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就走到那一衆島國人面前,笑道:“哪一位是天皇?”

有一個有些瘦小的西服老者從旁邊站了起來,說道:“我是首相,如果有什麼要求可以跟我……”

“首相?你被罷免了,這國家以後不用有這個職務了。”

不等那首相說完,王昃便一句話定了他的終身。

首相大驚,趕忙說道:“你怎麼可以……”

說到這,他就發現自己已經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喉嚨彷彿被人給掐住了,明明可以喘氣,可就是說不出話。

王昃走到跪坐在最中間的那個看樣子三十多歲的男子面前,歪着頭看着他,問道:“你就是那個天皇?”

“正是在下。”

他用了‘在下’,而且普通話十分的標準。

王昃忍不住轉頭說道:“嗯嗯,你們這一點做的還不錯,普及普通話是國策嘛,做得不錯。”

有轉了過來,眯着眼睛平靜的說道:“我今天來,並非有事情跟你們商量,也並非是來威脅,而是在下達命令,我說的每一個字,你們即便是死了,也要去完成,要不然你們會經歷比死更爲可怕的事情。

首先你這個天皇不要做了,名字太難聽,而且反正你也就是一個傀儡。

你今後便爲‘蓬萊王’,世襲公爵,你雖然不會有封地,但會比現在生活的更好,更重要的是,你將有對這個國家的操控權,你是一方大臣,要協助新王管理羣臣。”

扭頭又對顧天一說道:“至於你,雖然你們僅僅是名義上要了這個地方,享受是享受了,做出的事情也有可圈可點的地方,但總體說來並不能讓我滿意,這個國家還不是我心中想象的樣子。

所以先給你一個宰輔的職位,當朝一品位極人臣,其後所有百官便由你選拔,那個……就在現有的機制上進行吧。

你當政之後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信息網絡平臺公開化,全面化,島國中每一個人的資料,不管是平頭百姓還是公爵,都要記錄在案,甚至還懷在母親肚子裏的超過四個月的嬰兒,都要有詳細的記錄。

這一點對於現代的科技而言並不難,至於……肯定有人會拿什麼**啊人權啊說事。

這些人,呵呵,那他們就不足以來當島國的居民了,直接扔到大海上,驅逐出這個國家,而且……絕對不要給他們任何的工具,也不允許他們上岸!”

一句話說的衆人遍體生寒,這根本就是要把敢反對的人淹死嘛!

王昃所有的說辭,都是荒謬至極的,會對整個國家產生無比動盪的,但在場所有人,卻一個屁都不敢放。

因爲‘暴力’。

國家之所以是國家,因爲國家擁有它的軍隊警察,網狀的結構一環套一環的將國家的理念套在所有人的頭頂上,無人敢對抗。

而王昃,王昃自己就是無窮的暴力。

顧天一還有他的‘上司’那個叫做嬴政的傢伙,早已經讓島國的人民看到了一個人對抗十幾萬軍隊,彷彿一個壯年去對抗螞蟻窩一樣,簡單輕鬆的讓人髮指。

而且他們的心狠,他們的毒辣,他們的毫無憐憫,沒有一絲人性,也讓島國人民早就徹底的臣服了。

在他們面前只有兩條路,服從,或者自殺,至於反抗?那真的不如自殺來的痛快,即便是剖腹。

而事實卻又給了他們一個很大的玩笑,這幾個人或者說這個勢力佔領了島國之後,竟然……什麼都沒有改變過,除了他們發現周邊的魚更好打了,土地的產出更高了,島國人民在世界上的地位也提高了之外,竟然一丁點的壞處都沒有。

但相同的他們也要付出代價,那便是‘敬畏之心’,彷彿對待鬼神一般的敬畏之心。

可是現在,王昃出現了,近乎不可思議的在他們看作神靈一樣的顧天一腦袋上一陣敲打,顧天一還要陪着笑容。

這讓他們的腦中出現了一個全新的認識,那就是‘神靈也是有級別的’,大神來了!

王昃思索了一陣,繼續說道:“這點做完了之後,島國必須出現幾個國有產業,作爲支撐整個國家建設的條件,至於那些財閥們……哼,他們乖乖的把自己的所得七成交出來,如若不然,也跟之前的人一樣處理,而且讓他們沒有一絲一毫逃離的機會!

而今後島國的治理,主要是強調三點,第一點,政府部門要變成服務部門,並非管理,這個國家不用管理,管理者僅僅是去抓罪犯就好,其實也是側面的在服務大衆。

第二點,國家將不會擁有福利。

第三點,國家將會出現可以讓所有人都發揮自己特長的機會,甚至那些全身癱瘓的無所依靠的,也可以來幫助國家實驗新型的醫療器械,要做到人人都會有工作幹,至於那些給了機會卻不來工作的人,要參見第二條,行乞是違法的,給予……也是違法的!”

這幾條簡直有些不可理喻,根本就沒有任何情理可言。

但在場的這些老官痞們,突然腦中靈光一閃,就明白了這種法令的妙處來。

其實人民遠沒有政府想的那麼懶惰與貪婪,很多人只是在尋找工作的機會而已,至於確實有些毒瘤一樣的存在,想要不勞而獲,想要少勞多得……

其實反而是他們叫囂的最厲害,因爲就他們有時間。

所謂‘扒有毛的雞的毛,聽沒毛的雞叫喚’,政府對之百姓,本來就是這樣。

口中喊着‘公平公平’的人,恰好是那羣根本不希望得到公平的人,他們只是希望自己得到更多的好處而已。

他們得到的多了,那些低下頭默不作聲辛勤工作的大多數人,其實就不公平了。

但同樣的,這些人只要把他們逼到真正的絕路上,他們卻會幹的比誰都出色,比誰都有天賦。

因爲他們腦袋好使,夠用!

而王昃這幾條,不但可以側面的給那些真的沒有辦法的人以福利,還能讓其他向投機取巧的人得不到這些,更能讓普通的百姓活的更好,而讓那些混吃等死的覺悟起來,發光發熱起來。

而這所以一切的前提,又正好是王昃提出來的第一條。

信息平臺的細緻建立與公開…… 一行人繞過烏林西南,沿著窄小山道蜿蜒前行,行進二十餘里,便見前方有道高聳雲霄的岩壁,中間形似裂開瓜紋,果真如軍師所說,此處僅供兩馬並驅,只需數人,便可隔斷通道。

「你等先過吧!」關羽將兩百來兵陳於兩側,雖然不知道黃忠、魏延領了何等軍令,但還是放他們及三千士兵穿岩而過,過了華容道,再往西北二十里,便是江陵城東南。

等了近半個時辰,三千兵勇盡數通過,此時天空烏雲密布,又過多時,細雨揚塵,雲長心裡暗暗叫好,如此一來,大軍留下的泥印亦能被雨水沖刷乾淨,任曹操再疑,也識不破伏兵天降。

他讓一百兵丁分成兩隊,沿著北邊山脊爬到十數丈高的崖頂,命他們堆壘巨石,局時要是堵不住通道,亦可驅石而下,堵塞隘口,這樣便可萬無一失。

關羽自領八十精兵十餘將衛在崖牆灌木下一字排開,以待曹操。

袁尚擔心江上戰事,留下霍峻守城,自己帶著史阿、孔明、龐統馳馬夏口港,那裡駐守著三千江東水軍,由魯肅負責監軍鎮守。

一行人來到江岸,見水寨內插的還是紅色孫字大旗,心中放心不少,魯肅遠遠望見袁尚,驅馬迎將上來,他的臉上儘是失望之色,火攻之計不成反使江東陷入絕境,這是誰都不願看到的結果。

「要不是你等慫恿,江東水軍也不至於盡損於此,哎!」魯肅指著龐統、孔明,罵他們自作聰明,為了區區江夏,要是折損了江東水軍,江東百姓無不痛心疾首,這個責任無疑要由盟軍兩位謀士來承擔。

「子敬,話不能這麼說,江夏若失守,結局好不到哪去,如今勝負未分,切不可下此定論!」孔明與魯肅平日交好,他沒有像龐統一樣保持沉默。

「魯大人,黃將軍回來了!」袁尚正欲上前勸幾句,卻見後面跑來一位軍士,頹臉上顯露希望。

「哪個黃將軍?」軍中同姓彼多,魯肅不大相信那個人還能平安從敵陣逃出來,故有此問。

「黃蓋黃公覆將軍啊!」

眾人跟著吃驚不小,黃蓋身為前軍,是最先與敵人接觸的部隊,什麼原因導致火攻計失敗,他最為清楚,於是都朝軍士所指的地方飛奔而去。

黃蓋像剛從糞坑裡爬出來,形似烏賊的頭髮緊貼在腦門上,衣不著甲,且多處破漏,站在冷風當中瑟瑟發抖,和他一起舞蹈的還兒子黃柄,兩人像是受到極度驚嚇,這也怪不得他們,能從戰火紛飛的水域游到南岸,全程少不了該有的刺激。

「黃將軍辛苦了,先進帳內烤烤火!」責怪明顯是沒有用的,魯肅只好壓住心中複雜的想法,先了解情況再做定論,於是滿臉和善將二人拉入附近的帳蓬,又命人端來燃燒正旺的火盆和行軍胡床。

袁尚等人也跟著鑽進帳內,他們和魯肅帶著同樣的疑問,需要當事人一一解開。

有了熱度和溫度,黃家父子才稍稍尋回自己的靈魂,這麼冷的天跳進江水裡,沒有凍死己經算命大。

黃蓋知道他們想要什麼,他喝了一碗士兵端來的薑湯,將事情始末一五一十講出來。

「這麼說,曹營之中早就有人識破我軍詐降之計?」龐統不敢相信這個事實,難道會是那個宴會上一言不發的人,他看透卻不點破,順著對手的思路進行下去,卻在最為關鍵的時刻攔腰截斷,給對方致命一擊。

「這個己經不重要了,現在該想想,我們還能做點什麼!」魯肅打斷龐統的思路。

「水寨內尚有三千水軍和戰船數十艘,再加上游回來的兄弟,黃某願再次出戰,前往增援大都督!」黃蓋唰的站起身來,若是因為自己導致計劃失敗,這個後果理應由他來承擔。

看著差點被凍死的黃家父子,眾人有些於心不忍,魯肅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將頭偏向袁尚,目前他還在盟主位上,擁有做出所有決定的權力。

袁尚緊握拳頭,現在真的是毫無退路可言,與其坐以待斃,不如奮起一戰,將來在民間也能落得個英勇就義的好名聲。

「黃將軍,我怎麼能讓你獨自應敵呢,身為盟主,當以身作責,今日便由我袁尚親自挂帥,前往接應周郎!」袁尚剛咬牙說出口,兩旁孔明和龐統嚇出一身冷汗,這要是有個三長兩短,龍鳳組合豈不成了無所依附的孤兒。

「主公,千萬不可,以千金之軀親臨險惡,于軍不利,於漢室不利啊,萬一有失,我等如何向陛下交待!」龐統低身伏在地上,死命拉著袁尚的褲腿。

仗都打到這份上,只怕此戰若敗,便沒有什麼漢室和天下了,袁尚心裡比誰都清楚,除了孫家還有點血性,僅憑劉璋之懦弱,張魯、馬超、韓遂之魯莽,根本不是曹操的對手。

「你不用向誰交待,你們也不用,不管是劍杆子還是筆杆子,通通跟我上船作戰!」袁尚甩開龐統,露出堅毅神色,讓眾人為之一震。

「若盟主有如此決心,三千越甲可吞吳!」黃蓋將姜碗砸個粉碎,向袁尚行大禮。

「來人,取甲來,命令部隊,整裝待發,隨盟主接應大都督!」接著黃蓋朝帳外大喊,一些衛兵前往傳令,又有人抱著捆戰甲進來,分發眾人。

「這…」龐統站起身來,一時竟然不知如何是好,他倒不是怕死,而是覺得形勢有些失控。

「也罷,靈桓以來,天下崩壞,有不少名儒志士為了伸張大義血濺朝堂沙場,我等雖為一介書生,卻也是赤膽忠心一片,一死而已,孔明願隨盟主同往!」諸葛亮向來謹慎,今天也不知為何,竟然被袁尚的決心帶動。

「行吧,我也跟著去!」龐統搖搖頭,沒想到飽讀詩書千萬卷,臨了還是要做個粗魯的莽夫,拾刀殺人非君子所為也!

盟主親自上戰場的消息很快被帳外的衛兵傳開了,各營沸騰,那些江東的將士開始關注起這位不起眼的盟主,士氣像烈火一般在水寨燃燒。

「登船!」令官一聲呼喊,三千兵丁沿著棧橋向船腰龍洞衝去,帆帷隨著繩索緊繃衝上桅杆頂端,船隊在一陣西北風帶動下轉向駛進江心,他們無視遺落在江上的曹軍小船,朝下游猛撲。

袁尚持著小巧的七星寶刀立在船頭,身後是虎目圓睜的黃蓋,三位智謀之士並肩而立,二十隻鬥艦滿載三千勇士揚帆直進,誓與曹軍決一死戰。 整個政策看似大筆一揮,羚羊掛角,實則層層相扣,每一寸都帶着前提。

而對於實事政策,王昃卻一個字都沒有提。

醫妻嫁到:飼養傲嬌老公 因爲決無必要。

歷史上那些國家的動亂,其實無外乎是兩個原因,稅收讓人活不下去,太多政策激起民怨,還是讓人活不下去。

實際上人民會自然而然的發展起來,不用國家操心。

普通百姓可以爲房爲車爲媳婦拼命工作,公司也在競爭中不斷進步,至於科技之類,只要人們需要,就會被自然而然的發展出來。

而上層需要做的,僅僅是‘無爲’,並在關鍵時刻制止人們幹出什麼出格越界的事情,就可以了。

王昃說完,四顧一週,呵呵笑道:“你們還有什麼補充的嗎?”

這是一種試探。

致命愛侶,總裁情在濃時 果然,所有人都沉默。

“那好,那就這麼安排了。”

他走向屋子的最裏面,在牆邊坐了下來,繼續道:“我在這裏只等一天時間,如果嬴政想要見見我,他就來,如果不想,就走。”

顧天一趕忙點了點頭,拉着天依就跑了出去。

他本來以爲王昃還會像曾經那麼好說話,總會給他們留一線機會,可如今看來……五年的時間真的比想象中漫長,長到足以改變一個人的秉性。

他們卻不知道,王昃已經離開這個世界數十年了。

女神大人和飛霜互相看了看,然後直接衝到曾經的天皇,現在的蓬萊王面前,惡狠狠的說道:“讓人去做好吃的!”

王昃翻了翻白眼,暗道這兩個丫頭還沒吃夠啊?

他現在其實很矛盾,一方面是想趕緊回到家裏,看看父母,見見故人。

一方面又很怕回去,畢竟那裏還有一個女神大人,顯然會跟這個……發生那麼一點不太友好的衝突。

糾結啊……

靜靜的等待了大約兩個小時。

在場的所有人都滿頭大汗的坐在那裏,連動都不敢動,大氣也不敢喘。

嬴政終於走了進來。

兩人先是對視,一句話不說,又突然互相笑了笑。

嬴政說道:“我就知道你會回來的,只是比我預料的要晚一些。”

王昃道:“哦?我還以爲你希望我永遠回不來。”

嬴政道:“曾經不是,現在卻這麼希望了。”

王昃眉頭一挑,笑道:“你是在埋怨我來搶你的地方嗎?”

嬴政道:“不敢不敢,不過就是讓我對這個世界的弱肉強食感受更深了一些罷了。”

怨念很深的樣子。

王昃低着頭,搖了搖,又擡了起來,說道:“當初我跟你說好的,‘建議’的,你非但沒有去辦,反而扭曲了我得意思,把一些錯誤的信息告訴給手下,這又是爲什麼?”

嬴政有些無奈,說道:“我本來以爲米國那地方真的是好,那是一片再完美不過的土地,但上面的人……都被慣壞了,除非我將他們都殺了,從新弄上一批人來,但我也知道你肯定不能贊同這一點。”

這句話可並非埋怨。

王昃也是一陣苦笑。

沒錯,最美好的土地,慣出了一批世界上最讓領導者鬧心的人。

米國人。

不事生產怨天尤人,毫無活力沒有衝勁,卻百分之六十的男人都會自己修車,百分之八的男人會自己‘改裝’車。

這是一個被慣壞了的只知道‘選政府’和玩的國家。

王昃忍不住撓了撓眉毛,說道:“當初讓你過去,還不就是看中你暴政狠辣的基礎嗎?怎麼現在不行了?”

誰知嬴政搖了搖頭,苦笑道:“人心不古啊!”

“靠!那你現在想怎麼樣?從我手裏把島國再要回去?”

“也……不至於……”嬴政搓着手,彷彿一個奸商一般的說道:“你看事情能不能還有商量?你也知道這裏的生活比較舒坦,不如我們一人一半?”

王昃撇了撇嘴道:“得了,你若是個喜歡舒適的人,你腦袋上也不會落一個天煞的命格,讓你去米國是因爲那裏有很大很大的地方足夠你折騰,你倒是來島國來偷懶了,是不是你這輩子就衝不出亞洲了?

我給你下最後的通牒,要麼,就按照我安排的一步步走,要麼,這個世界上就不再需要什麼天煞命格了!

你其實算是一個死而復生的人,所以並不算是個人,應該說……是一種奇怪的生物,你看,那兩個女人……”

王昃回頭指了指正瘋狂吃着滿桌子菜餚的兩女,繼續道:“她們很快就會吃膩這些,不如把你剁了做幾道世間絕無僅有的菜餚,你看怎麼樣?”

不怎麼樣!

嬴政的身體趕忙抖了一下,看着那兩張明明很小的卻彷彿血盆大口一下能吞山咽海的嘴……

他再次屈服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