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后,胡天就掛斷了電話。

另一邊,冷霜緩緩將手裏的手機放到了桌子上,然後看着窗外發獃了起來。

胡天掛斷了電話沒多久,手機又響了起來。

胡天拿出手機一看,發現是宋德勝打過來的。

「宋爺爺,你好。」胡天笑着說道。

電話那頭的宋德勝有些生氣的說道:「小子,你要帶我孫女出去,怎麼不跟我打聲招呼啊?」

「不好意思啊,我忘記了。」胡天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說道。

「虧你還笑的出來。」宋德勝用一種責怪的語氣說道:「行了,你們出去就出去吧。」

「謝謝宋爺爺。」胡天說道。

「你們今天中午回來陪我這個糟老頭子吃頓飯吧。」宋德勝說道。

聽到宋德勝這麼說,胡天點了點頭,說道:「好。」

「行了,就這樣,掛了。」宋德勝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胡天心想,也是啊,自己要帶她孫女出去,也不知道多久后才回來。

想到這裏,於是胡天又去超市買了些禮品,然後又給宋芊發了個信息。

中午的時候,胡天開車到了千古月集團的樓下。

到了十二點多的時候,宋芊就下來了。

上車后,宋芊笑着說道:「不好意思啊,到現在才忙完。」

「都忙完了嗎?」胡天笑着說道。

「忙完了。」宋芊點了點頭說道。

「好,那我們走吧。」胡天笑着說道。

「等等。」宋芊說道。

「怎麼了?」胡天問道。

「等一下珠珠。」宋芊笑着說道。

於是胡天把車停在路邊,沒多久,洛珠珠就穿着高跟鞋噔噔噔的跑過來了。

洛珠珠拉開車門,坐了上來。

「胡天你這個沒良心的,把我師姐拐跑了,現在我忙死了。」洛珠珠有些生氣的說道。

「不好意思啊,辛苦你了。」胡天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你把我師姐拐跑就算了,也沒見你請我吃飯呀。」洛珠珠說道。

胡天笑着說道:「那我晚上請你吃飯。」

「我要去吃最貴的。」洛珠珠笑着說道。

「行,你吃什麼都可以。」胡天笑着說道。

這個時候,宋芊說道:「好了,都快一點了,我們快點回去了,別讓爺爺等久了。」

胡天點了點頭,然後開車去宋家了。

二十多分鐘后,胡天就到了宋家。

下車后,胡天提着禮品進去了。

宋德勝正站在門口等,胡天走過去,笑着說道:「宋爺爺。」

「小胡啊,你來就來,帶什麼東西啊。」宋德勝皺着眉頭說道。

「沒有,這是禮數,我是後輩,要遵守才行的。」胡天笑着說道。

「行了,別廢話了,趕緊來吃飯吧。」宋德勝揮了揮手說道。

旁邊的保姆走過來,從胡天手裏接過了禮品。

宋芊跟洛珠珠坐到了宋德勝旁邊,胡天坐到了宋芊旁邊。

今天中午宋德勝特意叫保姆做了一大桌子的菜,非常豐盛。

宋德勝說道:「小胡啊,你下午沒有什麼事的吧?」。 「噗!噗!」

「這到底是什麼物種?」

王風看着被他打得碎落一地,卻又開始逐漸黏合恢復的未知血色生物,疑惑的神情中帶着些許凝重。

兩隻血色生物的胸口都被他打爆了,四肢也都崩解開來,換成任何一種其他生物,此時恐怕早就已經死得徹徹底底。

可現在,眼下的這兩隻,不但沒有死,而且身體還在逐漸粘合恢復。

這就有些恐怖了。

之前趕路的時候,他也殺過這種血色生物,可當時很巧合的直接攻擊了腦袋,因此並沒有見識到這種恢復力。

「是不死之身?還是說是什麼奇特的血脈?」

王風打量著,並沒有第一時間再出手。

「這是?」

於是很快他就發現,那些崩解開來的軀體,都是以腦袋為中心在移動粘連,很明顯,腦袋就是它們的核心。

事實上,其中一隻血色生物腦袋也受傷了,只不過傷得並不重,而在王風的觀察中,它的恢復速度明顯要慢於另一隻。

「看來,腦袋真的就是它們的核心,我的判斷沒錯!」

腦袋完好的那一隻恢復的很快,軀體都拼接得超過一半了,王風走過去,對着它的腦袋一腳跺下。

「咔嚓!」

「源力+35」

「只相當於一個凝氣圓滿?好歹也是不死之身,防禦也都不錯,怎麼才這麼點源力?」

王風挑了挑眉,感覺有些不滿意。

主要是因為,對方只要腦袋不被破壞,基本上就不會死,就算打成碎塊也能恢復。

他覺得單憑這個能力,就不該只有這麼點源力。

就像殺死一隻至少50級才能滅掉的boss,結果卻只給了相當於十級小怪的經驗一樣。

期待感有落差。

之前趕路的時候,他不知道這種生物擁有不死之身,沒有對獲得的源力產生什麼懷疑,可現在……

「嗯?」

下一刻,他看到了腳下的菱形晶體。

「百分百掉落?」

王風感覺心中出現悸動,彷彿周身每一個細胞都在渴望這東西,驅使着他想要吸收。

「源力少難道是因為它?」

王風眼神微凝。

這時旁邊傳出細微的聲響,他微微扭身,炁種鼓動,腳上光華閃過,而後狠狠跺下。

「咔嚓!」

「源力+34」

他再度收穫了一枚菱形晶體。

「應該是好東西,或許可以直接吸收。」

王風喃喃著。

當然,好東西的可能雖然很大,但他也不至於在未知的情況下,親身嘗試。

那是莽夫才有的行為。

萬一這東西也擁有,類似於越漂亮的東西越帶刺,不能進行食用的屬性,那就是試試就逝世了。

「有源力收穫就很不錯了!」

王風搖了搖頭,按捺下心中的渴望。

他抬頭看向前方,那個高大的輪廓已經愈發清晰,已經能準確判斷出,絕對不是塔的形狀。

反而有些像是一個怪物的腦袋。

巨大的腦袋!

在靠近到一定距離后,每次去看的時候,他心中就會不由自主的升起一種悚然的感覺。

「還前進嗎?」

遺跡裏面,遇到不同凡響的事的時候,很可能就是有機緣出現了,這是很多武者的共識。

當然,機緣也有可能附帶危險,甚至有可能只是單純的危險,而並沒有機緣。

這種悚然感隨着他靠近,在逐漸遞增,王風有些不想再繼續前進了。

「不能頭鐵,不能衝動!」

「我雖然也是散修武者,但有武道升級器在,對一般的天材地寶沒有那麼大的渴望,甚至於我現在修鍊的功法,也超過絕大多數大勢力的人。」

達到五品的功法,還真沒有幾個大勢力能拿得出來。

而且,雖然魚龍變不止一個勢力擁有,但是對其他人來說,想要修鍊,即使天資足夠,也要耗費堪稱恐怖的資源,以及需要超過修鍊其他功法數倍的時間。

能有資格修鍊的本就稀少,而能下決心耗在上面的,還有沒有就真不一定了。

武者在沒有突破先天之前,時間就是生命,練武的黃金時間是有限的,超過之後,修鍊速度就會開始下滑,甚至於本身能發揮的實力都會減弱。

有那個資源和時間修鍊魚龍變,換另一本功法,即使品級稍次一些,恐怕也早就突破好幾個大層次,達到先天,甚至更高的境界了。

人和人不能比,武道升級器帶給王風的助益,真不是簡簡單單就能抹平的。

「退!」

「換另一個方向!」

王風很快就打定了主意。

第一批進入遺跡的人不多,並且分散到了各處,現在視野又受到影響,相互遇到的概率極小,顯得沒有人氣,是以王風總有一種莫名的陰森感出現。

心裏難免有些壓抑。

「第二批應該也快了,到了那時,大量的武者進入,總不至於還這樣。」

遺跡第一次噴吐的『憑證』數量極其有限,第二次才會大量噴發,還有沒有第三次則不一定。

綜合歷史上所有遺跡開啟次數進行分析,第三次噴吐的概率大概是五成。

有與沒有,一半一半。

而即使有,數量也不多,甚至可能比第一次還少。

而且到了那個時候,優勢全都被第一波和第二波進入的人佔了,他們的收穫會受到很大限制。

「嗯?那是?」

就在王風剛要轉身的時候,一股大風吹過,讓他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

這股風來得莫名其妙,沒有絲毫前兆,並且和普通的風有很大不同。

它太寒冷了。

感覺就像是從極寒之地吹來,又彷彿來自陰氣濃郁的古墓,不僅讓人身體上感覺到刺骨的冰冷,同時心裏也是寒冷無比。

簡直是透心涼!

王風猝不及防,整個人都頓時打了個寒顫。

雖然下一刻他體內炁種就高速旋轉起來,磅礴無盡的真氣蔓延向四肢百駭,讓他重新感覺到溫暖。

可整個人的臉色,還是變了。

看不清遠處,並不是因為遠處被霧氣遮擋,而是因為某種未知原因,完全就是模模糊糊的,彷彿打了馬賽克。

只有靠近到一定距離,才能看得清楚。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