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卡嘲諷地瞥了眼站在那裡雙目空洞的白華,一副志在必得地向白天挑釁。

「但是,東大陸魔武學院白天,煉製的卻是已經絕跡的聖愈丹,傳說中只要還剩一口氣就能夠讓人復活的療傷聖丹!」丹老目光灼灼地看著白天,興奮地宣佈道。

台下倒吸了一口冷氣,聖愈丹!這竟然就是傳說中的聖愈丹,白天竟然煉製出了傳說中的聖愈丹!天吶,去你什麼毒源藥劑,這還用得著比嗎?

諾卡震驚地看著丹老手中的聖愈丹,狠狠地捏緊了拳頭……

「我宣布,本次東西大陸魔法交流大賽煉丹賽區總冠軍是東大陸魔武學院白天!」丹老舉起手中的聖愈丹,心中那個內牛滿面啊~丫頭啊~你終於回來了啊~俺們終於學到聖愈丹的煉製方法了啊……

「耶!太棒了,我們東大陸魔武學院贏了!」

「太棒了,白天你是我們的驕傲!」

「白天!白天!白天!」

呼喊聲響徹賽場……

「恭喜你,白天!」慕寒雪笑著摟住他的脖子,欣喜地說道:「果然沒有丟為師的臉~」

「那當然~」白天面癱臉上露出了一抹燦爛的笑,他看著眼前笑得沒心沒肺的女孩,輕聲說道:「謝謝你,雪兒……我#$##……」

「恩?你說什麼?」慕寒雪突然轉頭,好奇地看著他。

「沒什麼……」白天僵硬地轉過頭,幽幽地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一抹可疑的紅暈……

******************************************************************************************************

魔武賽區的場地終於修好了,衛老站在台上再三叮囑點到即止!最後狠狠地瞪了一眼兩個擺著冰塊臉站在台上相互對視的傢伙,一甩袖離開了。

「伊萬!」

「慕寒冰!」

兩個簡短到不能再簡短的自我介紹后,伊萬動了。光元素化作條條鎖鏈從四面八方向慕寒冰襲來,慕寒冰雙眼一眯,層層冰柱化作牢不可破的冰壁將慕寒冰包裹住。

「刺啦啦!」光之鎖鏈纏上了冰牆,將他牢牢地鎖住,一點一點地往裡面滲入……

「嘭!」一聲巨響,冰牆瞬間坍塌。伊萬抬頭看向空中,慕寒冰冰藍色的魔法袍隨風飄舞,風拂過他的墨發,點點光芒從他身上亮起……

「雷霆萬軍!」慕寒冰眸色一厲,道道天雷從空中降下,垂落到伊萬的頭頂。

「轟!」一聲巨響,戰台再次碎石滿天飛……

「該死的兔崽子!」衛老一口茶噴了出來,咬牙切齒地罵道。

陣陣煙霧散去,白光隱約可見。伊萬緩緩地抬起頭,眼神炙熱地看向慕寒冰。瞬間,身上的光元素開始暴虐,帶著陣陣殺氣向慕寒冰襲來。

「水之神,冰之舞,請守護我,冰之幻舞,絕對防禦!」慕寒冰掏出一把冰藍色的魔杖,吟唱起咒語。水藍色的元素圍繞著他瘋狂地舞動,整個賽場的溫度驟然下降,觀眾們不自覺地摟緊了雙臂,打了個冷顫。

「蹭!」巨大的冰晶出現在半空中,將慕寒冰牢牢地包裹住。暴虐的光元素不斷地撞擊在冰晶上,卻如同以卵擊石一般,消散……

慕寒雪目光灼灼地看著半空中的慕寒冰,她感覺到慕寒冰已經達到了魔導師巔峰,只差一點點就能夠突破成為大魔導師了!而且,他還是不折不扣的全系魔法師!不過,他主攻冰系,可以說,同樣身為全系魔法師,雖然綜合魔法控制能力不比她和龍溟,但是慕寒冰的冰魔法能量比龍溟,甚至是比自己還要純粹!真不愧是自己的哥哥!

光元素漸漸消散,伊萬看著半空中的冰晶,猛然大笑:「哈哈哈哈!慕寒冰,你好樣的,我很興奮!」他眼神中閃過一抹陰霾,雙手合十,光元素瘋狂地向他奔去……

「大魔導師!」慕寒雪一驚,擔憂地看向慕寒冰。

伊萬的眼中閃過一絲興奮,瘋狂地念起了咒語:「偉大的光明之神,請引領你的子民,投入新的世界吧,光鏡,夢神領域!」

慕寒冰感覺四周的空間變成了一片虛無,所有人都漸漸消失了,他好像徜徉在一片奇異的空間,沒有天,沒有地,沒有陽光,沒有元素,有的,只是……絕望!

驀然間,眼前出現了一個隱隱約約的人影,他戒備地看著他慢慢地向自己靠近……

終於,他看清了來人的身影,一顆懸著的心瞬間放了下來,他的目光變得柔和,他對著來人微微一笑:「雪兒,你怎麼來了……」

慕寒雪沒有回答他,徑自向他走來。她看著慕寒冰,緩緩地,向他靠近……

「雪兒,你怎麼了,怎麼不說話啊?」慕寒冰的語氣劃過一抹焦急,他想伸手去觸碰她,可是卻發現自己不能動!只能焦急地看著向他走來的慕寒雪。

慕寒雪漸漸地向他靠近,終於在他面前停下,她的雙目無神地看著慕寒冰。

慕寒冰心下一個咯噔,不安襲上心頭:「雪兒,雪兒,你怎麼了?不要嚇哥哥啊!」

慕寒雪只是獃獃地站在那裡,任憑慕寒冰如何呼喚,都沒有動一下……

「雪兒,雪兒!你怎麼了!」慕寒冰急了,瘋狂地喊著她:「雪兒,雪兒,雪……」

慕寒冰驀然瞪大了雙眼,不可置信地看向腰間——慕寒雪拿著長虹劍,面無表情地刺穿了他的腹部……

今日四更送上~么么噠(^3^)


明天準備大虐一下!先醞釀一下情感~

!! 「雪兒……」慕寒冰震驚地看著慕寒雪,他不敢相信,他的妹妹竟然會殺他!

慕寒雪面無表情地將劍從他體內抽出,鮮血瞬間濺了出來。慕寒冰忍不住悶哼一聲,死死地看著慕寒雪,眼中劃過一抹深深的憂傷……

慕寒雪兩眼無神地看著慕寒冰,清冷地站在那裡,墨發隨風飄揚,白衣上染上了點點紅梅,她手握長虹劍,鮮血順著長虹劍不斷滴下……

「雪……恩!」慕寒冰吃痛,眼中閃過一抹痛苦。慕寒雪的長虹劍再次刺穿了他的腹部,她的手向後一仰,將長虹劍拔了出來。慕寒冰還未喘口氣,慕寒雪便再次舉劍刺向慕寒冰,隨後拔出,再刺,再拔,再刺,再拔,再刺,再拔……


慕寒雪機械地凌遲著慕寒冰,將他當做肉靶一樣,無情地一刺一拔。末了,她彷彿覺得已經無法享受到兵刃刺入體內的快感,將劍鋒一轉,長虹劍硬生生地從他手臂上卸下了一塊肉!可是一轉眼,卸下的肉消失了,原本身上的傷口都不見了!慕寒冰獃滯的瞳孔轉了轉,彷彿回過一抹清明,然而迎接他的又是一劍!又一塊血肉掉了下來,隨後消失,慕寒雪又是一劍……如此,循環往複……

慕寒冰麻木地站在那裡,忍受著非人的折磨,忍受著心靈和身體的痛苦……

「我哥哥他怎麼了?」慕寒雪看著獃獃地站在台上的慕寒冰,不禁皺起了眉。

「那是伊萬的絕技,所有中了他這招的人都會沉溺於一個奇怪的世界,在那個世界裡面,伊萬就是主宰,他想讓你怎樣就怎樣,你毫無反抗之力。而且,在裡面所承受的痛苦,都是真實的!」米歇爾沉著眸,看著慕寒雪低聲說道,眼中閃過一抹擔憂。

米歇爾的話讓慕寒雪心下一沉,沒想到光明魔法還有如此強大的攻擊力! 重生之萬界天尊 ,哥哥,他到底在經歷什麼……

「雪兒,他輸了!」一直沉默的龍溟突然開口,目光沉沉地看著慕寒雪:「他已經支撐不住了,再這樣下去,我恐怕他會出事!」

慕寒雪心下一個咯噔,立刻看向台上的慕寒冰。只見慕寒冰的臉變得煞白,雙眼中露出一抹絕望和痛苦,汗水順著他的額頭劃過耳際。他的身體不斷顫抖著,雙唇抖動著,腳步漸漸變得虛浮,瞳孔不斷擴大……


「我們認輸!」慕寒雪從身上扯下一段純白的衣袖甩向伊萬,身形一閃出現在慕寒冰身邊,緊緊地摟住他的腰,冷冷地看向伊萬。

伊萬淡淡地看著她,冷聲道:「他還沒有認輸!」

慕寒雪眸色一沉,該死的伊萬,明知道慕寒冰現在已經被他困在術中,根本不可能站出來自己認輸!他這是,不肯鬆手嗎?

慕寒雪深深地看著他,良久妖嬈一笑,美目流轉,將手拂過髮絲,幽幽地說道:「光明聖殿聖子就這麼輸不起嗎?還是說,你在怕什麼?」

伊萬眉頭一皺,不解地問道:「你什麼意思?」然而剛剛一問完,他的臉色驟然一變,雙眸犀利地看向慕寒雪!

「啊!」慕寒冰一聲低呼,身體一軟向後倒去。慕寒雪立刻扶住他倒下的身體,一陣風元素包裹住他們,兩人身體一輕,徑自飛下了戰台……

伊萬沉著臉看向那個飛下台的身影,眸中閃過一絲慍怒,好大膽的女人!

龍溟從慕寒雪手中接過慕寒冰,冷冷地看了一眼伊萬,側身將慕寒雪擋在胸前,攔住了他赤果果的視線……

「慕寒冰自動離場,本輪比賽西大陸凱蒂亞學院伊萬,勝!」衛老及時上台宣布戰績,他看了眼伊萬,淡淡地說道:「今日比賽到此為止,明日冠軍爭奪賽將由西大陸凱蒂亞學院伊萬,東大陸魔武學院龍溟和慕寒雪,你們三人中產生!」

伊萬對著衛老點了點頭,轉身冷著一張臉走下了戰台……

一陣極其純正濃郁的光明元素從後台休息區傳來,伊萬的腳步一頓,眸色動了動。坐在主席台上的教皇納蘭楓深深地看向後台,幽綠的瞳孔宛若星辰……

光明元素緩緩褪去,慕寒冰的眉頭皺了皺,費力地睜開了雙眼。他看著一臉面無表情地出現在他眼前的慕寒雪,眼中閃過一抹戚戚然,絕望,痛苦瀰漫上他的雙眼,他自嘲地一笑,緩緩地將雙眼閉上……

慕寒雪眉頭一皺,眼中閃過一抹訝異。她下意識地看向龍溟,龍溟對著她搖了搖頭,慕寒雪眼中不禁浮上一絲沉重。慕寒冰到底,經歷了什麼……

「那個……」米歇爾扯了扯慕寒雪的衣角,小聲說道:「伊萬的這個魔法可以讀取被施術者的記憶,了解到他最怕的和最在乎的一切。也許……」

她沒有再說下去,但是慕寒雪卻明白她的意思。她神色複雜地看著慕寒冰,心中一窒。哥哥,是我傷害了你嗎?到底是什麼,讓你如此絕望……

龍溟目光沉了沉,看著沉睡的慕寒冰,心下一橫,將手覆蓋到慕寒冰的額頭上。一陣濃郁的黑暗元素乍然出現在他的手上,慕寒冰猛然睜開了雙眼,眼中閃過一抹震驚!繼而,他瘋狂地開始掙扎,他死死地拽住龍溟的手臂,長大了嘴想喊叫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龍溟眸色一厲,手下的黑暗元素更加濃郁。慕寒冰死死地瞪著他,眼中充滿了仇恨,可是,他終究無法敵過龍溟,漸漸失去了掙扎的力道。淚水,從他的眼角滑落了下來……

慕寒雪遠遠地看著,沒有阻止龍溟,因為,這是現在唯一能夠幫慕寒冰脫離痛苦的辦法!若是用黑暗魔法洗去慕寒冰的記憶,會對他造成巨大的影響,甚至會影響他的神志。唯有,通過黑暗魔法將他的痛苦源頭封印,才能讓他脫離現在的痛苦!而他的痛苦源頭,便是慕寒雪!所以,龍溟現在所做的,便是將慕寒冰對慕寒雪的所有情感,封印!

慕寒雪狠狠地捏緊了拳頭……

今日一更送上~好心痛啊……么么噠(^3^)

!! 慕寒冰緩緩地睜開眼,迷濛的雙眼下意識地看向四周。

「哥哥,你終於醒了!」趴在他床邊的慕寒雪看到他睜開眼,握著他的手臂欣喜地喊到。

慕寒冰皺了皺眉,不動聲色地將手臂從她手中抽了出來,淡淡地說道:「恩!」

慕寒雪眸色暗了暗,她咬了咬唇,抬起頭勉強擠出一抹淺笑:「哥哥,你餓不餓,雪兒替你準備了好多你喜歡吃的哦~你要不要吃點?」

「我不餓。」慕寒冰下意識冷冷地說道。

「是嗎……」慕寒雪心中一窒,小聲呢喃道。

室內恢復了安靜,氣氛一時間變得無比尷尬。慕寒冰皺了皺眉,看了眼依舊傻傻地站在他床頭的慕寒雪,淡淡地說道:「你明天不是還有比賽嗎?怎麼還不回去?」

「哦……」慕寒雪垂著頭應了一聲,轉身失落地離開了。

她轉頭看了眼躺在床上的慕寒冰,輕輕地關上門,淚,滑下了臉龐……

躺在床上閉著眼的慕寒冰驀然睜開了雙眼,他看向緊緊關著的門口,漸漸皺起了眉,為什麼,剛剛他的心裡那麼難受……

**************************我是討厭的分割線*************************

魔武賽區,今天是本屆東西大陸魔法學院交流大賽魔武賽區的總決賽,其他賽區的比賽在昨天已經結束,故而,今日的魔武賽區人潮湧動。

衛老看著站在他面前的龍溟三人,淡淡地說道:「今天進行冠軍角逐,之前我就說過,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所以,現在你們三個先抽一下籤,抽到相同顏色的簽的人進行對戰,角逐出一人晉級。最後剩下的兩人進行角逐,爭奪本屆東西大陸魔法學院交流大賽魔武賽區的總冠軍!現在,開始抽籤吧~」

三人點了點頭,以此上前從衛老手中抽走了一根簽。

龍溟看了看慕寒雪,嘴角勾起一抹曖、昧的笑:「雪兒,我們果然是心有靈犀啊~連簽都抽到夫妻簽~」

慕寒雪看了看手裡的木簽頭上的那一抹紅色,白了他一眼,冷冷地說道:「我要親手揍他一頓!」說著,微微眯起了眼,危險地看向伊萬。伊萬下意識地轉頭看向她,眸光在半空中激烈地碰撞!

「不許看他!」一陣低沉的嗓音從頭上傳來,龍溟醋意十足地說道。慕寒雪翻了個白眼,要不是場合不對她真想咬他一口,真不知道這傢伙腦子裡整天想什麼!

衛老虛著眼睨了他倆一眼,真是的,都什麼時候了,竟然還打情罵俏的,現在的年輕人喲……真是太開放了啊!年輕真好啊~~

「伊萬直接晉級,龍溟和慕寒雪對戰!現在,我宣布,第一輪,東大陸魔武學院龍溟vs東大陸魔武學院慕寒雪,比賽開始!」衛老宣佈道。

「嘩!」台下一片吶喊聲,總決賽了啊,期待啊~~~

龍溟和慕寒雪站在戰台的兩邊相互對視著,龍溟淡淡地開口道:「你決定了?」

「恩,我確定,以及肯定!」慕寒雪淡淡地說道。

龍溟幽幽地嘆了口氣:「其實,我可以替你代勞~」

慕寒雪眉頭一皺,冷冷地說道:「你廢話太多了!」

龍溟眸色一沉,渾身充滿戾氣地向她走去。場下的觀眾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天吶,龍溟要出手了,真不知道這樣一個漂亮的美人會被他打成啥樣!想起前天可憐的碧絲卡,眾人不禁對慕寒雪投去了一抹同情的目光……哎,可憐的妹子,竟然碰到了個不近女色,不會憐香惜玉的龍溟~台下的男子瞬間一陣憐惜,恨不得衝上去充當護花使者!

然而,下一秒,所有人瞬間瞪大了眼,嘴巴張成了o字……

只見戰台上,身著黑金魔法袍的俊美偉岸的男子一手扶著女子的腰,一手托著她的後腦勺,緊閉著雙眼,強勢而又深情地吻著她。風吹起了女子的發,搭上了男子的脖頸,纏繞著男子的髮絲。黑金與白色強烈而又鮮明的對比,給人帶來了強烈的視覺衝擊!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