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境的強者數量很少,整個武林之中也不會超過百人。”這個資料是公主顯示的,但是隨着武林大會的召開,隨着一些隱祕的門派慢慢的浮出了水面,這個標準顯然已經不在適用,別的先不說,超凡境的強者,肯定已經超過了百人。

李四之後便是葉荒的自我介紹,他開口說道:“在下葉荒,也是爲了參加龍虎山時隔百年之後的武林大會的,今天能夠在這裏遇到諸位,實在是幸會。”

場中,其他人都是葉荒的同行,也就只有那道袍年輕人和李四沒有見過葉荒。


但是當葉荒說出自己名字的時候,這兩人的臉上都露出了一絲詫異的聲音。有些意外,有些好奇,仔細的打量了一番葉荒之後,又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情。

看到他們表情的變化,葉荒有些訕然的說道:“怎麼,兩位一聽我的名字……難道之前見過我?”

李四擺了擺他那有些肥胖的手,說道:“見倒是沒有見過,不過這名字嘛,還是聽過很多次的。”

那消瘦的道袍年輕,也沉聲說道:“師傅也和我說過你的名字,他說闖蕩江湖,最重要的就是一個面子,想要自己獲得面子的最快的辦法,就是戰勝那些已經擁有了很大面子的人。師傅給我列出了一些已經很有面子的人其中就包括了葉荒你的名字。”

“原來是這樣啊……額,冒昧的問一句,除了我之外,還有那些人的名字?”

“風輕雲,張野,葉家雙姝……”

“額,你加油。” 道袍年輕人所這些人的名字的時候,其他人的望向他的目光,也充滿着擔憂。

他所說的這些人,哪一個不是年青一代的佼佼者?那一個不是同輩之中堪稱無敵的存在?這些人,無論是放在哪一個年代,都絕對是能夠稱霸一個時代的人物,可偏偏也不知道是否爲武道的回光反照,在這武道已經逐漸沒落的現在,居然如同雨後春筍一般全部冒了出來。

而這個名不見經傳的道袍年輕人,卻說自己要挑戰這些人,那還真的是……前途未卜啊。

“怎麼,你們好像都不信我能夠打贏他們。”道袍年輕人有些不悅的說道:“我可以的,師傅說了,爲了面子,一定要打贏他們。或者,葉荒,我們現在就來先打一架吧。”

其他幾個武者紛紛將目光望向了葉荒,想看看面對他人的挑戰,葉荒會怎麼做。

葉荒臉上浮現了一絲爲難的神情。

“哈哈哈……”李四突然大笑了起來,打着哈哈說道:“要比試切磋,等武林大會開始之後,有的是機會。現在可是在飛機上,你還沒有說自己叫啥呢,先自我介紹一下啊。”

道袍年輕人這才反應過來,很是認真的說道:“我叫蒼梧子,你們以前沒有聽說過我的名字,以後就會知道的,以後整個武林中的人,都會知道我的名字的。”

武林之中,像蒼梧子這樣的年輕人不在少數,他們之中很多人都想在這一次的武林大會上,一舉成名。人生在世,無外乎就是兩個字,名和利。

對於武者來說,利的追求相對的比較薄弱,那麼相應的對於名的渴望也就比普通人要更甚一些。

“好了,飛機一路上還要走很長時間,咱們待會在聊天,現在先把目前的情況處理好吧。”李四說道。

要處理的無外乎就是兩點,一個是這五個已經被打暈了過去的劫匪,一個則是剛纔被打中了小腿的乘務長。

五個劫匪被一個執行官封住了穴道,渾身失去了力量,就算待會甦醒了過來,也不會有任何的反抗能力,他們被直接丟進了飛機的休息室裏面,而葉荒則走到了乘務長面前,爲他治療腿上的傷勢。

葉荒的能力再一次的體現了神奇之處,他用真氣封住了這乘務長的痛覺,將子彈給去了出來,然後在朱靈力量的作用之下,乘務長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修復着。

半個小時候,一切都恢復了正常,飛機上面好似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都各自回到了自己所在的作爲上。

當然剛纔一起制服了那五個劫匪的武者和異能者,就坐在了一起,一路上閒聊着。

飛機的速度很快,不過幾個小時就已經抵達了江西龍虎山。

下了飛機之後,一行人在機場分別,他們各自都有去處和方向,反正兩天之後也會在武林大會上碰面。


和這羣人告別之後,葉荒帶着李靈走出了機場,他們剛走到門口就有安全局的協助者迎了上來。

“葉執行官,住的地方已經給你準備好了,請隨我來吧。”


這名協助者帶着葉荒進入了一個星級酒店,給葉荒和李靈分別安排了房間。不過,就葉荒和李靈的關係來說,兩間房中肯定是有一間已經浪費了。

兩人在房間之中休息着,葉荒盤坐着修煉。在修煉的過程中,葉荒發現樓上樓下,還有隔壁都有武者的氣息,一問公主才知道,原來這整個酒店都已經被安全局給包攬了下來,裏面住着的都是安全局的人。

這一次,代表者安全局來參賽的人可不在少數。七大宗門的人都可以成爲安全局的一員,像葉荒這種,代表的到底還是少林寺,但也有一些人,背後沒有強大的宗門,於是安全局就成爲了他們的歸屬,那些人代表的就是安全局。

在房間中待着有些無聊的葉荒,就開始了他的串門之旅,這一串們才發現,住在隔壁的都是認識的人。

因爲這些人,大都參加了當初剿滅雷家的那場戰役,有些人即便葉荒已經不記得他們的容貌,但他們卻記得葉荒。

在那場戰役中,葉荒前期雖然一直沒有什麼表現,但是最後卻力挽狂瀾,可以說很多人的性命都是他所救下了的。

葉荒和這些人,自然是少不了一番寒暄交流。

當天的晚上,所有住在酒店裏面的安全局所屬,都聚集在大廳裏面吃飯,葉荒細數之下才發現,安全局居然派遣了上百人過來參賽,並且這些過來參賽的人,無一例外不是安全局的高級執行官。看來這一次,安全局也是費了很大的功夫來湊這個武林大會的熱鬧啊。

吃晚飯的過程中,也是葉荒與衆多安全局的執行官打交道的過程,其他地區的執行官,總局的執行官,但凡只要見過葉荒一面,說過幾句話的都要上前和葉荒攀談幾句,一些與葉荒從未謀面的執行官,再得知了他的身份之後,也要過來稍微說兩句。

葉荒原本只是想要安安靜靜的吃兩口飯,搞得到了最後,他一口飯都沒有空閒吃,說的最多的話就是“你好,你好”“幸會,幸會”。這樣的晚宴實在是太累了一些,最後葉荒拖着疲倦的腳步回到了房間裏面,幸好李靈早有準備,給他打包了一些食物,他纔不至於在武林大會召開的前夕餓肚子。

“你可真是交際花。”李靈半開玩笑似得說道:“什麼人想要往你身邊湊,尤其是那些女的你沒有看到嗎?一個個都快要趴到你身上來了,我站在旁邊,差點沒有被別人用白眼給甩死。”

葉荒一邊玩嘴巴里面塞着食物,一邊含糊不清的說道:“沒有這麼誇張吧,我也不知這些人爲什麼總喜歡和我說話,難道是因爲我長得比較帥?”

李靈嗤笑了一聲,說道:“長得一般,就是你這個身份,有些特殊。作爲普念大禪師的弟子,你覺得她們有沒有必要和你搞好關係。”

“搞好關係又有什麼用。”葉荒的心中閃過一絲不悅,儘管李靈說的很有可能就是事實,但事實被人直白的說出來,還是有些傷心的。“我的身份又不可能給予他們什麼實質性的好處。”

“誰知道呢。”李靈聳了聳肩。 農曆,2021年,大年初六。

武林之中,時隔百年的武林大會,終於在龍虎山準備召開。

武林大會,是武林之中,選拔出一個統一的領導者,所需要的必須的儀式和會議,在經過武林大會的選拔之後,會有一個武功,聲望,品德都得到所有人認同的人,成爲武林盟的盟主。而盟主擁有號令天下所有宗門的權利,就連七大宗門,都只是武林盟的一份子。


在武林盟主選拔出來之後,七大宗門也必須聽命於武林盟主。

因此,這一日來自中國各地的武林中人,都興致勃然的往龍虎山出發,他們之中有人雄心壯志,想要在武林大會上一展風采,也有人抱以切磋比試的心態,想要在這盛會上得到提升,還有人只是單純抱着湊熱鬧看好戲的心態。

畢竟,這是自從一百多年前之後,第一次召開的武林大會,意義非凡。

這一日,龍虎山的衆多遊客之中,武者和異能者的佔比,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比例。

“哇,這就是……龍虎山啊。”李靈看着龍虎山的景象,眼中閃過了一絲的失落。


在李靈的面前,這哪裏是什麼千年傳承,什麼洞天福地,這根本就是一處買賣的市場,一條街道上,人來人往,到處都是叫買叫賣的聲音,比之少林寺的前山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和少林寺一個樣,這裏也有前山和後山的。咱們去後山就好了。”葉荒說道。

“你們這些什麼少**當龍虎山,是不是都是這般慘狀啊?”

“武當最慘,武當的那座金殿之中,有着打量的符文和咒文,那些都是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去琢磨的,但是那座金殿已經成爲了武當著名的旅遊金殿,所以風輕雲他們白天都不能去研究,只能夠晚上的時候偷偷摸摸的去。”葉荒說起這些的時候,臉上難免帶着額一些笑意。

李靈也略微有些同情的說道:“那還真是有些慘的過分了,在自己的宗門,還要躲着那些遊客。”

“好了,咱麼往後山走吧。”葉荒說道。

兩人結伴而行,穿過了前山和後山之間的茂密叢林,漸漸的路上的行人越來越少,已經只剩下了同樣前來參加龍虎山武林大會的武者和異能者。

終於,葉荒和李靈走到了一尊巨大的石碑前,這石碑龍飛鳳舞的寫着三個大字——天師府。

在這石碑的旁邊,有一座涼亭。涼亭裏面有幾個道童正在坐在一張木桌前面,看到有人過來了之後,他們連忙上前迎接,並引導人進入涼亭,在木桌上的名冊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只有留下了名字的人,纔算是武林大會的客人,若是不請自來者,則是不被歡迎的。

“兩位,請來這邊寫下自己的名字。”一個小道童引導着葉荒和李靈。

兩人走了過去,在木桌翻開了名冊,葉荒隨意的在名冊上瞥了幾眼,就看到了好些個熟悉的名字。風輕雲已經先來了,他的名字在最前面的位置,應該是很早之前就趕了過來,還有白雲觀那個精通奇門遁甲的段飛,他的名字就在最末尾的位置,應該是不久前才進去的。

葉荒也瀟灑的在名冊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輪到李靈寫的時候,在場的一些人都忍不住露出了笑聲,因爲在名冊上寫字是要用毛筆的,但凡是武者,多多少少都精通毛筆字,所有那名冊上的字跡,或是娟秀,或是豪放,唯獨輪到李靈的時候,她是整個抓住筆桿,如同螞蟻亂爬一樣艱難的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寫好了名字之後,兩人就往石碑旁邊的階梯那邊攀登了上去。

這階梯在山道上蜿蜒曲折,爬起來很是費勁,一路上都可以看到迎接的道童。前面已經有一些人在攀登,後面也有人正在往這邊趕,一個個的臉上都帶着有些激動的神情。

直到這個時候,李靈才感覺到了一絲進入到了洞天福地的感覺,站在這石階上往旁邊看,雲霧繚繞之中樹木鬱鬱蔥蔥,一派祥和的景象讓人不由得讚歎一句:不愧是千年傳承的好地方。

終於兩人走完了臺階,來到了一個平臺上,所有登上臺階的人,都在這平臺上等候着。在他們的面前有一扇門,他們在等着這扇門開啓,所有人就能夠正式的進入到天師府的地界,成爲天師府的客人。

葉荒在人羣之中站着,聽着旁邊的人三五成羣的聊天。他們聊天的話題,也大都是這一次的武林大會,是如何如何的讓人期待,又有那些奇人異士,會在這次的武林大會上出手。

“這一次,登封榜不好說,但是青雲榜,我覺得一定是小天師張野的榜首。”

“小天師厲害是厲害,但是你們可別忘記了,葉家還有個說是要成爲下任家主的人要參賽呢。”

“誒誒,你們是不是忽視了在雷家的那場戰役中,大展神威的葉荒了。”

這些消息,雖然葉荒都已經大致的從公主這邊有所瞭解,但是這些人繪聲繪色的說出來的時候,還是別有一番風味的,就像是聽書一樣。

突然兩人的身後傳來了一個女孩的呼喊聲:“葉師兄!?”

帶着一絲絲不確信和激動,葉荒回頭看去,發現並不是一個女孩,而是一羣。

“哈哈,果然是葉師兄!”

“我們就說,葉師兄你一定會來參加武林大會的。”

“果然葉師兄你來了。”

“葉師兄,說好的什麼時候有空,去我們千蝶宗玩的,可是你都一直沒有過來。”

這羣女孩,是葉荒曾經在崇慶市黑街救下的千蝶宗的幾名弟子,風花雪月雨晴。

“原來是六位師妹,好久不見了,你們還好嗎?”葉荒笑道。

“葉師兄,虧你還記得我們啊。”

“還以爲葉師兄你貴人多忘事,已經我們幾個都給忘記了你。”

六個姑娘,將近半年沒見,模樣倒是沒有多少的變化,還是那樣的青春活潑可人。當初她們被葉荒救下之後,就一直對葉荒倖存感激,現在再次見到葉荒,自然是一窩蜂的簇擁了上來,七嘴八舌的在葉荒身邊叨叨絮絮的說這話。

原本葉荒身邊就李靈一個姑娘,不怎麼引人注目,這一下突然間,七個姑娘簇擁到了葉荒的身邊,鶯鶯燕燕,歡聲笑語的,他想不引人注目都難了。 “這人是誰啊?”有人用帶着羨慕的目光望向葉荒。

千蝶宗的這六個姐妹,一個個都長得如花似玉,都是女人是男人最好的裝飾品,這種時候,葉荒的身邊圍繞着這麼多漂亮的姑娘,自然引起人的關注。

“你不認識他?”有人很是詫異的說道:“少林寺達摩院大禪師普唸的弟子葉荒。”

對於葉荒這個名字,很多人都已經知曉,只不過很多人並不知道葉荒究竟長什麼模樣。

“原來他就是葉荒,我看這一次外圍的賭局上,葉荒的賠率和張野風輕雲他們一樣,都是一比一。”

“哈哈哈,原來你也去看了外圍的賭局。”

“我們過來不就是湊個熱鬧的嗎?可不像他們那些人,能夠在青雲榜上留下名字。”

其他人羨慕嫉妒的目光,葉荒沒有太過在意,他正在與身邊的幾個姑娘聊天。

“你們都是來參加這次的比武大賽的嗎?”葉荒問道。

千蝶宗的這幾個姑娘,說實話修爲都不算高。原本,千蝶宗就是以醫入武道,門中弟子的修爲並不會有多麼的高深,風花雪月雨晴這六姐妹中,年齡最大的林風兒,也就是化勁初期而已。這樣的修爲,在如今人才輩出的武林大會上,估計前幾輪就要被淘汰。

“我們過來,當然不是衝着青雲榜去的,只是這樣的一場盛會,總要過來看看。”

“原來如此。”葉荒點了點頭。

“葉師兄,你要加油啊!”

“對啊,我們取得不了名詞,都葉師兄你一定可以,說不定這一次青雲榜第一,就是葉師兄你。”

聽着這些姑娘們加油鼓勁的聲音,葉荒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你們可不要對我有太多的期望,想要獲得第一,別的不說,還有張野在前面頂着呢。”

“怎麼?我好像聽到你再說我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