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罷,謝武又和齊妙山說了兩句,這才轉身召集了謝家守衛再此的眾人,一行人踏上了一條火焰飛舟朝著北方急速行去。

待謝武他們離去之後,奇妙山他們也一同離開,整個暗堡之中僅剩下了李浩然和悟空兩人。

「李施主,我看你這一次的計劃,並不止是拖延之計吧?」

悟空跟著李浩然離開了暗堡,兩人一刻不停流的朝著北方行去,鬼族的通道因為要做許多的布置,故而進展的很慢,所以他們需要尋找一處適合挖掘地洞的地方隔斷鬼族通道即可。

李浩然一笑,看著悟空說道:「大師也是個明白人,你也知道!隔斷之法並非是可行之計,所以我準備布置一個連環斷坑,這裡面有我準備好的地圖和挖坑的地方,還請大師務必在兩日時間之內按照這張圖所示,挖出這些坑洞!這裡面有一枚玄陰元晶之心,可供給大師取出白日洞中火氣所用!」

說著,李浩然將一枚藏玉和剩下的八個鎖獸封魂袋扔給了悟空。

悟空接過之後,微微笑著說道:「我也不問你的計劃是什麼,只希望咱們在火桑林中還能夠見面!」

「呵呵!此行多一個人,也就多一份危險,鬼族也並非是愚蠢之輩,還望大師機警一些,我擔心鬼族這一次的地洞計劃,恐怕已經有所改變!兩日之後,不管如何,還請大師速速南下!」

李浩然呵呵一笑,也不遲疑,身形一轉,化作了一道火光,瞬間消失在了悟空的眼前。

悟空一笑,眼中滿是敬意,長嘆了一口氣,喃喃說道:「世間之人多為利益而生,若是此行能夠多幾個如李施主這般大義之人該多好啊……可惜啊,我雖然修行九十年,對佛法修持已經達到了極深的境界,仍舊是看不穿這世間的痴貪慾……」

說著,悟空一動,身形一晃,也化作了一團火光消失在了原地。


啪嗒!

不多時,李浩然又一次回到了先前發現鬼王的那一個洞內,這一次他直接啟動了一張隱身符籙,斂去一身的氣息,融入到了虛無之中,悄然朝著洞中深處行去。

在說出計劃時,他已經從眾人的眼中和表情之中看出了問題所在,故而他也不對眾人保有任何的希望,就算是想要留下來的悟空,他也不抱有任何的希望。

畢竟,烈日炎山以南的地方,雖然地勢崎嶇多有山巒叢林,可這地勢起伏的幅度較小,根本無法擋住鬼族的大軍。

故而只要情報傳遞迴去,謝家的大軍駐守在了烈日炎山之上,那麼自然可以阻斷鬼族入侵玄黃境的第二條通道。

然而萬事都有萬一,誰也不敢保證,謝家的人就一定會準時前往烈日炎山守備。

為了玄黃境的朋友,也為了那些無辜的普通人,李浩然只得行此危險之法。

更何況他這個方法,根本就無異於送死,就算是說出來,恐怕其他人也不會跟著他來送死的。

武者很惜命,比普通的凡人更加的惜命。

有的時候,普通的凡人為了家國忠孝,甚至會身死報國。可武者,很大一部分人,都少有這般的覺悟。

就算是玄黃境覆滅了,恐怕這些武者也不會擔心自己沒有去處,想必這些無盡的退路,才是玄黃境眾多武者心中的那一個軟弱的地方。

有退路,就容易膽怯。

「武神的道路固然遙遠,可若要這一生轟轟烈烈,就必須付出點什麼,留下點什麼!這一次我若成功,想必也不會將名聲傳揚出去吧!」

李浩然暗暗想著,飄行進入了洞中深處,按照鬼王記憶中的路線,找到了那一條通往鬼族挖掘通道的那一條暗線之中。

「竟沒有隔斷?」

李浩然來到這條狹小的通道之內,看著通往漆黑之處的通道,心中微微震驚著。

透過這通道的縫隙,他可以呼吸到一股股的涼風。

李浩然並未貿然上前,而是抬手之間,將早就準備好的墨傀放了出來。

墨傀悄然落地,朝著前方的黑暗之中行去,李浩然藉機飄到了洞頂之上,小心觀察。

嗡!

忽的,就在墨傀走到這條狹長通道深處的時候,一道網狀的黑色光線忽然浮現出來,接著那墨傀內的魂念咔嚓一下子碎裂開來,整個墨魂竟被這網上釋放出來的力量直接震散。


「好強大的魂力,這條路不通!」

李浩然眉頭皺起,身形一動,悄然退到了這洞中深處,凝重的說著。

方才那一道魂網出現的時候,讓李浩然感受到了一股壓抑和死亡的念頭,接著還不等李浩然做出任何反映的時候,他控制的墨傀已經碎裂消失。

這是一個魂道功力極為強大的鬼族布置的陷阱,當然這才是第一道陷阱,在裡面也不知道會隱藏著什麼危險,故而李浩然並未在這裡停留,而是悄然朝著外面行去。

一個時辰之後,李浩然已經南下五十多里,來到了一處低矮的山丘之前。

這座山丘上有一道熔岩噴泉,濃濃的火光從這裡噴上天空,更有如水的熔岩,在山丘之下的地面上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熔岩湖泊,而鬼族的通道就位於這熔岩噴泉之下的一條地下熔岩暗河的一側,這裡也是李浩然潛入鬼族通道的最後一處地方。 第五百八十五章煉製鬼丹

嘩啦!

李浩然施展火遁,直接沒入了熔岩之中,化作了一道火光,頂著那強大的逆流,朝著下方遁去。

約是一個時辰之後,李浩然終於感受到了一股暢快之意,接著方才的那一股壓力消失了,他來到了一片平緩的地下熔岩河中。

這條熔岩河並不是很寬,可內中的壓力極大,幾乎沒有呼吸的空氣,就連岸邊的空地上,都是一片燃燒著的火焰。

在這火焰一牆之隔的地方,就是鬼族挖掘的通道。

李浩然貼著石壁仔細聽著另外一邊的動靜,待來到了一個相對於安靜的地方之時,他的雙手猛然攥成了拳頭,接著一拳狠狠的轟在了石壁之上。

嘩啦!


碎裂的石塊嘩嘩落下,李浩然將砸裂的石塊取下,露出了一條細小的縫隙。

透過縫隙,李浩然發現這條通道之內一片陰森氣息瀰漫,內中並沒有什麼鬼族行走,倒是可以聽到陣陣轟鳴聲,那是吞金獸在吞吃岩石挖掘通道的動靜。

嗡!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空氣震動泛起,接著一隊鬼族巡守的士兵從李浩然眼前飄過,幸而李浩然隱藏了氣息,要不然定會被發現。

「好!就從這裡進去!」

李浩然心頭一喜,悄然進入了通道之內,他並未進入開鑿通道的最前方,而是跟著巡守的士兵朝著後面行去。

行走了大約一百多里之後,在一個巨大的洞穴之中,李浩然停了下來。

在這裡,正有一些鬼族在搬運著山石,還有陣法師在布置著陣法,通往前方的通道被一面巨大的牆壁擋住,牆壁上面布置著一個防禦和攻擊陣法,顯然鬼族並非是無腦之輩,他們步步為營,並不擔心這條通道會被人發現。

也因此,他們才在這裡面布置了類似堡壘一般的布置,以防止有人攻破了通道,通過這條地道直達鬼族開闢的那一條道路前。

李浩然來到這裡,發現這裡的鬼族極多,至少有一萬之多,不過大多都是武師級的鬼族,他們都是一些工匠,唯有幾個少數的統領為武王級別的鬼王,他們正在前方那巨大的洞窟內盤坐在地,似乎在修鍊著什麼功法一般。

看到這裡,李浩然悄然退走,朝著遠處盡頭方向行去。


大約半個時辰之後,他來到了開鑿通道的最前端,鬼族並未更改路線,而是往地下深挖了一些。

在盡頭這裡,正有數百隻吞金獸在鬼族武宗的控制下,吞吃著地下的岩石和土壤,更有一隊三十多人的武將在這裡守衛,以防萬一。

李浩然漂浮在空中,看著眼前熱火朝天的景象,心中微微一動,忽的拿出了一枚玄陰元晶之心將這一枚玄陰元晶之心朝著前方拋去。

嘩啦!

玄陰元晶之心的力量並未散發出來,在飛出去的剎那,將一股涼氣送入了前方挖掘通道的鬼族之中。

鬼族們聽到動靜之後先是一動,尤其是那些守衛的鬼族武將更是猛然後轉身,待他們看清地上的玄陰元晶之心的時候,不由眉頭皺起。

有的鬼族武將更是露出了一抹貪婪,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朝著那玄陰元晶之心前走去。

嗡!

也在此刻,李浩然雙手忽的合十,體內的寒冰元竅中的力量微微一動,那玄陰元晶之心的力量被李浩然勾動,頓時之間一股狂猛的陰寒之氣從內中噴發出來,朝著四面八方噴涌而去。

這一刻,一片雪白色的世界浮現在了李浩然的眼前,他前方數百個鬼族連同那些守衛,也都一併凍結成為了冰塊。

玄陰元晶之心上的光芒隱隱一弱,似乎一下子用去了許多的力量一般。

咔嚓!

李浩然也被冰封,不過他體內的一團火焰瞬間將冰封之力融化,讓他破冰而出,朝著前方行去。

嗡!

一隻只的鬼族被李浩然抓住,陰魂類的鬼族被李浩然徑直攝魂而出,屍鬼一族的鬼族被李浩然抽取靈魂之後,將屍鬼一族的屍體放在了一邊。

大約片刻之後,正挖掘通道的鬼族被李浩然清理一空,僅留下了數十具屍體,還有數百隻被冰封的吞金獸。

在將這些吞金獸收入鎖獸封魂袋中之後,李浩然抬手一揮,將那玄陰元晶之心收了起來,且拿出了大約一萬張符籙,貼滿了這一段通道。

「也該是煉製鬼丹的時候!」

李浩然微微一笑,將這些屍鬼一族的屍體收起,接著快步行走,來到了先前那一個被他洞開的孔洞之前,化作了一道火光飄逸出去。

轟!

大約片刻之後,那被挖掘的盡頭之地,在一陣陣轟鳴聲中,化作了一片廢墟,坍塌下來的土壤將通道徹底的封堵,且還有一團濃烈的爆炸之力,捲起了無數的碎石,沿著這通道朝著南方快速的倒卷而去。

這個時候,李浩然正坐在熔岩河流之中,他的身前正有一團血色被包裹在了一團浩然正氣之內,在熔岩火和三昧真火的煉化之下,緩慢成丹。

變化由心可變萬千種族,功用無窮,內中更是有一法,為百轉鬼丹之法,乃是變化鬼族所必須的丹藥。

此丹藥如同蠻血丹,魔族的魔丹一般,都擁有自我進化的可能性,讓吞了此丹,變化為鬼的武者,可以繼續修鍊。

不過,此丹有一獨特的功用,乃是吞了此丹的武者,修鍊起魂術來,將會是先前的百倍速度。

可惜李浩然體質所限,就算是將魂術修鍊成功,也無法施展攻擊之術,這一個特性對他來說,也頂多是增強他的敏銳魂覺而以。

鬼丹若成需要十二個時辰,李浩然必須不斷的維持玄陰之氣的輸入,還需要控制火候,幸而他先前有過煉製這種類型丹藥的經驗,這才得以控制住整個丹藥的力量。

就在他煉製此丹的時候,鬼族挖掘的通道之內,那幾尊鬼王的怒吼咆哮忽然響起,引得內中所有鬼族發出了一聲聲的哀嚎吼叫,一隊隊鬼族士兵從那堡壘之後的空間走出,朝著外面行去。

……


這個時候,正在按照李浩然計劃挖掘隔斷溝壑的悟空已經挖出了三十多條通道,不過距離李浩然的任務還有一段時間。

正在他控制吞金獸加速挖掘,他也進入到挖掘之中的時候,距離他不遠處的地下忽然傳來了一聲轟鳴,緊接著一里之外的地面忽然坍陷下去了一條長十里,寬三里的巨大坑洞。

坑洞深有七八米,悟空飛到空中,看著那塌陷下去的坑洞,心中不由一震:「他竟然這麼大膽……」

當下他也猜到了這定然是李浩然所為,看著坑道方向,他哈哈一笑,復又回到了遠處繼續挖掘起了坑洞。

……

也在這個時候,已經疾行出去約千里的齊妙山他們來到了一處火焰旋風亂舞的火海之上,這片火海足有百里之地,到處都充斥著火焰龍捲,倒吸到了空中,捲起了一道道的旋風和火焰浪濤。

下方的火海之中,更有無數的火獸在上下躥騰,待齊妙山他們停下來的時候,這片火海竟如同那煮沸了的鍋一般,忽然沸騰了起來。

「此地有我金剛寺需要的東西,請恕我等先行離去!」

金剛寺的悟思看著周圍的眾人,微微一笑,淡淡的說著。

話音說下之後,徑直離開了隊伍,選擇了一個方向,和其他的兩人一同進入到了火海之中,眨眼之間不見了蹤影。

「我也要離開了!」

紫衣淡淡的說著,轉身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行去。

接著霍達一嘆,看著微微發愣的齊妙山說道:「齊先生,對不起!我也要離開了,你若沒有這裡的任務,就請先行渡過火海,去前方等待吧!」

待霍達離去之後,齊妙山這才一嘆,他不由搖頭看著眾人離去的方向,沉聲說道:「如此隊友,難當大任啊!只是不知道,為何謝家家主會要求我將他們召集過來……哎,也不知道李浩然和悟空那邊到底如何了……」

說著,齊妙山扭頭看了一眼,身形一動,徑直朝著前方行去。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