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濤突即眯眼,聚精會神的望向洞口內的一片漆黑。如果有人更許濤在一起,並仔細觀察他的話。一定會發現此時他的眸子竟是慢慢的充斥了一層淡淡的紅芒。

這是許濤在匯聚元陽之力,提升自己的視力。跟元陽充瞳之術同一原理。但卻十分簡單,連法術就不算。

隨著元陽之力的凝聚,那漆黑的洞口在許濤視線中也慢慢清晰起來。隨即,許濤看到了洞內的一些情況。

開始的時候,漸漸清晰的山洞內只是通道石壁。但是,許濤卻發現了不得了的一幕。


那就是這在洞石壁上竟是每隔三米離地兩米處就有一個石台。那石台上更是插有火把。雖然沒有點燃,但是肯定是火把沒錯。而且,石壁上竟是有著一些簡單的花紋。不過是幾十條划痕按一定軌跡蔓延罷了。但可以肯定的是,這些花紋不是天然形成的。

更為奇怪的是,這山洞地面十分的平滑。其上縱橫交錯著有規律的裂痕……

這意味著什麼?白虎堂的人會那麼閑,有時間如此布置山洞嗎?肯定不是。那會是誰弄的呢?

許濤推斷。這定是之前有人來過這山洞,而且還在其中居住了不短的時間。不然,誰會如此整理一個山洞呢?

壓下心中的驚疑,許濤可沒有時間思考這些。因為當務之急乃是引開白虎堂三大巔峰修士!

元陽之力繼續凝聚,眼線內的黑暗慢慢被照亮。很快,許濤已經看清到了山洞內兩百米的深度。他發現,這一路望去山洞都是同一布置,而且,隧道彎度十分細微。所以許濤才能直視到這一程度。

但是,就在這時許濤卻無法再往更深一點望去了。因為他的眸子已經變得通紅。也就是說,他所能提升的視力達到極限了。

不甘心的皺了皺眉。許濤散去元陽之力,並且細語道:「這什麼山洞嘛,都看了兩百米了一直都是隧道。」


來不及抱怨,許濤隨即暴射而出,準確的進入漆黑的山洞之中。隨即,他的身影也消失在漆黑中。

一陣涼風吹過山洞口,將瀰漫在這裡的單薄霧氣吹散了一些。甚至山洞周圍的霧氣都流動起來。這裡可是積雲山脈的高處,自是聚集了許多黑霧。但是,身在其中還是可以看清周圍近一點的情況。

半餉后,一抹青影突即從漆黑的閃動內暴射而出,沒有停留,直朝遠處掠去。而就在這青影掠出的下一瞬間,就有三道風也似的白色身影掠出,緊跟而上……

莫約此後一分鐘,才有幾個人從山洞內走出,到達洞外。此時才看清他們的身影。乃是白虎堂一眾。

其中就有何笑六人,而總共竟是有十二人。他們出來后都一齊朝剛才四道身影掠去的方向看去。

何笑皺了皺眉,道:「剛才那個巔峰修士是怎麼發現這裡的?」

程杭娟答道:「誰知道呢。或許是到積雲山脈尋找靈物,無意間發現了這裡。好奇所致就進去山洞裡了吧。」

何笑又道:「這種幾率很小。畢竟這裡十分隱蔽。奇怪了……迄今為止發現據點路線的只有一人。但是他已經被我們殺了呀!」

略微遲疑了一下,何笑驚呼似的道:「莫非……他沒死!」

聞言,眾人不禁大驚。全都將注意力集中到何笑身上。

這時,程杭娟也皺起了眉頭,道:「有這個可能。雖然剛才沒看清他的樣子,但卻對他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一旁的李夢希道:「那可就糟了,如果真是這樣他肯定是有備而來。剛才他逃跑可能是個陰謀。」

曾建雙手插在胸前,道:「別瞎想。雖然我和李劍的組合型法術算是簡單的一種,但達到了華成巔峰層次全力一擊的威力卻是不假。而且,當時你們也一起攻擊了。他不可還活著。就算是龍老大也不一定能擋下來呢。」

李劍也道:「對啊,你們就別疑神疑鬼的了。還是按老大們說的,留在這裡看好人質要緊。」

聞言,在場的不少人都是點點頭。對於曾建二人的判斷他們也是挺相信的。畢竟現在在場的人當中沒有一個能當下曾建二人的組合型法術。

但是,李夢希還是多疑。她說道:「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我看還是我和楊碧去查看一下吧。」

程杭娟點點頭,道:「有道理,那你們去吧。這裡有我們呢。」

聞言,李夢希的身形隨即變的虛幻,而後,詭異的消失在原處。

而正當眾人下意識的看向名為楊碧的人的位置時,發現她早已消失了。

見狀,何笑無奈的道:「李夢希和楊碧的化風之術越來越爐火純青了啊。」

說著,他卻是首先轉身,朝漆黑的山洞內行去。隨即,程杭娟眾人也相序進入山洞中……

此時,沒有接到許濤信號的童小林眾人還在積雲山脈外的樹林乾等著。

胡宇航聚精會神的盯著那彭緋紅色的霧氣,生怕它會消散。但看了半天後,胡宇航發現完全不必擔心這個問題。因為知道現在緋紅霧氣幾乎還是保持原樣!

自己估摸了一下,突即,他沖著正焦慮等待的眾人大喝道:「各位,估計現在許濤已經達到白虎堂據點了。相信很快就會發來信號,接下來我就開始簡述我想到的一個作戰計劃。你們都仔細聽好。」

聞言,眾人不禁都把注意力集中到胡宇航身上。

隨即,朱家龍臉色陰沉,一副看誰不爽就會抽誰的樣子。他大喝道:「喂、喂、喂。都給我仔細聽好了,軍師發話了。誰要是干走神別怪我不客氣。」

朱家龍剛說完,人群中就有人應和道:「這你放心,許濤頭兒都吩咐要聽軍師的,我們自然會好好聽著。」 被人左一聲軍師,右一聲軍師的叫著,胡胡宇航覺得自己都有點不好意思了。隨即,在他乃還缺少成熟韻味的臉上泛起了一片紅暈。

但是,大敵當前可不是害羞的時候。胡宇航隨即說道:「我的計劃是這樣的。待會接到許濤發來的信號后,以朱家龍為車頭,一齊朝白虎堂據點攻過去。」

「我們大可不必躲躲藏藏的,畢竟這麼多人想不被發現都難。但是,高級修士和中級修士不能逞能,趕在眾人之前。大家要保持統一速度,這樣才能避免分散。對方強壯如雲,如果不小心分散了,我們定會被各個擊破。」

「攻過去的隊形我也得事先安排一下,三位高級修士隨朱家龍沖在最前面,另外三位則跟在最後面。其他的中級修士人數均勻的在兩邊,盡量好好護住在中間的低級修士。這樣才能儘可能的減小遭到對法襲擊造成的損傷。」

聞言,眾人不禁連連點頭。表示對胡宇航安排的認同。此時,曾經懷疑胡宇航的一部分人才開始認同他。不禁他所安排的這些事都十分合理,絕對是有利於進攻的。

沒有停頓,胡宇航繼續道:「我們遇到的最壞的情況就是還沒衝到據點許濤就撐不住三位巔峰修士的攻擊,他們趕回來截住我們。那時什麼也不要想,大家也不必顧忌什麼對象了。盡全力逃,套的越快越好。因為,那樣的話我們毫無勝算。」

聽胡宇航這話,朱家龍幾人不禁皺起了眉頭。他暗想道:「這小子,看他尖搓搓的一個這麼會當眾說喪氣話。」

隨即,胡宇航又道:「除此之外,我們不過是會被對方高級修士發現而已。這時,我方七位高級修士絕不可參戰,都由中級修士將他們脫住。而且,他們發現我們和我們在路上交戰的人越多越好。」

聞言,朱家龍就問道:「那我們高級修士幹嘛,就當開路的和殿後啊。」

胡宇航卻是邪魅一笑,道:「當然不是,好鋼就要用在刀刃上。我的目的是讓我方七位高級修士一直聚到一起,直到達到對方據點。那樣,我們才能以最快,最猛烈的方式救出被俘虜的人質。」

「陳威都和我們講過了,人質都是被煞陽符封印了元陽之力。只要我們救出他們,撕下煞陽符,不就又多了一股強大的戰鬥力。而且,這樣我們的形式就變的主動多了。」

「如果我們的戰力可以擊垮他們,就一舉摧毀。如果打不過,也還可以迅速撤離!」

最後幾個字,胡宇航說得鏗鏘有力,信心滿滿。同時,他也高興了笑了起來,似乎他剛才完成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的確,一個華成低級的修士,在一大堆實力與自己平齊,更多的是比自己強很多的人前發號施令難免有些……忐忑!

隨即,胡宇航又深深吐了一口氣。正當他正視望向眾人時,忽即先在他耳畔響起了一片歡呼拍掌的浪潮時。

就連那位朱雀閣高傲的女修士都滿意了笑了笑,說道:「不愧是軍師,這倒不枉讓大家都聽你的安排。」

在拍掌之於,與胡宇航熟識的童小林幾人都大聲誇讚他。首先是楊靜,他沖胡宇航拋了個媚眼,並且用很娘的聲音講道:「小樣,,沒看出來你這個知識分子還挺牛的啊。」

徐勇飛則是淫笑道:「不錯,以後一定能娶到好媳婦。」


聞言,童小林撇了他一眼,道:「正如老朱以前常說的,你小子滿腦子的猥瑣思想。」

對於眾人一言我一語的談論和誇讚,胡宇航表示壓力很大。但卻沒有沉寂在其中,而是轉身,仔細望向積雲山脈那邊……

在積雲山脈重重山峰之間,幾縷「疾風」嗖嗖在其中閃動穿行。又時緊貼令人膽戰心驚的酷肖峭壁,有時又不顧山石的堅硬,硬生生從山體中穿過。

許濤此時一頭順發可謂是定了型,一動不動的都朝後面揚去。而且,他臉上的肉都泛起了有律的波紋。他的青色風衣更是激烈,完全繃緊,似乎隨時都可能被強大的風氣撕裂。


真可謂是玩命的在逃啊,頭也不回,又時來不及轉彎的許濤直接就撞上了山體。有著元陽之力的保護,他的身體較於山石而言可謂是不壞金身!

而他背後的三人也不差,緊緊跟隨。縱使許濤再拚命的跑也不能再拉開他們之間的距離。

冷目凝視,許濤瞧見了不遠處正是有一座高大的山峰在黑霧中若隱若現。而且其頂峰完全是巨石一塊。

許濤暗想道:「這裡已經是積雲山脈的邊緣了,只要撞碎前面那塊巨石胡宇航他們就能發現了。」

這麼想著,許濤似乎更加拚命的飛行了。而且元陽之力瀰漫全身,就連他的皮膚似乎都變得緋紅。

如此極速飛行的許濤似乎就在剛才忽的提速了一般,刷的一下就直愣愣的撞上了前邊的巨石。

就好像一支離弦的快箭,疾行無影。又如同一把利劍,無堅不摧。就在許濤化作幾條風線觸及巨石的瞬間!

轟隆隆,那塊不比一棟大樓小多少的巨石頃刻崩潰。裂縫也是一下子就遍布巨石。

那一塊塊碎石還未掉落,許濤就不知飛離此時多遠了。而且,隨後三人也不顧滑落的碎石,野蠻的又撞開了碎石,繼續追趕而上。

碎石滑落,觸及山體,一路滾落都是響著轟隆隆的聲音。再加上先前那一聲巨響,就在這周山峰外不遠的胡宇航想不聽見都難。

胡宇航能聽見,其他人自然也可以。於是,眾人不禁紛紛議論起來。朱家龍問道:「怎麼回事?那座山頭怎麼突然崩潰了?」

胡宇航一笑,眼中儘是興奮。他說道:「各位,開始了。老朱,帶路吧!」

聞言,眾人隨即反應過來。剛才那巨響就是許濤發來的信號。眾人臉上色彩各異,有的憂愁,有的興奮。但是,動作卻是一樣的。統統按照胡宇航先前吩咐的排列起來。

朱家龍站在最前面,而胡宇航卻是自告奮勇的跟在他身邊。

待到眾人準備就緒,朱家龍突即興奮的大喝:「兄弟們,姐妹們,復仇的時候到了。沖啊!」

說著,他率先衝出,感應著空氣中那並不如何明顯的明顯的緋紅霧氣,按胡宇航說的用華成低級的速度行進。

隨即,眾人也有序的跟著他出發了……

在撞碎巨石后,許濤就故意偏移了一點行進方向,以免後面三位巔峰修士發現不遠處的胡宇航眾人。

而以他們的速度,許濤偏移的那一小點角度極難發現。而且,這小子一路逃來都是轉來轉去的。後面三人根本不會留意這些。

許濤雖然只偏移了一小點,但是,他們的速度實在太快。不久后這一小點可就不小了。這就是稍微的失之毫釐差之千里吧。

其實在撞碎巨石后不久,許濤就飛出了積雲山脈的範圍。待會可會在積雲山脈內爆發聲勢不小的戰鬥,得把這三人引出積雲山脈才行。

碰巧的是,許濤出了積雲山脈后不久就發現了前方有一條深深的凹陷裂痕。隨即,許濤就往那邊飛出。準備在那裡停下來,因為他不能再逃下去了。要是讓這三人起疑心,那可就不妙了。

疾行的身形突即戛然而止,剛才極速飛行帶來的風氣猛的湧來,吹打著許濤的身體。更是把他的衣袍和順發吹拂向前。

趁機,許濤望了一眼下方的那條存在戈壁間的深深大地裂痕。

這條裂痕也不知有多長,就好像一條河流一般。莫約是有三百米來寬,其深度就不得而知了。

許濤在空中只能看見它是黑漆漆的一條長帶子。又彷彿是這三荒蠻域被誰打傷的口子。

要是那個不會飛的人掉下去,那後果……想到這,許濤不禁寒毛都豎了起來。骨子裡透出一股寒意。

這可不是許濤怕掉下去,他可是會飛的。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後邊那三人已經追上他,分別浮在許濤的三個方向。將許濤包圍。

此時,許濤環視三人,打量著這三位陰天界附近挾持人質事件的幕後主使。

正對著自己的一位,是名男生。身高不及許濤,卻比許濤要壯魁多了。就連曾建都不能與之相比。白色的風衣被他的肌肉撐起,明顯的肌肉輪廓看得許濤都有些羨慕起來。

要是這一身肉長在宋小進或是詹泥恆的身上那就太完美了。

此人梳理一頭劉海,連眉毛都被其遮掩。稀薄的嘴唇,配上黑髮下的小眼睛看著倒顯俊秀。

「青龍院的傢伙嗎?至今為止還沒跟青龍院的巔峰修士交手過呢。不知道這個傢伙如何。」許濤對面的這人說道。

聞言,許濤卻是憨厚的笑了起來。道:「不如何、不如何。我很菜的。三位大哥還是放過我吧,剛才都是誤會。我是好奇才進那山洞的。要是知道三位大哥在裡面,拿錢請我進我都不進。」

「原來是這樣啊,那你為什麼要跑呢。剛才解釋下不就好了。」這人又道,但是,他的臉色卻始終未變。

「剛才我看三位大哥太激動了,怕被誤傷了。所以才走為上策。」許濤笑道。

「可你逃得也太久了……」位於許濤右後側的修士說道。 聞言,許濤隨即側身,望向那人。

只見那是一位少年,身形高大。硬是比許濤高出半個腦袋。但是卻沒有許濤正面的少年壯魁。可以說他長得勻稱吧。

許濤還為來的及狡辯,另一人就開口說道:「你們和他廢什麼話,直接拿下帶回洞里慢慢拷問不就得了。」

隨即,許濤轉視此人。與許濤相差無幾的體型,也梳著一個劉海,樣貌也生的普通。但此時卻是板著一張臭臉。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