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約有半盞茶的工夫,鐵龍突然停下身子:“好了!到了!你就地盤身坐下,我把你送進那金仙的仙靈空間!”

穀風依言坐下,那鐵龍在自己身邊用手臂比劃着什麼,突然穀風身上的那種壓力瞬間消失了,但是馬上整個身子感覺到了一種緊張感!

穀風急忙睜開雙眼,看着眼前的一切:這裏是一片灰暗的金屬空間,到處都是灰色,沒有其它任何的色彩!

在這裏看了一圈,穀風已經感覺到自己的雙眼有些脹痛,他想往前走一步,卻發現這一步是那麼的困難!

不像那土仙空間裏的失重之力,那是讓自己感覺到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但是在這裏,卻是能控制自己的身體,可是身體的一切機能都變的非常的滯緩,乾着急,卻出不了力氣!

走了兩步,穀風的身上已經是大汗淋漓!穀風雙脣張開,想罵一句,卻是連罵出來的字眼都是一頓頓的,像是回聲!

突然,穀風身邊的東西慢慢向自己靠攏過來!這個場景谷風很熟悉,就像是那鐵龍的最後一招,所有的鐵器向自己砸來!可是現在的狀況比當時還要麻煩——上下左右的四面在逐步的靠攏,也就是說,要把穀風擠死在這裏!

穀風現在連走一步都這麼困難,上下左右都不足兩丈的牆壁卻是以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向自己擠來!

穀風頓時大急:這五行是不能亂用的,最起碼,不能用天火!

想到這裏穀風一咬牙,手掌慢慢向上翻起,一股黃灰色散發出來:再用這土靈之氣的失重力,看看能不能讓自己爭取一點時間!

可是在如此封閉的空間裏,這一切卻是猶如石沉大海,沒有任何的作用!

穀風臉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這可怎麼辦!

想着穀風條件反射的祭出了天歌劍:“天歌天歌,你就唱次歌,讓我度過這難關吧!”

穀風想起鬼色在的時候可以幫助自己將這天歌劍發揮到最大的功效,那鬼色便是那魔界金魔麾下的大魔,看看,這一招,管不管用!

天歌劍突然亮起天火的火焰,穀風用仙氣緊緊包裹住着天火不讓它外露,然後仙氣輸入到天歌劍中,將它在天火中狠狠的祭練着!

這天火的溫度是常人難以想象,不多久,天歌劍竟然變成了通紅的鐵器,穀風冷冷看着離自己已經不到一丈的四面牆壁,大喝一聲:“天歌劍,祭練——!”

猛然,一股強大的炙熱蒸汽散發開來!穀風急忙仙氣罩護身護住自己的肉體,看着這炙熱的蒸汽將這裏的一切瞬間變得通紅!

穀風仙氣再次大漲,周圍的空間已經變得混沌!四面牆壁已經有些變形了!

就是這時!

穀風大喝一聲,手中天歌劍猛地祭出:“破天劍,破——!”

這一股強大的劍氣風暴瞬間讓四面牆壁狠狠的向後退去,穀風鬼甲上身,天歌劍再次狠狠劈去!

“轟——”的一聲,穀風頓時感覺到身上的壓力消失了,體內氣血上涌,剛剛與鐵龍戰鬥時的內傷讓他感覺到了一陣劇痛!

再次努力的睜開雙眼,穀風已經離開了那封閉的空間,站在了一個山谷之中。

“穀風,呵呵,真是厲害!”一個很好聽的男聲響了起來:“不過,你這也算是作弊,你已經掌握了其他的仙靈之氣,若是沒有這些仙靈之氣,估計就得我救你了!”

穀風苦笑一聲,擦了一把自己額頭上的汗水,微微施禮道:“小仙穀風,拜見金仙之靈前輩!”

金仙之靈呵呵一笑:“好了!不過你能一直過到這裏,我也很是驚訝!一個人能夠全部掌握五仙之靈,這三界中除了我所知道的兩人外,你很有可能成爲第三人!多的我就不說了,你想達到這個效果,還是先把我金仙之靈的仙靈之氣得到吧!祝你好運!”

這金仙倒是不想多說什麼,說完這些,穀風便感覺到自己的身子突然不能隨意擺動了,而眼前,還是那一片灰色,但是卻是出現了一堆炙熱的火焰!

穀風一怔,馭起仙氣凝神看向自己,這一看,穀風幾乎要哭了:自己,竟然變成了一塊鐵!


面前炙熱的火焰讓自己感覺到了一陣難受!再這樣下去,自己要被烤化嗎?穀風苦笑着想到,但還是依照原來的辦法,馭起仙氣,默唸起《天道訣》的修煉心法:“心通之宇,任之於天……”

從眼前的灰色中遁出一種金色的氣體,慢慢向穀風匯流而來!

這氣體一進入穀風的身子,穀風便覺一陣窒息,自己的經脈好像都要被鼓破一樣,整個身子也覺得像是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一般!

穀風忍住這種難受的感覺,仙氣包裹住這金色氣體,一點點向自己的天樞穴中流去!

流到天樞穴中,前幾次的狀況再次上演,但是這一次穀風駕輕就熟,很快讓這情況再次平復,讓這金仙的仙靈之氣在自己的經脈中不斷的流轉!

終於,這金仙的仙靈之氣也乖乖的留在了天樞穴中! 穀風見黃、紅、藍、棕、金五色的仙靈之氣全都乖乖的留在了自己天樞穴中,心中不禁大喜!

看着面前的篝火還在熊熊的燃燒,穀風輕喝一聲,手中冒出一股金色的仙氣,突然讓那股篝火扭曲,輕輕一點,篝火竟然直接消失!

這個空間沒了篝火,突然整個變得混沌起來,穀風一怔,自己已經變回了人形,站在金仙的仙閣內,眼前正是那正在閉目調息的金仙鐵龍!

“哈哈!”鐵龍見穀風出關,笑道:“好小子!比我厲害多了,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拿到了這金仙的仙靈之氣!你是我有生以來見過的第一人,好好幹,這個世界,會有你的一席之地的!”

穀風急忙拜謝鐵龍,在他的心裏,他是真麼想到這鐵龍還能原諒自己,並能如此善待自己:“前輩!小仙拜謝前輩了!穀風一定不負您的重望!”

金仙鐵龍擺手笑道:“好了!不多說了,剛剛水仙幻靈兒傳音給我,說要你去她那裏一次,你你若是不疲憊,現在就去吧!”

水仙幻靈兒?這個時候讓自己去做什麼?

穀風先是一怔,但是馬上就是一片期待,笑着點頭道:“好!那我就先去幻靈兒大人那裏了!小仙再次拜謝前輩了!”

見穀風再次施禮,鐵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好了!其實我也沒幫你什麼,都是你自己的努力得來的!快去吧,若是以後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儘管來找我!”

穀風再次點頭,腳尖輕輕一點,離開了金仙仙山!

再次來到一片清秀的水仙仙山,穀風深深的出了一口氣!現在除了自己的天道閣,這水仙仙山,是自己最願意來的地方!

鬼門傳人 ,冷冷哼了一聲,小嘴撅了起來:“仙童小魚兒,拜見穀風大仙!”

大仙?穀風苦笑道:“小魚兒怎麼可以亂說,我現在就是小仙,怎麼能叫我大仙呢!”

小魚兒還想說什麼,幻靈兒的聲音卻是傳了過來:“穀風吧!快進來吧!”


穀風看了小魚兒一眼,做了個鬼臉,向仙閣內走去。小魚兒冷冷看着穀風的背影,伸出小巧的舌頭吐了吐!

幻靈兒今天沒穿長裙,只是一身的藍色仙袍,卻更加顯得自己的窈窕身材。

穀風一進得仙閣的正閣,卻不見幻靈兒的身影,只聽幻靈兒一聲嬌笑:“呵呵!傻啊你!我在側門的寢閣內,你進來吧!”

寢閣?穀風的臉瞬間通紅:這是什麼意思?怎麼能讓我進寢閣?難道……

穀風不敢多想,急忙向幻靈兒的寢閣走去!

“你這渾小子,要是亂想,我可饒不了你!”幻靈兒在小巧的寢閣中看到穀風疾步走來,冷哼一聲道:“我叫你來,你可知道爲什麼!”

穀風微微施禮:“小仙不知,還請幻靈兒大人明說!”

幻靈兒輕輕一笑:“你已經獲得了五行的仙靈之氣,你可知道,怎麼能將它們相融合?”

穀風沒想到這幻靈兒會提出如此專業的問題,不禁一怔:“用仙氣相融不行嗎?”

幻靈兒呵呵笑道:“用仙氣?你可是真不懂啊!仙氣只是仙界的平常之純靈之氣,五行的仙靈之氣是什麼?!那可是形成天地的五行的基本元素之靈!你用最平常的仙氣去融合最珍貴的五仙之靈,你覺得可能嗎?”

穀風一愣,想到:確實啊!這樣說確實說不通。不禁腦子一陣發懵:“幻靈兒大人,這……您可知道?”

幻靈兒起身說道:“我是水仙!水之靈是五行之中最有靈氣的一個,在我的寢閣後面的小院中,有一個水靈仙池,你在那裏,可以將這五仙之靈融合!”

穀風應了一聲:“不知道,幻靈兒大人如此擡愛小仙?”

幻靈兒冷哼一聲:“別跟我玩這虛的!我可不習慣!我就是幫幫你,你自己想去就去,不想去就算了!而且就算你進去,也不一定能成功!”

穀風點點頭:“好!我去試試!”


幻靈兒見穀風答應,轉身向寢閣外走去,穀風急忙跟了上去。

寢閣後面確實有一座不大的小院,中間有一座小池子,池邊是一道長長的迴廊。

池面之上仙氣繚繞,讓人感覺到一股神聖的氣息!

“這水靈仙池是開闢天地時就留下的,現在就剩下這一點了!”幻靈兒說道:“這裏面充滿了仙靈之氣,池內有一個小小的水閣,你可以在那裏修煉!”

幻靈兒說着向池內一指,穀風順着看去,在隱隱約約中,池面之下有一座小小的水閣!

穀風看了幻靈兒一眼,見幻靈兒向自己一點頭,便腳尖一點,輕輕躍進了水閣中。

一進入水閣,穀風馬上感覺到了一陣冰涼:但是這中冰涼之感,卻比那在水靈空間中的冰冷之感純靈的多!


穀風盤身坐下,身上仙氣馭起,在天樞穴中祭出了那五行的仙靈之氣!

五道顏色的仙靈之氣在穀風的仙氣中慢慢歸攏在一起。穀風慢慢默唸起《天道訣》中的修煉心法:“心通之宇,任之於天……”

水閣中的仙靈之氣順着穀風的經脈慢慢的進入到了穀風的天樞穴中,慢慢包裹住了那無道仙靈之氣!

穀風感覺到身子一陣的冰涼,額頭上的汗水慢慢滴落下來,身上仙氣大漲,慢慢馭着這仙靈之氣將五道顏色的仙靈之氣相融!

頓時,失重之力、壓力、冰冷之力、炙熱之氣、金屬的壓力、樹木的靈力齊齊向穀風席捲而來,穀風瞬間差點沒暈過去!

純靈的冰冷的水靈仙氣控制着無道仙靈之氣,慢慢淬鍊着……

一晃一百年已經過去。

穀風的依然在水閣之中,身邊散發着一道道奇異的仙氣。這種仙氣讓人覺得驚訝,看似與平常的仙氣沒什麼不同,但是隻要是有心人,便會發現這仙氣裏蘊藏着讓人驚歎的力量!

幻靈兒在這一年中幾乎天天都要來者水閣中看,每當看到穀風的變化,幻靈兒都是欣喜不已。

又是一百年過去。

穀風身上的仙氣已經是若有如無,讓人感覺到好似常人一般。

他開始從閉目調息中走出來,凝神看着自己的變化:自己的修爲已經突破了那小仙的修爲,已經是大仙的修爲了!他知道在仙界中其實有很多的大仙,只是有人得到了五行的仙靈之氣,才高人一等坐上了五行大仙麾下的大仙位置。

忽然,幻獸小飛的聲音響了起來:“穀風,你終於醒了!在這一年多中,你沒感覺到異常嗎?”

穀風緊閉雙眼說道:“有過,有幾次好像是睡着了,做了一個同樣的夢,夢到一個人在與自己爭吵!卻不知道吵的什麼……怎麼小飛,你知道爲什麼?”

小飛應了一聲道:“我也不知道爲什麼,在你的身上,好像有着另一個靈魂,隨着你修爲的提高,這靈魂的修爲也在提高,不對,應該說是在恢復,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誰!但是隨着他修爲的恢復,他在與你搶這副肉身!但是有很奇怪的兩點,一是我竟然找不到這靈魂到底寄生在你身體的哪裏,二是我發現,這靈魂與你本身的靈魂好像有很多相同之處!”

小飛說到這裏不說下去,好像在等着穀風的解釋。

穀風的眉頭皺了起來:“你一個靈魂的仙獸都不明白,我又怎麼明白!可是我擔心若是真像你所說的,那我豈不是會有一天失去自己的靈魂,或者說我的肉身會被別的靈魂搶去?!”

小飛卻道:“這一切都是未知數,若是真有那天,我會幫助你的!可是真的不知道,這一切會在什麼時候發生,結果會是什麼樣子!不過現在這一關已經過了,你現在是大仙的修爲,只有再提升修爲時,那靈魂纔會再次與你爭奪!不過再次提升修爲,太難了!”

穀風苦笑:是啊,自己入仙幾百年,天命使然,竟然已經成爲了大仙的修爲!要知道,大多數仙人幾千年甚至數萬年都不能進階到大仙的修爲啊!但是自己再想提升,就要坐到五行大仙的位置了,這個,就算是自己是穀風,想起來也是遙不可及的一件事情!

想到這裏穀風也就放下心,看來自己很長的一段時間內不必再擔心這件事情了!

小飛已經不再說話,穀風再次陷入到閉目調息之中,穩定起自己大仙的修爲。

又是十年過去。

水仙幻靈兒這天正在水靈仙池邊觀察穀風的樣子。前一段日子她一經發現,這穀風大仙的修爲基本已經穩定了下來,估計馬上就要出關了!這融合了天地五行的仙靈之氣的人物,就算是自己,雖說修爲高一階,但也沒有必勝的把握了!

畢竟在明裏看,能融合五行之人,當今三界中只有兩個:天神米洛、魔神修羅米!

正想着,水閣中一陣仙氣震動,幻靈兒急忙看去,卻見穀風已經瞬間從水閣中衝出,站在了自己的身前。

“呵呵!出關了,你現在便是我水仙幻靈兒手下的大仙了!”幻靈兒笑着說道。

她沒想到,自己還沒說完,穀風這混蛋竟然一把抱住了自己!

頓時幻靈兒的俏臉漲的通紅:這可是自己第一次被男人擁抱!

過了好一會兒,幻靈兒才反應過來:“混蛋!大膽!你竟然如此對待本仙!”

穀風也反應了過來,兩隻手臂抱着幻靈兒,感覺到懷裏的溫暖,一陣的幸福:“你說什麼?我是你手下的大仙?!” 當穀風聽到幻靈兒在說自己要做水仙旗下的大仙時,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那原本的大仙次空去哪裏了!

水仙幻靈兒見穀風發愣,急忙一把將他推開,一邊撫平自己的長裙,一邊讓自己的情緒穩定下來:“次空在你在水靈空間奪取那水仙的仙靈之氣時,想殺死你!被我發現了,而且他原本就有罪,這次不能輕饒,我也保不住他了!所以,在我這裏沒有大仙的情況下,你又正好得到了那水仙的仙靈之氣,這水仙的大仙,也就只好你來做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