裕人有些怕了,那究竟是什麼?

清虛看了他一眼:“在那邊等我!”

他指了指十幾米外的一個民房說。

裕人嚇得趕緊跑了!對於危險,人能夠感覺到。

裕人走後,清虛臉上漸漸浮起一抹笑容!

他醒了,他終於醒了!

不到片刻功夫,黑氣已經到了近前,卻也只是一團黑氣,清虛甚至看不見那個鬼影躲在哪裏?

“恭喜大人重獲自由!”清虛跪下來極其虔誠的說。

“他果然還活着!”

黑氣卷着一個冰冷陰邪的聲音。

“大人,您說的沒錯,是景言!”

“景言?”黑影饒有興致的念出了這個名字,話語中含着深深的戲謔。

重生之網絡爭霸 “對,還有…夫人!”

清虛的話音剛落,就感覺自己的脖子被一股大力舉在了半空,同時他的身體佈滿了黑色涌動的氣體。

他知道,只要那個東西動一動手指,他會立即被撕成碎片!

“你說什麼?任雪活了?”

聲音似乎就回蕩在耳邊,可清虛卻又看不見説話的人。

他承認他是有些害怕了。

我的夫君權傾朝野 “是的大人,她現在和景言住在一起!還是她親自釋放了大人您!”

他的話音剛落人就被一股大力甩了出去,跌在地上,清虛趕緊爬起來,又跪在地上,連連的磕頭。

黑氣中的聲音沉浸了半晌,接着就是一陣冷笑:“任雪早就魂飛魄散了,你敢欺騙我?”

清虛說:“我絕不敢欺騙大人!那個女人就是夫人的轉世!大人如果不信可以親自去看看!”

黑氣許久沒有說話,良久後他才冷笑道:“千辛萬苦把我放出來,你想要什麼?”

清虛嚥了咽口水,隨即道:“小人願誓死追隨大人,小人只求陰陽盟盟主的位置而已!”

“而已?”

冰冷又邪氣的聲音聽到清虛頭皮發麻。他緊張抓住了自己破舊的道袍。

那種強烈的壓迫感似乎就在四周,隨時可以將他撕碎,吞噬。

“大人,屬下…”

清虛害怕極了!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會這麼狼狽。

“不管你要什麼,我只要他的命!”黑影頓了頓,語氣中滿含了深深的回味:“還有任雪!”



景言身體到底受了重創,不是我幾滴血就能徹底喂好的。所以他必須去白伯父那邊“返廠維修”一下。

蕭然來接他的時候他老大不情願,扭扭捏捏的就是不肯走,最後還是被蕭然生拉硬拽上了車。

“蘇蘇,等我,我會盡快回來!”



學校上課的時候,小冉看到我的手時,眼神瞬間變得古怪起來。

“怎麼了?”我不解。

“小顏,你和景言沒事吧?”小冉小心的問。

“沒有啊!”

“那你…”她指了指我的手:“不是我說,男人麼,跟他撒撒嬌就行了,你沒必要弄到割腕自殺吧!”

我一口水嗆在喉嚨裏咳嗽了老半天,不咳嗽還好,這一咳瞬間吸引了不少的目光。大家看到我的手眼光也變的古怪起來。

“不是…你們聽我解釋!”我邊咳嗽邊說。

Wшw¤ttk an¤¢ 〇

“唉!”小冉嘆了口氣,拍了拍我的肩膀十分安慰得說:“算了,長的帥就是靠不住,現在你和他分開也好,想開點啊!”

我…

“小冉你誤會了,我和景言沒事,我…”

“噓老師來了!”童玲玲說了一句話。



下課後我本想和小冉一起吃飯的,可手機忽然響了,一看那個電話號碼,我眼前就是一亮。

趕緊接了起來。

“爺爺,你在哪?”

“哈哈!”爺爺笑了兩聲:“我回林市了,你唐叔說今晚請我們吃飯!”

“爺爺你回來不會就是爲了吃人家一頓飯吧?”我說。

“當然不是了,你爺爺我有那麼饞嗎?”爺爺笑道。

“有!”

爺爺乾笑了兩聲說:“今晚在xx大酒店,晚上7點不要遲到!”

“好了我知道了!”

掛了電話,就看見幼稚鬼發來自拍照,還帶了蕭然的墨鏡,很帥。

不過看錶情似乎有些幽怨。

我嘆了口氣,這傢伙!

“你們到了嗎?“我發了條微信。

“剛到!”

福太太悠閒生活 “順利嗎?”

“順利,不過要在這和麪癱的白松林呆幾天!”

“好!”我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

“蘇蘇你在幹嘛呢?”景言問。

“我爺爺回來了,晚上要和唐叔一起吃飯!”

“嗯!”景言又補充了一句:“穿漂亮點,讓你爺爺知道你跟着我過的很好!”

我差點沒給笑出聲。心想我爺爺又不知道我跟了你。

和景言聊完天,我洗了澡收拾了下自己就來到了爺爺說的吃飯的地方。

這種級別的飯店還是第一次,有點緊張,好不容易找到了吃飯的包間,一開門卻看見裏面坐了個陌生男人。

不過這個男人我還認識!

“是你!”

男人擡起頭來看了我一眼,我有點抱歉的說:“我好像又走錯地方了!”

我正要出門那男的就拉住了我。

我急忙甩開他的手,一臉警惕的看着他。

上次碰見他是在那種地方,誰知道他是不是好人?

“你是來找唐三林訂的包間吧?”男人問。

“你怎麼知道?”我一臉懷疑。

他笑了,露出很好看的牙齒:“你不記得我了?”

“你是?”

“你忘了,小時候是你救了我!要不是你我早就被石頭砸死了!”他說。

我歪着腦袋想了想,隨後一臉驚喜的說:“你是書哥哥?”

“沒錯!”他張開臂膀:“老規矩!”

我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彆扭的跑過去,跟他來了個大大的擁抱!” 書哥叫唐書,是我唐叔的獨生子,那時候唐叔也還在做陰陽先生,經常和我爺爺混在一起,也經常帶着書哥來我家,小時候我有點像男孩子,和唐書很玩的來,後來唐叔叔去做生意了,雖然來過我家幾次,但那時候唐書據說出國留學了,我們一直在沒見過。

“沒想到是你啊!”想到上次在酒吧的事我有點尷尬。

“嗯!我也沒想到假小子變成大美女了!”他說。

我不好意思的看了他一眼,他和以前完全不同,舉手投足間散發這一股書卷氣,而且站起來的身高比我都多大半個頭。

“對了,唐叔叔還沒來嗎?”

唐書看了看錶:“快了,蘇爺爺也沒來!”

我們話音剛落,就聽見門口傳來一個渾厚的聲音。

“我就說他們兩個小的聊的來!”

我一聽這個聲音就知道是誰了,起身,果然看見唐叔叔正和一個精神抖擻的乾癟老頭子走了進來。

不用問那個老頭子,就是我爺爺。

“唐叔叔好!”我趕緊叫了一聲。

唐叔叔五十多歲,保養的十分好,看着最多四十歲,身材體型都不錯,年輕時候和現在的唐書像極了,是個美男子。

據說當時追他的女人很多,就是現在我猜唐叔叔身邊的女人也不少。

“蘇爺爺好!”唐書也趕緊站起來叫了一句。

“小夥子都長這麼大了,和你爸年輕時還真像。爺爺看着唐書客套了一句,然後目光就落在我身上。

“丫頭,你…”

我白了他一眼,上次他把我丟給祁家人的仇我可一點都沒忘!

爺爺乾笑了兩聲,坐回了座位。

菜很快的端了上來,爺爺和唐叔叔聊的很開心,一直再說他們年輕時候的事。唐書則和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

正聊着呢,手機突然響了,我一看又是幼稚鬼打來的。

“喂!”

“蘇蘇,氣死我了!”景言第一句就是。

“怎麼了?”我有些好笑,心想估計又是白伯父給他臉色看了。

“我給你發張照片!”

“嗯!”

我拿着手機一看,是一隻小土狗的照片,小狗不是很大,也不是什麼名貴的品種,卻十分可愛,翹着尾巴看着一旁逗它的蕭然,氣氛倒是很和諧。

“一隻小狗怎麼了?”我還是沒明白。

景言支吾道:“這可不是普通的小狗!”

“一隻小土狗,挺普通的呀!”

景言冷哼了一聲,顯然是氣的夠嗆。

“白松林居然用我的墓地土捏了一隻狗,還說因爲他之前養的死了,這下好了,有了這隻,就能陪他一輩子了…”

我差點沒給笑噴了,這個白松林看着挺正經一人,怎麼能幹出這樣的事。

我咳嗽了一聲道:“這不挺好的麼,反正剩下的土也沒用!”我安慰他。

“那不一樣,用的我的墓地土,不就等於是我孕育了它,我就成了它的爹了!”景言氣鼓鼓的說。

我差點沒給笑噴了!

“你這是什麼邏輯了!”

“不許笑!”幼稚鬼說。

“好,不笑!”

景言氣的又冷哼了一聲,然後問我:“蘇蘇,你幹嘛呢?”

“我正和唐叔叔還有爺爺吃飯呢。”

“小顏…”唐書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書哥哥!”

“你在打電話啊?”唐書很抱歉的說:“蘇爺爺找你!”

“嗯,我馬上回去!”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