色,呆若木雞。這位正是添田前來採訪的時候,回答有關被害的伊東忠介情況的那位女服務生。

“阿房呢?”店主又說出另一位服務生的名字,“她進來過嗎?”

“我沒注意,不過您在賬房的時候,我們倆都在客房裏招呼客人呢,阿房想來也抽不開身啊。”

店主陷入沉思。

“榮吉呢?”

“在外頭呢。”

“這樣啊……”

“老闆,難道屋裏丟東西了?”女服務生問道。

“不,沒丟東西……”

女服務生一臉迷茫地看着店主。

“算了算了。要是沒人來過就算了。你也知道,這個房間一直是我自己打掃收拾的。”

“老闆,您不在的時候我們可沒進過屋啊。”

“好了好了,你去招呼客人吧,沒事了。”

店主打發走了女服務生,關上身後的紙門,坐到了寫字桌前。

他拉開抽屜,仔細審視。抽屜裏放着各種各樣的東西,但沒有被人翻過的痕跡。

店主從口袋裏掏出一根菸,劃了根火柴,開始吞雲吐霧起來。這根菸,他抽了好久好久。

走廊裏傳來服務生的腳步聲。客房裏有兩三個男人正在歡笑。

好像有位女服務生正帶着客人前往浴室。夜裏八點到十點是旅館最忙碌的時候。

店主聽着這些響聲,把菸蒂掐滅在菸灰缸裏。他站起身,朝壁櫥走去。拉開紙門,只見裏頭放着他自己專用的被褥。 劍嵐傳 被褥疊得整整齊齊,就像軍隊中一樣。

店主把手伸進被褥裏摸索了片刻,掏出一個小紙盒,看上去像是放手帕的小盒子。不過因爲被褥的重量,那紙盒的蓋子有些癟了。

他把盒子放在寫字桌上,打開盒蓋,只見裏頭裝着好幾張信紙。他把信紙攤開在桌上。總共有四五張,好像是一封沒寫完的信。

店主從頭看起,不時刪去幾句話,又添上幾筆,然後順勢繼續寫了下去。

他弓着背,專心致志地寫信。鋼筆不時停頓,這時他就會抽根菸,思考該如何下筆。那陰鬱的表情並非昏暗的光線作祟。深深的皺紋集中在他的額頭。

突然,走廊傳來一陣腳步聲。他趕忙用其他信紙蓋住自己正在寫的那幾張,屏息凝神地聽着外頭的動靜。

“老闆。”紙門外的女服務生喊道。

“怎麼了?”他回過頭,瞪着紙門拉開的縫隙。女服務生探出個頭來,戰戰兢兢地看着店主。

“有事快說。”

“是這樣的……楓之間的客人說那房間太小了,能不能換一間大的……”

“那間房今天晚上十點已經有人訂了,你給我推了吧。”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