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江寂塵就迫不及待的開始煉化生命靈泥。

他把生命靈泥握在餘下的那隻血肉之手中,然後運轉《源字凝氣訣》進行煉化。

轟!

江寂塵的身體震顫,一股龐大無匹的生命之能湧入體內,被煉化。

然後,他肉身在以驚人的速度恢復著,且他那隻白骨手和那雙白骨腳開始出現光澤,在恢復中。

那些裂痕在變小,甚至慢慢的消失! ?《源字凝氣訣》的逆天之處不僅在於可以凝鍊萬靈,更在它驚世無雙的煉化速度。

只是《源字凝氣訣》現有的功法只能支持江寂塵修鍊到靈嬰圓滿境,後續功法還沒有一丁點的線索。

在《源字凝氣訣》驚人的煉化速度下,哪怕擁有龐大生命之能的生命靈泥,此時也漸漸乾枯,生命靈力耗盡,完全的被江寂塵煉化吸收。

大概兩個時辰之後,江寂塵睜開了眼睛!

「好了三成!」

他感覺到自己的傷勢已經好了三成,不再是之前的那般虛弱了。

之前,他只是勉強壓制了傷勢,身上依舊是傷痕纍纍。

此時,他身上的血肉已無傷口,且一隻白骨手、兩截白骨腳,沒有了裂痕,有光澤閃動。

不止如此,他身體已經可以動用兩成的力量。

江寂塵心中欣喜不已。

不過,一枚指甲大小的生命之泥中所蘊含的生命能量龐大無比,但竟然也只能把江寂塵身上之傷恢復到現有的程度,足可見江寂塵這次傷到了極致,真正的只差一息未亡啊。

「生命靈泥,果然神奇,只要再煉化五塊這樣的生命靈泥,我足可以完好如初,甚至,更進一步!」

江寂塵赫然站起,兩隻閃著光澤的白骨之腳,發出咯吱的聲音。

還有一隻白骨手臂掄動的時候,也會如此。

這還真是有損自己的威武形象啊!

唉,自己這次要變成小灰骷髏了,要是他在,必然要笑話自己!

江寂塵無奈地想道。

但好在雖然白骨上無血肉筋脈,但並不影響行動。

他笑著對夜幽夢道:「小幽夢,這次老大我能否恢復就看你的了!」

在這茫茫無盡的枯寂小殞星中要尋到生命靈泥太難了,若無特殊手段,跟大海撈針並無區別。

而夜幽夢恰好有尋找靈寶的無雙天賦,是尋找生命靈泥的最大依仗。

何況,在這些無盡的枯寂小殞星中,不止生命靈泥,必然還有其它的靈寶。

如此想來,不說夜幽夢其他的天賦,便是尋找靈寶這一項,那已是逆天了。

而且,若是讓那些大勢力知道夜幽夢有如此天賦,只怕會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她爭奪到手,然後圈養起來,為他們服務,尋找世間無窮的靈寶。

夜幽沒說話,而是率先飄離小殞石飛舟。

江寂塵交待了花小鈴,讓她在小殞石飛舟等著,可以作為一個坐標,催發定位符,讓江寂塵和夜幽夢在尋靈寶的過程中不會迷失。

之前,夜幽夢只能以定位符,感應到百里之內的花小鈴,但現在江寂塵擁有七彩神魂,可以感應到更遠。

而且,江寂塵發現自這一次戰鬥之後,他的肉身雖然破損得無比的嚴重,生命也幾近枯寂,但靈魂境界反而得到了提升。

在之前的拚死戰鬥中,江寂塵極限提升七彩靈魂,開始雖然有損傷、消耗,但經歷這樣一個過程反而加快了吸收煉化紫陽所留下的金陽魂魄之力。

此時,江寂塵的肉身、靈體雖然很弱,但七彩靈魂足夠的強大,利用花小鈴催發的定位符力量,可以感應到五百里!

而且,隨著他對金陽魂魄之力的不斷吸收煉化,感應的距離還會提升,所以江寂塵並不擔心會迷失。

如此,夜幽夢負責在茫茫枯寂小殞星中尋找靈寶,江寂塵負責定位,不致於脫離了小殞石飛舟處而迷失方向。

這絕對是完美的配合!

而江寂塵現在的狀態雖然不利於戰鬥,但趕路飛行不成問題。

咻!

江寂塵兩隻白骨腳踏動幽影步,也是溜到極點。

只見一片白光閃過虛空,那是江寂塵一雙白骨腿晃動的殘影。

然後,他已追上了夜幽夢,一起並肩深入小殞星群中。

茫茫殞星,枯寂無聲。

此時,夜幽夢進入一種神妙的感應狀態中,她把自己的天賦發揮到了極致,尋找枯寂殞星中的靈寶。

江寂塵沒有打擾她,安靜的相隨。

其實,無論是在花小鈴、還是在夜幽夢的心中,她們都有愧疚之意。

若江寂塵不是為了保護她們,也絕不可能受到如此嚴重之傷。

所以,花小鈴願意默然的獨留在小殞石飛舟上催動定位符,夜幽夢則主動去尋找靈寶。

雖然,她們都沒說過感激江寂塵的話!

但沉默、行動已經代表了一切。

他們是團隊、是朋友、是可以相互依託的生死夥伴。

沒有言語,卻已勝過千言萬語。

默然的尋找,而夜幽夢的尋寶天賦還真是逆天驚人。

三天時間下來,隨著他們不斷地深入枯寂殞星群,竟然尋到了三塊生命靈泥,一枚地心靈石,一粒聖元石!

除了三塊生命靈泥被江寂塵煉化,地心靈石和聖元石也都是無上至寶之物。

地心靈石,那是大地精華的凝聚,是土屬性靈修者修行的至寶之物,有無窮妙用,難以言述。

都市之至尊神豪系統 聖元石,那是聖靈石最高品階中的一類,價值無法估量!

聖元石夜幽自己留著,對她有大用;地心靈石,對她和江寂塵都無用,甚至身邊的人,除了韓青是土靈脈之處,其餘人都用不了。

最終,地心靈石還是江寂塵收下了,將來有機會,他可以留給韓青。

至於江寂塵,煉化了三塊生命靈泥后,他已恢復到了七成。

而且,手腳也都長出了新的血肉。

新長出的血肉很嬾白,強度還遠不如原來的血肉強悍,需要進一步的淬鍊,這些都只是時間問題。

而恢復了七成的修為,七彩神魂之力又變得更加的強大,後面能不能尋找到生命靈泥也並沒有那麼重要了。

這時候,他們來到了一片殞星比較密集的地方,江寂塵忽然拉住了夜幽夢的小手道:「走,老大帶你去一個好地方!」

被一個男人牽著手,夜幽夢很不習慣,但看到江寂塵興奮、期待的樣子,夜幽夢終究任由江寂塵拉著,飄向遠方,衝出這一片殞星群。

當夜幽夢隨著江寂塵完全衝出這一片殞星群的時候,她驀然看到此生難忘的一幕。

只見,無數的流星劃過茫茫無邊的天際,燦爛奪目,美麗如煙花綻放,璀璨若夢幻。

這是一片流星雨!

他帶著她,他陪著她一起去看流星雨! ?三天之後,江寂塵和夜幽夢一起回歸到了小殞石飛舟。

這三天時間裡,他們再尋到了四塊生命靈泥,江寂塵只煉化了一塊,餘下三塊他們各人留一塊,以備急用。

江寂塵的傷已經好到了九成,餘下的江寂塵只靠自己都可以輕易的恢復,沒有必要再浪費生命靈泥。

因為,哪怕夜幽夢擁有驚人無雙的尋寶天賦,但能夠孕育出生命靈泥的枯寂殞星太少,到了後來就越來越難尋找。

茫茫枯寂殞星,真正能夠孕育出靈性之物的,只怕萬中無一!

而且,他們感覺到小殞石飛舟將要到達到目的地。

飛行了六天,穿過茫茫的殞石星海,他們驀然看到了前方有一座巨大古老的宮殿,靜靜地懸浮於殞石星海的中心。

而且,不僅是江寂塵他們三人,另外十人也立在小殞石飛舟之上,出現在這裡。

流雲宗二師兄、蘇浩、蒼冷山、蒼冷韻、韋小狼、空冥、青尋、血手、南宮濤、凌東共十人,他們顯然也看到江寂塵他們。

看到江寂塵,所有人的眼神一縮,感到難以置信。

「江寂塵肉身崩潰,只餘一息未死,只是短短六天過去,怎麼可能恢復得這麼快?」

「妖孽,這絕不可能的事,除非他尋到了仙靈之葯,但這茫茫殞星,枯寂滅亡之地,何來仙靈之葯尋找?」

「若是我等受如此之傷,莫說活下來,撐一刻都難,他身上到底藏有怎樣的秘密?」

……

凌東、蘇浩、蒼冷山等幾人心中震撼的同時,也生出了這樣的疑問。

倒是蒼冷韻,看到花小鈴和夜幽夢無恙,心中鬆了一口氣,至於江寂塵……她心裡也是複雜的情緒居多。

唯有血手和青尋,眼中看著江寂塵,目光耐人尋味。

眾人在打量著江寂塵的同時,江寂塵自然也在觀察著他們。

看到血手,江寂塵心中一震,對方身上的氣息已然是……天級道台築基!

他用了上古洗鍊丹,並且成功洗鍊出天級道台。

現在,血手的戰力只怕在所有人當中是最強的。

天級道台與偽天級道台雖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差距卻可以用天與地來形容。

從此以後,血手已經與他們不在同一個等級,而是踏入了南州十大青高手的行列,可以與他們一爭高下強弱。

所以,眾人除了震撼於江寂塵逆天恢復速度,同時也對血手生出無盡的嫉妒。

但血手之所以能夠洗鍊出天級道台,也完全是因為江寂塵給了他上古洗鍊丹!

歸根究底,還是江寂塵的錯。

恨意,也都集中在江寂塵的身上。

感受到一些人刻骨仇恨的目光,江寂塵依舊是一片淡然之色。

他遙遙地向遠處的青尋和血手打招呼道:「青尋小姐,別來無恙,風采容顏更勝往昔了!」

「還有血手兄,恭喜,踏入天級道台,從此與一些所謂的天才也是天人兩別了!」

江寂塵口中所謂的天才,自然是意有所指了。

如流雲宗二師兄、蒼冷山、凌東、韋小狼等幾人了。

這些人臉色自然一片的難看。

而青尋露出了甜甜的笑容,那嫩白肌膚閃動光澤,美麗的容顏如嬌花綻放,確實動人無比,更勝往昔。

她聲音嬌糯地道:「姐姐能有這樣的變化,那還真是要多謝江寂塵弟弟你送的半枚神秘異果,嘻嘻,此果不僅有淬鍊提升修為的作用,還有著美顏的功效,實是我們女生的致愛之物,姐姐我想問問弟弟還有沒有?我可以拿其它的寶物與你交換哦。」

江寂塵真誠地應道:「小弟我也正有此意,身上缺了一些靈藥,若有機會,必定與青尋姐姐交換一些東西。」

青尋揚手向江寂塵丟出一枚玉簡,很乾脆地道:「這是我青家在雲水城的封地,若到了那裡,便可沿著玉簡上的地圖指示尋來,我在那裡等你哦!」

江寂塵不客氣的收起地圖玉簡道:「恭敬不如從命,等我到了雲水成,必然前往!」

青尋在遠處微微一笑,算是回應,便不再作聲了。

而血手,她的目光在江寂塵身上遊走著,直到真的感應到對方之傷已經好了九成時,才驚嘆地開口道:「肉身將潰,一隻手、兩隻腳的血肉消盡,生命只餘一息,竟然只在六天時間內就恢復了,白骨生血肉,寂滅喚生機,江寂塵,我都懷疑你身上是不是有仙藥了?」

江寂塵知道,血手在回擊。

剛才江寂塵故意貶低那些世家、宗門的天才子弟,抬高血手,就是想離間一下他們之間的關係。

而血手,一開口便是犀利的反擊,讓人誤認為他身上有仙藥,如此就會吸引更多的仇恨。

不過,生命靈泥雖然不是仙藥,但也是無上的聖葯,特別是在療傷這一方面,甚至僅次於仙藥了。

所以,血手推測的倒也不算錯!

江寂塵覺得血手雖然戴著一個血色面具,看起來深沉酷酷的樣子,但有時候也瞞有趣的。

江寂塵哈哈一笑道:「血手兄,我們也不必這麼虛偽了,我倒是想問問,這裡……是什麼地方?」

按理說,江寂塵與凌東、流雲宗二師兄等人相遇在這裡,必然會大打出手,分個生死的。

但此時,沒有人敢踏離小殞石飛舟,因為在這殞石星海的中心,神秘古殿的四周,竟然有時空亂流劃過,更有禁制之力紛飛縱橫,似乎只有沿著小殞石飛舟已定的軌跡前行,才能無恙。

不過,這並不影響他們之間的對話交流。

此時,看這小殞石飛舟,最後顯然是要帶著他們進入這一座神秘的古殿中。

血手沉吟了一下,最終開口道:「這裡是仙地廢墟唯一沒有枯寂破滅的傳送大殿,大殿之中的傳送祭台與九大妙境和三大秘境都有時空交錯點,而大殿之中,會在一定的時間內不定時的降落傳送之光,當然,這傳送之光都是隨機,看個人運氣、積分、血脈,最後會被傳送到不同的地方。若是以往,一般都只會被傳送到第六層的修鍊之境,極少數能夠被傳送到九大妙境和三大秘地之一,當然也有微乎其微的可能被傳送到玲瓏寶塔的……第七層,但現在……很難說了,一切變化都有可能發生!」

血手說完話之後,目光意味深長地盯著江寂塵額間的紫色靈紋塔印記。 ?江寂塵在第五層殺掉包括南宮錦傑在內等十二人之後,他的積分再有增長。

但對於擁有了龐大積分的江寂塵而言,這十二人加起來的積分都只是毛毛細。

血手言語所指,江寂塵中是唯一的變數,且就極有可能被傳送入玲瓏寶塔的……第七層!

其餘的世家、宗門子弟又豈會不懂?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