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武一笑,“現在輪到我出上聯了。”

姜夢冷笑,“無論你出什麼我都能對出來。”

蘇武微笑着說,“無論什麼都行嗎?”

姜夢冷笑,“你廢話真多。”

“你準備好做我的丫鬟吧,以後你就給我端茶倒水好了。”

蘇武打趣。

“你做夢吧。”

姜夢譏笑。

蘇武一笑,“我的上聯是,煙鎖池塘柳。”

衆人懵逼。

怎麼對?

姜夢蹙眉,陷入了沉思。

不少人卻覺得很簡單,甚至有人已經開始念出答案。

過了半個小時之後,姜夢依然在沉思。

衆人這才反應過來,這個對聯不對勁。

“是金木水火土。”

有人失聲道。

衆人這才反應過來,煙是火,鎖是金,池是水,塘是土,柳是木。

五行。

這上聯居然暗藏五行。


這怎麼對?

不少喜歡對對子的人嘗試了一下,於是在網上求助。

這個對子一發出,立刻引來不少人的關注。

“我已經把上聯發去了楹聯協會的官網。”

有人說道

衆人都跑去看究竟有沒有人能對出下聯。

各種評論出現在上聯下方。

“太難了。”

“意境不對,就算勉強對出來了也不行。”

“不行,太難了,是哪個高人出的上聯?”


各種評論不斷的刷屏。

林子墨等人也看到了。

居然連楹聯協會的人也對不出來,他們無不駭然。

紅葉嘆道:“姜夢姐姐,楹聯協會的人也對不出來,認輸吧,我們還有兩場。”

姜夢非常不甘心,但是最終她只能咬牙看着蘇武說道:“我輸了。”

“不怕,輸給我很正常。”

蘇武笑着安慰。

“……”

衆人。

你這叫安慰人嗎?

而且你也太狂了吧?

什麼叫輸給你很正常?

曲瀟瀟臉色難看,她根本沒想過姜夢師姐居然也會輸。

“待會我哥來了,他就笑不出來了。”

王凱旋冷笑。

林子墨道,“還有兩場。”

衆人點頭。

接下來的兩場,他們不相信蘇武還能贏。

天下哪有全能的人?


孫媚出場,“第二場我來。”

“你想怎麼比?”

蘇武看着她。

“琴曲。”

孫媚笑道,“我們各譜一曲,交友曲藝協會的人品評。”

“好。”

精神學院的人把紙筆遞給了蘇武。

孫媚和蘇武同時開始作曲。

“嘿,還裝得有模有樣的,他真以爲他能作出琴曲嗎?”

衆人譏笑。

能彈琵琶已經夠逆天了,他們可不相信蘇武還會作琴曲。

而且,孫媚有備而來,曲子的雛形肯定已經有了,現在只是稍加潤色而已。

果然,孫媚很快就寫好,並把作品發到了曲藝協會的網站上。

紅葉已經聯繫好曲藝協會的人。

“我也可以了。”

蘇武居然也寫好了。

衆人一愣。


隨即衆人心道,蘇武應該是放棄了這第二場。

他難道想着三局兩勝?

可是這第三局,你也贏不了啊。

林子墨等人篤定,蘇武此局必敗。

然而當結果出來的時候,林子墨等人的臉卻都被打腫了。

蘇武的曲子居然獲得了曲藝協會高度的好評。

曲藝協會的人共有十個人蔘加評價,居然有九個人投蘇武勝。

紅葉等人面露苦澀,那投孫媚票的肯定是孫媚的姨媽,她姨媽是曲藝協會的。

蘇武一笑,“不好意思,又贏了一局。”

不等紅葉等人說話,蘇武把紙鋪在桌上,提筆開始繪畫。

他居然率先開始了第三局。

蘇武在臨摹沈老的畫。

沈老送過他一幅畫。

如今他有了畫技,已能夠模仿一二。

但蘇武收筆的時候,衆人驚呆了。

紅葉本已提筆,但看到蘇武那大氣磅礴的山水畫,筆順着指尖掉在了地上。


輸了。

不用比了。

“誰教你繪畫的?”

紅葉苦澀的問道。

“我只是臨摹沈老的畫而已。”

蘇武一笑。

衆人色變。

沈老的畫有多難臨摹,他們豈會不知。

蘇武繪畫方面的天賦居然如此驚人。

這他媽還是人嗎?

林子墨、王凱旋等人臉色鐵青,如墜冰窖。

衆人驚得半晌無話。

全場無聲。

蘇武以絕世才情,一人力壓精神學院三位天才,震驚世人。 紅葉等人輸得心服口服。

曲瀟瀟臉色難看,今天可真是丟臉丟到家了。

本來她們是來打臉的,但最後被打臉的人卻是他們。

這蘇武究竟是什麼怪胎?

有人悚然。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