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出來可能沒人相信,剛剛他們好像遇到鬼了,男女不確定,因為講的是泰國語。

隊長也無奈,但他毅然決然的拉響報警系統。

軍營是翻天了,軍火庫外面出現不明物體,不管是人是鬼。嚴重性自然要上升一個等級。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警報聲響起,探照燈頻道交替,大隊人馬巡視檢查。軍營第一時間高度戒備。

而這時,軍火庫裡面的一個角落裡,一雙眼睛滴溜溜的轉著,浩澤咧了咧嘴,這才是正確的打開方式嘛。

他懵懵的看著眼前的東西,一通亂跑,他居然跑到了軍火庫。

之前,剛衝進軍營的時候他還是滿腔熱血,大有好男兒昂頭仗劍出門去的氣勢。

可是現實就這麼狠狠地給了他一榔頭,衝進來后他才發現根本沒想的那麼簡單。

像電影情節里槍殺最高指揮官?做卧底炊事班毒死萬千將士?這根本不可能,什麼肩章呀衣服呀他都不認識,見了面也不曉得是誰。

而且,在見識到軍營里的人後,他慫了,人太多了,人山人海呀。

論技能,他只是跑的遛,還有抗揍,連個大招也不會放,若是一不小心被抓住,他估計會死的很慘,畢竟身懷抗揍屬性的他一般辦法不好死。

他小心翼翼的打開身邊木箱,然後,他眼睛挪不開了,箱子里整整齊齊的擺放著地雷,那妖嬈的身姿賊吸引人。

他不知道的是,這裡差不多佔著侵略軍大部分軍需,雖然還有幾處也是軍火庫,但是像炸彈類的都在這放著,一旦爆炸,火力賊猛。

外面,整個軍營的人差不多都被轟動,到處找他,找的熱火朝天。

說出去可能沒人相信,如今他就在這個防守最嚴密的地方,在這個最容易被忽視的地方。干起了他最熟悉的老本行,並乾的熱火朝天。

他摸了把汗,挖坑,埋雷,地面復原,整個動作一氣呵成。

軍火庫本就都是易爆物品,他選的五處任何一處引爆都能引起連鎖反應。

做完這些,他還不放心,又取了一枚雷小心翼翼的放在一處高處,只要有什麼大的響動,就很容易引起它的跌落,然後……

外面,敵軍駐紮地,短暫的慌亂后,先開始緊鑼密鼓的巡視,最後挨個地方仔細排查。

而這時,浩澤已經抱著幾個雷,身上別滿了手雷彈,已經神不知鬼不覺的溜了出去,出去很順利,基本沒遇到什麼問題。

遠遠的,侵略軍軍營里燈火通明,探照燈交叉探照,幾乎沒有什麼死角。

而他,就是從這麼嚴密的地方衝進去又跑出來,並且埋下了五顆雷,像一顆釘子一樣釘在敵人的心臟。

浩澤掐著腰,不是他吹,這下可把他牛b壞了,就在剛剛他自如進出了侵略軍軍營。

他有些好奇,當明天所有人準備大幹一場,摩拳擦掌的起床,然後……,然後嘭的一聲就沒然後了,那這些人得多失望,那得有多少能量值進賬。

想想就美滴很。

張立東小心翼翼的趴在地上,天氣有些冷,但身為一名軍人的他這點困難還是能克服的。

遠遠的,他看到一道身影走來,因為還沒確定來者身份,他也不能打招呼。

可是,那身影在那站了一會,然後蹲了下去……

張立東等了一小會,又小心的靠上前,對方只有一個人,就算是敵人他也不怕。

黑夜裡,他趁著微弱的亮光,看到浩澤正在那認真的挖著坑。

張立東:……

您這是要幹啥,難道是在做陷阱?把侵略軍摔死?

剛開始槍聲響起他還有些擔心,可隨著時間的推移,那邊動靜並沒有減小,他這才放心下來,這說明浩澤沒事。

「回來了呀,」張立東湊上前,好心問道,「沒有什麼意外吧?」

浩澤:「你怎麼還沒走?」

「我……,」我特么就不該跟你說話。

忍了忍,他道:「你這是?」

一會,浩澤才抬起頭,面無表情:「工作!」

「工作?……」還沒說完,他看見浩澤拿出一枚地雷,嫻熟的布置好,然後填土恢復地面。

一系列動作一氣呵成,嫻熟之至。

張立東:「……」

原來他的工作是埋雷,這他自己老牛b了知道不?這是侵略軍的門口,你這裡都要發展一下業務?

對於這些,浩澤是不管的,他只知道越是在這裡,效果越會好一些,誰能想到剛出來門口就會踩到地雷。

趁著夜色,浩澤跟張立東慢慢往回走,路上他又零散的埋了幾顆雷。

張立東:「……」

他發現了,對於埋地雷浩澤是挖空心思的埋,把它當成一份事業再做。

怎麼埋更有隱蔽性,怎麼埋能更好的發揮有用,這些浩澤有他自己獨特的見解。

他很佩服,但又感覺有點不對,你特么身懷絕技你知道不?你老牛逼了你知道不?

居然把興趣放在埋雷這種誰都能幹的職業上,暴殄天物呀。

浩澤拍拍手,忙完呼了一口氣,終於把手頭上的活幹完了。

這會他才打算留意一下腦海里的能量值。

只見上面寫著:

能量值:53245

浩澤:??????……

發生了啥?為毛他的能量值忽然變得這麼多。

忽的,他一愣,扭過頭道:「侵略軍這次出動有多少人?」

聞言,張立東眉毛一挑,呵呵,終於到了他揚眉吐氣的時候了,他笑吟吟的道:「你猜。」

浩澤慢慢的從懷裡掏出一個手雷彈,握住引線:「呵呵,你還有兩分鐘的回答時間。」

張立東:「……」

日你妹,就不能愉快的開個玩笑嘛,你這這樣下去會沒有朋友的。

掀桌子了!!!

根本沒辦法愉快的聊天嘛!

「6萬,」他咬著牙道!

浩澤站在那沒動,倒不是害怕了,他這會在組織言語呢:「你知不知道,我老牛b了,剛剛在六萬人的軍營里埋了五顆雷。」

張立東:……。

他發現自己的人生觀好像在轉變,總結出了後世的一句名言:比如浩澤的埋雷,簡單的工作做熟練就是專家,在埋雷這方面,浩澤已經是專家了。 黎明,天剛破曉,東方地平線泛著魚肚白的色澤。

侵略軍軍營里,炊事班早早的準備好早餐。今天,戰士們集合後會吃上一頓略微豐盛的早餐。天一亮,迎接他們的是戰鬥。

雖然馬上就會去戰鬥,但是軍營里的氣氛有些輕鬆,侵略軍共計六萬人左右,前面即將攻打的小城總計人口才五萬人左右,拿六萬的精裝部隊去攻伐五萬人的小城,基本上是跟拿著石頭砸雞蛋沒什麼區別。

小泉五郎是後勤部隊的一員,他最驕傲的就是看護著帝國的武器,正因為這些領先的裝備,才讓帝國的軍隊無往不利,也讓那些所謂的國軍退而在退。

吃過早飯,戰士們準備集合出發,他們需要早一步完成彈藥的裝車與配合機槍手的守護工作,在接下來的運輸里,他們的任務很重。

路上,看著集合的戰士,他的腰使勁挺起,雖然不是正面戰場的戰鬥,但是,他們在戰鬥中所起到的作用完全不下於戰士,或者說他們更加重要一些。

回到軍火庫,小泉五郎帶著一隊人準備開始工作。

用力的推開大門,每次這時候他都感覺自己有用不完的力氣。

裡面晃蕩一聲輕響。

惹愛成癮:腹黑總裁太霸氣 小泉五郎警惕心很強,他順著聲音快速的掃了一眼,眼睛瞬間盯上了高處那將要落下的地雷,沒有思考,他縱身一躍撲了過去,在地雷將要落地的一刻穩穩的接住。

嚇死他了,差點炸了!

這特么誰這麼不小心,這時,後面的人快速跟了過來。

小泉眼睛一瞪,剛要訓斥一番,趴在地上的他就看見一個人的腳暮的陷了下去……

小泉五郎:「……」

他臉一下子就黑了,這特么就不是不小心了,誰這麼不要臉,居然把地雷埋到炸藥庫,你有這些閑心弄個定時爆破不就更完美了。

生活有太多的驚喜,總在不經意間。

小泉五郎腦海里詭異的冒出這麼一句話……

一聲爆炸聲,緊接著是一連串的巨響。

巨大的氣浪翻滾般的洶湧出去。

遠處,浩澤跟張立東趴在地上。

倆人目光炯炯的盯著,張立東眼睛一亮,遠處明亮的火光驟然升騰而起,隨機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音覆蓋而來。

浩澤過了一會眼睛也亮了,爆炸聲響起不久,他腦海里立即增加了將近六萬的能量值。

滴,能量值破十萬,開啟科技欄……

浩澤連忙檢查:

生活欄

衣:布衣

食:大包子(一輩子)

住:擁有大房子

行:去遠方

賊不靠譜的生活欄讓浩澤每次看到都抽抽好久。好端端的一個開局就這麼被他玩壞了,還沒有修改的選項。

科技欄:

生活類:

武器類:

運輸類:航母設計

通訊類:

醫藥類:

126394/100000

浩澤看完后趴在那裡,他懵了好一會,腦海里湧來大量的知識,都是關於航母設計的知識。

但是,……他也說不出這次隨機的獎勵是好是壞,說好吧,航母設計,光聽聽就牛的一逼。

可是,要說壞,特么現在國軍的科技水準連煉塊鋼板都費勁,更不用說其他技術支持。

這完全就是廢物……

心累,他閉上眼,自己調皮點也就算了,連個金手指也調皮的格外騷包,讓他沒話說。

別人都是一步一步的穩紮穩打,他到好,上來就是航母設計,說出去嚇死別人,更嚇人的是根本不能實現。

遠處,只見火光蔓延,軍營的帳篷全都不見了蹤跡。

六萬精銳部隊的火力駐點爆炸,這可不是尋常的鞭炮作坊,威力更加恐怖。

銀魂神威唯唯不諾 以彈藥庫為中心,軍營駐地留下一個大坑。

再往外,數以萬計的侵略軍被活活的震死。

最外圍的士兵也躺在地上,雙眼迷茫。

誰能想到,先是勝券在握的起床,然後自己家的彈藥就響了,雖說行軍有時會鳴槍慶祝,可是這也太隆重了。

浩澤趴在地上,遠遠的都能感覺爆炸的衝擊波。

張立東站起身,看了眼還趴在地上的浩澤。

囂張小姐萬能夫 想不到呀,他們整整一個隊的精銳被敵軍打散,可現在,偌大的軍營就在他眼前炸了。

不忍直視,正規軍的一個精銳隊讓人家揍得跟狗一樣,可人家的一個連正規軍都不算的埋雷手把對方炸懵b了。

他沒有沮喪,相反的,他心裡油然生出一種使命感。

他一定要將浩澤帶回去,哪怕是綁也要綁回去。

太重要了,只要部隊里有浩澤,他們害怕什麼,扔出去就是一張王牌。

這完全可以跟泰迪一樣去懟天懟地,而且還可以浪的飛起。

浩澤趴在地上糾結,忽然注意到張立東爍爍的眼神。

浩澤:……

這就是男人早上的衝動?你有毛病吧,幹嘛這樣看著我。不放心,他連忙翻身坐起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