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北、李寒松已經算是青年一代最頂尖的存在了,哪怕前幾屆畢業生也少有人比啊。

若真有這麼一個大賽,怎麼會連他倆都不知道。

「一些頂尖強者的後代,這也是他們的一個比賽。

以往他們和外界接觸不多,這一次正好京武拿下第一武大的名頭,他們也準備過來交流交流。」

張濤簡單解釋幾句,又好奇盯著蘇北。

「看你絲毫不意外,你似乎知道那些人的來歷?」

蘇北點點頭,說道:「不就是鎮星城的小崽子么。

我是天帝,前知五百年、後知五百年,有什麼能瞞過我的。」

張濤臉色漆黑一腳踹了過去,心中對他天帝的身份更是不信。

鎮星城也不過這幾百年的歷史,若是古武強者這一世復甦,哪會知道這麼多。

大世之下必有妖孽,也許蘇北就是這一世的妖孽,又得到一些老古董的投資。

「鎮星城那邊你隨意接待一下,一個個心高氣傲,不過我估計實力還不夠你一個人砍得。

當然,你小子也別太囂張了,人家那麼多老祖,惹出事來我替你兜不了。

明年我去和他們溝通下,交流賽後面有場關於突破宗師的大機緣,你和李寒松如果突破六品倒是可以去爭一爭。

唉,這種事真不好爭,也就是看在你是我武大的天驕又立下大功,我才豁出這張老臉去幫你要了。」

蘇北有些無語,張濤你這戲真多啊。

「唉,部長平日里看著挺威風的,沒想到地位這麼低、臉面這麼小啊。

連一個王戰之地的名額都要不到,真的是辛苦武王了啊。

罷了罷了,這個名額就不麻煩部長了。

我精神力已有多赫,如今又有精神力功法,具現不成問題。

三焦之門關閉,到時候宗師也就是水到渠成,就不用為了這點小事讓部長丟臉了。」

張濤這戲頓時唱不下去了,你爺爺的,你怎麼什麼都知道。

還他臉面小,他武王名頭在地窟都是響噹噹的。

「幾個名額,以我武王的面子不過一句話的事。

大過年的,就不打擾你們吃年夜飯了。」

張濤留下一句話后,一拳錘開空間直接鑽了進去。

蘇北撇了撇嘴,伸手在張濤離開的地方摸了摸。

空間裂縫已經關閉,卻是什麼都沒摸到。

「好方便的技能,以後出門都不用開車坐飛機了。」

後方,蘇展原本也是一臉敬佩地走了過來,聽了這話險些沒一個跟頭摔倒在地。

你腦子裡怎麼想的,怎麼第一反應是方便出行。

「也不知道部長實力究竟到了什麼地步,如此實力都不能平定地窟么?」

蘇北笑道:「放心,快了快了。

地窟看著強大,不過是涿中枯骨,人間,才是這一世的主角。」

蘇展點了點頭,想到這幾十年人間的變化,尤其是這幾年,實力將有極大提升。

精神力功法出去,那些宗師們都會有一個實力爆發期,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行了,除夕夜,就不談這些了,我們來吃年夜飯吧。」

只是剛說完,就看到已經倒地的餐桌和一地被打碎的碗碟。

「咳咳,第一次接觸精神力功法,毫無準備,有點沒控制住,咳咳,你懂的。」

蘇北有些無奈,說道:「算了,我打個電話找酒店再送一份吧。」

雖然兩人一個五品巔峰一個七品,早已不用進食。

只是畢竟是除夕夜,不吃頓團圓飯總感覺不對勁。

反正他們五臟六腑淬鍊過後,也不用擔心食物問題影響身體,飯照吃、酒照喝。

剛拿出手機,就見到電話想起,竟是方平的手機。

「喂,方平,大過年的這就給我拜年了?我這可沒有紅包啊。」

電話那頭方平沉默片刻,方才開口說道:「多謝了。」

嗯?

蘇北不由一愣,下一刻才反應過來,自己之前還提醒過他魔教襲擊的事。

這點小事,他早就忘了。

「魔教來人了?我記得你說要把李老師請回家?」

電話那頭,傳來方平慶幸聲音:「確實,來了三個,一個初段,一個中段,一個巔峰。幸好李老師過來了。」

方平現在特別慶幸自己相信了蘇北的話,還叫上李長生。

他五品巔峰的實力,真對上六品巔峰自然不怕。

可他在陽城,下面一個小區都是普通人,還有他父母、妹妹。

他一招拿不下對方,那麼魔教武者狗急跳牆的話那就麻煩了。

「大恩不言謝,這次人情,我記住了。」

蘇北點點頭,說道:「抓緊去吃頓年夜飯吧,明年,可能就吃不上了。」

蘇北將手機掛斷,也重新找了家酒店訂餐。

有錢就這點好,想吃多年夜飯,一個電話就能搞定。

09年結束,10年,將是風起雲湧的一年。

天南地窟、王戰之地、紫禁地窟、界域之地……

明年這時候,還不知在哪裡呢!

請記住域名:.。手機版: 這一天是百里坡眾人有史以來最開心的一天,他們都已經不知道自己有多久乜有這麼快樂,有多久沒有這麼縱情,夜幕下眾人吃喝玩樂,累到不能自已,篝火派對才落下帷幕。

豎日一早,秦玄早早的醒來,發現眾人都還在沉睡中,經過昨晚他也想通了,或許自己只是他們生命中的過客,正準備御劍而起。

「準備走了嗎?」一道聲音傳來。

「白兄,早啊。」秦玄說道。

「不準備帶著大家一起走?」白鳳問道。

「昨晚我想了一宿,這本來就是我自己的事情。」秦玄說道。

「昨晚我也想了一宿,這百里坡待著實在無趣。」白鳳說道。

「百里大哥與你說了?」秦玄問道。

「嗯,他說準備換個地方。」白鳳說道。

「二位醒得這麼早?」百里東君和赤舞一起走過來說道。

「你們…….」秦玄看著赤舞挽著百里東君的手不可置信的說道。

「小子,要走也不打聲招呼嗎?」赤舞說道。

「嘿嘿…..我這不是怕驚擾大家嘛。」秦玄說道。

「其實你說的不錯,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當今天下魔道為尊,我等豈能坐以待斃。」百里東君說道。

「對,百里大哥說得沒錯,我們這裡誰不是因為魔尊才落得如此下場。」聶無雙走過來說道。

「就是。」眾人都圍了過來說道。

「諸位聽我說,我與白兄已決定離開百里坡,跟著秦兄一起替天行道,此去道阻且艱,我們不強求諸位,爾等若是不願,可繼續留在百里坡或者另尋安身之處。」百里東君說道。

「我願意。」聶無雙舉起拳頭大聲說道。

「我也願意。」赤舞說道。

「我願意…」

「我也願意…..」

「……..」

百里坡所有人都大聲喊道,秦玄此刻內心是激動的,這樣的結果正是他期待的,剋制內心的激動,抬起雙手示意說道:「諸位,正如百里大哥所說,此去道阻且艱,望各位三思。」

「當日噬魂幫屠我滿門,便發誓此生定要噬魂幫血債血償,我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聶無雙說道。

「無雙大哥….」秦玄不知該如何安慰這個看起來五大三粗的漢子。

「我始終堅信邪不勝正,公道自在人心,諸位不願意的現在即可離去。」百里東君說道。

秦玄看了看場中數百人,沒有一個人離去,便說道:「正所謂蛇無頭不行,無規矩不成方圓,我建議咱們應該成立自己的幫派,從中選出幫主主持大局,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我贊成。」聶無雙說道。

「我也贊成….」

「……..」

百里東君和白鳳看著現場所有人全無異議,百里東君說道:「我覺得幫主之位非秦兄莫屬,不知各位是否贊成。」

百里東君此言一出,誰敢有異議,能夠打敗神遊玄境巔峰的百里東君,已經證明秦玄是所有人裡面武功最強的。

「我同意秦兄作為幫主,不過咱們應該再推選一位副幫主,相輔相成。」白鳳說道。

「百里東君就是咱們的副幫主。」聶無雙說道。

「我同意,論武功咱們這裡最強的就是秦幫主和百里大哥。」赤舞說道。

「我也同意…」

「……..」

「承蒙諸位看得起在下,不過我覺得由百里大哥作為幫主,我來做副幫主便可。」秦玄說道。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