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青點頭道:「蠻龍拳本就是蠻族的核心武學之一,炎血在沐浴龍血后,更是能將這一拳法的威力發揮得淋漓盡致。」

「我在戰場上就看到過他哥哥以蠻龍拳橫掃四方,徒手殺穿一座軍陣,連幾名煉體九層的校尉圍攻都被他全部撕裂。」

「這絕對是一個極為難對付的對手。」

這名可怕的蠻族武者暢快的大吼:「還有誰!把你們人族能打的都叫出來,就算是煉體九層的也可以!」

炎血這是要以一己之力打擊所有人族武者的自信心,若是被他再勝一場,他便能成為十星武者,進入另外一個階段,眾人就真的拿他沒辦法了。

正在眾人面面相覷時,一個身影跳了上來:「對付你哪需要煉體九層的大高手,我一個煉體四層的新人就夠了。」 以最快速度跳上武鬥台的自然是李宇,他早已等得迫不及待,這名蠻族武者實在是太過囂張,連李宇都看不下去了。

炎血瞟了一眼李宇:「小子,你是誰派來送死的,連煉體八層的武者都不是我的對手,你一個煉體四層的弱雞也敢上來找虐?」

豪門世家:我的霸道老公 不僅僅是炎血,就連台下的眾多人族武者都驚呆了。

「這小子哪裡來的,已經有人去請其他煉體九層的武者,誓要阻擊這名蠻族武者,不能讓其衝擊十星。」

「可他現在上去,就是白送對方一場勝利,讓蠻族小子達到目的,他莫不是蠻族派來的姦細吧。」

眾人議論紛紛,甚至有人開始懷疑李宇的目的。

「那倒不是,現在上台的武者也是九星武者,絕對是同級武者中的高手,我還見過他越級戰勝了幾名煉體五層的武者呢。」

「他應該是對自己的實力有充足的信心才上台的。」

有人看到過李宇在武鬥台上的表現,便為他說明情況。

「就算是可越級挑戰的天才,也不能這樣上去啊。那炎血可是越兩級碾壓對手的可怕存在。」

「就算是他與炎血同級,兩者間都有著巨大的實力差距,可他現在居然想越級挑戰炎血,那簡直就是找死啊!」

圍觀的眾人還是不看好李宇,就連李牧歌都十分擔心的看著台上:「李宇也太衝動了,雖然這蠻族武者太過囂張了,應該教訓一下。」

「可這種事情還是交給煉體九層的高手吧,你自己去湊什麼熱鬧啊。」

衛青也面色凝重:「若是同境界的情況下,我也難以與炎血正面對抗,沐浴龍血后,他的體魄太過變態,除非李宇服用過與龍血同等級的靈丹妙藥,改善體質。」

「可即使如此,李宇也無法跨越境界與之對戰,他確實有點莽撞了。」

八字鬍大叔則搖頭晃腦道:「你們兩個就不用擔心啦,我敢保證你們的小友可以把那蠻族小子打得連他媽都認不出來。」

「我胡老三從不妄下定論。」

聽了胡大叔的話,李牧歌和衛青禁不住升起一點信心,只有李太安沒心沒肺的拆台道:「剛剛你還說洪少羽可擊敗炎血,可眨眼間那所謂的洪家天才就被打得吐血,可見你的眼力也不怎麼樣。」

他馬上又轉口道:「不過宇哥不一樣,我也相信他絕對能打得那蠻族小子哭爹喊娘。」

不管怎麼說,李宇都站上了武鬥台,當武鬥開始后,台下的任何人都沒法再干涉兩人的戰鬥。

炎血面目猙獰的捏了捏拳頭,他盯著李宇的目光充滿了惡意:「小子,我本以為最後一場是最艱難的戰鬥,沒想到被你摻了這麼一腳。」

「解決你我用一隻手就夠了,不過為了表示感謝,我會好好對付你,把你全身的骨頭都捏斷,給你一個永生難忘的深刻記憶!」

在通靈界內雖說無法置人於死地,可折磨蹂躪還是有可能的,雙方若是差距過大的話,確實有可能變成單方面的蹂躪。

李牧歌聽到此話臉色一變,她連忙在台下喊道:「李宇,你要是真不是對手就咬舌自盡,千萬不要給他折磨你的機會。」

炎血也聽到了李牧歌的警示,他哈哈狂笑道:「放心吧,我會第一時間卸下他的下巴,連自殺的機會都不會給他的。」

「小姑娘,你就看著我是如何在大庭廣眾下折磨他的吧,你們這些人族也都只能看著,我要給你們留下無法洗刷的恥辱!」

李宇卻失笑搖頭,他轉身對李牧歌沒好氣的說道:「牧歌姐,你就這麼不相信我么,還沒開戰呢,你就開始叫我自殺了。」

「小心!」李牧歌驚呼道,原來是炎血趁李宇和李牧歌說話的空檔,他從後面發動偷襲,整個人猶如一頭髮瘋的蠻牛一般衝過來!

炎血動手從來都是全力以赴,他不禁想象到李宇被他一拳就打得吐血的場景,口中更是叫囂道:「小子,你在跟我對戰的時候居然還敢分心跟其他人說話,看我不一拳把你打廢!」

李宇在炎血即將衝到他身前時返身一掌,炎血高大的身影一震,他居然被李宇一掌給擋住了。

要知道,剛才炎血用的是蠻龍掌的第一招蠻龍衝撞,以他的體魄和修為,這一招可以打出近二十五牛之力,很多煉體八層的武者都接不住!

可李宇是倉促之間出手的,居然穩穩的止住了炎血的衝擊勢頭,他一步未退,說不出的輕鬆寫意。

「該我了。」李宇淡然一笑,他又是一掌拍出,這一掌李宇用了九成實力,達到二十七牛之力,掌風呼嘯聲中炎血只能提拳來擋。

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李宇一掌把炎血打退了三步,蠻族天才倒退時每一步都震得武鬥台一顫,只有這樣他才能卸去那股無可抵禦的力量。

之前在與人對敵時,炎血都是以力量壓制對手,從未見過有人能正面對抗炎血的。

炎血之前對戰的可是煉體八層的高手,現在李宇比炎血還低兩個境界,卻能反過來壓制炎血,讓眾人懷疑這是炎血在故意演戲。

炎血惱怒的大喝一聲:「我就不信你真的能和我比拼力量!」

「蠻龍橫掃!」蠻龍掌的第二招用出,炎血的血氣完全沸騰,在體外隱隱約約形成了一頭地龍虛影,那便是炎血沐浴的龍血產生的效果。

龍血改變了炎血的體質,使他的武體比其他蠻族更為強大,也更適合修鍊蠻龍掌。

炎血還未完全消化龍血的力量,他的力氣、體質就達到了如此可怕的程度,若是他能完全將龍血融入體內,那他將成為蠻族的新一代領軍人物。

蠻龍橫掃的威力比蠻龍衝撞更強,猶如一頭真正的地龍在用龍尾橫掃過來,李宇催動全力拍出一記神力掌。

一聲悶響,李宇和炎血同時倒退幾步,兩人穩住身形之後立馬又再次沖向對方,開始新一輪的對抗。

隨著力量提升,李宇在木人巷之中都有點不敢全力施為,現在碰到炎血這樣的好對手,他火力全開,每一掌都勢大力沉,簡直要將大地都打裂。

李宇手中的幾枚靈晶化為靈氣被吞噬,炎血只感覺李宇的掌力越來越雄渾驚人。

見到李宇居然真的能和炎血正面硬剛,甚至隱隱能壓制炎血,圍觀的人族武者不禁覺得揚眉吐氣,心中都默默為李宇加油。

名為胡老三的大叔更是興奮的吼道:「小夥子,快把這個蠻族小子打得屁滾尿流,狠狠的給我們出氣!」

「神力降龍!」李宇爆發出更為強大的力量,一掌拍在炎血拳頭上,掌風掃中炎血,讓其連退幾步,胸口一陣氣悶,差點被拍得吐血。

李宇趁勝追擊,他突然改變攻勢,鐵拳施展開來,罡勁勃發,炎血擋得住拳頭,卻擋不住那至剛至猛的拳勁。

隨著咔擦一聲,炎血僅僅是和李宇對了三拳,他的手骨便碎裂,手背完全骨肉分離,看起來凄慘無比。

「怎麼可能,你的拳頭不可能比我的還硬,我可是沐浴過龍血,註定要成為蠻族首領的男人。」炎血瞪大眼睛,無法相信這個結果。

李宇一臉鄙夷道:「沒想到你這麼重口味,居然想成為你們蠻族首領的男人,蠻族都這麼無恥么。」

炎血被李宇說得面紅耳赤,他怒喝一聲:「別以為你贏定了!就算是燃燒精血,我也要幹掉你!」

由於是在通靈界中,炎血根本就不考慮燃燒精血帶來的可怕反噬,他這回是真的血氣沸騰,一聲隱隱的龍嘯從他口中傳出。

他再次打出一拳,便擁有了接近三十牛之力的可怕力量!

「鐵拳無敵!」李宇全力催動鐵拳,他的手臂也被淡淡的金色光芒包裹,罡勁更是直撲炎血。

「砰!」隨著一聲悶響,李宇被臉色發白的倒退近十步,可炎血更慘,他口中狂吐鮮血,摔倒在武鬥台上,整個人像散架了一般,根本就動彈不得,失去了戰鬥力。

「小子,我記住你了,這次是我輕敵大意,下次遇到你,我絕對會以雷霆之勢將你撲殺。」炎血戰敗之後仍然還在嘴硬。

「蠻族真是輸不起,明明是自己境界高還先偷襲,結果被正面擊敗后還在這找理由,弱雞就是弱雞,找理由無法掩飾。」

「就是,對付這種貨色,我們不用煉體九層的高手出手,靠一名煉體四層的武者就能解決他,蠻族果然不行。」

「越兩級正面擊敗你,看你們蠻族還有什麼話說,以後在戰場上,大家也記得要以此來鼓舞士氣,蠻族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強大。」

不用李宇說話,便有眾多人族武者將炎血說得啞口無言。

「把他殺了!」

「不對,應該把他好好收拾一頓,最好把他打得屎都打出來。」

「我覺得把他剝光了在武鬥台上掛一天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馬上就有眾多武者想出各種各樣的損招對付炎血,給大家出氣。

李宇也懶得折辱對方,他上前一拳把炎血轟殺,奪得了第十場武鬥的勝利。

「獲勝者李宇,擊敗對手為九星武者(煉體六層),越級挑戰,獎勵五十四枚靈晶!」

李宇獲得了豐富的靈晶獎勵,同時他也晉陞為十星武者,陡然有一片靈光將李宇籠罩,他得到了通靈界的反饋獎勵! 李宇在武鬥台上被靈光包裹,台下的眾人紛紛羨慕不已:「他不僅戰勝了蠻族武者,還成為了十星武者,可謂是名利雙收啊。【零↑九△小↓說△網】」

「那必須的,剛成為十星武者時可獲得通靈界的力量反饋,可增強五感,甚至傳言可增強人的悟性和靈性,改變武者修習武技的天賦,修為越低好處就越大。」

「這個小傢伙才煉體四層,就成為了十星武者,以後真是前途無量啊。」

「還不止如此,據說十星武者在通靈界中可享受更多的好處,通靈界內可是有斗獸場和演武台的,只有十星武者才能進入這些場所。」

正如他人所說的,李宇此時獲得通靈界的靈光獎勵,他的五感得到開發,本來就敏銳的五感更加靈敏。

眼睛所見之處纖毫畢現,聽覺也大大增強,可聽清楚一百米外武者的心跳和呼吸。

同時李宇的腦域也得到開發,他腦海中似有電光閃過,之前有些晦澀難懂的武學疑慮在瞬間被解開,他對幾種武技的理解都上了一個層次。

雖然力量、修為等均沒有提升,李宇卻覺得自己的戰力比之前強了一截,那道靈光更是對以後的修鍊裨益無窮。

李宇享盡好處之後,便從武鬥台上跳下,有不少武者紛紛過來打招呼,還有武者代表一方勢力要來拉攏李宇這個天才少年。

為了躲開這些熱情過度的武者,李宇帶著李牧歌等人一路小跑,等李宇以為沒人之時,胡老三不知從哪冒了出來。

「李小子,我看你剛才的表現,應該能通過天才挑戰的第四輪了,真是難得碰到你這麼有趣的小子了。」

李宇已從李牧歌口中知曉了胡老三的名號,他還是尊稱道:「胡大叔,我這次進入通靈界內,自然是沖著天才挑戰來的。」

「不知胡大叔有什麼指教。」

胡老三捋了捋八字鬍:「我只是對可能通過天才挑戰第五輪的天才武者感興趣。」

「多少年了,都沒有出現你這麼一個好苗子,希望你能好好表現,爭取通過天才挑戰第五輪,到你達到要求的時候我再來引導你。」

胡老三說了一堆高深莫測的話,他便轉眼間消失在李宇面前,只留下李宇仔細的揣摩他話語中的意思。

李太安有些迷糊的說道:「這位大叔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李宇搖了搖頭,他帶著李牧歌等三人走進了琅琊閣之中。

再次進入閣老的領域,這位身份特殊的長者一眼就認出了李宇:「李宇,我就知曉等紫煙香爐蓄滿靈力之後,你肯定會再來琅琊閣的。」

之前李宇已經給了李牧歌數十枚靈晶讓她去兌換功法,所以他可安心的和閣老交談:「那是自然,我這次要挑戰天才挑戰的第四輪!」

天才挑戰每輪的獎勵只可享受一次,前面三輪李宇已挑戰過,這回再挑戰的話就該從第四輪開始。

閣老早有所料,他淡然一笑:「看來你金剛聖手修鍊有成,迫不及待的想挑戰更強的對手。」

「之前我見你在武鬥台上見你與那蠻族大戰,確實實力大進。」

神鬼行紀 見李宇準備就緒,閣老一揮手,天才挑戰第四輪的對手也漸漸生成,那是一名面容精悍的中年武者,他的境界也達到了煉體八層。

煉體八層的十星武者已可動用通靈界中的眾多修鍊資源,他們實力強大得可怕,更是有著豐富的戰鬥經驗。

李宇戰勝了炎血,可也不敢小覷眼前的對手,他穩步向前,與敵手展開搏鬥。

傀儡武者在力量、速度、戰鬥經驗方面都很平均,力量對抗上稍微弱於李宇少許,可速度方面還是佔據優勢的。

他發現這點之後,便利用自身的力量優勢和真氣雄渾的耐力優勢和李宇纏鬥,一時之間李宇居然陷入了困境。

幸好李宇獲得靈光洗禮,五感提升了一截,能通過敏銳的雙眼和聽覺來捕捉傀儡武者的攻勢,漸漸的捕捉到對方的規律。

「受死吧!」李宇看準傀儡武者奔行的軌跡,一掌拍中對方的臂膀,將其打得歪斜翻倒在地。

傀儡武者很快就重新站起,可李宇已衝到身前,一輪狂風暴雨般的攻勢落下,傀儡武者苦苦支撐。

若是這個場景被其他武者看見,非得顛覆他們的世界觀不可,李宇越四級挑戰,居然都能在力量方面壓制十星武者,他所擁有的力氣,已接近煉體九層的高手。

奈何BOSS太寵我 「神力降魔!」李宇十成功力的一掌拍出,正中傀儡武者的胸口,將其打得倒飛出去。

他踏步向前,又是以罡勁催動鐵拳,全力出手,兩拳便把傀儡武者打爆。

神力掌和罡勁都是極為剛猛的武學奧義,就算是煉體九層的武者被李宇如此打上一輪,也會被轟殺。

擊敗對手之後,李宇深吸一口氣,他剛才一番狂攻也消耗了不少體力和真氣,戰鬥過程並沒有那麼的輕鬆自如。

閣老拍了拍手掌:「我就知道你練成神力掌之後,通過第四輪挑戰應該不難。」

超神機械軍團 「你可以在琅琊閣的第四層中挑選你的獎勵,不知你有沒有興趣去挑戰第五輪挑戰?」

李宇搖了搖頭:「我的戰法是一力降十會的剛猛路數,以我現在的修為,可以壓制煉體八層的對手,可對上煉體九層的武者,各方面還是有一定差距。」

「若是力量壓制不了煉體九層的對手,那就會被其活活耗死,我自己知曉通過的概率不大,還是等我再次做出突破後來挑戰吧。」

李宇考慮的很清楚,既然通過第五輪挑戰的幾率不大,他就不去浪費此次進入通靈界的機會,十星武者擁有更多的許可權,他可要好好用來提升實力。

閣老讚賞道:「冷靜、睿智,不被勝利沖昏頭腦,是一位可造之材。」

「你的心意我已明了,需不需要我為你推薦一部功法?」

李宇心中一動,閣老推薦的金剛聖手十分適合他,現在閣老又要推薦功法,以閣老的見識和對琅琊閣中各種武學的了解,一定會推薦一部極為適合李宇的功法。

他想到這,便點頭道:「那就請閣老指教晚輩一二。」

閣老捻了捻鬍鬚:「我觀你的武學,憑金剛聖手可將武體修鍊到極致,可真正想踏上武道至境,就必須要同時修鍊精神力,不讓其落後肉身太多。」

閣老所說的極有道理,金剛聖手已是鍛煉武體的無上武技,加上通天神功,李宇在肉身上的成就遠超他人。

正是如此才能以煉體四層的修為壓制煉體八層的對手,可武道一途艱難險阻太多,光憑強大的力量是無法登上巔峰的,需要拓寬路途,學會更多的手段才行。

閣老指向琅琊閣中的一處角落:「那裡有一本地獄無相經,為一種修鍊精神力的秘法,可觀悟無間地獄的場景,鍛煉精神力。」

「若是你有大毅力、大勇氣、大智慧,便可試著修鍊這一功法,孤身入地獄,經歷無盡磨難,成就無上靈身。」

李宇將閣老所指的功法拿出來,在未確認兌換前,還是能查看其介紹的。

這本地獄無相經確實是鍛煉精神力的強大秘法,只要能支撐得住,其鍛煉精神力的效果是同級功法的數倍!

不過地獄無相經也以難練而著稱,學習這一功法之人,可將其練到小成的都是十不足一,很多武者剛剛接觸這一功法時,便因為無法忍受其痛苦而放棄。

還有部分武者陷入地獄慘相無法自拔,最後把自己逼瘋的都有。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