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神七轉的秦逸,此刻帶給唐倩倩的感覺,甚至可以和虛神九轉相媲美,

「好,現在再來一次,」秦逸伸手一抓, 最强婚寵,總裁霸道愛 ,重新飛到了秦逸的手裡,

「開什麼玩笑,虛神七轉就想對抗我們的戰陣,不要忘了,我可是虛神九轉巔峰,半步天神的存在,」

中年大漢眼皮子一條,大吼一聲,持槍朝著秦逸狠狠一下子刺來,

無數的鋒芒,在槍尖上凝聚成一點,彷彿是群星隕落一樣,朝著秦逸傾瀉而下,

「藏鋒玉劍,」

秦逸冷冷一笑,不慌不忙,橫劍在身前,

轟隆,

半空中猝然墜落一柄巨劍,一下子就將群星打得粉碎,全部炸成齏粉,

而巨劍上面,僅僅是出現了幾道裂紋,

「虛神九轉巔峰,半步天神哦,」秦逸笑道,

聽到秦逸的譏諷,中年人臉色一陣紅一陣白,惱羞成怒地大吼一聲:「這一次我要把你絞成碎片,」

嗡的一聲,中年人手中的長槍上,爆發出陣陣龍吟,

戰陣中其他人,一個個臉色都嚴肅起來,手中長槍,隨著中年人揮舞,一道道氣流,在戰陣上空,凝聚成一頭暴怒的蛟龍,

「巨龍橫江,」


中年人一聲大吼,手中紫黑色的長槍,一下子綻放出如同濃墨一樣的黑光,

比之前還要大了一倍,全身鱗片,都格外清晰的蛟龍,憤怒狂吼,轟的一聲,將周圍空氣團團炸開,朝著秦逸咆哮而來,

秦逸這一次連神通都不用,揚起赤離劍,自上而下,直直斬落,

金色的劍芒,猶如門板一樣轟然迫下,重重砸在蛟龍的腦袋上,

橫行的蛟龍,腦袋一下子就被砸進了地里,整個身子,都要崩潰,


巨大的力量,傳到戰陣上,頓時戰陣中的修道者,齊齊臉色一變,只覺得胸口氣血翻湧,腦子嗡嗡炸響,像是有數不盡的蜜蜂在橫衝直撞,

秦逸這一次就像根本沒事一樣,再次提劍,將赤離劍當做大鎚一樣砸下,砰的一聲,蛟龍的腦袋,一下子就被砸得稀巴爛,

戰陣之中,只有中年大漢稍微好一點,但是此刻也是全身關節都傳來酸痛的感覺,無比難受的同時,心中更是驚駭無比,

一個虛神七轉的傢伙,居然可以對抗戰陣,並且僅僅提升了一個層次,居然就會有這麼顯著的變化,簡直是匪夷所思,

中年大漢緊盯著秦逸,目光不像是在看著一個人類,反而像是在仰望神魔,瞳孔之中,全是驚訝和恐懼,

猛然之間,他看到秦逸對著他露出一個陰森的笑容,


本能的,中年大漢感覺到一絲從骨髓中滲出來的寒意,下一刻,他就看到秦逸消失在原地,道道虛影中,秦逸看似閑庭信步,但是速度卻是極快的,眨眼之間,就到了中年大漢面前,手中金色長劍的鋒芒,就朝著中年大漢的脖子抹了過來,

「小心,」

大漢一聲大吼,持槍擋在身前,

赤離劍斬在長槍上,咔嚓一聲,劍鋒斬入槍身足足一半,

這一幕嚇得中年大漢魂都要飛出去了,

「寒玉斬,」

赤離劍的鋒芒上,幽幽藍光,悄無聲息地炸開,

中年大漢正要揮舞手臂將秦逸砸開,猛然之間,驚懼地發現,自己竟然不能動了,

四肢僵硬,像是被凍僵了一樣, 「怎麼回事……」

中年大漢剛剛迷惑一下,下一刻,腦袋就被斬了下來,鮮血還沒有來得及從傷口裡噴射出來,身體就被秦逸抓住,直接拋入吞天大墓,

轟的一聲,大墓中響起一個悶雷,中年大漢的屍體,一下子炸得粉碎,被徹底煉化,

源源不斷的力量,同時補充進入了秦逸的丹田氣海,讓秦逸剛剛消耗的力量,不僅完全補充回來,更是元氣增長,肌肉裡面,都像是有岩漿在奔騰一樣,

中年大漢是戰陣的中心樞紐,此刻他一死,戰陣的力量頓時減少了至少六成,並且在秦逸眼中,戰陣的配合,也一下子變得破綻百出,


秦逸幾乎沒有需要花費什麼力氣,一劍一個,就將剩下的十一個人,全部殺死,屍體一撈,拋入吞天大墓,

「果然還是這樣的環境好啊,」秦逸深深吸了口氣,只覺得全身似乎有著使不完的力量,

丹田內的元氣,隨著煉化能量的不斷注入,在以一個極為恐怖的速度提升著,

要不是秦逸的丹田氣海要異於常人,剛剛這個戰陣煉化后的能量,就足夠讓他提升再度提升一層,達到虛神八轉了,

朝人群中的唐倩倩做了個手勢,示意對方跟上自己,秦逸抬起赤離劍,繼續朝著前方而去,

擋在秦逸前面的這個戰陣,此刻已經被一群奮不顧身的散修給衝擊得搖搖欲墜,秦逸根本沒有需要多花什麼力氣,上前一劍斬落,

咔嚓一聲,對面修道者連同武器一起,被秦逸腰斬,

秦逸抬腳一踢,將這個修道者的身體,給踹進了吞天大墓,丹田氣海內元氣,再度上升,

猛然之間,秦逸的腳步停頓了一下,

他清楚感覺到,體內的三階魔龍,突然發生了一點點變化,

那種醞釀著磅礴力量的感覺,秦逸再熟悉不過了,

這是魔龍要晉陞的徵兆,

「這裡果然對我的提升有著巨大的幫助,在這廝殺的戰場里,光是吸收空氣中蒸騰的氣血,就能讓我得到極多的好處了,看來在進入冰火山之前衝擊天神九轉,絕對有希望,」

秦逸想了想,將自己的境界壓了壓,從虛神七轉壓到了虛神四轉,

再往前的十個戰陣里,都有天神境的修道者坐鎮,

不過幸好的是,因為秦逸剛剛滅掉了幾個戰陣,讓這些家族和宗門的防禦,出現了更多的裂口,大量散修的闖入,讓家族和宗門的防守,變得有些自顧不暇,並且那些家族和宗門,看上去彼此守望相助,但是此刻爭起從冰火山中飛出來的丹藥的時候,也是彼此毫不留情,

有了這些內耗,秦逸前進的壓力,一下子減輕了許多,

「好,一鼓作氣,沖入冰火山,」秦逸深吸一口氣,元氣運轉,身體表面,都像是有氣流在蒸騰一樣,猛地往前一個大步,剎那之間,就跨出數十丈,到了下一個戰陣的前面,

此刻這個戰陣,因為捲入了丹藥的爭奪,再加上周圍散修的進攻,顯得有些自顧不暇,

如果秦逸以自己的實力的話,施展藏鋒步法,絕對可以輕鬆就越過去,

不過這樣一來,唐倩倩就沒法通過了,

並且秦逸這一次,也是存著要提升自己的目的而來,而這個戰陣中的修道者,在見到秦逸的剎那,主動朝著他殺了過來,秦逸自然就沒有放過他們的道理了,


這個戰陣顯然來自一個比較有實力大家族,中央是由一個天神境的修道者坐鎮,

秦逸現在雖然表面看上去是虛神四轉,但是事實上,他是虛神七轉,所以可以看出來,坐鎮的修道者是天神境一轉,也就是剛剛步入天神境不久的樣子,

至於這個家族是不是讓這個修道者來冰火山歷練一番的,秦逸對此毫不關注,

他現在只知道,對方朝著自己出手了,那麼自己斷然就沒有放過對方的道理,

「龍牙利爪,」

秦逸五指緊握,全身爆發出雄獅一般的怒吼,一拳打出,精妙絕倫,

砰,,轟,

戰陣中爆射而出的劍光,和秦逸的拳鋒碰撞,直接炸開,火焰噴薄而出,映得周圍人的臉色都是通紅的,

秦逸呼吸一滯,往後連退數步,嘴角和鼻子里,沁出道道殷紅的血絲,

很顯然,這個擁有天神境修道者的戰陣,比之前那些,都要強大,就算秦逸已經晉陞,依舊被逼退,

不過秦逸對此早有所料,並且身處這樣廝殺的環境,對秦逸而言,他根本就是立於不敗之地,他現在要做的,就只是儘可能快地踏過這個戰陣,免得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矛頭來對準他,

猛地一個大口呼吸,周圍滾滾血浪奔騰而來,瞬息之間,就被秦逸融入體內,

在外人看來,秦逸好像只是呼吸了一口,但事實上,秦逸是將這空氣中蘊含的滔滔殺意、煞氣,全都吸入體內,注入吞天大墓,

剎那之間,剛剛那一招造成的傷勢,就全部癒合,並且秦逸體內,再度燃燒起使也使不完的力氣,

就連此刻遙遙看到這一幕的唐倩倩,都感覺到不可思議,

她像是看著天神一樣,看著秦逸面對天神境坐鎮的戰陣,再一次發起衝擊,那背影更是給人一種不可戰勝的感覺,

藏鋒步法快速運轉起來,秦逸身形如同鬼魅,戰陣中雪片一樣的劍光,不知道有多少,朝著他籠罩下來,四周的溫度,都因為這些森冷的劍芒而降低到冰點以下,空氣中的水分,都凝聚成了細小的冰珠,一眼望上去,方圓數十丈,如同被籠罩在了濃濃的白霧中,

但是如此叫人膽寒的劍芒,卻沒有一道傷到秦逸,

轉瞬之間,秦逸就來到戰陣前,一聲大吼,怒龍神通的恐怖力量,灌注到全身每一個細胞中,秦逸的體格,都似乎在這一刻變大了起來,充滿了風雨壓城一般叫人窒息的力量,

「炎龍波,」

極為普通的一招,此刻在秦逸手裡,卻似乎擁有了毀天滅地的力量,

一道道詭異的血光,在此刻金色的劍芒中吞吐出來,四周氣流不斷破碎,劍光每遊走一個地方,這一塊的空間都塌陷下去, 轟,,

巨大的爆炸,將周圍湧上來的散修,全都掀飛了出去,所有人的耳鼻中,都射出血箭,滿臉痛苦,不斷哀嚎,

爆炸產生的餘波,讓周圍兩三個小型的戰陣,都受到影響,搖搖欲墜,

被秦逸斬中的戰陣表面,保護膜出現了蛋殼一樣的裂紋,

而秦逸這一次,僅僅是向後退了幾步,就穩住了身形,一口呼吸,力量再次得到補充,

「怒龍神通,」

「藏鋒玉劍,」

「藏鋒地煞刺,」

秦逸全身的肌肉,此刻都高高鼓了起來,裡面像是有無數的火山在噴發一樣,周圍的氣流都因為炎熱,高速涌動,旋轉,凝聚成漩渦,一眼望去,彷彿秦逸是進入了摺疊空間一般,

咚,

巨劍從天而降,砸得戰陣保護膜上裂紋更多、更密,猶如數個蛛網疊起來一樣,

砰砰砰砰,

地面下突然竄上來的尖刺,暴擊在保護膜上,爆發出疾風驟雨落在荷葉上的聲音,噼里啪啦,綻放出無數的火星,

剎那之間,保護膜咔嚓一聲,徹徹底底崩碎了,

戰陣中央那天神境修道者又驚又怒,圍在他周圍的那些修道者,也一個個傻了眼,

他們那裡想得到,能夠抵禦這麼多虛神七轉八轉乃至九轉散修圍攻良久的戰陣,竟然幾個回合的功夫,就被一個虛神四轉的傢伙給打破了保護膜,

保護膜一旦沒有了,戰陣就等於只剩進攻,沒有防禦,徹徹底底暴露在了敵人的兵刃之下,

「先殺了這個傢伙,」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