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兄確定?”

聽着對方如此一說的林毅心中早就變的激動不已,更是沒想到竟是能夠賣出這麼高的價錢。

“只要小兄弟能夠信的過我寶魂軒,這些價格定然是極爲公道的!”那賈令金臉上的神色極爲激動,竟是舉起手做出一個發誓的動作。

而此時聽着這般價格的衆弟子早已是驚得說不出話來,整整兩千萬啊,衆人皆是明白,即便是那整個雲痕峯也不可能一次性賺上這麼多的金幣。

眼看着林毅神色犯難,不知所措之時,身旁的葉風凌卻又是站了出來,低聲道:“寶魂軒在這仙來鎮不過只是一個分會罷了,其最後乃是帝國最大的商會之一,若你真是有心想要出手這筆寶物,倒也是信的過的!”

聽着葉風凌如此一說,原本還是犯難的林毅倒是立即釋    然。

旋即轉過身對那賈令金道:“既然賈兄如此,而這寶魂軒的名聲在外,小弟今日就賣於你又如何?”

“哈哈哈,果然是英雄人物,既然小兄弟如此信得過我寶魂軒,那這就爲你準備金幣可好?”

眼看的一大批寶物即將到手,那賈令金臉上又是冒出商人的神情,旋即大手一揮,衆多的小廝便是衝將上來開始對着身邊的不少寶物一頓搬運。


不多時,便是又見的那賈令金從後屋取出一枚漆黑指戒對林毅道:“這裏面總共是兩千兩百萬的金幣 ,還望小兄弟能夠收好!”

說罷,林毅也是毫不客氣的將對方手中過的指戒結果,又是清點片刻,將的多餘的兩百金幣盡數分與其他三大門派。

又是說道 :“賈兄今日相助,我代表整個北斗門先說聲謝謝了,這是本門信物,他日若是有什麼需要,儘管前往青    嵐劍宗將本物交予門下弟子就好!”說着,便是將一塊令牌般模樣之物交予對方。

“哈哈,原來是青嵐劍宗的弟子,到還真是有些眼拙沒有看出來,諸位兄臺倒是莫怪!”

那賈令金此時臉上的表情瞬時開朗,心中又是想到:“竟是沒想到到這些弟子是青嵐劍宗的,看來這一筆生意倒是沒有白做啊!”

又是一陣陣寒暄,衆弟子終於離開這寶魂軒,心中自然是有些開心,然而當衆人想着現在林毅手中大量的金幣,又皆是豔羨不已。

“哈哈,我說林門主這一次倒是賺了不少呀!”

看着林毅,天羽難以掩飾心中的激動,不禁說道,其餘弟子倒也是紛紛符合。

“不如你天武派就此加入北斗門如何?”

看的身旁之人眼神之中的羨慕之意,單九成說道。

而聽的此話的後者此時也是神色有些淡然,一時間竟是是說不出話來。原本這天武派乃是整個雲痕峯的第三大門派,然而當初風莫門的崛起卻又是硬生生的擠了進來,又在最爲關鍵的時刻,那雙重門和四方幫皆是齊齊背叛導致現如今的天武派實力大損,再加上北斗門的崛起,目前也只能堪堪保住第五大勢力的地位。

正當衆人沉默之時,卻是不想前方的盧月氣喘吁吁地跑來,神色之中慌張不已,又是看的衆人,方纔是長舒一口氣。

“怎麼了?”

看的的對方如此,林毅心中也難免有些奇怪,問道。

又是見的那盧月氣色難堪道:“雙重門和四方幫的弟子回來了!”

聽罷此言,衆人皆是心中一陣悵然。

“走!回去算賬去!”霎時,十餘道身形連連掠出,朝着那客棧而去。 此時,客棧之內,衆多弟子臉上皆是顯示出緊張的神色,而在這院子之中有事上百名的弟子,同樣臉上有些難堪的盯着屋內的衆弟子。

“喲呵,遊大幫主這是回來了!”看的院內的衆弟子,突兀的一道聲音傳來。

衆人心中一愣,旋即又是轉向地看着那聲音的來處,正是林毅,看着其臉上竟是充滿憤怒的表情。

而聽着如此的遊方心中也是一陣驚駭,畢竟這林毅一直以來的表現實在是給了他太多的“驚喜”了。

但即便是心中對於林毅和身後的葉風凌有些忌憚,那遊方臉上還是顯示出極爲鎮定的神色。“哈哈,還真是好久不見吶,只是不知道北斗門和風莫門兩大幫派近日的狀況如何?”此時遊方滿臉皆是笑意,然而在場的衆人卻是完全明白,像是這樣的表情也只不過是想要極力遮掩自己內心的想法罷了。

然而,正當林毅想要開口,身旁的葉風凌卻是突然爆發出一股極爲強橫的氣息,眼神又是如同烈火一般地看向人羣之中的一人。

看得如此,衆人皆是尋光看去,卻又是齊齊震驚。

“是你!”看着眼前之人,無論是林毅還是林綺珊等人,眼神之中皆是暴露出詫異的神色,旋即又是齊齊演化出手中的武器。

“哈哈,沒錯,就是我,怎麼,你們現在才發現麼?”看着衆人臉上戒備的神色,自衆多的弟子之間卻是突然走出一人,看着林毅等,臉上帶着極爲囂張的神色。

此人卻並不是他人,正是那日在南部山脈之中的黑衣人,此時看着,在場的衆人自然是面露緊張,畢竟魂王境界之人在此,若是真的打起來,恐怕北斗門弟子要吃上不小的虧了。


而有看的此人,臉上黑鬢長垂,眼中又是帶着一絲的精芒,如同刀削一般的臉龐卻又是給人一種極爲剛毅的感覺,只是那鷹鉤鼻子卻是讓的在場的衆人感覺到一絲絲的戾氣。

但那黑衣人此時卻是臉上顯示出極爲淡定的神色,又是看的林毅,明顯的一怔,旋即又是道:“沒想到你小子中了這麼重的傷勢還能成功活下來,當真是不容易吶!”

對於這黑衣人來說,當日的林毅即便是衝破了自己靡音的束縛,那身體之內收到的反噬還是足夠林毅喝上一壺的了。

“哈哈,受你所託,我林毅到時沒有受什麼大的傷勢,只是實力有所下降罷了!”看着對方,林毅言語之中也是沒有絲毫的想讓,很明顯,此人和自己已是站在了對立的一面,那現在自己當然是沒有必要對其客氣下去。

而此時面對着的黑衣人也是看着林毅,眼神深邃而不可查,許久之後房纔是說道:“小子,你的天賦不錯,若非你我現在是對立的局面,恐怕我烈山還會有心和你做一番朋友!”

對於此, 豪門霸愛:薄情總裁的逃妻 。、

然而,身後的數百名弟子卻是盡皆臉上顯示出難堪的神色,竟是齊齊驚歎道:“什麼?此人就是烈山師兄?”

顯然,看的對方報出自己的姓名,在場的衆多弟子皆是不可思議,而對於眼前這當初還對自己門派還不斷下黑手的弟子竟是有着幾分的崇拜。

“哈哈,烈山師兄果然是英俊不凡!”

“是呀,再加上那一身的實力,恐怕在這青嵐劍宗之上沒有哪一名女子不想要投入其懷抱了吧!”

……

見着周圍弟子的表情,林毅卻是驚詫,哪有面對敵人還不斷說出讚美之詞的呀?

見着如此,到時旁邊的葉風凌解釋道:“烈山,真實身份乃是古嵐之巔山的首席弟子,也是真個魂榜之中佔據榜首十餘年的第一人!”

此時葉風凌看着但對方的神色有些戒備,而體內的魂力一時也是暗暗爆發而出。

也正是在此刻,那烈山看着葉風凌的眼神也是有着一些變化 ,深色複雜,許久之後方纔是說道:“老朋友,這麼多年再見,恐怕你我之間的恩怨也是需要再重新計算了吧?”

看着葉風凌的眼神有些難以捉摸,但此時後者的神色還是極爲鎮定。

旋即便是對着那烈山道:“既然師兄想要如此,那師弟這一次自然是要奉陪到底的!”

聽着兩人之間的交談,此時的林毅自然也是能夠看出來二者之間曾經定是有些過節,但即便如此,現在對於這弟子烈山還是沒有什麼好的映像。


只聽得對面之人又是在此到:“即是如此,自然是好,今日我等也僅僅是在此住宿一番,衆弟子還是大路朝邊各走一邊吧!”

說罷,只見的後者竟是沒有一絲的猶豫,最終還是走進了客棧之內,其餘的雙重門等弟子亦是跟了進去。留下衆人面面相覷,不知所措。

“通知下去,衆弟子休整兩日,隨後返回青嵐劍宗!”

看着對方如此,林毅幾人倒也是無所謂,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在這客棧之中的弟子不少,若是這烈山還想做什麼,恐怕就難以掩飾了。

只是現在讓的林毅最爲頭疼的卻是不知道在最後進入青嵐劍宗時又該如何面對這麼強勁的對手。

魂榜之上的第一人,淡淡是 論其實力就足夠自己麻煩的了,而此時看着對方,又很難想象其背後到底是有着怎樣的勢力。

安排妥當,一切依舊,在這客棧之內隨時安靜,卻又有誰知道其中的暗流涌動呢?

……

• тт kan• c ○

時間不斷飛逝,而此時的風莫門、北斗門、天武派以及百靈門數百弟子皆是騎着龍馬,在整個中部平原之內風馳電掣般奔跑着。

“哈哈,林門主,這一次我百靈門可是受到你不少的幫助啊,今後若是有其餘需求,儘管提出來就好,定當全力以赴!”

這單九成此時看着林毅,卻是打心眼裏佩服,心中也是明白,當初若不是有着林毅相幫,這一次的百靈門恐怕就要損失慘重了,魔門之內,即便是青嵐劍宗的掌門進入也是九死一生的事情,然而衆弟子卻是能夠從中成功,不得不說林毅的功勞了。

而此時聽着對方如此一說的林毅也是心中暗喜,這百靈門可不像是其他的門派有着多麼強大的戰鬥力,但就憑着其煉製丹藥這一點就能讓的整個青嵐劍宗重視了,而這一次能夠得到其信任也確實是不容易。

只聽得林毅此時也是連忙道:“既然師兄你這般慷慨,那我北斗門可就不客氣了,百靈門的師兄弟也是定然結交的了!”

聽着如此之話的衆弟子皆是面露出喜慶之色,而這一路以來,林毅的所作所爲衆弟子也是看在了眼裏,今日能夠和整個百靈門弟子結交本就是一件好事。

既是如此,現如今的整個團隊之中皆是氣氛濃厚,一時之間竟是歡聲笑語不斷,烈馬嘶鳴,衆多弟子又是在夕陽之下飛速前行,塵煙滾滾,獨留一排又一排的馬蹄之印。

……

青嵐劍宗之內,盛夏之時,此時七大峯的弟子皆是不斷進出於其中,不少弟子更是凌空而行,若是常人此時看着,定然豔羨不已。

“哈哈,終於到了,沒想到這一次出行到時有着不少的樂趣呀!”

看着眼前高聳的山峯,衆多弟子皆是眼神之中竟是歡笑,對於魂者來說,很少有着這般的集體行動,毫無疑問這一次的出門歷練,衆弟子收穫最多的還是又認識了不少的其他門派魂者。

“好了,既然我們已是到了此地,倒不如就此分開吧!”

看的周圍擁擠的道路,衆弟子也是極爲無奈,在這等地方確實是不適宜大批量的龍馬行走。

“好,既是到了,我等就現在分別吧,到時候各派弟子之間還能夠相互聯繫!”

聽着林毅的提議,在場衆弟子皆是沒有反對,又是一陣寒暄之後,方纔是不斷擴散開去。

又是看的衆派離去,林毅方纔對着身後道:“以最快速度回到門派之中,屆時還有着衆多任務!”

說罷,倒是率先帶着嘶風獸朝着前方爆衝而去,衆弟子也是不敢有着絲毫的遲疑,齊齊跟上。

……

雲痕峯之上,汾來別苑,整個北斗門弟子皆是齊聚於此,人人臉上神色皆是緊張不已,面對着最前方大的林毅又是無一人敢說話,此時面對着如此場景的林毅心中早已是憤怒不已。

許久,方纔是聽着林毅道:“盧月,此空間指戒中有着兩千萬金幣,從今日開始在整個青嵐劍宗之內廣招弟子,凡是願意進入我北斗門,只要身世乾淨,直接帶入。”

說罷,便是又看的林毅手中突兀多出一枚空間指戒交於後者,旋即又是道:“所有弟子聽着,我北斗門此次出門歷練,雖然沒有死在魂獸之手,卻是栽在同宗弟子的手上,這一點,身爲北斗門的弟子絕不會容忍,從即日起,整個北斗門弟子務必加緊訓練,爲面對所有的敵人做好準備!”

一時之間,在場衆人聽着此話,皆是議論紛紛,北斗門在南部山脈被何人偷襲現在已是極爲明瞭的事情,但此時林毅的做法就相當於要和那身爲首席弟子的烈山公然叫板,不得不爲這決定有些質疑。

但隨後林毅的動作卻是讓的在場的弟子皆是打消了顧慮,只見的其手中又是多出一枚指戒,對着那盧月道:“這其中也有着不少的寶物,今日便將其拿出去買了,應該可以賣到五千萬金幣,剩下的錢就完全用來發展門派吧!”

所謂無錢寸步難行,此時的衆弟子看着林毅手中不菲的空間指戒,登時有了不少的信心。 數日之後,整個青嵐劍宗之內皆是掀起一股狂熱,原因無他,只是因爲突然新興起來的北斗門開始大量的招收弟子,雖說現如今整個青嵐劍宗之上宗門林立,但相對之下,沒有參與門派的弟子也不是少數。

而又因爲北斗門的弟子本就是一些“散戶”的存在,平日裏爲了防止,衆多的門派之間鬥爭也是認識不少的同道中人,故此現在招收弟子倒是能夠拉來不少的人。

一時之間,整個雲痕峯上弟子絡繹不絕,甚至是一些排名在前三名的諸峯弟子也是涌向此處,只是想要看看這聲名鵲起的北斗門。

“唉真不知道這所謂的北斗門到底是有些什麼實力,現在倒是這般大張旗鼓地進行弟子招收!”


汾來別苑之外,衆多的青嵐弟子皆是看着緊閉着的大門,在這晨曦之中已是七嘴八舌地討論了起來。

只見的又是一名弟子道:“這位師兄就不知道了吧,據說這北斗門可是當年被魔門全部陷害的門派,現如今看樣子是想要重整旗鼓了!”

“呵,原來說的就是這個門派呀,當真是看不出來,現在竟是還有着這麼回事!”

“看樣子現在的這門派可是賺到不少的錢呀,這大手筆當真是極爲少見的呢!”

……

一時聽的周圍衆人皆是七嘴八舌的樣子,而此時的諸多弟子也是齊齊地看向正前方的榜單,只見上面密密麻麻地書寫着各種福利,不得不說這一次的北斗門可是一擲千金有些駭人。

“哈哈,什麼福不福利的我可是不管,這些年被那些所謂的門派可是欺負慘了,既然今日他北斗門專門收我等這些散兵遊勇,那本大爺就投奔他又如何,倒是能夠尋得一處避風灣!”

“這位師兄說得對,這青嵐劍宗之內的各大門派總是欺負咱們這些沒有依靠的弟子,今日既然有着北斗門出頭,我等何不就此投靠藉此尋得一出落腳之地呢?”

一時之間,整個汾來別苑門前就是吆喝聲四起,面對林毅門前的榜單更是激動不已。

不多時,便是隻見眼前厚重的院門“吱呀”一聲打開,只見其中的林毅等人此時正整裝待發地走了出來。

“出來了,林天門主出來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