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易臣眉心緊鎖,他低頭靠在一邊,等待着韓湘生的命令。

“用你的勢力,”韓湘生頓了頓,“學院不想惹麻煩,林軒的事情,要另做打算了。”

“明白。”

蘇易臣轉身離去,從海南和奈良,他一路追殺林軒,可這傢伙總能逃脫,或許他註定就是一個失敗者,可失敗者,也該得到他該得的報酬。

韓湘生背身看向遠處,他的眼神有些迷離,雖然他已經是校長,但還有很多事情,並不能按照他想要的方向發展。妖星院只是一個開始,等待着他的問題,還有很多。

在卡拉大學的保衛處,戴蒙第一次見到了林軒。

“你就是林軒?”

“這位是?”林軒擡頭看向查理。

“他是戴蒙,威廉的父親。” 黃富立即鼓掌道:「支持帆哥!推到姬護法!」

納甲土屍也鼓掌道:「對,推到姬護法!」那些新教徒立即有人跟著起鬨起來,「支持,推到姬護法!」

「住嘴! 千億雙寶:總裁爹地狠會撩 !」姬護法怒斥道。

所有人立即停止呼喊,姬護法望著眾人,「早上的培訓到此結束,下午繼續培訓!」姬護法冷冷道。

眾人立即散去,江帆、黃富、納甲土屍回到住所,「我靠,這個姬護法真夠狠心的,老子一定要推到她!」江帆道。

「帆哥,要想辦法坐上護法的位置才行!」黃富道。

「怎樣才能快速升級呢?」江帆沉思道。

「那肯定是要教主破格提拔,另外八名護法還必須死掉一人,或者降級一人,你才有機會當上護法,否則一輩子也沒有機會當上護法的。」黃富道。

「嗯,我們必須當上護法,才有機會接觸到黃金儲藏的地方,像我們芝麻小的隊長,是根本不會知道黃金在什麼地方的!」江帆道。

「帆哥,我們現在只是小小的隊長,距離護法還有兩個級別呢!再說護法只有八個名額,現在已經是額滿了!我看在短時間內想達到護法的位置太難了!」黃富搖頭道。

「嘿嘿,事在人為,只要得到了教主的賞識,很快就可以提升到門主,然後再幹掉一位實力最差的護法,要不了多久就會坐到護法位置的!」江帆不以為然道。

「嗯,其實整個天魁教很不穩定的,他們都是靠僵蟲丸來控制這些教徒的,如果有一天,僵蟲丸失效了,那些教徒還會效忠教主嘛!」黃富道。

黃富說著,拿出了那枚沒有吞下的僵蟲丸,「這裡面有什麼成分呢?帆哥,你有把握解除僵蟲丸的控制嗎?」黃富道。

「這個僵蟲丸是靠葯裡面的白色僵蟲控制人的,只要殺死了體內的僵蟲或者把僵蟲逼出體外,就解除了僵蟲的控制。目前我無法殺死僵蟲,但是我可以用符咒把僵蟲逼出體外!」江帆道。

「真搞不懂僵蟲是如何控制人的?」黃富疑惑道。

江帆笑道:「其實很簡單,這種僵蟲丸進入人體后,隨著藥丸溶解,包裹在藥丸中心的白色僵蟲就出現在任何的胃裡面了。這種僵蟲開始只是幼蟲,所有危害並不大,但是一個月後僵蟲變成成蟲,此時它的危害就大力量,它就開始啃噬內髒了!」

「我靠,那僵蟲變成成蟲后那服食之人就要受罪了!」黃富驚嘆道。

「是的,所以一個月後那些教徒必須服教主賜予的解藥,教主的解藥並不是根除僵蟲的啃噬,而是讓僵蟲昏睡過去,昏睡的時間剛好是一個月,接下來又必須服食解藥,如此循環,否則必被僵蟲啃噬內臟而亡!」江帆道。

「我靠,這個僵蟲丸真是太歹毒了!帆哥,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呀?」黃富道。

「呵呵,你別忘記了我會攝魂術,這些信息都是從那些教徒腦海里獲得的!」江帆笑道。

「看來天魁教除了教主之外所有的人都吃過僵蟲丸了!」黃富嘆息道。

「就不知道教主夫人吃沒有吃僵蟲丸?」江帆道。

「應該吃了吧!教主夫人應該是天魁伴侶中提升的吧!」黃富推測道。

「嗯,只有見到教主夫人才知道她的體內有沒有僵蟲丸,聽說第三天培訓快結束的時候,教主和教主夫人會親自講課呢!」江帆笑道。

「哦,太好了,我們可以一睹教主夫人的容顏了!」黃富道,他也聽說教主夫人很飄亮,就是想看看到底有多漂亮,有沒有自己的胡莉漂亮。

下午的時候,江帆、黃富、納甲土屍參加培訓是在屋裡面進行的,每人發了一本小冊子。江帆打開小冊子,裡面是天魁教的教規,江帆根本沒有心思看這些教規,很快翻閱到最後,立即興緻勃勃地看了起來。

原來最後一頁是附錄,一共兩頁,介紹的是天魁教的雙修秘法,雖然只是簡單介紹,但是江帆看出了天魁教雙修秘法的大概。

所謂雙修的秘法就是各種姿勢,然後配有心法口訣,互相增進修為的方法。形式上有點像龍虎秘術中的雙修,但是比龍虎秘術雙修差遠了,只是下乘的採補雙修功法。


「帆哥,這他媽是什麼雙修功法,簡直就是春宮圖呀!」黃富搖頭道,他已經全面學習了龍虎秘術,所以對雙修也十分了解。

突然台上姬護法說道:「這本冊子上的教規每個人必須會背,還必須理解教規的含義,你們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就提問吧。」

江帆望著台上的姬護法,立即有了壞主意,拿著小冊子裝著一本正經道:「姬護法,在下有不明白的地方,請護法講解!」

姬護法望看江帆一眼,「黃帆,你有什麼疑問呢?」

「姬護法,您能詳細講解雙修秘法中的老漢推車嗎?」江帆裝著一臉疑惑道。

江帆這句話如同炸了鍋,那些新教徒立即偷偷地笑了起來,姬護法滿臉羞紅,氣呼呼道:「黃帆,你故意搗亂是吧!你給我滾出去!」

「姬護法,我怎麼搗亂呢,我是真的不懂教中的雙修秘法,請你給我們講解或者示範一下也行!」江帆裝著虛心求教的樣子。

一旁的黃富也跟著起鬨道:「姬護法,您剛才不是說我們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就問您嗎?怎麼是搗亂呢!」

「是呀,想必姬護法經驗豐富,精通雙修秘法,請您給我們詳細講解吧!」江帆道。

姬護法臉色緋紅,她吱唔道:「這個,雙修我沒有修鍊,無法給你們講解,你們還是請教其他人吧!」

「哦,姬護法,請問我們天魁教中誰的雙修秘訣最好呢?」江帆趁熱打鐵道。

「呃,這個冊子是教主編的,當然是教主和教主夫人最好了!」姬護法慌忙道。

「請問姬護法,除了教主和教主夫人外,還有誰精通雙修秘術呢?」黃富立即問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 「這個,這個我也不太清楚!」姬護法冒汗道,看到姬護法的窘相,那些新教徒立即偷偷笑起來,屋裡一片亂糟糟的。

「哼!」傳來一哼聲,突然一位胖胖的老者站在門口,雙眼目光犀利,白白胖胖的臉,山羊鬍子,魚泡眼。

姬護法急忙行禮道:「屬下參見鍾長老!」

「怎麼回事?太嘈雜了吧!」鍾長老滿臉不悅道。

「回稟鍾長老,是有人故意搗亂!」姬護法道。

「哦,是誰搗亂?」鍾長老捋這山羊鬍子道。

「就是這個黃帆,他故意搗亂!」姬護法氣呼呼地指著江帆道。

「小子,你好大膽子,竟然搗亂,來人,把他拉下去,重打二十大板!」鍾長老冷喝道。

「鍾長老,冤枉呀!在下只是請教雙修秘法,怎麼是搗亂呢!」江帆立即辯解道。

鍾長老愣了一下,「雙修秘法?姬護法這是怎麼回事呢?」鍾長老望著姬護法,他的魚泡眼卻盯著姬護法的高聳之處。

姬護法也發現了鍾長老的眼神,她臉微紅,「回稟鍾長老,黃帆他故意以請教雙修秘法來搗亂!請鍾長老處罰他!」姬護法道。

這個鐘長老一直想打姬護法的主要,多次邀請姬護法雙修,但是被她委婉拒絕了。雖然鍾長老職位比她高,但是天魁教規定雙修不能強求,否則教規嚴懲,鍾長老只能望梅止渴。

「黃帆,這是怎麼回事?」鍾長老故意露出一副威嚴的樣子。

江帆看到鍾長老色迷迷的眼睛,馬上感覺有戲,立即學著姬護法的口吻,「回稟鍾長老,作為新來的教徒,請姬護法詳細講解雙修秘術中的老漢推車難道是搗亂嗎?」江帆道。

鍾長老心中狂喜,調戲姬護法的機會來了!立即正色對著姬護法道:「姬護法,新來教徒向你請教雙修秘術,這怎麼算搗亂呢!你應該向他詳細講解才對!教主大人可是很推崇雙修秘術哦!這可是我們天魁教發展的大計呀!」

姬護法臉緋紅,「鍾長老,您是知道的,屬下沒有修鍊雙修秘術,無從講解呀!」

「身為護法,雖然沒有修鍊雙修秘術,也應該研究雙修秘術的操作,要不然怎麼培訓新教徒呢!」鍾護法搖頭道。

鄉村小神醫 鍾長老批評極是,屬下一定研究雙修秘法!」姬護法拱手道。

「嗯,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找我,我們可以一起研究!」鍾長老色迷迷地望著姬護法。

姬護法急忙低下頭,「好的,如有不明之處,屬下定當請教鍾長老。」

「鍾長老,您能給我們詳細講解下雙修秘術中的老漢推車嗎?」江帆拱手道。

鍾長老捋著山羊鬍子微笑道:「當然可以!我們天魁教中的雙修秘術是一種身心愉快的修鍊方式,最適合男女共同修鍊,共同進步!老漢推車其實就是其中一個姿勢,只要按照口訣練習,其樂無窮!」

「鍾長老,剛好姬護法也在這裡,你們能給我們示範一下嗎?」江帆裝出衣一副好學的樣子。

鍾長老心中暗喜,故意搖頭道:「這個怎麼能示範呢,難道我和姬護法寬衣當眾示範,這讓我的老臉往那裡擱呀!」

姬護法臉羞紅,「簡直是胡鬧!」狠狠地瞪了江帆一眼,恨不得咬她一口才解氣。

「鍾長老,您和姬護法穿著衣服示範,做個簡單的動作就可以了,並不是真的來,這樣我們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江帆建議道。

聽了江帆這個建議,鍾長老心中狂喜,這可是一個親近姬護法的好機會!故作猶豫之色,「這個,恐怕不好吧!」他望了一眼姬護法。


「鍾長老,您可是天魁教中元老,您就給我們示範一下吧!您剛才也說了這可是我們天魁教發展大計!」 都市之不死天尊 ,故意裝著為難。


「鍾長老,您就和姬護法給我們示範一下吧!」黃富趁機催促道。

其他的人也跟著喊了起來,鍾長老望著姬護法道:「姬護法,你看他們多麼熱情,這可是我們天魁教的發展大計,也是教主的旨意,我們給他們示範是不可推卸的職責!」

姬護法頓時不知所措,鍾長老拿出教主的旨意,如果自己不答應,那就是違背教主的旨意,無奈之下只有點頭道:「好吧,屬下全憑鍾長老安排!」

「嗯,我們就示範老漢推車吧!」鍾長老伸出上手,一手拉著鍾護法的手,「姬護法,請抬起你的右腳!」

姬護法羞澀地抬起右腿,背對著鍾長老,雙手往後伸展。鍾長老一手拉著姬護法,另一手抱著姬護法的右腿。

「這就是老漢推車的姿勢,這裡的關鍵就是口訣和動作,雙方那口訣操作,其樂無窮!」鍾長老做了一個挺進的動作。

姬護法早已滿臉通紅,她把江帆恨得要死,心中暗道:「黃帆,我覺對不會放過你的!」

江帆看到姬護法窘相,頓時又冒出壞水,雙手鼓掌道:「薑是老的辣!經鍾長老和姬護法示範,我們真是大開眼界,這才知道雙修秘術的奧秘!請鍾長老和姬護法給我們示範蜻蜓點水的要訣!」

「蜻蜓點水是我們天魁教雙修中最愉悅的姿勢,雙方面對面修鍊,更加愉悅。這裡的要點就是女方坐在桌子上,男方立於桌前,雙方按口訣運作,此中快樂,難以言喻!」鍾長老道。

姬護法羞澀地坐在桌子上,半蹲著,鍾長老立於桌前,做了個簡單動作。江帆立即鼓掌道:「好呀!果然精妙!鍾長老,屬下能親自體驗一下嗎?」

鍾長老望了江帆一眼,微笑點頭道:「當然可以,親自體驗了才能領悟此中真意!」

江帆立即小跑著上了台上,走到姬護法面前,雙手拉著姬護法的手,做了一個動作,「鍾長老,這樣對嗎?」江帆道。

「嗯,基本正確,動作要輕柔一些,不可莽撞,記住運行口訣!」鍾長老點頭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還沒出來啊! “您好。”林軒對戴蒙點了點頭。

“說說你對威廉的案子有什麼看法。”

“您比我想的要冷靜很多,應該查理先生都告訴您了吧。”

戴蒙點了點頭,他看上去有些沉重。

“威廉的事情,十分抱歉。”林軒起身,對戴蒙鞠了一個躬。

“這不是你的錯。”

“威廉終究是因爲我才死的,我該爲他的死負責。”

戴蒙看着眼前這個年輕人,有些感慨,他能說出這些話,也該是一個有擔當的男人。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