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蕭冰嵐的劍氣能夠在其上刻名。

「蕭公子果不愧是劍門關的天驕劍客,劍氣強悍如此,自然能獲得古劍碑的認可。」

眾人都是如此說道。

但是他們很快發現不是這樣的。

雖然說蕭冰嵐觸動了古劍碑,但是所作用的力量非常有限,那看似強大如洪流的劍氣,居然只能在古劍碑一個很小的區域,留下蠅頭小字。

整個過程中,蕭冰嵐非常的用力,可以看出來是充分激發了潛力。

而越是到後面,他就越發的吃力。整個額頭上都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蕭冰嵐」三個字比劃並不多,但是蕭冰嵐用劍氣雕刻,居然足足雕刻了半個多時辰還沒有完成。

每一筆每一劃,那都是沉重如鐵。

蕭冰嵐固然是雕刻的吃力,周圍人看的更是捏了一把汗。

當蕭冰嵐雕刻最後一筆的時候,似乎力氣用盡了,停頓許久,硬是刻不下去。

「劍破九天!」

蕭冰嵐施展出劍破九天的絕世劍訣,自九天之上引下一道雷霆般的劍氣,聚在劍鋒上,才終於成功在古劍碑上完成了最後一筆。

古劍碑那片小小的區域閃過一抹白光,「蕭冰嵐」三個字熠熠生輝。

就此成了!

不過這個時候,蕭冰嵐的嘴角已是溢出了鮮血。

看的出來,為了施展劍破九天的劍訣,他的身體付出了一定的代價。

「什麼!蕭公子這般厲害的天驕劍客,居然要這麼吃力才能在古劍碑上刻下自己的名字。」

「而且還只是一行蠅頭小字!」

「古劍碑實在是太強大了!要想獲得古劍碑的認可,真是不容易!」

蕭冰嵐的事迹,給了在場又一次的重擊。

本來只是非劍客的那些人絕望,現在是連劍客都絕望了。

在場能比得上蕭冰嵐的劍客,又有幾人?

「咔咔!嘣!」

只聽得一聲劇烈的響動,那纏繞著整個萬劍冢的上萬道粗大光鏈,就此斷裂開了一根。

斷裂處就在古劍碑的旁邊。 露出了一個可以供單人進入的通道。

颼!

婚身解數,總裁追妻太高調! 蕭冰嵐已是當先從那門戶中沖了進去。

「門戶開了!」

很多人看到這樣子,都不由馬上跟上,想要渾水摸魚,跟著進入。

但是古劍碑的力量可不同意,馬上是升騰起呼嘯如狂風的劍氣。

一副蓄勢待發。

「啊!快閃開!」

本來想要渾水摸魚的人,最後倒是搞的自己狼狽不堪,紛紛後退,不敢觸怒古劍碑。

蕭冰嵐之後,又有一些劍客陸續出手刻名。

但大成人王級別的強者,都不是每個能進入,說起來蕭冰嵐算是大成人王中的翹楚了。

似天地人王以上的,才比較穩妥一點,畢竟勝在修為雄厚,只要肯全力出手,就肯定能得到古劍碑的認可,進而進入到萬劍冢中。

但是無一例外,所有人都僅僅是在古劍碑上雕刻出一行蠅頭小字。

霸愛專情:專制教官寵刁妻 再強大的劍客,在古劍碑之前,也變得渺小了。

細看古劍碑上萬年來留下的名字,哪一個名字又能很大呢,能在古劍碑上留下名,就算不錯了。

最後,一共是三個大成人王,和六個天地人王進入到萬劍冢中。

「好了,該進入的也進入的差不多了,其他的人就不要不自量力。我們名劍宗也恕不奉陪了。」

接下來,烏穆長老等人也就當仁不讓了,他們一個個在古劍碑上刻名。

雖然說烏穆長老等人都還是負傷在身,但是他們刻名起來不算是太困難。

最主要是因為他們施展的劍訣,乃是名劍宗的生死天滅劍訣。

名劍宗的這劍訣十分的神奇,劍氣居然是黑色的,密密麻麻的劍氣凝結起來,居然是從身體中先生成,然後再貫入到劍鋒上的。

名劍宗靠著這生死天滅劍訣,得到古劍碑的認可,變得容易一些。

雖然總體來說,也耗費了不少時間和精力,但比起其他人的情況來,總歸是要好很多。

咔!咔!

每次都是最靠近古劍碑的那一道光鏈重新打開來,讓人得以進入到裡面。

眾人就這樣看著名劍宗的幾個長老依次進入到萬劍冢中。

烏穆長老幾人非常的有優越感,進入到了萬劍冢中,居然也不急著往萬劍冢中深入尋寶,而是徘徊在門戶附近,朝著外面看過來。

一副還想看看眾人笑話的樣子。

眾人那艷羨的眼光,讓他們十分的受用。

「名劍宗果真是比我們容易獲得古劍碑的認可!」

「都說名劍宗是天劍宮的正統傳承者,如今看來,真的是沒錯啊!如果不是因為被天劍宮認可了,名劍宗的人又怎麼可能如此輕鬆的進入到萬劍冢呢?」

「名劍宗果不愧是我們天武大陸的最正統劍宗!」

……

就在大家都在驚嘆名劍宗的時候,忽然聽得一個聲音冷笑著說道:「名劍宗一群跳樑小丑,也敢稱作是天劍宮的繼承者。他們之所以比較容易的進入到萬劍冢,可絕不是什麼得到了古劍碑的認可,而是因為他們修鍊的劍氣,本來就是一種具有蒙蔽作用的陰邪劍氣,正好能夠蒙蔽住劍昆的劍術分身罷了。說到底,這只是劍昆的劍術分身,時間太長遠了,能量在消散,很容易被一些陰邪劍氣所蒙蔽。」

這話一出,可以說是滿堂嘩然。

唰!唰!唰!

眾人的眼光,齊齊看向了說話的人。

正是鹿羽。

大家也真是服了鹿羽,居然敢說出這樣的話。名劍宗本事這般大,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名劍宗乃是天劍宮最正統的繼承者,也是萬年來世人都承認的事情。

但是到了鹿羽的口中,名劍宗居然只是一群「跳樑小丑」!

這真是太具有顛覆性了。

「鹿羽!你胡說什麼!」

烏穆長老等人怒道。

他們雖然剛進入到萬劍冢中,但是這個時候幾乎忍不住要重新衝出來和鹿羽拼了。

但是他們的臉色微微有些怪異,因為鹿羽的確是說到了一個關鍵。

他們宗主洛夜劍皇早就和他們提到過,他們的生死天滅劍訣的迷惑性,其他作用不明顯,但是正好可以蒙蔽古劍碑中劍昆大人的劍氣分身。

這個秘密,乃是他們第一代螭重劍皇探索出來的。

他們身為長老,當然知道,他們名劍宗並非是真的得到了什麼天劍宮的認可,只是因為這生死天滅劍訣,正好可以對付古劍碑。

但是,如今,鹿羽這個外人,竟能看穿他們名劍宗最本質的秘密!

這讓他們的內心有些慌張。

鹿羽讓他們越發看不透了。

「鹿羽,你自己進入不了萬劍冢,就說這些風涼話。我們可沒有功夫奉陪,我們還要在萬劍冢中尋寶呢!」

林辰長老冷笑應對。

他阻止了烏穆幾位長老想要衝出去的衝動。

「要進入萬劍冢對我來說,又有何難。你們名劍宗用邪惡劍氣來蒙蔽過關,在我眼中,不過是雕蟲小技。」

鹿羽一聲冷笑。

鹿羽這話一出,全場再次被震驚了。比之先前,還要震驚!

「鹿羽他說什麼!他居然也要在古劍碑上刻名,求的進入到萬劍冢?」

「我沒有聽錯吧,鹿羽這小子居然敢開這樣的玩笑!」

「區區一個小成人王,居然敢說闖萬劍冢的事情!」

對於眾人來說,鹿羽這話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因為古劍碑刻名這事,剛才可是得到了全場的驗證的。至少也得是大成人王級別的人,才有機會得到古劍碑的認可。

大成人王以下的人,是絕對不可能進入其中的!

更何況,鹿羽看起來不像是一個劍客。

就算是業餘練劍,懂得幾招的劍術,要想獲得劍昆大人的劍氣分身的認可,那也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要知道,連巴布傑、玄德冥王、岳瀟澤這樣身為大成人王的天驕,就因為自己不是專業的劍客,沒有精心修鍊的劍氣,對於古劍碑可都是無能為力啊!

玄德明王沉聲說道:「莫非鹿羽施主深藏不露,對劍道也頗有造詣?」

之前,他讓鹿羽的蒼冥血鴉給深深的震驚過。對於鹿羽的手段,還是比較心驚的。 如今看鹿羽這成竹在胸的樣子,是以想到了鹿羽很有可能是劍客出身。

那邊,烏穆長老卻非常肯定的說道:「不,鹿羽乃是一名刀客!絕非是劍客!」

當初在丹神谷中,鹿羽施展霸世十三刀,驚艷全場。連鬼都知道,鹿羽是個造詣很深的刀客。

自古以來,要麼是劍客,要麼是刀客。一個人不可能同時將刀和劍修鍊到巔峰。

鹿羽既然確定是刀客的話,那就絕對不是劍客。

彼年錯愛 「他果然不是劍客!那還施展個什麼鬼!簡直嘩眾取寵!沒有劍氣,他連在古劍碑上留個印子都留不下!」

在得到烏穆長老的確切的驗證后,眾人這下是更不看好鹿羽了。

「鹿羽你是個刀客是么。」

巴布傑忽然冷冷的笑起來,「論使刀,你還能超過巴爺不成。巴爺都沒辦法闖過這古劍碑,你又是哪門子來的刀客,居然敢說這樣的大話。」

「鹿羽,你這個刀客,要是能闖入到萬劍冢,我岳瀟澤自廢霸體而亡!」

岳瀟澤冷喝叫道。

他本能的要攻擊鹿羽。

他岳瀟澤也是和鹿羽一樣的非劍客,之前想要用自己的霸體來得到古劍碑的認可,那都失敗了。

鹿羽這個刀客,要是能用靠著自己的刀,獲得古劍碑的認可,那是不是在打他的臉嗎?

他這麼一句「自毀霸體而亡」的賭約,一下子就將場中的氣氛給帶動起來了。

大家都等著看鹿羽的笑話。

「鹿羽,你要是能獲得古劍碑的認可,老子直接當場自刎謝罪!」

「自刎算什麼,我將地面這泥巴都能吃了!」

……

場面在一聲聲起鬨中,充滿了嘲諷的意味。

大家就看鹿羽怎麼收場了。

鹿羽卻是始終淡然,一步一步,緩緩走向了古劍碑。

「鹿羽,拿出你的武器吧!」

烏穆冷笑說道。

鹿羽搖了搖頭,說道:「我要刻名,何須武器,我以手來替,足矣.」

「什麼!連武器都不拿!」

眾人算是被鹿羽這繼而連三的驚人之語給弄的沒脾氣了。

之前鹿羽還算是狂妄的話,那現在簡直是沒譜了!

「好,好,就看你如何收場!」

烏穆長老怒極反笑,他也真是被鹿羽打擊的可以。

鹿羽緩緩飄升起來,立在虛空中,他距離著古劍碑還比較遠,但是他渾身之氣勁,已是將古劍碑牢牢的鎖定。

他的眸子中閃爍著一片精光,有如是星辰一般明亮。

他之右臂緩緩舉起,在那右臂之中,開始凝聚出劍氣的力量。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