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巖正準備踢腳踹開房間的門,薛玉仁拉住了他,趙巖一臉茫然的看着他,薛玉仁道:“先聽聽看,別找錯了人,就不好了。”趙巖無比佩服的看着薛玉仁,老大真是心胸開闊啊,那老頭在房間裏上着自己的前女友,而他還能如此坦然。

薛玉仁將耳朵貼在門前,趙巖也跟着他學着貼在門上,可是無奈這門太過嚴實,什麼都聽不見,趙巖無奈的道:“老大,聽什麼聽?什麼都聽不到啊。”

“那是你耳朵不好,我就能聽見。”薛玉仁笑道。被他這麼一說,趙巖緊張的拍拍自己的耳朵,心道難道自己的耳朵不好?這趙巖和誰比不好,非要和擁有狗的聽力的薛玉仁比聽力。那自然是輸的慘。

“趙霞,想不想我啊?”屋內傳來那老頭的聲音,趙霞便是張揚前女友的名字

“討厭,老公我可想死你了。”

“那讓老公來親親。”

薛玉仁便聽見那老頭將趙霞壓倒在牀上,沒多久,就進入了正戲,只聽見老頭的悶哼聲和趙霞的**聲。

“啊… 啊啊.啊”趙霞隨着老頭進攻的加快,瘋狂的叫了起來。

薛玉仁朝着趙巖點點頭,趙巖會意,擡腳就朝着大門猛的踢去,那門哪裏經得住趙巖的一腳,被趙巖踢開,屋內那老頭被這一動靜一嚇,第一反應是查水錶的來了,嚇的一下就痿了。那趙霞也大叫一聲,往被子裏縮。

老頭回頭看時,認出薛玉仁,指着道:“張…張什麼來着,上次找人打你還沒夠嗎?”此時他身上一絲不掛,看着眼前兩個年輕男子,聲音也變的很虛。

薛玉仁笑着將門虛關上,走上前來,坐在牀上道:“上別人的女人,你很興奮是不是?”

趙霞發怒的看着他道:“張揚,什麼叫別人的女人,我早和你分開了,你想幹什麼?”

“我?我想上了你。”薛玉仁臉一沉道,“無恥。”朝霞舉起手就朝着薛玉仁扇來,薛玉仁一把抓住她的手,趙霞掙扎着卻再也從他手裏掙脫不出,急的臉也紅了,趙巖早等的不耐煩了,從腰間拿起他的斧頭,走上前來。那老頭看趙巖來者不善,嚇的只往後退,趙巖一把抓住他的腿,笑道:“怎麼?怕了?”

老頭嚇的眼淚都出來了,不住的求饒,趙巖哪裏搭理?一斧頭下去,將那老頭劈成了兩段。牀上立馬被鮮紅的血沾滿。

那趙霞嚇的大叫一聲,想要跑,卻無奈被薛玉仁死死的拽着,朝霞哭着道:“張揚,你想幹什麼?難道你要把我也殺了?我們..好歹在一起過,趙巖,我們是同學啊。”看着趙巖步步逼近,趙霞哭的叫了起來。 趙巖走到趙霞面前坐下,看着薛玉仁笑道:“老大,這樣的一個女人,你說我殺還是不殺?”

趙霞看着薛玉仁不住的搖頭,此時自己的安慰全在他的一念之間,只要薛玉仁點頭,趙巖會立馬上去,絲毫不猶豫將她也斬成兩段。

薛玉仁笑着道:“先殺後上還是先上後殺,你隨便。”趙霞絕望的看着趙巖,按照薛玉仁的話來看,自己是不管如何,也是難逃一死。

趙巖嬉笑道:“趙霞,我看這個老頭剛纔也沒伺候好你吧,不如我讓你舒服舒服再死?不用感謝我了,都是老同學。”

趙巖將斧頭丟在地上,發出一聲悶響,說着將趙霞另外一隻手拉着的被子一下掀開,此時趙霞便光着身子對着他們。

趙巖奸笑着:“不錯,是個美人兒,怪不得這個老頭一直纏着你。”將趙霞推倒在牀,爬到她身上,順勢去解褲腰帶,趙霞眼淚不住的流着。

趙巖突然從她身上下來,呸道:“你還真以爲我會上你啊。”

薛玉仁冷冷的看着趙霞道:“行了,今天就放你一馬。趙巖我們走。”

趙巖急道:“老大,要是放了她,讓她穿出去,可是白道黑道都要追殺我們了。”

“我知道,但是她畢竟是個女人,無非是愛錢,也沒什麼大錯,不至於死。”薛玉仁站起身。

“這….”趙巖爲難的看着他,薛玉仁看着他道:“行了,反正追殺我們的人夠多了,你還在乎被公安局抓嗎?”

“哎,行吧。”趙巖指着趙霞道:“你聽好了,今日我們是看在老同學的份上,放你一馬,你要是敢抖出我們,我們還會回來找你麻煩的。”

趙霞聽他們這麼一說,心裏稍稍平靜了點,縮着身子道:“恩,我知道,謝謝張揚大哥,謝謝趙巖大哥。”

趙巖撿起地上的斧頭,跟着薛玉仁便走了出去。只剩下趙霞一人面對着那老頭的屍體。等他們走後,趙霞慌忙用被子把那老頭的屍體和一牀的血蓋住。看到這些,她就渾身的不自在。

她站起身來,兩腿還在哆嗦,撿起自己的衣服在身上套好,卻不敢下樓,怕又遇到趙巖他們。一個人縮在牆角發抖。

此時,她六神無主,若是她就這樣走,到時候這老頭被人發現,公安局一定會認爲自己是兇手,而若報警的話,她又怕到時候趙巖幾人還沒被抓住,自己就被他們找上門來,結果了性命。

薛玉仁和趙巖剛走出酒店,趙巖就緊張的問道:“老大,你說那趙霞會不會報警?”

薛玉仁微笑的點了點頭。“啊?” 重生八零:南少的小妙妻 ?”趙巖轉頭又朝着酒店走去。

薛玉仁拉着他笑道:“不用了,你就算殺了他,公安局也會懷疑到我們的,你當這些酒店的攝像頭都是擺設啊?”

“啊?老大,那我們不是要被白黑兩道一起追殺了。”趙巖不住的搖頭,心想日後是沒好日子過了。

薛玉仁點頭“這些都是我預料當中的,如果你想不被追殺,就要不斷的發展自己,就像劉俊傑一樣,他殺人放火,卻無人能管束。只要你夠強,就不會有人在來欺負你。”

“那我們現在夠強大嗎?”

薛玉仁看着趙巖,忍不住一笑:“你說呢?”

趙巖搖頭道:“沒有,上有黑龍幫的追殺,下面又要被公安局抓了。”

薛玉仁拍着他道:“不錯,所以我們現在只能躲躲藏藏,打着游擊戰,等到有一天足夠強大,那這個天下便無人再能騎在我們頭上。行了,咱趕緊跑吧,別等趙霞報警了,我們就跑不了了。”

薛玉仁帶着趙巖回到自己租住的酒店,將劉進他們幾人又帶回了Z鎮。衆人來到之前趙一興的家裏,此時已經是宋青航所霸佔,宋青航看見衆人進屋,忙上來迎接,薛玉仁這纔將酒店的事情說了,恐怕這次是真的逼上梁山了,不得不反擊了。天下之大,已經沒了他們真的能容身之處。宋青航笑道:“小老弟,既然現在黑白兩道都已經容不下了,咱就要不斷的壯大自己,得到他們的承認。”

薛玉仁點了點頭,很是贊同,看着趙巖他們衆人,將人皮面具從口袋裏掏出來,丟了,趙巖幾人看他將人皮面具丟了,也紛紛拿出面具丟在地上,趙巖罵道:“這種東躲西藏的日子,我過夠了,日後我也不帶着個面具了,我就是趙巖。想殺我的就來。”一個個視死如歸,薛玉仁看着衆人道:“明日我們盛世正式成立,你們都回去好好休息。”

宋青航鼓掌道:“恭喜小老弟,日後可別忘記了老哥,老哥和你可是一路人。”他知道薛玉仁衆人的身手,日後必然會有所大作爲,巴結道。

薛玉仁笑道:“老哥,你就別挖苦我了,現在我都走投無路了。”

“什麼走投無路,老大,我要說,這將會是一個新的地下皇帝的誕生。”趙巖笑道。

“對,對。趙老弟說的對,我去準備準備,明日也來給你們盛世賀喜。”宋青航笑着朝着屋外走去。

薛玉仁看着衆人,心裏也是愧疚,尤其是趙巖和劉進,如果不是自己的出現,他們現在也不過是個保鏢和學生,現在卻被捲入到了這麼一場戰鬥力。可是如今愧疚已經沒有用,他要保護自己的兄弟,也只能來強化自己。讓他們不被人欺負。 “我出去走走,你們今天就早點休息吧,記得別睡過頭了,明天是我們盛世幫成立大典。”薛玉仁說着朝着屋外走去。

趙巖在後面喊道:“老大,你放心吧,我一定不會睡忘記的,媽呀,總算是等到這一天了。我老趙也可以當個官了。”語氣裏滿是興奮。

薛玉仁徑直來到了酒吧,不出意外,葉璐這個丫頭應該又會在上班了,那丫頭總是拼着命的擠出時間加班。



剛走進酒吧,他就看見葉璐,這個丫頭他是越看越覺得漂亮,尤其是那胸脯豐滿的都像要隨時可以爆炸了,走起路來,屁股一翹一翹。葉璐也看見他正色眯眯的看着自己,可是之前她一直看着他的時候,都是帶着人皮面具,眼下,薛玉仁以真實的身份出現,她當然認不出來。

被一個陌生人這樣曖昧的看着,葉璐一肚子氣,卻因爲要賺錢,還是微笑着走過來,“歡迎光臨,先生您坐哪裏?”

薛玉仁也微笑着對她點點頭,走到之前自己常坐的牆角。葉璐看他的背影,突然一股熟悉的感覺,葉璐搖搖頭,也跟了過去,拿着酒水單。

“怎麼?白天這裏酒吧人這麼少?”薛玉仁開頭問道,

他一開口,葉璐便認出他的聲音,驚道:“你,你的聲音?”

“我的聲音怎麼了?”

“你的聲音和我的一個朋友一摸一樣,對!一摸一樣。”葉璐忍不住嘆道,再去打量眼前這個年輕人,身高,身材,髮型什麼都和薛玉仁一個樣,就是這臉比薛玉仁可要漂亮多了。

薛玉仁一笑道:“讓你休息,非要跑來上班。”語氣裏責備又帶着一絲憐愛,臉表情都一樣,葉璐拉着他,盯着他的眼睛一直看着。薛玉仁都被她看的頭皮發麻道:“你們酒吧的服務員都是這麼接待客人的嗎?”

“是你,薛玉仁!你的眼睛我認的出。”葉璐驚道:“昨晚你說家裏有事情,我還擔心着呢,原來你去整容了?”

“什麼和什麼啊?”薛玉仁苦笑着,拿這個女生一點辦法也沒,她的想象力當真是好。

“不錯,比以前漂亮多了。”葉璐讚道,薛玉仁解釋道:“之前因爲一些原因,我一直帶着面具而已,這纔是我的真實樣子。”

葉璐噗的笑道:“少來了,你就吹吧,你當我傻子,哪裏有面具那麼逼真的。”

薛玉仁此時恨不得將那人皮面具拿出來給她看看,無奈面具早就被自己丟了,薛玉仁解釋着道:“真的,以前真的是面具,這才真實的我。”

葉璐坐到他身邊,摟着他道:“小色狼,不管真的也好,假的也好,不管哪個纔是真的你,至少我知道你是真的關心我,你就是我朋友。”


薛玉仁心裏一陣感動,葉璐道:“一個人樣子再怎麼變,眼睛是不會變的,我從你的眼睛裏看出了真誠就夠了,你這個朋友我是認定了。”

趙巖很快便來到酒吧,看見薛玉仁,慌忙走到他身邊坐下,

“老大,你找我什麼事情啊?”趙巖笑道:“搞的這麼神祕,我連小靜也沒告訴呢。”

薛玉仁指着桌子上的啤酒“先喝酒。”

“哎,好好,喝酒。”說到喝酒,趙巖就來了興趣。

一旁站着的葉璐便拿起酒給他們開起酒來,

等葉璐開完酒遞給他們一人一瓶。

薛玉仁拿起酒瓶道“趙巖,你不是愛對着酒瓶就喝嗎?咱也不斯文了,今天喝個痛快。”說着便仰脖灌了起來。

平時讓薛玉仁喝酒,就像要了他命一樣,今日看他如此爽快,趙巖也來了興致,跟着他喝了起來。

“趙巖,這個幫派職位的事情你怎麼看?”薛玉仁突然開口問道。

趙巖看了看身邊的葉璐,皺眉道:“我們在這裏說正事呢,你個小丫頭在這裏幹什麼?”

薛玉仁笑道:“沒事情,都是自己人,她是我的朋友。”

“朋友?”趙巖突然一笑道“我懂,老大。”

趙巖慌忙站起身來,對着葉璐鞠了一躬,葉璐也不知道他想幹什麼,一臉詫異。

“嫂子好。”趙巖衝葉璐一笑。

九重賦 什麼嫂子,你們先聊,我要去忙了,”葉璐臉一紅,丟下一句話,便轉身走開。

趙巖齜着牙道:“我這個嫂子還害羞呢,哈哈。”

“好了,趙巖,你坐。我今天找你就是想和你談談幫派的事情。”薛玉仁示意他坐下。

趙巖點頭又坐回沙發上,看老大不開口,忙自己表態道:“老大,我堅決服從你的安排,你就是給我幫衆,我也當的開心。”

薛玉仁哈哈一笑“是你說的,那你就做個幫衆吧。”

趙巖苦着臉道:“老大,我說着玩的,你還真讓我當個幫衆啊。”

“好了,好了,認真點,現在說真的。”薛玉仁笑道“其實我有心讓你做二把手,可是,你脾氣太大,做事又衝動,我怕日後幫裏的人都不服,你跟我最久,有些事情說出來,傷感情,都是兄弟,但是在我心裏,還是最在意你的,你跟我最久,這些話當然不能跟劉進他們說。”

趙巖點頭“我知道,老大。”

“其實我和你的感情最好,大家肚裏都明白,爲了避嫌,我決定讓你做個長老。”

“長老?那是怎麼個大小啊?”

“幫派現在畢竟也沒多少人,不可能去設這個堂主,那個堂主,至於職務就暫時有幫主,副幫主,長老,護法吧。”

“啊啊,老大,那副幫主你打算讓誰來做?” “你覺得呢?”薛玉仁看着趙巖,

趙巖低頭想了會“劉進吧,雖然他老是跟我作對,但是畢竟都是兄弟,也是鬧着玩,他這小子做事比我冷靜,身手又不錯,夠沉重。”

“那你不會怪老哥我吧?”薛玉仁笑着拿着啤酒喝了起來。

趙巖搖頭:“老大,都是自己家兄弟,還爭什麼,你看平時我跟劉進打打鬧鬧,但是感情還是很好的,他做副幫主也是極好的,小成年紀還小,而且做過殺手,做起事情來,必然也會和常人不一樣,讓他殺人容易,管理人還是不行的,除非幫裏全是妹子。那肯定聽你的,哈哈,我老婆就無所謂了。”

難得趙巖會不生氣,薛玉仁心裏也放心多了,笑道:“行,就按你說的做,今天這個話咱就不說了,喝酒喝酒!”

“哎,喝酒,喝酒。”趙巖也舉起酒瓶。

————-

今天就是盛世正式成立的日子,薛玉仁將地點就選在酒吧門口的馬路上,一大早宋青航就派人把周圍馬路給封死。

重生學霸:國民男神是女生 ,它們就像人一樣,很有次序的排着隊,一邊青雲幫的小弟都暗自驚訝。

薛玉仁,南宮靜姐弟兩,劉進,趙巖,已經在酒吧門口站着,宋青航這時也分派完人馬封路回來,走上前來對着薛玉仁拱手道:“小老弟,恭喜,恭喜啊。”

薛玉仁笑着還禮道:“日後還要老哥多多照顧了。”

“哪裏話,以後是老哥求着你照顧纔是。”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