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這一情況,神舞有些生氣,也不知道為什麼,從她去夏府回來過後,藍情就一個勁的躲著她,就算是偶爾碰到,也是一句話都不說。

她好幾次問過他,但是他卻說沒什麼。

這個樣子,那裡像沒什麼?

珈藍微微蹙眉,看了看身邊的神舞,問道,「神舞,你和藍情出什麼事情了嗎?」


神舞搖搖頭,說道,「沒有啊,他這段時間都躲著我,我能和他出什麼事情!」


神舞的話中,帶著几絲難過和落寞。

本以為神界的事情過後,她和藍情就不會有什麼事情了,誰知道他抽什麼瘋了……

就在珈藍準備再次說些什麼的時候,鳳凰炎走到了兩人的身邊。

「珈藍,要去極地冰牢看看嗎?」鳳凰炎柔聲問道,完全把神舞當做透明的了!

神舞有些鬱悶的站在兩人身邊,她是真的很想問她的神王一句,難道沒有看到她這麼一個大活人嗎?

「好。」珈藍笑著點點頭,隨即對著神舞說道,「神舞,你去問問藍情吧,也許藍情誤會了什麼,但是你又不知道!」

神舞點點頭,表示她知道了。

珈藍見此,就和鳳凰炎一起朝著極地冰牢的方向而去。

兩人走了一小段距離,鳳凰炎才問道,「神舞和藍情出什麼事情了嗎?」 珈藍搖搖頭,說道,「應該只是一些小誤會,神舞大楷不知道,所以藍情才會一個人自己生悶氣,但是又不願意告訴神舞!」

珈藍說完,還笑了笑。

鳳凰炎見此,沒有說話,只是牽著珈藍的手,朝著前面走去。

很快就到了極地冰牢的入口。

進入極地冰牢之後,珈藍就感覺到一股寒氣襲來,立刻用靈力暖身。

難怪被稱為極地冰牢,和在極北之地的時候簡直一模一樣……

極地冰牢的外面並沒有關押什麼人,所以那些長老都在裡面。

越來越深入,寒氣也越來越重。

往裡面走了一段距離過後,珈藍就看到了分開被關著的十個長老。

看著鳳凰炎帶著珈藍出現在這裡,那些人就像是看到了希望一樣,全部跪著喊道,「神王,我們知道錯了,求求你,放過外面吧!」

看著那些人哀求的樣子,珈藍微微蹙眉,心裡說不出來的厭惡。

上前幾步,珈藍冷漠的看著那些人,說道,「放過你們?當初你們怎麼沒有放過珈葉?」


諸神的戰場,那片海域,珈葉帶去的人,還有珈葉自己都死在了那海域裡面,這一切都是拜眼前的這些所賜。

那些人聽著珈藍說的話,都害怕了起來。

見他們不說話,珈藍深吸一口氣,說道,「我很想親手殺了你們,但是我更想你們就這麼痛苦的活下去。」


她從來不是什麼善良之人,這些人她也不會輕易放過!

鳳凰炎走上前去,輕聲說道,「用不著和他們多說!」

珈藍點點頭,沒有在和他們說些什麼。

帶珈藍來這裡,也只是想知道珈藍要怎麼處置這些人,現在已經知道了,他們就沒必要留在這裡了。

帶著珈藍往外走去,沒有回頭!

———

另外一邊,神舞找到了藍情。

看著神舞出現,藍情微微蹙眉,就要離開,卻被神舞攔住了去路。

「藍情,你把話說清楚,這些天我沒招惹你,你老躲著我幹什麼?」神舞有些生氣的問道。

自己喜歡的人突然不理自己,多少有點鬱悶,時間一久,這些鬱悶自然就變成了怒火!

「如果你沒什麼大事的話,我先走了!」藍情說完,就越過神舞,往前面走去。

見此情況,神舞一把抓住藍情的手,問道,「藍情,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想起珈藍說的話,神舞蹙眉,說道,「我從夏府回來以後你就怪怪的,你是不是誤會我和夏辰了?」

看著神舞,藍情的神色變得有些難看,一字一字的說道,「誤會?你不是也回抱了夏辰嗎?神情不是很高興嗎?我誤會什麼了?」

神舞微微張嘴,聽著藍情說出來的話,沒有說話。

看著神舞震驚的神色,藍情以為神舞是被他說中了心事而震驚。

心裡的怒火漸漸嚴重,藍情一甩頭髮,轉身就朝著前面走去,也不理會神舞!

就在藍情走了沒幾步的時候,神舞突然大笑了起來!

藍情微微蹙眉,她居然還笑,還笑的這麼開心! 停下腳步,藍情回頭看著神舞,抿著唇,臉色極為難看!

神舞見此,停住大笑,朝著藍情走了過去。


之前的鬱悶一掃而空,神舞看著藍情說道,「藍情,你就是因為那個生氣啊?」

藍情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神舞。

神舞笑了笑,說道,「夏辰那天跟我說,他把我當做妹妹,希望我能和你好好在一起,然後就抱了我一下,我之所以會笑,是因為我說我會和你好好的,也希望他能找到一個喜歡的人。」

聽到神舞這麼說,藍情的心情好了一些,卻還是厲聲說道,「你難道不知道什麼叫做男女授受不親嗎?」

神舞的臉色依然笑著,只不過變成了似笑非笑,看著藍情說道,「當初在雲城城主府的時候,夏辰扶著我離開的時候,你怎麼沒說這句話?」

藍情抿唇,不在說話。

當初,那也是當初了……

見藍情不說話,神舞說道,「藍情,以後不要一個人生悶氣了!」

神舞的話很輕,卻讓藍情的心微微一疼,回想起自己這些天躲著神舞的樣子,點點頭,輕聲說道,「恩。」

雖然只有一個字,神舞卻笑了起來,說道,「既然如此,我們去找珈藍吧,你不是還有事情和神王要說嗎?他們現在也應該從極地冰牢出來了!」

藍情點點頭,沒有多說,隨即和神舞一起朝著大殿而去。

此刻的大殿裡面,珈藍看了看現在的樣子,覺得七千年的時間真的很長啊,當初的神殿樣子和現在一點也不像了!

「珈藍。」鳳凰炎走到珈藍的身邊,輕聲喊了一聲。

珈藍聞言,回頭看著鳳凰炎手中拿的書籍,說道,「查到了嗎?」

「我都看過了,裡面沒有壓制桔梗花的辦法!」

珈藍伸出的手,在聽到這句話之後僵硬在了原地,慢慢的收回,也沒有再去動那本書。

沒有壓制的辦法,難道真的要等著那些人前來嗎?

見珈藍沒有說話,鳳凰炎微微一笑,伸出手揉了揉珈藍的頭髮,說道,「珈藍,別怕!」

珈藍聞言,搖搖頭,說道,「我並不是害怕那些人,我只是擔心和無心的事情沒有處理好,他們來一出!」

鳳凰炎伸出手,將她拉入懷中,說道,「既然如此,我們就儘快處理好無心的事情!」

珈藍點點頭,沒有再說話。

就在此時,神殿外面,腳步聲伴隨著神舞的話音想起,鳳凰炎看了看外面,隨即放開珈藍,雙手抱胸!

神舞和藍情走進來之後,就看到了鳳凰炎神色冷漠的看著他們,而珈藍則是微微蹙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珈藍本來在想無心最近在幹嘛,但是這些天她都不在,所以根本就不知道,而神舞現在來的正好,看著神舞,珈藍問道,「神舞,這些天你們可知道無心在什麼地方嗎?」

神舞聞言,想了想,隨即搖頭說道,「不知道為什麼,最近沒有無心的消失,魔界那邊也沒有什麼事情,無心就好像消失了一樣!」 「消失了一樣?」珈藍反問了一句,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是啊。」神舞點點頭,說道,「我們最近都不知道他在什麼地方。」

「我知道了。」珈藍只是說了這一句,沒有在說話。

無心如果不是去了什麼地方,就是出了什麼事情,不然的話,他絕對不會這樣消失不見的。

想到這裡,珈藍的心情有些煩躁,隨即看著鳳凰炎,還未開口,鳳凰炎便說道,「我陪你去找他!」

他知道她擔心他,也知道她為何擔心他,他都知道。

儘管自己喜歡的女子因為另外的男人煩躁,焦急,但是,他更明白那個人對她來說的意義!

珈藍在聽到鳳凰炎這麼說之後,什麼話都沒有多說,只是落下一個好字。

「藍情,我們先離開。」鳳凰炎說完,就帶著珈藍朝著大殿外面走去。

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藍情微微蹙眉,這才回來就走,也真是……

兩人因為擔心無心,所以沒有先去魔界,倒是先去了血城。

兩人在血城找了一圈都沒有找到無心,不由得有些疑惑。

三天過後,鳳凰炎看著院子裡面的珈藍說道,「珈藍,我們已經把血城該找的地方都找了,還是沒有找到無心!」

珈藍點點頭,表示她知道了。

抬眸看著乾淨的天空,珈藍嘆息一聲,「無心,你到底在什麼地方?」

此刻,剛剛從望月之境出來的無心微微蹙眉,不知道為何,心底有點難受!

離開望月之境,無心就朝著魔界而去,關於那個黑袍人到底是誰,他已經知道了。

倒是沒有想到他們居然出去找他了……

想到這裡,無心加快了朝著魔界而去的速度。

幾天之後,鳳凰炎和珈藍到了魔界。

這幾天他們在血城沒有找到無心,想來無心有可能來了魔界,便前來了魔界。

珈藍他們出去也快兩個月了,到了王宮的時候,珈藍就看到了水無殤和阿修羅。

王宮大門口,珈藍和鳳凰炎朝著前面的兩人走去。

阿修羅也沒有想到會在這裡碰到珈藍和鳳凰炎,有些疑惑的說道,「要去看的人看完了嗎?」

「恩。」珈藍點點頭,笑著說道,「都看過了。」

「那麼你們這次會長期留在魔界?」水無殤問道。

珈藍聞言,回頭看了看鳳凰炎,然後說道,「應該不會。」

鳳凰炎畢竟是神王,那裡有長期留在魔界的道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