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知道呢?

釋芷心,華維,曾刃等一路闖過資格賽、外圍賽的強者,無不輕鬆進階。

但也有如白起,煌蘇南等在外圍賽排名前列的武者,紛紛落馬,畢竟強中還有更強的存在。

然眾人如今加起來恐怕都不及林風名頭響亮,以預賽『第一名』成績出線的林風,締造了一個草根傳奇,他在資格賽時的『一星戰將』,外圍賽時的『神奇存活』,廣為傳頌,賦予傳奇性。

這就是『時勢』。

倘若林風在預賽第四輪落馬,誰會在乎?

如果他並非第一個出線,恐怕決不會有此知名度。

但,沒有如果。

而此時,就在所有人都洋溢在晉級的喜悅中時……

林風,卻已是踏上征程。

這就是差別。

對林風而言,朱雀挑戰賽只是一個『附加』,他很清楚自己什麼時候該做什麼,而不是受各種虛無的名聲所累,奔波勞碌。作為一個武者,最重要的,永遠都是——

實力!

有了實力,要什麼沒有?

權勢?力量?

一切!

「嘩!~」玉淼再次破碎,林風消失在府邸之中。

施展玉遁,每一次代價都是相當不菲,破碎的玉淼,將林風送至另一個玉淼所在。

回歸水簾洞!

「啪!」光芒閃動。

再一次經歷如『穿梭』般的感覺。林風已然不再意外。

眼前光芒徐徐綻亮,林風微然一笑,心中清楚自己將會抵達哪裡。果不其然,就在剎那間,眼前閃現出熟悉的氣息波動,水玲瓏正睜大著美眸望著自己。驚訝喜悅中,眼眶似乎有些濕潤。

「我又來了,玲瓏。」林風淡笑的打著招呼。

第二次來到水簾洞,不再陌生。

「太好了。」水玲瓏見到林風,倍感喜悅,笑逐顏開。

之前有一瞬間,林風氣息湮滅,她擔心的不得了,生怕林風出了什麼事。而後雖回歸平靜然心中依然牽動。如今親眼見到林風出現在眼前,心中所有的擔心頓時化為烏有。

「怎麼了?」林風望著水玲瓏,感覺到她細微的情緒波動。

「沒,沒什麼。」水玲瓏強顏一笑,搖了搖頭,連是轉移話題,「對了林大哥,你怎麼不使用『空間之門』?」

「有點不大方便。」林風眉頭微展。答道。

自己如今只能維持兩道空間之門,一道此時設在天武大陸。一道在千蛇穴中。

倘若要使用『空間之門』回天武大陸,必然要在釋羅郡開啟一道『空間之門』,方才能相互傳送,換言之要捨棄『千蛇穴』那道空間之門,卻是自己所不願。

畢竟,如今千蛇穴已然關閉。再沒第二條通道。

不像百瀑,自己還能有別的方法進入。

「哦。」水玲瓏輕應,本就是隨口問問,也沒再問下去。

「下次就不會那麼麻煩了。」林風笑笑,只要自己提升至星域級。魂之階層晉陞,便能維持三道空間之門。到時可以在釋羅郡,天武大陸,千蛇穴三地都開啟一道,就能方便許多。

「嗯。」水玲瓏清笑點頭,「走,方師兄可念叨著你呢!」

林風輕訝,「方寧有事找我?」

水玲瓏微笑,「是啊,他這一年實力大進,很想找你切磋一下哩!」一把拉過林風的右臂,颯然輕笑道,「快走,林大哥,我們去殺殺方師兄的威風!」

練武場中。

「呼,呼!~」坐在地上,方寧一臉苦笑。

「看你再得意,方師兄!」水玲瓏輕擰秀鼻,笑道,「輸給林大哥了。」

林風不禁洒然而笑,「方寧確實變強了許多,和一年前完全是天壤之別,我也只是稍勝一籌而已。」

「看你謙虛的,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受了傷么。」方寧洒然而笑,好奇的望著林風,「不過林風你到底怎麼修鍊的,我自問這一年多進步已是疾速,連師傅都稱讚有加,但比起你仍差了許多。同是星主級巔峰,差距怎麼會那麼大?」

無語的搖搖頭,方寧感到一分無力。

林風,太強了!

這哪是星主級,星域級也就這樣了……

「機緣巧合,說來話長。」林風笑道。

「那就慢慢說唄,反正有的是時間,每天呆在水簾洞可把我悶壞了。」方寧放聲大笑,「不多講點斗靈世界的有趣事,這一次我可不讓你就這麼走,是,玲瓏?」

「嗯,嗯。」水玲瓏如啄木鳥般不住點頭,掩嘴輕笑。

兩人一搭一唱,林風唯是苦笑連連。

事實上,確實也需呆一陣子。

畢竟,玉淼的修復需要一點時間,林風原本想要『旁觀學習』一下,但……

水簾洞的煉器技術,並不外傳。

便不了了之。

「原來如此。」方寧恍然點頭,「所以你必須點亮水命星盤才能進階星域級。」

水玲瓏受師傅召喚離去,僅留下林風和方寧兩人,秉燭夜談,兩兄弟間自是沒什麼好隱瞞。同是天武大陸出來,患難情深,對於方寧,林風百分百的信任,和小劍兩人,在天武大陸時是打死不理三兄弟。

「如今還剩水命星盤和土命星盤兩個,水命星盤已是有著落,但土命星盤仍沒有半點線索。」林風點點頭。颯然笑道,「還好五大地命星盤齊四,剩餘最後一個突破聖級反正也不是那麼容易,慢慢找。」

方寧笑道,「果然是一分所得,一分付出。」

倏地想到什麼。方寧眼眸一亮,「對了林風,你如今雖是星主級, 一婚成癮︰冷傲首席慢點撩 ,完全可以挑戰『聖地』更高層次的泉瀑,獲得不菲獎勵。」

「噢?」林風輕訝。

方寧點點頭,正色道,「聖地的修鍊『挑戰』,每半年才能進入一次。從最低等的九等泉瀑開始。一層一層往上挑戰,每過一層便能獲得不菲獎勵。最重要的是,『挑戰』依據的並非等階,而是實力層次。」

林風目光爍然,明白方寧意思。

換言之,『挑戰』是以實力層次為分,星域級就是星域級的挑戰難度,而星主級……

就是星主級的實力層次!

星主級一階。和星主級巔峰難度並無不同。


眼下自己,確實佔了很大優勢!

無論星力等階。實力層次,身體條件乃至對『域』的掌控,自己都已經是一個正牌的『星域級』強者,僅僅只是因為水命星盤未點亮,方才停留在星主級。

但實力,並不受限。

方寧繼續道。「而且,越高等的泉瀑,所蘊含的水之能量便越強,林風你的水命星盤吸收便越快,說不定……」方寧頓了頓。笑道,「在聖地中,你能將實力提升至星域級也有可能。」

「承你貴言。」林風微笑道。

如此好的機會,自己怎能錯過。

百瀑對自己而言,就好似一個神秘的藏寶地。

每一次進入其中自己都受益不淺,各種先天寶物,星果,在百瀑中應由具有。 霸道總裁深夜求愛 『挑戰』,大好局面怎能浪費?倘若等到自己晉階星域級再進入,難度無疑就差很多。

「準備什麼時候進入?」方寧問道。

林風淡然一笑,握握雙拳,「等身體恢復最佳狀態,再去不遲。」

反正玉淼的修復,也需要時間。

而自己所受的傷,差不多還需要兩、三天時間來恢復。

百瀑的修鍊『挑戰』,並不像『許願』那般,而是每半年僅才有一次,自是不能浪費。

自己,要以最好的狀態,最強的實力——

去闖一闖!


三天後。

「走了。」林風淡然揮手,和方寧、水玲瓏道別。

身體,已是恢復的七七八八,玉淼更已是修復,再逗留也是浪費時間。

畢竟水簾洞只適合『水蛇座』武者修鍊,並不適合自己。手持『水晶卡』,聖地通行證,林風淡然前行,負責看守的弟子見卡如見人,無不恭敬行禮,一路通行無阻。

很快,便是徐徐消失。

「方師兄,你說林大哥能闖到幾等泉瀑?」水玲瓏問道。

「唔……」方寧沉吟道,「今年我闖到第六等,以林風的實力,進入第五等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說不定,能突破到四等泉瀑也有可能。」

「哇,這麼厲害!」水玲瓏驚聲道,「聽師傅說,我們水簾洞的弟子,已有數十萬年未有人能挑戰進入四等泉瀑了。」

方寧望著林風離去的背影,颯然而笑,「他不一樣,並不能以常理去估測他。就像當年,誰想得到他會以一己之力,力挽狂瀾,拯救天武大陸?如今亦是如此,我感覺分分秒秒他的實力都在提升之中,到時……」

「破了聖地『挑戰』的記錄也說不一定。」方寧微然一笑。

「啊,不會?」

(新年初三快樂!~清早先碼完一章,小小繼續走親戚去了,哈!~)(未完待續。。) ()「嘩!~」聖光傳送陣閃亮。

林風的身影,徐徐出現在百瀑之中。

周圍一片青山綠se,鳥語花香,成片的山脈河流宛如世外桃源。這裡的環境,依舊是那般清麗動人,讓人耳目一新。

「我又來了。」林風微微一笑。

這一次來到這裡,自己不止是為磨練挑戰而來,最重要是——

水之能量!

充實水命星盤。

這一步,是如今自己進階星域級唯一的障礙。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