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天宇礙於陳靜然的面子,最終還是拖著他刷完了副本。

「會長,我還有兩個號沒刷呢!你應該還有別的號可以帶我吧?我換號,就在這裡等你哦!」

說完角色就下線,根本不給謝天宇開口的機會。 先不說助手君在隱瞞什麼,蘇武還是把注意力放回了被晾了不知多久的俠客系統8848號身上。

「嗯,剛才有事兒走神了。」清了清嗓子,蘇武像個沒事兒人一樣極為自然地與俠客系統8848號扯皮道:

「我之前不是說了要給你介紹一個好去處么,恰好那兒還有一個你的前輩,雖然它是其他分類的系統。」

「啊,這樣可以么,兩個系統共處一個世界的話,是很容易發生爭端的。」俠客系統8848號聽見那裡還有其他系統的存在,頓時有點猶豫了。

蘇武絲毫不以為然,勸慰道:「沒事兒的,既然是我介紹後去的,難道還能害了你不成?」

「……」俠客系統8848號沉默以對。

見俠客系統8848號不說話,蘇武只得把把部分事實如實相告:「嘖,好吧,其實這也是那個系統應允的,它準備跟隨著它的宿主一起求死,也就是說等它自我銷毀后那個世界就剩下你一個系統了。」

「什麼?!!」聞言,俠客系統8848號都差點被驚出了Bug:「您說它要自我銷毀?」

「對,我剛聽到這消息的時候也是這麼驚訝。」蘇武對於俠客系統8848號的反應毫不意外,就連他這個剛剛轉換了身份的人都如此震驚,何況是原汁原味的系統呢。

系統身為不朽的存在,其實對於死亡的概念極為明確。

它們沒有生命,但並不代表它們無法銷毀,總有一些事兒逼系統會因為種種不可描述的原因出現Bug,然後導致系統崩潰。

這是助手君的原話,具體情況是怎樣我們暫時不得而知。

只是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雖然系統不畏懼死亡(畢竟也存在著強悍到能改變時空的系統),但一般來說也沒有系統會主動尋死。

更別說是跟隨著自己的宿主一起尋死。

這要是說出去,估計會引起論壇里一幫閑著沒事幹天天就在那水帖的系統們的強烈關注,並且慘遭圍觀。

「所以現在我還會給你分配一個任務,那就是爭取讓那個系統前輩拋棄尋死之心。我相信你明白類似於它那種有稱號的系統,對系統界有什麼樣的意義。」蘇武相信,如果他還有臉,那麼此刻他的表情應該是極其莊嚴肅穆的。

還是站在主席台上發表愛國宣言都毫無違和感的那種!

【但是依您的說法,那位系統前輩已經是下了死志的。】俠客系統8848號有著傳統俠客們的觀念,既然他人心意已決,且有理有據不違背天下蒼生以及江湖道義,那它為何還要去加以阻撓?

【我是不清楚那位系統前輩有多輝煌的過往,但我認為我們應該尊重它的決定。】

「不,你不懂!」蘇武清楚的知道對付俠客系統8848號這種腦子比較直的傢伙是不能繞太多彎子的,否則很容易將簡單明了的事情複雜化。

「擁有特有稱號的系統是我們系統界的瑰寶,它們之中的任何一位隕落了,都是整個系統界巨大的損失和傷害!」

蘇武直陳利弊,還輔以高中政治課學到的知識:「不是每一個擁有獨立稱號的系統都能成為上位系統,但每一個上位系統都必然擁有獨立的稱號,意即擁有獨立稱號的系統將成為系統界的頂樑柱,是讓我們這個社會平穩運行的重要組成部分!

我們系統界是一個整體,而整體又是由無數個個體組成。

其中最為重要的就是你們這些人民群眾,而我們這些高級系統只是為你們撥開迷霧、引領你們前行的領導者罷了。

只是我們終將會在某一個特定的時刻退出歷史舞台,那時的你們也許已經成長,但還不夠成熟。

而這些擁有獨立稱號的系統前輩就會成為你們的新一任引導者,引導著你們奮勇向前,努力拚搏!」

不知不覺蘇武就將自己的大學生活也融入進了他的忽……發言中。

【管理員您說的太對了!】俠客系統8848號已經好久沒有聽到這麼積極向上還充滿了正能量的言論,整個系統都差點因為這久違的正能量而宕機。

沒辦法,之前它停留的世界太過不正常,什麼匪夷所思的事情都能發生,簡直不要太奇怪!

【管理員大大,我一定會完成組織交給我的任務,保證讓那位未曾謀面的系統前輩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俠客系統8848號此時的語氣宛如蘇武曾經在小學升旗儀式上唱國歌時那般認真與純粹。

「好,我就知道我沒有看錯人!」蘇武只恨自己現在沒有一雙結實有力的臂膀來拍打俠客系統8848號的雙肩,鼓勵它在組織的光輝下茁壯成長!

「你要記住,無論遇到了什麼困難都不要害怕,別忘了罩著你的是手握貼吧管理權的許可權狗,也別忘了你身後有一整個系統界在給你撐腰!」

【感謝組織對我的栽培與保護,我8848號無以為報,唯有為組織拼盡全力,以報組織的大恩大德!】俠客系統8848號感動的差點痛哭流涕,雖然它也不知道為什麼它會突然變成現在這副樣子,但不知為什麼它就是好感動好想哭!

。。。。。。

蘇武欣慰地看著俠客系統8848號的訊號隱去,再瞅了瞅自己再次充裕起來的能量點,忍不住發出了愉悅的笑聲: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為什麼你那毫無說服力還鬼話連篇的發言能讓那個鈦合金腦袋死心塌地?】」助手君在蘇武的笑聲逐漸淫蕩化的時候跳了出來,帶著不解與疑惑。

縱使此前由於某些原因,俠客系統8848號的世界觀歌系統觀差點崩塌,但怎麼說也是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不可能會被蘇武這一頓將馬哲理論東拼西湊成的言論給帶跑啊!

「很簡單!」蘇武假想著自己還有個可以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的腦袋,已及能讓人看出他的悲傷逆流成河的深邃雙眸,緩緩道出了其中的奧秘:

「那是一股來自東方的神秘力量!」

助手君:「【WTF?!】」

「噓~不要說話,感受她的偉大!」蘇武將視角上調四十五度,仰望著並不存在的五星紅旗,口中輕聲哼唱: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歌聲莊重且飽含深情,助手君彷彿看見了一個眼含熱淚的年輕人在訴說著自己的赤子之情,又彷彿看到了一群臉上洋溢著驕傲與自豪的人在昂首高歌。

它情不自禁地跟著唱了起來:「【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

「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每個人被迫著發出最後的吼聲:

起來!起來!起來!

我們萬眾一心,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

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前進!前進進!」 當蘇武領著俠客系統8848號回去找終焉騎士系統時,驚訝地發現老騎士身旁已經堆滿了一座小山般的魚,而他「貴重」的肉身也被扔在地上不管不顧。

〖啊,大佬,您終於回來了啊。〗終焉騎士系統見掉線許久的蘇武又上線了,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它原本以為蘇武之所以「暈」過去,是因為自己宿主的原因。

而且在連續呼喚蘇武不成后,它甚至都產生了一種「莫非這位大佬竟然因為宿主的冒犯而惱羞成怒並遷怒於我還將我們兩系統之間的承諾棄置不顧」的錯覺,且暗自奇怪為何這位立於系統之巔的大佬會如此小心眼。

不得不說,要是蘇武沒有打算親自引薦俠客系統8848號給終焉騎士系統,極有可能會使它的形象受損。

畢竟,這種不僅小心眼還一言不合就甩鍋給別人的領導是最不受下屬待見的。

但好在蘇武也算有點責任感,雖說此前應承替終焉騎士系統解決繼承人的事不能親力親為,但現在好歹也是幫忙找了一個繼承人還免費贈送了一個強力外掛,也算是最優解決方案了。

而且就算蘇武肯縮在李天霸的身體里跟哈維學本領,終焉騎士系統應該也會覺得萬般不自在,甚至有點小擔憂。

這很好理解,舉個最簡單的例子,蘇武在哈維手下學武就相當於古代皇帝微服私訪到某個德高望重的大師處學藝,而終焉騎士系統就相當於是當地跟大師關係特別鐵的地方官,地方官認出了皇帝卻被勒令不能告知大師,只能看著大師以對待普通人的身份對待皇帝,該打就打、該罵就罵,絲毫不留情面。

最後不知情的大師授藝之恩得到了皇帝的賞賜,而地方官雖說嚴格遵守命令沒有說出皇帝的真實身份,且在事後為冒犯了皇帝的大師求情得到了皇帝的賞識陞官加爵,卻也因見到了皇帝在學藝途中的糗事而心中憂心忡忡,生怕哪一天就被安了個莫須有的罪名抄家。

按說如此明是非的皇帝應該不至於玩什麼事後報復的手段,但架不住宮中人多手雜,萬一有人知道了皇帝在學藝期間的事兒,借著這個由頭故意來整他們,那可就不好了。

別懷疑,歷來皇帝身邊的內臣都愛玩這手。

尤其是身邊的紅人小太監。

「嗯,沒錯,說的就是你!」蘇武在心裡沖助手君說道。

「【你大爺,你特么才是小太監!】」助手君見蘇武這臭不要臉的將它比做身體殘缺渾身的小太監立馬翻臉,「【依老子這身份,往好了說那是類似於諸葛孔明的一代名相,往壞了說也得是嚴嵩秦檜那種萬世奸臣!而且就算你想罵我是陰陽人,那你也應該是童貫魏忠賢一流的老太監,不然怎麼能說我只是一個負責給大太監端茶倒水兼跑腿的小太監呢?】」

蘇武沒成想自己隨口一句竟然讓助手君給找到了由頭開罵,正準備罵回去呢,就發現終焉騎士系統開始第三次向他問好。

〖大佬,您還好嗎?〗縱然終焉騎士系統很奇怪蘇武身旁跟著的系統是何方神聖,但依然沒有越過蘇武直接向俠客系統8848號搭話。

「哦,我好的很,謝謝你的關心。」蘇武拋開助手君,笑呵呵地跟終焉騎士系統介紹到:「這是我之前裝暈……咳咳,化解尷尬跑去逛論壇時發現的一位特別有潛力的小同志,叫俠客系統8848號,是你的後輩!

(沖俠客系統8848號介紹並想給它使個眼色但沒成功)這是終焉騎士系統,你的前輩。

光看名字你應該也清楚它是怎麼一個系統了,所以我也就不再多做贅述。

由於事發突然,我要去給某個潔癖笨蛋收拾爛攤子,只能讓俠客系統8848號來代替我接管李天霸身體,希望你能幫忙帶一帶新人。」

終焉騎士系統:〖額,我……〗

「你也知道,現在的世界什麼情況都有可能發生,我這也是迫不得已。」蘇武沒有給終焉騎士系統說話的機會,直接強硬地將俠客系統8848號塞給了它,然後找了個一聽就很假的借口開溜:

「啊,那個磨人的笨蛋又在第N次呼喚我了,為了我的助手不宕機,我就先撤了!」

〖那個,我……〗終焉騎士系依然想要說些什麼。

但蘇武更快一步:「鈦合金記住我的交代,好好完成組織交給你的任務!還有,祝你死的愉快,小終!」

話畢,一直挺屍的李天霸身軀突然一陣哆嗦,其身上泛出的微弱能量還驚動了一旁烤魚的老騎士。

〖我,我還沒有把能量點給您啊大佬!〗終焉騎士系統向來平淡的聲音帶上了一絲蛋疼的意味。

這裡又不是武俠世界,怎麼還有人講究「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套路啊?

就在終焉騎士系統蛋……嗯,它沒有,不淡定之時,一旁默不作聲的俠客系統8848號滿心崇敬地說道:〖不愧是組織的領頭羊,無論做了什麼都堅決不拿人民群眾的一針一線!〗

終焉騎士系統:〖???〗

這小菜鳥說話怎麼怪怪的,什麼組織什麼領頭羊?哪來的人民群眾?怕不是出Bug了吧?

。。。。。。

暫且不談俠客系統8848號和終焉騎士系統二者後續的故事,讓我們將目光挪到蘇武身上。

此時的他並未如他自己所言跑去解救劍神系統2333號,而是來到了一個未知世界。

「助手君,你能不能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蘇武平靜的語氣下隱藏著滔天的怒火,「你不要告訴我,這是穿越途中出了差錯,或者是我的運行程序出現了Bug!」

「【怎,怎麼可能!】」助手君有點小尷尬,「【這是因為有突髮狀況,而且我們還沒來得及修改優先傳送權,所以一不下心跑到這裡來了。】」

「呵呵!」蘇武對於助手君的解釋不置可否,召喚出面板君,查看起了當前的情況。

【當前世界:未解鎖】

【當前待處理事項:調教新手

詳情:當前世界有新生系統誕生,需老司機引導新手上路。】

看到這兒,蘇武情不自禁地想起了曾經去福利院當義工的畫面:「……所以,我是來當保姆的?」

「【你可以這麼認為,但會比照顧小孩子更省心。】」

「那行,幫我跟那潔癖逗比說一聲,就說我有急事兒,暫時沒空,讓它再忍忍。」蘇武想起了那把賤兮兮的劍。

。。。。。。

於是,某個心心念念會有一個偉大光正的大佬來解救自己於骯髒污穢之中的重度潔癖症患者等啊等,等啊等,終於等來了一則通訊。

它滿懷期待地點開,裡面的內容雖然是那麼的簡短,卻又是那麼的積極向上,那麼的充滿正能量:

「抱歉,我去拯救世界了,回頭再來拯救你。」 重點是她剛才不知吃了什麼迷魂藥居然向一個良家學霸使了自己最不屑用到的美人計。

想到四眼怪不可置信看她的表情,她就想一頭撞死在牆上,有個了斷。

「欣欣,看不出來,原來你好這一口。」

小花邊吃邊說。

從大一剛進校開始,圍繞在謝欣身邊的追求者幾乎沒有斷過。儘管和陸擇達成了互扮情侶幫對方擋桃花的一致意見,也時不時有些心思下作的人來撬牆角。饒是這樣,謝欣就是不動心。

這次居然主動向一個樣貌……咳……平平的四眼……咳……男生要微信,還露出那般勾人的微笑,不得不讓小花多想兩分。

「不,我是情急之下……」

急,急什麼急?

誰叫那四眼怪氣勢洶洶,眼神駭人!讓她慌不擇路、口不擇言,連美人計都使上了!

「難道你的萌點是戴眼鏡的學霸?」

小花合理推斷。

謝欣無奈扶額。

「不,我確定一定以及肯定,我的萌點只有陸擇那樣又高又帥又成熟的男生。」

小花一刻不停地接到:「那你為什麼和又高又帥又成熟的陸擇分手?」

「我們只是名義上在一起,哪裡來的分手?」

小花開啟連發模式:「既然陸擇又高又帥又成熟,你又靚又美又可愛,為什麼你們沒有在一起?難道不是因為你的萌點根本就是戴眼鏡的學霸、而陸擇帥到人神共憤,和你的萌點完全不沾邊?」

謝欣一口否定:「不!我不是,我沒有,別瞎說。」

當初之所以和陸擇一拍即合,而不是和別人,就是因為她看中了他的顏值。

原本以為可以假借「作戲」之名,來個近水樓台先得月,沒想到那人根本油鹽不進、不解風情,逐漸消磨了她所有的耐性,只得將其當作一個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的男花瓶。

吃不到,摸不著,看看總是可以的吧!誰叫他長得那麼好看。

「好,你不是,你沒有,我不瞎說。那你找他要微信是什麼意思?」小花澆得一手好油,「關鍵是人家還沒有給你,哈哈哈哈。」

「……」

謝欣頓時又陷入痛苦的回憶中。

是啊,她怎麼會選擇向他要微信這種老套到掉牙的撩人模式呢?

而他又是出於一種怎樣的心態,送上門的美少女微信都不要,走得那麼乾脆利索呢?

難道,難道她因為疏於保養,風采不如當年了?

一想到這裡,謝欣心中咯噔一下,不,不行,不可以!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