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話之間,四人又呈一個四方形將葉陽包圍,似乎要一起對付葉陽這個外來人。

瞧見幾人再次將自己圍住,葉陽揚了揚眉,「我若是不交呢?」

「不交?」胡悅冷冷一笑,「不交,足以證明你心裡有鬼,而我們就只有逼你交出來了。」

說到這裡,她身上元力閃爍,似乎隨時都要動手的樣子。

到了這個時候,葉陽已經看出來了,此女完全就是針對自己,要藉此對自己發難。

他也注意到了胡悅眼眸深處的冷笑,那是看死人的目光,此女竟然對他動了殺心。

「好。」就在氣氛越來越壓抑時,葉陽突然開口,「既然你們都懷疑我,我就把儲物袋交出來給你們看看。」


說話之間,他從懷裡摸出了一個儲物袋,面無表情的扔給了李潤幾人。

在他將手伸進懷裡的瞬間,就已經將懷裡原有的儲物袋掉包了,而是從龍王塔里隨便拿出了個儲物袋。

李潤幾人將儲物袋接在手中,檢查了一遍,發現裡面除了幾萬元石,全是些雜七雜八的物品,這對一個蛻凡境高手來說,的確有點窮。

「李潤師兄,這姓葉的小子儲物袋裡有什麼?」

瞧見李潤幾人神色有些不好,胡悅將葉陽的儲物袋也拿到手裡查看了一番,當看見一個小空間里只有雜七雜八的東西時,她的臉色頓時一變,似乎沒想到葉陽竟然這樣窮。

「看來你小子的確什麼收穫也沒有。」胡悅將儲物袋一甩,還給了葉陽,道:「既然我們都沒有收穫,就離開這裡吧,宗門裡還有任務等著我呢,這一行耽誤了不少時間不說,最後竟白跑了一趟,實在是倒霉。」

胡悅嘴裡罵罵咧咧,就要往山洞外走。

「慢著!」突然之間,葉陽喝了一聲,而胡悅則是遞來不爽的目光,「姓葉的小子,叫我站住,你難道對我有什麼不滿?這裡面是空的,不離開還留在這裡幹什麼?我可沒時間浪費。」

「離開?你想這麼輕易就離開?」葉陽淡淡開口,「你剛才讓我拿出儲物袋,我已經拿出來了,現在是不是該你拿出儲物袋給我們檢查檢查了?我剛才如果沒有聽錯,你似乎說你得到了一些東西?」

「你小子有什麼資格檢查我的儲物袋?」

聽見葉陽竟然讓自己拿出儲物袋檢查,胡悅就好像聽到了什麼天大笑話,不屑的掃了眼葉陽,冷冷的道:「我的確得到了一些東西,不過都是一些不值錢的東西,怎麼?你不信?你不信關我什麼事?幾位師兄都沒懷疑我,你小子竟敢懷疑我?」

此言一出,黃宏等人暗暗點頭,都認為葉陽是在公報私仇,但葉陽並不在意,只是聳了聳肩道:「反正我的儲物袋已經給你們檢查過了,我不過是中途路過而已,是你們非要逼我加入你們的隊伍,就這樣離開我倒是沒什麼損失,不過你們…」

「胡師妹。」李潤突然開口,將目光看向胡悅:「既然葉陽懷疑你,你就把儲物袋拿出來讓我們看看吧。」

「什麼?」胡悅臉色一變,似乎難以相信李潤竟然會如此說,沉著臉道:「李潤師兄,你這是什麼意思?讓我交出儲物袋,你難道懷疑師妹我?」

「懷疑?我怎麼可能懷疑師妹你?」李潤皮笑肉不笑,淡淡道:「不是葉陽懷疑你么?我是為了還你的清白,所以才讓你拿出儲物袋給我們看看,免得葉陽一直懷疑你,這樣對你也不好。」

「可惡。」

聽到這裡,胡悅哪裡會看不出李潤已經懷疑上了自己,臉色變得有些陰沉,她一路上看不慣葉陽的淡定,剛才因此想藉機對付葉陽,可以借用葉陽的儲物袋吸引幾人的目光,要是葉陽裡面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就可以誣陷葉陽是從山洞裡得到的,但她沒想到葉陽儲物袋裡什麼值錢的東西都沒有,讓她想要對付葉陽的計劃泡湯。

本來她想離開,誰想葉陽這個時候竟然反過來讓她交出儲物袋,還害得她被李潤等人懷疑了。

「可惡,這個姓葉的小子,真的該死。」

胡悅眼眸深處閃過一絲殺意,恨不得當場將葉陽殺死,真被葉陽猜中了,她心中的確有鬼,的確在石室里得到了一件寶物,是一口劍形靈器,而且還是極品靈器,她之所以沒說出來,就是怕引起幾人的窺覷。

原本她以為能矇混過關,誰想竟然栽在了葉陽手裡。

面對幾人懷疑的目光,胡悅的臉色陰沉到了極點,而李潤則是目光凌厲的盯著她:「胡師妹,看你遲疑不定的樣子,難道被葉陽說中了,你心中真的有鬼?把你的儲物袋交出來給我們看看!」最後的話李潤幾乎是吼出來的,今天這一行他做了充足準備,誰想最後兩手空空,不願錯過一點懷疑,要讓胡悅交出儲物袋。

聽見李潤的大吼,胡悅的臉色幾乎可以用鐵青來形容,她知道今天這件事是怎麼也不可能矇混過關了,用冷冷的目光看了眼葉陽,最後無奈道:「幾位師兄,不用看我的儲物袋了,我的確得到了一件寶物。」

隨著她的開口,一柄水光閃閃的短劍出現在了她的手中。

這短劍長約兩尺,劍柄鑲嵌有一顆海藍色寶石似的東西,是一枚達到了五次蛻凡級別的水屬性魔核。

光是這枚魔核,就價值不菲,而這柄短劍更是靈光閃閃,是高深的靈器。

「極品靈器!」

看見胡悅手中出現如此靈氣逼人的短劍,李潤幾人大吃一驚,隨即滿臉狂喜,發現了天大寶物。

葉陽也是有些驚奇,沒想到這個洞府里竟然有極品靈器。

靈器平時只有下品、中品、上品之分,但卻有更高級的極品存在,相當於人類中擁有精英武魂的天才弟子,極為稀有,煉製出的成功率低得令人髮指。

別看極品和上品只是一字之隔,但極品靈器的威力起碼比上品靈器的威力強了十倍。

這就造成極品靈器價格不菲。

在場的幾人都沒想到,胡悅竟然得到了一件極品靈器。

「胡悅師妹,你居然有這種運氣,得到了一件極品靈器。」

黃宏許澤兩人滿臉羨慕,眼眸中也有貪婪閃爍,胡悅當然注意到了兩人的目光,當即笑了起來,用狠毒的神色看了眼葉陽,惡狠狠道:「幾位師兄,按照約定,這件極品靈器被我得到理應歸我,但師妹我可以把這件極品靈器拿去拍賣,然後所得的元石用來平分,不過我有一個條件,就是要把這個姓葉的小子殺死。」(今天被笑話了,說我不務正業,我是把所有身家都賭在這本書上了,真心求支持。目前劇情正在展開,雖然寫得有點慢,但還是能保證每天萬字更新的) 山洞內,四位蛻凡境高手將葉陽團團圍住,而濃妝女子胡悅更是對葉陽露出了毫不掩飾的殺機,竟然想要利用極品靈器讓黃宏等人擊殺葉陽。

「胡師妹,此言當真?」

黃宏許澤兩人神色一喜,看也沒看葉陽,似乎完全將葉陽當成了任人宰割的魚肉:「胡師妹,只要我們殺了這小子,你真的願意將這件極品靈器拿出去賣,而且所得的元石拿來平分?」

「沒錯。」胡悅冷笑一聲,惡狠狠道:「只要你們能殺死這個姓葉的小子,我們離開這裡立即就可以找個地方將這件極品靈器拿去賣了。」

說話之間,她神色嘲諷的看了眼葉陽,已然將葉陽當成了一個死人。

她是在借刀殺人,借黃宏等人之手,不出手就能把葉陽殺死,還能起到泄憤的作用。


黃宏等人雖然明知胡悅是在借刀殺人,但心中不但沒有半點不爽,反而十分欣喜,雖然他們和葉陽並沒有仇,但殺了葉陽就能獲得極品靈器四分之一的價值,這是何等天大的好事?

因此得到胡悅的肯定,黃宏等人立即以靈識將葉陽鎖定,暗暗運功,做好了隨時都要出手的準備。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葉陽看見幾人似乎要聯合起來殺自己,皺眉一喝道:「我和你們無冤無仇,你們為了一件極品靈器,難道就要殺我?」

「無冤無仇?這話你還是死後對閻王說吧。」黃宏冷哼一聲,「要怪只能怪你小子命不好,要怪只能怪你不知什麼地方得罪了胡師妹,不是我們想殺你,而是胡師妹想殺你,不如你求求胡師妹,看她能不能放你一條生路?」

話音一落,他對一旁的許澤使了個眼色,許澤見狀立即會意,知道是要暗暗運功,給葉陽來個絕命一擊,防止葉陽有時間逃跑。

但就在兩人就要對葉陽動手時,那胡悅突然開口道:「等等,幾位師兄,你們等等再動手。」

黃宏等人有些疑惑,不知道胡悅是要幹什麼,但聞言都按兵不動,要看看胡悅想幹什麼。

「姓葉的小子。」胡悅神色高傲,好似上位者俯瞰卑賤的生靈,用一種嘲弄的語氣盯著葉陽道:「本來你得罪了我,只有死路一條,但我並不是那種嗜殺之人,只要你跪下,對我磕頭認錯,我今天就大發慈悲放你一條生路如何?」

「可以。」葉陽點點頭,神色淡漠道:「只要你今天跪下磕頭認錯,我也大發慈悲放你一條生路。」

此言一出,黃宏等人還以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難道眼前這小子沒看清形勢,到了這種時候還敢這樣囂張?到底哪裡來的勇氣?

「什麼?你說什麼?」

胡悅聽了葉陽的話,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當她反應過來時氣得臉色鐵青,嬌軀都在隱隱顫抖,發出來怒極反笑的咬牙切齒聲音:「好,很好,姓葉的小子,既然給臉不要臉,那就給我死吧!幾位師兄,趕緊出手,把這不見棺材不落淚的小子殺了,然後我們離開這裡拍賣這件極品靈器。」

「嘿嘿,小子,胡師妹剛才給你跪地求饒的機會,你不好好珍惜,非要自尋死路,那就別怪我們心狠手辣了。」

黃宏笑容森然,身體之內雄渾元力爆發而出,隨著轟隆隆的聲音,打出來一記鋼鐵般的拳頭印向葉陽的腦袋。

這拳頭有種金屬味道,不知道此人修鍊的是金屬性武技,還是此人擁有鋼鐵武魂。

這一拳聲勢巨大,空氣都被撕裂,落到人的腦袋上絕對要被打爆。

就在黃宏對葉陽發出攻擊的同時,那許澤也瞬間出動了,運轉起醞釀已久的攻擊,就要配合黃宏一起將葉陽擊殺。

但就在這時,噗嗤一聲,一口長劍貫穿了他的胸口,直接把他的心臟刺穿了。

「什麼?」

正要衝向葉陽的許澤感覺胸口一痛,低下頭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的胸口,感覺體內的生命力正以極快的速度流逝,知道自己要死了,他艱難的扭過頭,就看見洞穿自己身體的那口長劍,是一個尖嘴猴腮的男子握在手裡,正是三次蛻凡的李潤。

「為什麼?李潤?你為什麼要偷襲我?為什麼要把我殺死?」

瞳孔渙散的許澤神色不甘的看著李潤,做夢也沒想到這個把他們聚集在一起尋寶的隊長,竟然會對他下殺手。

李潤冷冷一笑,並沒有回答許澤,抬腿就是一腳,將許澤的屍體踢飛了出去。

看著許澤的屍體如沙袋般倒在地上,本來想要看葉陽是怎麼死正滿臉欣喜的胡悅,臉上出現了難以置信的神色,「為什麼?李潤師兄,你為什麼要偷襲許澤,還要把他殺死?」

「什麼?」本來正殺向葉陽的黃宏,覺察到許澤死在李潤手中的一幕,驚得他連忙收手,哪裡還有心情去擊殺葉陽,站在一旁沉著臉盯著李潤,要看李潤對這一切有什麼解釋。

葉陽也站在一旁淡然看著這一切,他早就知道幾人各懷鬼胎,看當前的場景,顯然是這個李潤顯露出了狠辣一面,為了獨吞極品靈器忍不住動手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面對胡悅幾人的目光,李潤突然大笑起來,笑得有些肆無忌憚:「為什麼?你們說這是為什麼?當然是為了胡師妹你身上的那件極品靈器。」

「李潤師兄,你難道想要獨吞這件極品靈器?」胡悅臉色變得有些難看,黃宏也是陰沉著臉喝道:「李潤,為了獨吞極品靈器,你難道要把我們幾人全部殺死?」

「哈哈哈哈…沒錯。」李潤大笑著點頭,臉上的殺意毫不掩飾。

面對李潤這名三次蛻梵谷手顯露出來的殺意,胡悅臉色變得有些蒼白,咬牙道:「李潤師兄,你想要極品靈器,我把它給你就是了,你可以把黃宏還有姓葉的小子殺掉,能不能不要對我下殺手?師兄你放心,極品靈器的事情我絕對不會告訴外人的。」

「不能。」李潤搖搖頭,顯露出來一個殘忍的表情:「我只相信死人,只有死人才不會說話,只有死人才不會說出極品靈器的事情,因此你們幾人,今天全部都要死。」

「全部都要死?」胡悅臉色慘白,似乎還抓著一根救命稻草:「李潤,沒有想到,你竟然是這樣的人,為了一件極品靈器,就要把我們所有人全部殺死,我們幾人出自不同的門派,都是核心弟子,我們若是死了,背後的宗門肯定會追究,到時候你李潤也難逃一死。」

「對,胡悅說的沒錯,你如果殺了我們,我們背後的宗門追查到你頭上,你也要玩完。」

黃宏雖然因為胡悅剛才拋棄自己而感到憤怒,但他眼下也不得不同意胡悅的話讓李潤產生顧忌,才能從而保命。


因為他只是二次蛻凡,就算和胡悅聯手,也不可能是李潤這個三次蛻梵谷手的對手。

「哈哈哈。」李潤再次大笑,哪裡有半點顧忌,笑容里滿是嘲弄的味道,「反正我已經殺了許澤一人,再殺你們幾人又有什麼區別?不用再抱有僥倖了,今天你們幾人都要死,你們如果不反抗,還能求一個痛快,若是冥頑不靈的反抗,就別怪我讓你們體會一下什麼是生不如死了。」

轟隆隆,轟隆隆!

一股強大氣息從李潤體內爆發而出,形成了一個強大氣場,將這個山洞完全籠罩,同時將黃宏胡悅葉陽三人完全鎖定,不給三人半點活路。

「葉陽,胡悅。」

眼看李潤就要殺來,黃宏突然大吼一聲,「這個李潤要把我們殺死,我們逃是不可能逃了,逃跑被逐個擊破死得更快,只有聯起手來拼上性命才能求得生路。」

「拚命?李潤,要拼你去拼吧。」

胡悅冷笑一聲,突然整個人嗖的一聲沖向山洞外,竟然不戰而逃。

「這個賤人…」看見胡悅不戰而逃,黃宏氣得臉色鐵青,這個胡悅簡直就是豬腦子,在李潤這個三次蛻凡手中,根本不可能逃得掉,拼上性命才能有那麼一點生路,現在胡悅這樣逃之夭夭,完完全全就是自尋死路的行為,不出半刻功夫就要被李潤追上然後殺死。

「逃?胡悅,你能逃到哪裡去?」

相思不盡君自來 ,「就先把你倆殺死,再去慢慢殺胡悅也不遲。」

「李潤,你想要我死,老子就算是死也不會讓你好過。」

面對殺上來的李潤,黃宏雙眼通紅,滿臉瘋狂,嘴裡暴吼:「老子跟你拼了!」

「拼?你一個小小的二次蛻凡,廢物一個,有什麼資格跟我這個三次蛻凡拼?」

李潤神色不屑,舉手投足顯現出來的雄渾元力,凝聚成一個龐大手印,這手印如螺旋似的旋轉,瞬息之間就將黃宏的攻擊破解,最後猛然落在黃宏身上。

「啊——」

凄厲的慘叫聲從黃宏的嘴裡傳出,他的胸口被螺旋手印直接貫穿,出現了一個空蕩蕩的大洞,整個胸膛幾乎已經沒有了,就那麼帶著無盡的怨恨與不甘倒在了血泊中。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