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巨龍用元氣強化了木子墨的鋒力,木子墨可以感受到自身鋒力前所未有的濃厚,木子墨高高躍起,連斬數刀,這個如同心臟一樣的東西被斬成碎塊,綠色的液體濺了木子墨和巨龍一身。

「哈哈!我老龍自由了!謝謝你小友!待我回到妖帝身邊,一定會提起你!」

巨龍一揮手木子墨和巨龍身上綠色的液體消失不見。

隨後巨龍化為一陣颶風卷著它的財寶離開了,但是有一件東西卻落下了,是一副手套,一副很普通的漏指手套。

「前輩,你落東西了!」

但是一陣清風傳來的話語卻是。

「這就當做謝禮了,至於這副手套的運用,自己挖掘吧,有緣再見,還有儘快離開這裡。」

木子墨走出山洞看著颶風消失的方向,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本來是想還人情的,結果…

罷了,木子墨戴上手套,頓時感覺出一股異樣的感覺,雙手特別沉重,正當木子墨苦惱的時候雙手又特別輕巧。

「這難道是用意念控制重力,豈不是戰鬥的時候增加了力道?」

木子墨一臉興奮的樣子,這可是好東西,現在需要的是習慣使用,這樣在以後的戰鬥中會是大大增加戰鬥力。

木子墨突然想起自己是個路痴,接下來如何才能到達第七要塞?苦著臉不分方向的前進,走著走著,看到了一波類似商人的魔族,木子墨立刻跑上前去。

「請問第七要塞怎麼走。」

而這些魔族人大多為男性,只有兩個女性,他們一臉和善的看著木子墨。

「第七要塞的話順著這個方向一直走就行,我們正好要前往第七要塞,你可以與我們一起同行。」

魔族男性指著一個方向,木子墨看了看魔族男性有看了看對方的馬車,只是拉車的馬長得有點怪異,隨後點了點頭。

「盡然來了就是客人,裡面坐。」

木子墨也不客套走進馬車,當進入馬車的時候發現馬車裡竟然是一個籠子。

嬌妻太霸氣,總裁要復婚 「咔嚓」

但是木子墨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木子墨就這樣被鎖在裡面。

「人類哎!真是天上掉餡餅,這樣賣給貴族,會賺很多錢!」

馬車外一個男性魔族的聲音傳入木子墨的耳中,木子墨卻不溫不怒,一臉正合我意的樣子。

「這個人類真傻,不知道魔族的人很少有善類的嘛?哈哈,金錢在呼喚著我。」

一個魔族女性好像在嘲諷木子墨一般,木子墨也不以為意,閉上雙眼打坐調戲,修鍊元氣。

就這樣一路上魔族人很興奮,為自己馬上要成為富翁而開心。

「檢查!裡面是什麼?」

木子墨聽到類似於衛兵的聲音,知道自己到達目的地了,但是現在不能著急,再等等。

「軍爺,這個給你。」

醫聖仁心葉皓軒 「小子挺懂事的嘛,進去吧。」

「謝謝軍爺。」

木子墨知道自己現在順利進城了,正當自己想破除這個籠子的時候,發現自己無法召喚鋒力武器,也無法將元氣運用到籠子上,手也無法伸出籠子。

「這個傻瓜肯定想不到這是特殊籠子吧,否則我們怎麼可能高枕無憂?哈哈哈。」

木子墨聽到外面嘲諷的聲音,嘆了一口氣,算了,將計就計吧,隨後再次閉上了雙眼開始打坐。

不知道又過去了多久,自己所在的籠子被抬到某處,可以聽到魔族人賣力的聲音,因為有布遮擋,手又根本伸不出籠子,所以只能靜等。

「今天拍賣的東西個個都是寶貝,據說今天還有人類要進行拍賣,還是壓底的!」

魔族男性的聲音傳入木子墨的耳中,而此時木子墨也明白了現在自己的處境,時間又過去了不知道多久,木子墨感覺自己被抬到一個嘈雜的地方。

「現在我們宣布壓底拍賣物品,一個人族男性!起價八千萬!」

木子墨明白現在自己正在拍賣會的現場,自己正在被拍賣寄售著,苦笑自己竟然也有這樣的一天。

「八千一百萬!」

「九千萬!」

「一億!」

「十億!」

一個柔美的魔族女性的聲音,開口就是十億,讓全場人鴉雀無聲,連主持人也一時說不出來話了。

「怎麼?沒見過這麼多錢?主持人繼續啊!」

應該是這個女人身旁的小廝,說出的這麼一句話。

「啊?哦,十億一次!」

「十億兩次!」

「十億三次!」

「啪。」

「成交!」

「最後這個人類男性歸這位小姐所擁有。」

最後木子墨被抬了下去,籠子打開的一瞬間,本想趁機逃跑的誰知道,一股香氣撲鼻,讓自己渾身無力,最終手臂上帶上了一個鐵環,而這個鐵環限制了木子墨的鋒力和元氣使用,現在如同一個普通人。

「快點走!別磨蹭!!」

木子墨被推到一個女孩子面前,這個女孩子是一個很可愛的小蘿莉,黑色的長發斜劉海,血紅色的眸子,尖尖的耳朵,如同古裝一樣的紅色服飾,還有可愛的小虎牙,讓木子墨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女兒木紫茜。

「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本宮的人了,走吧。」

雖然木子墨很不樂意,但是一個能隨手拿出十億的人,可不是簡單的人,沒準可以藉此機會直接進入魔都。

「本宮是第一要塞將軍的小女兒,名為孟潔。」

孟潔一臉好奇的看著木子墨,將木子墨拉上馬車。

「小姐他只是一介奴隸,不能與您同坐….」

這個聲音是之前的那個發言的小廝。

「本小姐的事情,用你指手畫腳!?嗯?」

這個小廝縮了縮脖子,木子墨就這樣被帶到了馬車上。

「走!」

馬車動了起來,孟潔一臉好奇的看著木子墨,東看看西看看,如同好奇寶寶。

「我們這是去哪裡?」

木子墨問出了內心中的疑問。

「當然是回魔都了,我跟你說,我父親是偉大的存在不但是第一要塞的城主,還是魔尊之下的一把手!所以要回魔都咯。」

魔都?正如木子墨所料,之前花費的時間大約是三天左右,這回應該能趕得上。

「你們給我快點!否則我趕不上靈兒姐姐的婚禮,我把你們丟到血池!!」

高冷總裁寵妻入骨 聽到孟潔的怒吼聲,馬車的速度越來越快。

「我們多久可以到達?」

孟潔可愛的用右手食指抵著下巴成思考狀。

「以現在的這個速度,五天就能到達,畢竟我父親在那裡放著,沒人敢招惹我!哼哼~」

木子墨一臉苦笑,現在要考慮的是到達魔都后如何逃脫。

「你剛才提到的靈兒是?」

聽到木子墨提到靈兒這個詞的時候,孟潔一臉開心的樣子。

「靈兒姐姐可是魔尊的愛女,名為芊靈兒,她對我很好的,我很小的時候就一直照顧我,教我很多東西,還告訴我,其實人類並不是那麼可怕,也並不是那麼可惡,這次我將你買回來也是要給靈兒姐姐一個驚喜!」

聽孟潔的意思,木子墨是在芊靈兒婚禮的時候將之送出,正好與木子墨的目的相同。

「靈兒….」

木子墨情不自禁的說出了這兩個字,可能是太想念芊靈兒了吧。

「怎麼了?你認識靈兒姐姐?」

木子墨一愣,不行,不能在這裡暴露,否則前功盡棄了!

「不認識,只是覺得這個名字很好聽。」

孟潔嘿嘿一笑。

「對吧!我就說靈兒姐姐的名字很動聽。」

本來說五天能到的,結果第四天馬車就停了下來。

「怎麼這麼快就到了?」

孟潔一臉興奮的下了馬車,木子墨也緊跟其後,但是眼前並不是魔都,而是荒郊野外。

「怎麼是你!」

孟潔一臉怒容的看著眼前的魔族少年。

「我的小潔,我太想你了所以來接你你了,來,快上我的馬車,我們邊走邊說。」

孟潔一臉不屑的看著眼前的這個少年。

「不要以為你父親是第二要塞的城主,就可以為所欲為,我父親的官職可比你父親的官職要高!」

孟潔雙手掐腰一臉自豪的說著,但是魔族少年一臉不以為意,陰險的笑著。 「你說什麼?申萬熊!」

原來這個第二要塞城主之子,名為申萬熊,而這個申萬熊好像想要讓孟潔淪為他的玩物一般,木子墨全部看在眼裡。

「衛兵!衛兵!」

無論孟潔如何喊叫周圍的人無動於衷。

「你們去把夢潔給我抓住!」

本應該是孟潔的衛兵全部向自己的主人刀劍相向。

「你們!我可是你們的主人!」

無論孟潔如何去說去吵,周圍的衛兵還是要拿下她的架勢。

「喂,我說你。」

木子墨呼喚著之前的那個小廝。

「你不希望你們家小姐在這裡被糟蹋吧?」

而這個小廝卻不以為意。

「這個無所謂的,在魔族還擁有第一次的女人是恥辱的象徵,越早失去,越是成熟的女人。」

木子墨聽到這個歪理眉頭緊皺。

「你不想你們小姐被人玩完,再殺死丟棄吧,對方是什麼人你比我了解對吧。」

當木子墨提到這殺這個字的時候,小廝冷汗直冒,如果孟潔死在了這裡,自己….

「那能怎麼辦?對方做足了準備,我也沒有辦法。」

這個小廝冷汗直冒,一心想推卸責任,木子墨真是替夢潔悲傷。

「幫我解開手臂上的鎖,我會保護好你們小姐!」

小廝一臉看傻瓜的樣子,看著木子墨。

「你是想趁機逃跑吧?」

看到小廝的嘲笑木子墨也不以為意。

「我的確想逃跑,但是我一個人類怎麼知道你們魔族哪裡是安全的,而且如果你們家小姐死了你也好不到哪去吧,賭不賭,看你自己。」

這時這個小廝咬牙切齒,陷入了沉思,而孟潔也陷入了危險當中,孟潔一臉恐懼的癱坐在地上。

「小潔啊,不要掙扎了,我會溫柔的對待你的,一次過後,我立刻就去提親,如果你想多來幾次也沒有關係的,哈哈哈~」

孟潔咬著嘴唇,一臉絕望的樣子。

「咔嚓。」

最終小廝還是解開了木子墨手臂上的鐵環,木子墨手持夜魅跳到人群中抱起孟潔,回身旋轉一周,一圈刀氣將周圍的人全部擊倒。

「抱歉,你忽略了一個可以保護她的人。」

木子墨怒視著眼前的申萬熊。

「你是何人?」

木子墨微微一笑,將懷中的孟潔放在地上。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